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元堂中医养生 / 医生医学伦理 / 水拔子与“瞑眩反应”

0 0

   

水拔子与“瞑眩反应”

2016-11-24  固元堂中...




导演汪清:先看看网上搜索《百科》如何解释“瞑眩反应”。

瞑眩反应,可理解为排毒反应、排病反应、调节反应、有效反应和好转反应,是指身体经过治疗调理,大部分人都会出现的一种身体不适症状或发病状态。少则一两天,多则几个星期甚至数月,每个人出现的轻重程度也不相同。

认识瞑眩反应很重要,比如身体通过正确的方法治疗已经好转,开始排病,由于不理解身体的瞑眩反应,以为是疾病复发,就会认为这种方法没有效果甚至起了反作用而放弃。怎样来判断身体不适症状不是身体恶化而是身体好转而出现的瞑眩反应呢? 要看自己是否精神旺盛,身体有劲了。人的身体都有一定的修复调整功能和自我痊愈能力,瞑眩反应,就是由病态向健康态过渡过程中身体内部正邪斗争的效应。




导演汪清:我把吃中药产生的“瞑眩反应”称为“水拔子现象”。

顾名思义,“水拔子”就是为除去下水道中的堵塞而配备的一件工具。当用这个工具施工时,正确的反应应当是下水道会“泛起污垢”至入口,继而再用清水灌入其中,当听到“咕咚、咕咚”通气声后,“返病现象”(瞑眩反应)结束,下水道贯通。




在《探秘》团队建立的“附子丸科研健康咨询群”里,不断有人提出“返病现象(瞑眩反应)”,而且还“久解不明”被深深地困惑。今天,汪导特意找到一篇专门解释“瞑眩反应”的文章,虽然此文有的观点并非与“附子丸”研发者观点一致,但是借“百家之长”解不明之理,还是可以的。

请点击者认真阅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你离病愈有多远?


无论你是面黄体虚,或是大病在身,
如果服中药之后,从没有过排病反应,
那么,很遗憾,你的身体恐怕很难改善。
你没有碰到具有真正中医观念的医者。

很多时候,病人告诉我,服药之后,发疹子身痒,或关节酸痛,或腹胀腹泻,或体倦乏力,或兴奋难眠,或排气,或月经延后或提前多等种种“不正常”反应......
我知道,离病愈不远了。

近三年前,我开始写关于排病反应的文章,是有感于当时对马先生的诊治。
马先生服药三贴后,急诉症状加重:胃部和食管发热,热气上冲致头昏脑胀和耳朵堵塞,肝区痛,腹泻,肛瘘流脓……
嘱其勿慌,续服余药。五贴服毕,上述反应果然基本消除,关键是,整个人的状态比服药前明显好转。




为何如此?
问他是否听说过瞑眩?
马先生百度后,方知是服药后有可能出现的一种排病反应。感叹三年来为病所困没过一天好日子,核磁做过三次,心电图二三十次,服西药无数,也几乎找遍了省城的名医,服了无数剂中药,但他服药后身体从来无任何动静的,也不知道有暝眩反应或者排病反应的说法。

我所感慨的是:中医在仲景之后的这么多年里,药物越来越多,方子越来越多,理论越来越多。怎么暝眩反应反倒越来越难得?反倒越来越少被提起?
这位马先生,已经停药很久了,身体早就恢复无异于常人了。他有时会来我这坐坐,不为开药,而是告诉我:很关注“古一舍”,如果有用得上他的地方,他很愿意出力,希望能帮助到其他病人。

 



何为暝眩反应
排病反应,中医有一个专用词“瞑眩”。
瞑眩一词最早来源于《尚书·说命篇上》:“若药不瞑眩,厥疾弗瘳。”意思是重病或久病之人,如果服完中药之后,没有出现不舒服的现象,那表示这个病不会好。
《孔颖达疏》曰:“瞑眩者,令人愤闷之意也。”愤闷就是不舒服的意思。
医圣张仲景在《伤寒论》里,关于暝眩有好些条文,如“服药已,微除,其人发烦目暝,剧者必衄,衄乃解。”
又如“三服都尽,其人如冒状,勿怪,即是术、附并走皮中,逐水气未得除故耳”。“如冒状”,就是指昏昏沉沉的样子,医圣叮嘱让病人不要诧异。
再如“复与柴胡汤,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




对于暝眩反应,医生和病人都要心里有数。

前年冬季的一天,上海顾女士的丈夫,焦急告诉我:
说妻子喝了我新配的药第一煎,浑身乏力,在床上动弹不得了。正准备送她去医院抢救。
电话里传来顾女士低声的嘤嘤抽泣。
丈夫更焦急地问我:她哭了!怎么回事?怎么办?
明显感觉到了丈夫的心急如焚,最后几句话,他甚至忍不住也带着哭腔。
我知道,他是心疼妻子。
从上海来长沙面诊,是他陪着妻子过来的,言语不多,但看得出是位重情义的爷们。
那时顾女士全身上下都是病痛啊:
腹痛连绵不绝;胸闷;身上冒寒气,腹背冰冷;腰痛;脚心痛;子宫肌瘤;乳腺增生;不吃日本西药丸就没有大便;胆囊已切除;浑身乏力,只能慢走,受不了车上的颠簸,无法上班;
顾女士说为了治病,几年下来,几乎没信心了。医院换了一家又一家,苦痛照旧。
我让她停服前医的麦冬、龙胆草等,下重药温阳以图挽回局面。
而极度虚寒之证,若想逆转,通常会出现乏力、头痛、头晕等瞑眩反应(排病反应)。
虽然我事先有提醒,但顾女士出现瞑眩反应的强度,依然使她一家人恐慌。
我告诉顾女士的先生放下心,不必送医院,可暂停服药,卧床休息恢复后再继续。
第二天,顾女士亲自告诉我,已经没有昨天的反应了,感觉很好,开始继续服药了。
接下来并不是太多的日子,微信里顾女士的声音,越来越爽朗有气力了。她开始高强度地打理生意运作超市,几个月后还陪家人登长城、爬玉龙雪山……

 


 

暝眩产生的原因

瞑眩反应,可理解为身体运行秩序经过治疗调节后出现的排病反应或效验反应。通俗的讲,也可称为“斗药”现象:药与病邪相斗,邪气不服输,正气不相让,一旦正气占了上风,邪气便自己退去。特别是大病、重病和久病,出现瞑眩反应的可能性会比较大,这是疾病向愈的佳兆。瞑眩反应,少则一时半刻,多则数日。早则出现在服药后,晚则出现在服药后半月以后。也有可能不止一次。
 
有人把暝眩反应与副作用反应混淆起来。
多用剧药与误治所致症状加重者,不能说是暝眩。
一般病人见到服药后有不良反应,往往以为处方不对路或者是服的药太猛。

怎样来区分两者呢?


这里我总结了几点区别的方法,仅供参考:
一、暝眩反应一般时间都很短,如果是误治或用药过猛,出现不良症状的时间要长。
二、瞑眩反应一般情况由重到轻,反应的程度可随着疾病的减轻而逐渐消失,而副作用则是由轻到重,甚至可以导致病情加重。
怎样来判断身体不适症状不是身体恶化而是身体好转呢?要看自己是否精神旺盛,身体有劲了。人的身体都有一定的修复调整功能和自愈能力,瞑眩反应,就是由病态向健康态过渡中身体内部正邪斗争的效应。
三、体质好的人瞑眩反应一般不太明显,而副作用则不然,无论体质的好坏使用后都会出现毒副作用。

 



杨先生是肺癌,之前看过多位中医,之后转为西医治疗,已做过三次化疗一次放疗。
上个月初诊时,我看见高大个子的杨先生面色黧黑,眼神黯淡,这几乎是对西医和中医都绝望之后的神情。
明智的大夫,这时候应该把病情往严重里说,以免病家期望太高以后怪罪。
而我居然对杨先生说:你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许只是,坐在对面的这位别人的父亲, 我感觉到了他的凄然。
不知何时起,我受不了一位父亲如此的凄然。
果然,杨先生一直紧绷着的脸一下子绽放了,他说:我爱听你这句话。

大约是快十剂药的样子,杨先生的女儿告诉我,说他父亲起床突然感到头晕,然后出冷汗,起来后坐沙发做艾灸感觉头晕越来越严重,并出现两次严重呕吐,都是黄色呕吐物,口中发苦,脸色发白四肢也无力。

几天后复诊时,杨先生黧黑的面色已退,脉象弦意解除,他说晕了那一天,吐了那两次之后,胸口从来没有这么舒坦过,基本可以睡整觉了,胃口也有了,整个人精神好了不少,大小便也改善很多.....
杨先生很欣喜。

 



暝眩反应的种类

陆渊雷先生曾根据经验总结:柴胡汤之暝眩,多作战汗;泻心汤之暝眩,多为下利;诸乌附剂,多为吐水,其他则殊无定例。
临证上碰得比较多的暝眩是腹泻、头晕、发疹、口干、困乏、出汗、失眠、腹痛、屁多、关节痛等等。这些反应不会都出现,一般出现一两个的比较常见。
像咳嗽,有时反而咳得厉害,但过后就会好,再比如荨麻疹病人服药后,有可能疹子会暂时更严重,这都是暝眩。
阴证病人出现暝眩反应的概率比较大。明明下的是扶阳药,病人反倒更没有精神;明明下的是温里排湿药,病人反倒腹泻。
 这里需要强调的,每个人出现瞑眩反应的轻重程度也不相同,强烈的可能头晕目眩,乏力,甚至卧床不起,轻微一点的可能只是屁多或者大便微溏或者发几个疹子。
或轻或重,有反应就好,不可一味追求强烈的不舒服感觉。
有意思的是,常有病人从我这里知道排气是好反应后,如果后来排气少了,会很着急地来告诉我:最近这几天没打屁了,怎么办?
我说,有过排病反应就行了。难不成你希望自己成为鼓风机排气不断吗?

 



当今中医治病为何少有暝眩

为什么明清以来,医家越来越喜欢开滋阴药?事实上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郑钦安的火神派才应运而生。
滋阴药下去,即便不对症甚至是误治,比如向一个虚寒病人投以麦冬、熟地,病当然是好不了的,但是病人吃个半年一年的,也不会有什么明显不对。但是身体越滋阴越阴寒,等到病人一旦发觉不对,往往已经需要花大力气才能挽回甚至难以挽回。
而阳药不一样,一下去,容易产生暝眩反应不说,一旦向阳证病人误投姜桂附,那强烈反应会立竿见影。所以,喜开滋阴药的中医总是主流,这里面大概也有医家为减低自身风险的因素在里面吧。

倘若以服药后舒不舒服,来衡量一位大夫的医术或者治疗是否有效,毫无疑问,喜用阴药的医家要占绝对优势。
因为病人阳气回复之后,容易出现不舒服的症状。
我们知道,阳证,代表的是强壮、是亢奋、是有余;阴证,代表的是虚弱、是不足、是安静。所以三阳证,常常就是意味着发热、头痛、口苦,甚至谵语、惊狂。也就是说,不舒服的症状,大多集中在阳证。舒服的或者缓和的症状,往往集中在阴证。比如同样是头痛、腹痛,痛感强烈到难以忍受的往往是阳证、实证;而阴证、虚证的痛,一般是隐隐作痛,似有似无。
假设在一位阴证病人有一点点虚火的情况下,滋阴药一下去,头两天病人反而会觉着舒服了,因为虚火被水浇灭了,可继续服药会怎样呢?是原本的阴寒体质,一寒到底。

 



西药为何不会出现暝眩

西医的大多数药物以及输液其实也就是同一个道理。很多病人在患伤寒表证时,往往找西医打针输液,西药抗生素多为苦寒药,再加之大量液体(水本身就为寒性)进入人体,输过液的朋友都应该有体验:如果有发烧、咳嗽或者扁桃体发炎,哪怕你是阴寒体质,一瓶水下去,你会舒服很多,可是,经过几天治疗,往往转为太阴虚寒。
真正的传统中医治疗阴证,是恢复阳气,是要把阴证往阳证转,除此绝无二法。

 



认识暝眩反应的重要性
曹颖甫先生在《经方实验录》中说:一知半解为近世病家通病,一些医生或药房人员又恐吓病人说某药不可轻试,于是碰到方子开得稍重的情况,病人往往害怕,不敢服药,一遇重证,多至不救。
所以,无论是对于病人,还是大夫,认识到瞑眩反应很重要。如不理解瞑眩反应,以为是疾病加重或误治,很容易认为治疗无效果甚至起反作用而放弃。
三年前,我远程诊治的一位病人,浙江的一位大姐,也是全身都是毛病,久治未见好转。我辨证后,其实就是很典型的偏阴柴胡证,服药一剂还是两剂后,感觉头晕,热气上冲。她自己懂一点医吧,认为是药有误,赶紧停药,自行另服药“善后”才得以平息。事后得知其成功“善后”的药居然也就是柴胡类汤,提醒她是否了解暝眩反应?但是病人似乎理解不了,说“吃了药舒不舒服自己最清楚啊”。剩下的药没有继续吃了,当时我觉得挺遗憾。
后来,这位大姐又来求诊了。最近还开始跟我远程学中医。

 

我想说,中医真正的希望,不在于方子越来越多,不在于药物越来越多。中医最不缺的,就是方子和药。
中医真正的希望,在于接受中医治疗后,出现排病反应的病人越来越多。
人们见面打招呼,喜欢问:吃了吗?
亲朋好友治病服药之后,您如果表示关心,应该问一句:瞑眩了吗?

 

作者简介:夏正安,行于麓山下,走于湘江畔。身修尘光之市,心游广漠之野。醉心传统文化,潜心研究古中医。所撰写的《道破天机--糖尿病的古中医破解法》、《让女人变美,是中医的基本功》、《大病将愈的征兆》、《一位好中医,就是一所全科医院》等文被国内知名网站、中医公众号广为刊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