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代价1988 / / 从蹬三轮,50岁开始卖汤圆创业,靠这些“...

0 0

   

从蹬三轮,50岁开始卖汤圆创业,靠这些“小积累”挣到31亿资产

2016-11-14  爱的代价1...


导读


“温州人为什么那么厉害,就因为不论是纽扣、拉链、打火机,还是皮鞋、马桶、厕纸,人家都能把它发展成一个大的产业。就连在街头擦皮鞋,温州人都能把它搞成一个个连锁店,创出一个大的事业。”


  • 源:人民网经济频道

美国有个传奇的创业者,他5岁丧父,14岁辍学开始流浪,66岁时拿着几百美元的社会福利金,开着一辆破汽车,向餐厅出售他研制的一种炸鸡配方,88岁时才获得成功。这个人就是肯德基的创始人山德士上校。


中国也有个传奇的创业者,他50岁时,辞去省会市级医院副院长的职务,蹬着三轮车卖起了自己研制的速冻汤圆,如今,73岁的他已经成为世界公认的中国速冻食品的创始人。这个人,就是郑州三全食品公司掌门人陈泽民。




50岁下海也能做成河南首富,他,就是郑州三全食品公司掌门人、中国速冻食品的开创者陈泽民。

少年磨练积累人生财富


“一个人在幼年、青年时代受到的磨炼,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陈泽民说,“小时候勤工俭学和青年时的艰苦劳动,造就了我不怕吃苦的性格,并且让我深深地认识到:只有通过劳动,才能创造财富。”


陈泽民3岁起就跟随身为炮兵专家的父亲过着随军生活,辗转各地。从小开始,陈泽民就利用课余时间勤工俭学。10岁时,和同学们一起到电影院、戏院里,捡烟头、废品卖钱,支援“抗美援朝”。上初中时,学校提倡勤工俭学,陈泽民学会了理发。周末,他就背着书包带上理发工具,到农村给农民理发。他还和同学们一起出去打小工,泥瓦工、装卸工他都做过。到处找活干,培养了他联系业务的能力,通过劳动,他更学到了技能。


创新兴趣决定成功命运


陈泽民从小就是个无线电爱好者。从矿石收音机到真空管收音机,再到后来的半导体收音机和电视机、录音机、录像机,他都能组装和维修。高中时,他利用理发推子的使用原理,帮农民制作了一台收割机模型。


1965年,陈泽民从医学院毕业,主动要求到四川工作。在工作中也搞了不少发明创造,还被评选为“科技标兵”。1979年,陈泽民调回郑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工作。当时单位里有一台价值几十万元但是被水淹后报废的大型X光机,陈泽民硬是利用几个星期的业余时间把它拆开修理好了。他甚至还仿照在北京展览会上看到的一台日本产的洗衣机,制造了当时郑州第一台土造洗衣机。1984年,陈泽民被调到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当副院长。但他在业余时间还是总想干点什么。1989年,陈泽民和爱人借了1.5万元办起了“三全冷饮部”,专门经营软质冰淇淋。第二年,冷饮部用陈泽民自制的设备制作、批发郑州当时惟一的夹心冰淇淋,生意非常火爆。可是每年10月之后,冷饮业进入淡季,冷饮部几十个工人就不知道干什么好。


在四川的十几年里,陈泽民和爱人向当地人学会了做汤圆、米花糖等特色食品。回郑州以后,逢年过节,陈泽民夫妻都要做许多汤圆送给亲戚、朋友尝鲜。品尝过的人,无不交口称赞。这时候,陈泽民想起来有一年冬天到哈尔滨出差,见当地人包饺子一次包很多,吃不完就放到户外冻着,于是他突发奇想:


饺子能冻,汤圆也应该能冻,自己家做的汤圆冷冻起来拿到市场上卖,肯定会受欢迎。而且冷冻可以解决长时间保鲜的难题。


3个月后,从原料配方到制作工艺程序,从单个粒重到包装排列,从包装材料到包装设计,从营养、卫生到生产、搬运等等,陈泽民拿出了整体的设计,做出了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并先后申请了速冻汤圆生产发明专利和外形包装专利。1990年下半年,电视剧《凌汤圆》在中央电视台热播,陈泽民立即给刚刚研制出来的速冻汤圆起名为“凌汤圆”,并在第一时间注册申请了“凌”、“三全凌”、“三全”商标。如今,小小的汤圆已经为陈泽民带来了数以亿计的财富,更为中国开创了上百亿元的速冻食品市场。


跋山涉水闯出一片天地


发明出市场上独一无二的产品,成功的大门向陈泽民敞开了。但是,如何让商家和客户接受?下了班,年近五十的陈泽民蹬着三轮车开始推销产品。他拉着燃气灶和锅碗瓢盆,到市内的副食品商店,现场煮给人家品尝。1990年12月底,陈泽民把速冻汤圆拉到了郑州市很有名气的一家副食品商场。商场负责人在尝了“三全凌汤圆”后,半信半疑地答应先进两箱试试。他又拜访了郑州市的几大商场,也争取到了“送两箱试试”的待遇。然而,第二天,经理们就希望陈泽民长期大量供货。


那年春节前,陈泽民去北京开会,他带着速冻汤圆模型到了西单菜市场。经过耐心讲解,商场负责人同意进两吨来试销。结果会还没开完,商场经理就打来电话,让他以最快速度再送来5吨。此后,陈泽民先后在西安、太原、沈阳、济南、上海等中心城市建立了销售渠道。 经过一年多的市场开拓,陈泽民认识到速冻食品将成长为一个庞大的产业,便于1992年5月辞职下海专心卖汤圆,并开始组建“三全食品厂”。    


当时,一套进口的速冻机需要1000多万元,国产的也得100多万元,陈泽民就自己买材料,自己设计制造,硬是建起了当时国内第一条速冻汤圆生产线,正式走上工业化生产的轨道。1992年下半年,陈泽民把生产管理交给家人,一个人开着一辆4000元买来的二手旧面包车,拉着冰箱、锅碗瓢盆、燃气灶,到全国各地现煮现尝地跑推销。在陈泽民看来,这是一段非常艰辛的经历。可就是用这种最笨的方法,“三全凌汤圆”在全国各地的市场迅速打开。1993年起,三全的日产量达到了30吨。


苦练内功,永保行业领先


由于市场形势良好,1995年前后,全国出现了大量仿制“三全凌汤圆”的企业。这时候,陈泽民审时度势,决定放弃对同行侵害自己专利的追究。他说:


“速冻食品是个技术门坎很低的行业,专利官司打不胜打,耗费精力得不偿失。中国的速冻食品业正处于起步阶段,仅靠一个三全是无法满足巨大的社会需求。海外的速冻食品工业比我们先进得多,你挡住了身边的同胞,也挡不住别人登陆上岸,与其让海外企业长驱直入,倒不如本土同胞齐心协力,把市场迅速做大,在较短的时间里形成有一定抵抗力的民族速冻产业。而我要做的,就是苦练内功,永远保持领先的位置。”


也就是从1995年起,三全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并且越来越快。


回顾创业之路,陈泽民认为,一个人创业的目标可以很远大,但都要从小处一点一点做起。


“温州人为什么那么厉害,就因为不论是纽扣、拉链、打火机,还是皮鞋、马桶、厕纸,人家都能把它发展成一个大的产业。就连在街头擦皮鞋,温州人都能把它搞成一个个连锁店,创出一个大的事业。”


============


陈泽民:五十岁创业成功的亿万富豪


第一颗速冻汤圆的发明者、中国速冻食品的开创者——这些都是陈泽民的标签。他掌舵的“三全食品”,在各个商超的速冻专柜里都有踪影。


五十岁,应该是守业的时候,大多数人不会在这个岁数开始再打拼。在知天命的年龄创业,这可能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陈泽民偏偏就是这样。

在创业前,陈泽民是郑州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家庭幸福、事业蓬勃,拥有一个五十岁男人应该拥有的一切。


但是他却觉得这样的日子很不充实,时间被浪费了。虽然是一家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一个月仅一百多元的工资不能够给家人更好的生活。


时代造就英雄,1989年,刚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潮,他萌生了下海的念头。身边一批做生意的朋友逐渐富了起来。于是,陈泽民毅然放弃已有的地位和荣誉——下海经商。


陈泽民绝对算是白手起家,他的第一笔创业资金一万五千块钱是向邻居借来的。他用一万二千块钱买了个冰淇淋机,另三千块钱作为买原料的流动资金,在商场租了一个柜台,成立了一个冷饮部,叫“三全冷饮部”。之所以叫三全,是为了感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由于肯动脑筋,积极创新,三个月就把借款还了。然后,陈泽民就开始扩大再生产搞批发。场面红火,为了进到货,很多人半夜就来排队。


后来他又发现在上海有一种冷狗牌夹心冰淇淋很畅销,但是引进生产这样的设备就要十万元,这个对于刚创业的他来说是个天文数字。陈泽民搞清楚原理,一分钱没花,用原来做冰糕的盐水槽生产出来夹心冰淇淋。这项技术就是二次速冻法,这也为以后的速冻汤圆奠定了基矗


刚开始创业遭遇很多阻碍,但是陈泽民想好了,就干。


“开始的时候落差很大,外科医生这个职业很好,我又是医院的副院长,职位也不低,都是大家来求我办事。但是自从我下海以后,我的身份转变了,什么事都得求别人。”陈泽民描述当初的境况。


并且,陈泽民的家人对他的创业并不支持,反对的声音大。家人都认为他是不务正业,冒这么大的风险不值得。“你快五十岁了,工龄快三十年,马上就可以退休。”也有人建议他病假休息半年,自动转入劳保系列。

但陈泽民没有受到这些声音的影响,他决定断了后路,背水一战。“等下去可能会失去机会,有后路的话,也不会破釜沉舟。没有退路可走,只能往前冲。没有条件,没有钱,都是靠自己有动力去创造条件。”

陈泽民又开始每天睡不着觉,不断地想发明,改良设备,改良产品,为了让跟随者,跟都跟不上。


你越是不想赚钱结果你越赚钱


把心放在产品上是陈泽民的生意经,他常挂在嘴上的话是,“你越是不想赚钱,结果你越赚钱。”为什么?他说,要把思想用到产品上,用到怎么为消费者服务上,用到食品的安全上,这样有了好的产品,有了好的市场,自然而然就赚钱。


正因为有这样的思想,也因为他就这样做了,虽然三全没有设备,也没有厂房去抵押。银行却主动给了贷款,财神上门了。


1995年,银行看到三全食品厂门口,各地的车辆带着现金来提货,没货!要久久排队,有的还要等十几天。银行行长和信贷科长看到生产销售的旺劲,对陈泽民说,尽管你不符合贷款的条件,我们还是根据你的定单,根据你市场的销售情况,考虑给你贷款。


这种朴素的精神反倒坚定了银行贷款的决心。行长说,这是他们有史以来,第一个不要任何担保,任何抵押,就凭信任的贷款。

专注主业做百年老店

在三全同一条街上的邻居——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除了经营主业,还搞多元化:搞资本运作、搞房地产,用不安分的跳跃式发展快速追赶三全,成了三全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十几年来,陈泽民只做速冻食品,三全的扩张之路是否太过保守?陈泽民用了一个比喻,叫做“滚雪球似的发展”。

没搞过多元化,陈泽民不遗憾。在他的观念里,要打造百年老店就要专注主业。


“如果我把精力用到其他方面去,那主业肯定要受影响。现在把精力、时间、财力全部集中到主业上,天天动脑筋,结果是非常不一样的。”陈泽民说。

“如果在主业上还有发展的空间,我还是要围绕着主业不断地发展。如果在能力富余的情况下,我们主业已经达到某一个点的时候,也许我会介入其他的行业。”陈泽民并没有把话说死,“那就是到时候看,起码近几年我们不会搞别的行业。”


面对这样的财神爷,陈泽民却又犯起了“抠”劲,他没有排场招待。在银行行长考察了企业后,陈泽民请他吃了十块钱一碗的烩面。


有人说,银行肯定不会给他贷款,银行的行长来了,却这样给打发走。而陈泽民心里想的则是,要赶紧回去搞生产。


“也许有人说我是保守,但是我说最关键的是持久。”陈泽民对他的创业之路是这样总结的。“搞什么事都要专注,以小博大,什么大事都是从小做起,从基层做起,一点一点,不要贪大求洋,不要好高骛远。这样的话,稳中求快,在发展的同时,一定要稳字当头,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的,不要冒进,要稳稳当当。”

不留遗憾


如今,作为三全食品创始人的陈泽民已经从一线退了下来,把接力棒交给了两个儿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三全是传统的家族企业。


企业刚起步的时候,大家都把陈泽民叫做陈师傅。他对员工都是手把手的教,但是发展到上万人以后,陈泽民也说,光靠个人的力量是不行了。要靠管理团队,靠现代化的管理。“所以现在我们请的是一些大的跨国公司的高管,二百多个高管人员来管理我这整个团队,我个人见好就收,退居二线了。”


“我两个儿子只是占管理团队人员的百分之几,他们承担责任。但是现代化的管理是要聘请有能力的人去做。”


而对于儿子们的工作,陈泽民是满意的。他说:“我没有什么遗憾,只有欣慰。”

“他们更投入,更有朝气,精力旺盛,接受新事物快,而且思想很活跃,步伐迈得更快了。我非常满意三全现在的状况,比我想象的要好。”


现在的陈泽民除了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以外,公司的经营管理,经营活动完全交给了新的领导班子。


但是他仍然很忙,有一堆事情要忙活。现在他的身份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农业产业商会的会长。他说,“要履行很多社会的责任,搞调研,为农业做一些呼吁,向政府要一些政策,替农业企业排忧解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