分享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h0ping 2016-10-30

在猫眼【颜值当道】系列的第四期中,曾经贴过一枚纳粹德国的银质纪念章作为介绍20世纪币章雕刻艺术审美的实例。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这枚精美的纪念章惊艳了许多泉友,以至于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人留言询问出处。鉴于其出色的艺术造诣及深沉的历史背景,猫眼考虑再三觉得还是有必要专门写这么一篇文章来介绍一下的。好了,废话少说,我们从历史故事说起。

一、前两个帝国:神圣罗马帝国与小德意志

神圣罗马帝国在猫眼这里算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我们说德奥历史,若是归根溯源,通常都会从这里说起,这次也不例外。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与真正的古代罗马帝国不同,神圣罗马帝国几乎从未形成一个固定的构造或者形式,它的存在一直是一种概念,是以蛮族出身的日耳曼人的纯真构想与罗马天主教会的野心相媾和而产生的虚无缥缈的国体与头衔。从事实的角度出发,它既不神圣也不是帝国,更跟罗马关系不大,但能够肯定的是,名为“神圣罗马帝国”的这个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天国王朝是德意志民族从公元962年一直到纳粹时代的民族认同感的根源。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尽管通常而言,德国人宣称的神圣罗马帝国的正统地位来自于查理曼大帝,但事实上这只是德国人的说辞。

公元800年,罗马教皇利奥三世给法兰克国王查理加冕,称“罗马人的皇帝”。西欧当时以教会成员为主导的的史家和学者遂将查理大帝认作西罗马皇帝称号的正统继承人。

早在公元476年,最后的西罗马帝国皇帝已被废除,而如今罗马和罗马皇帝的概念又重新回到西欧。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这里值得说明的是,创造历史和写历史的不是一伙人。

查理大帝作为历史的创造者,本身对“恢复罗马帝国的荣耀”或者“利用罗马皇帝的称号宣称自己的正统性”这种事情恐怕兴趣是有限的。帝国就是帝国,权利就是权利,查理大帝所属的法兰克加洛林王族从几代以前就已经掌握了西欧大片土地的军政大权,无论是否自称“罗马皇帝”,查理的地位都无人能够撼动。

然而对教会而言,攀附权贵却是必要的。借由赐予西欧最具权势的君主“罗马皇帝”的称号,天主教会可以迅速复兴已经过时了几百年的“罗马”这个概念,从而重新以“罗马国教”的姿态向天下宣示其无与伦比的地位。

查理曼帝国的疆域包括今天的法国以及部分德国和意大利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尽管以如今的眼光来看,查理似乎是受益人,他获得了罗马正统君主的地位。然而不要忘记,罗马的“正统性”本身是以教会为中心的史家为我们描绘的一个空中楼阁,而非什么天经地义的事实。

罗马天主教会依靠宣称查理大帝是“神圣传统的继承人”这一逻辑陷阱,让人们以为罗马和天主教的“正统”是默认的,或者退一步来说,以为罗马教廷作为罗马帝国的“代理人”的身份是既定的,一步到位地将“罗马”,“天主教会”,和“罗马皇帝”这三个概念都神化了。

这是聪明的教皇策划的一场完胜的公关战,就这样骗了天真的德国人一千多年。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不过别忘了,所谓的“神圣罗马帝国”还不是从这里直接开始的,它只是将自己的正统性寄托在查理大帝身上而已。

查理大帝死后,他的帝国依照日耳曼人的传统被平分了,比较强大的东西两个法兰克王国的君主互相轮流继承“罗马皇帝”这个头衔。再后来东法兰克,也就是德意志这边的君主奥托一世在一系列征战之后确立了霸主的地位,并在962年由教皇约翰十二世加冕称为罗马皇帝,以此确认了其作为查理大帝的继承人的身份。

奥托大帝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这样我们可以粗略地理出一个脉络:

“名为“神圣罗马帝国”这个德意志民族的正统王国实际上开始于奥托一世,他的王国在962年由教皇加冕作为查理曼帝国的延续,而查理曼帝国又是在公元800年由教皇加冕作为古代西罗马帝国的延续。

就借着这样两层似是而非的关系,德意志人民心目中的正统王国诞生了。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从13世纪开始,当时还是勃艮第小贵族的哈布斯堡家族接手了这个既不神圣也非罗马的帝国的皇位。

然而说到底,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只是一个头衔,德意志诸邦国都有各自的领主。

为了震慑这个松散的帝国中各种大大小小的君主,哈布斯堡家族先是获得了一块德意志南部的领地,而后又将这个领地发展成为全德意志最强大的的邦国,这个邦国就叫做奥地利。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这样,奥地利成了德意志民族心目中最神圣的正统王朝的京畿之地。

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间,哈布斯堡家族以奥地利为中心维持着对帝国不大不小的影响力,德意志诸邦也在新教和天主教的两大阵营中摇摆不定。在这种动荡的平衡中,每一次当奥地利的势力衰弱到让人担忧的程度时,哈布斯堡家族总是有办法挽回皇族的影响力。

然而这一切在19世纪初由邻国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终结了,这个人就是拿破仑。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大革命之后的法国,通过政变上台的拿破仑并不能算是一个启蒙时代的英雄,而更像是人们在对无序的革命政府失望透顶之后所企盼的救世主。

拿破仑的军旅生涯和传奇故事充分满足了人们对于一个救国救民的民族英雄的想象,他也正是利用这一点在最合宜的时间出现在政治舞台上,然后以超过人民反应速度的果断行动力夺过政权的。

既然作为一个传奇英雄而非一个现代的领袖,那么拿破仑不免需要一些宗教方面的支持以确立自己的正统性来使自己的王朝看起来神圣一些。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可怜的教皇庇护七世被迫来到法国为拿破仑举行证明其宗教正统性的加冕典礼,而拿破仑却在典礼上自己夺过皇冠戴在了头上,让教皇颜面尽失。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现在问题来了,欧洲居然有两个皇帝都被教会承认了。

要知道,皇帝和国王是不同的,国王可以要多少有多少,但皇帝是天下独尊的,是古代罗马帝国统治者的继承人,按理说应该只有一个。

一方面,法国的强大让邻国感到十分不安。另一方面,德意志诸邦中那些与奥地利宫廷意见相左的贵族们看到了一线希望:既然法国也出现了一个皇帝,何不投靠之?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1805年,狂妄的拿破仑进一步加冕自己为意大利国王,这从根本上动摇了哈布斯堡为中心的神圣罗马帝国的利益。

于是,第三次反法联盟应运而生,奥地利、英国、和俄罗斯帝国一齐出兵进攻拿破仑和他在德意志的盟友。出人意料的是,拿破仑居然打败了联军,并长驱直入地攻入德奥腹地。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拿破仑需要更多盟国。

1806年,拿破仑逼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朗茨二世取消自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封号,将帝国解散。

存在了800多年却从未有过实体的神圣罗马帝国(或者说“德意志第一帝国”)就这样结束了。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拿破仑将亲法的原德意志邦国扶植成了独立的王国并与之结盟,从而永久地切断了它们与奥地利中央王朝之间的联系。

神圣罗马帝国末代皇帝弗朗茨二世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在奥地利这一面,弗朗茨二世虽然被剥夺了哈布斯堡家族世袭的神圣罗马帝国封号,但却依然作为奥地利帝国的皇帝存在着。

1815年,拿破仑终于被打败了,在欧洲旧贵族重新恢复自己的权力与领土的时候,弗朗茨二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重返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了。

德意志主要邦国现在几乎都成为了独立的王国,其中甚至还有普鲁士这样的超级军事强国,奥地利在德意志联邦中只能居于名义上的领导地位。

即便失去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弗朗茨依然是奥地利皇帝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在19世纪中叶前后,北方的德意志邦国们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出路,而作为诸王国之首的军事强国普鲁士担当起为民族寻求自我认同的责任。

1848年的三月革命期间,普鲁士率先选择了民主与立宪的道路,并开始以民族认同为基础着手建立一个联邦。同年的法兰克福会议上,各邦国最终确定了被称为“小德意志”的联邦路线,即排除奥地利,将其他德意志邦国联合在一起组建一个新的帝国。

虽然帝国最终还是未能成功建立,但甩掉了奥地利的德意志已开始向一个全新的时代迈进。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另一方面,奥地利也并没有放弃对德意志的领导权。

在1866年,普鲁士与奥地利爆发了争夺领导权的普奥战争,结果奥地利大败。

哈布斯堡家族这时也意识到,与其为了恢复昔日荣光(其实昔日也没什么荣光)而做无意义的挣扎,还不如面对现实把力气花在稳定东部领土上。这种务实的态度让哈布斯堡家族在接下来的一百年中继续作为欧洲最有实力的贵族而存在,但也使奥地利与北部德意志邦国渐行渐远。

1867年,奥地利与匈牙利合并为一个二元制国家,也就是后来为我们所熟悉的“奥匈帝国”。

奥匈帝国的建立维护了哈布斯堡家族的地位,但也完全打破了奥地利作为德意志邦国领袖的正统性和“神圣罗马帝国”这个概念继续存在的意义。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1870年,过于自信的法国在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上要求普鲁士做出更多让步,俾斯麦却利用这个时机成功地激怒了法国人。

法国对普鲁士的宣战成了激发德意志民族主义的催化剂,由普鲁士领导的北德意志联邦仅用了两个月就迫使法国投降。普鲁士却并不满足于此,而是继续进攻法国。

1871年1月,德国人攻入巴黎,这一时刻,德意志民众的民族情绪达到了顶点。借着这普天同庆的时刻,普鲁士国王威廉在巴黎凡尔赛宫的镜厅宣布德意志帝国建立,并登基为德意志皇帝威廉一世。这就是传说中的继神圣罗马帝国之后的“德意志第二帝国”。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至此为止,德国和奥地利决裂成了两个国家,然而两国都不知道的是,在短短50年之后,两国都将因为一场战争而走向无法逃避的分崩离析的命运,这场战争在后世被称为第一次世界大战。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二、第三帝国:德奥合并

曾有人说:“奥地利最大的成就就在于让人们以为贝多芬是奥地利人,而希特勒是德国人。”

猫眼觉得这话一点也没错。奥地利给当代人的第一印象是音乐之都维也纳,以至于容易让人误以为它在历史上也是一个像意大利那样纤弱的国家。很少有人知道它曾经是个到处欺负人的大帝国,更少有人知道在一战和二战之间这段时间内它也滋生出了自己本土的法西斯主义。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一战之后,原来的奥匈帝国战败后分裂,脱离了匈牙利的奥地利重新成了一个德意志民族为主的国家。

事实上许多人在那个时候就有了想要加入德国的想法,而此时在德国也确实有许多人觉得奥地利的“回归”是天经地义的,毕竟种族思想泛滥的战后德国很容易认为在欧洲列强的民族之林中,只有奥地利才是与自己血脉相承的手足兄弟。

奥地利第一共和国(1918-1938)的金币。鹰还是那个帝国的鹰,只是手上的权杖与帝国之剑改成了镰刀和锤子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然而,奥地利此时正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大萧条,国内法西斯主义借此抬头。

虽然都是比较极端的思想,但奥地利的意识形态看起来更接近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而非德国的纳粹主义,前者认同中央集权与国家机器至上的原则,而后者在集权的基础上强调一切政党与权力要服务于民族的利益,是一种极端爱国主义与种族主义的集合体。

因此在政治立场上,德奥两个极端主义的政权居然因为各自极端的方式不太一样而暂时未能达成共识,所以尽管到了1930年代,两国合并的呼声已经很高了,但合流之事却迟迟未能实现。

1937年奥地利海报。当时奥地利由“基督教社会党”改组而成的“祖国前线党”(Vaterla?ndische Front)统治,海报上的十字为党徽,奥地利的法西斯主义在这一阶段基本形成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两国合流的阻力还来自于日后德国的主要盟友意大利。千百年来,意大利一直处于各方势力的漩涡中,法奥两国多年的政治博弈让意大利始终无法统一。因此,意大利不希望奥地利与德国合并之后让自己再次回到不得不面对北方强邻的境地。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但形势到了1936年发生了改变。想要征服埃塞俄比亚的意大利需要来自德国的支持,而另一方面,德国也已经从政治上为合并奥地利铺好了路。

1938年,奥地利在德国强大的压力下被迫接受纳粹党合法化,党徒们迅速控制了国家机器,同时德国大军进入奥地利,不但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反而受到了一些地区人民的热烈欢迎。

当年4月,在德军控制下,奥地利进行了公投,以接近全体通过的票数确立了两国的合并。奥地利就这样被纳入了德国的版图,实现了“大德意志”的统一。

1938年希特勒在维也纳英雄广场演讲,正式宣告德奥合并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早在1933年希特勒作为德国总理上台的时候,就使用过“第三帝国”这个词,但在他看来只有“小德意志”的帝国不算是第三帝国的完整版。

他本人出生在奥地利,从早年就一直梦想着德奥合并以实现大德意志帝国的复兴,而他最终也确实实现了自己的这个梦想。如果希特勒能够就此满足的话,或许就会成为如今史书上一个铁腕的民族英雄而受到景仰,世界也不必遭受之后的灾厄。然而很可惜,他并没有止步于此。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三、卡尔·哥茨:1938年纪念章

卡尔·哥茨是20世纪上半叶德国著名的雕刻师,他留下的许多币章作品成为传世经典,而其中有几款极具历史性的纪念章,一直到今天都极受追捧,其中就包括我们在文章开篇提到的这枚银质纪念章。

卡尔哥茨设计的艺术纪念章风格鲜明,通常以讽刺时事为主题,大多数时候都带有强烈的民族情绪和政治倾向,因此成为了那个时代德国意识形态很好的写照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1938年,为了迎合人们心中即将爆发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及满足自己内心对于权力正统性的某种偏执的向往,希特勒在德奥合并之后下令将神圣罗马皇帝的全套宝器(这套宝器德语专门有一个词叫做“Reichskleinodien”)由维也纳运到纽伦堡。

这套据信属于查理大帝的宝器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套由中世纪流传至今的象征皇室权威的全套器具,包括皇冠,十字球,帝国之剑等象征世俗权力的御用器具及象征天赋神权的基督教圣物“命运之矛”和钉死耶稣的十字架碎片。这全套的宝器从15世纪开始就一直保存在帝国自由市纽伦堡,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作为查理大帝正统继承人的象征。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1796年,法国军队逼近纽伦堡,这套宝器被转移到了另一个帝国自由市雷根斯堡,然后在1800年又被搬到了哈布斯堡王族的都城维也纳保存。

100多年后,希特勒将这套宝器送回纽伦堡,是非常具有象征性的行为,证明自己完成了大德意志的统一,文治武功超过了历代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同时也强调了他的帝国和元首地位的历史合法性。

由纳粹严格守护的神圣罗马帝国皇权最重要的四件象征,分别是皇冠,十字球,权杖,与帝国之剑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事件,卡尔·哥茨设计了我们文章开头看到的这个异常精美的纪念章。

正面有胸口带着纳粹标志的帝国之鹰(其实就是象征罗马帝国的鹰)和宝器中最重要的三件套(皇冠,十字球,帝国之剑)。

纪念章的背面雕刻着纽伦堡城市景观,下面是帝国自由市的三枚纹章,左侧纹章的飘带上写着1424,右侧的纹章飘带上写着1796,以纪念帝国宝器之前从1424年到1796年一直保存在纽伦堡。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除了这枚最为经典的纪念章,卡尔·哥茨还在1938年设计了另外两个著名的作品,分别是纪念德奥合并的纪念章,和一枚名为“神圣德意志帝国”的纪念章,这里也一起发出来给同好们欣赏一下。

1938年德奥合并纪念章。正面是象征奥地利的鹰徽与所有奥地利属地纹章,背面是奥地利版图和行纳粹礼的手臂,暗指奥地利公投加入纳粹德国是人民的诉求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1938年“神圣德意志帝国”纪念章,这是卡尔哥茨设计的纪念章中最受追捧作品之一,也是他最具历史和艺术价值的作品之一。原因其一在于“神圣德意志帝国”这个名字在历史上几乎从未出现过,这是完全对纳粹德国超越前人的文治武功的吹捧;原因其二在于背面集合了德意志全部主要邦国的纹章,而中间奥地利纹章两边的飘带上带有希特勒的名字,明确将一切史无前例的成就归功于他个人

币章文化之旅:德奥合并与日耳曼帝国

好了,德意志帝国的故事我们这一期就讲到这里。文章是以介绍文化背景为主,从而对泉友们的收藏起到辅助作用,因此毕竟不是历史论文,文中许多一言带过或者措辞欠妥的地方还请诸位同好见谅。

那么新一期的藏品征集来了!本次征集的题目是“德意志第二帝国”,只要是这个历史时期内的都可以。直接把图片通过聊天的方式发给公众号,猫眼就可以接收啦!猫眼正在重新编辑首页的排版,很快会推出新的目录和藏品展示页面把泉友投稿移至标题栏,那个。。。虽然欠稿很多,还是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多多分享你的藏品给猫眼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