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龙乡 / 张田 / 包拯墓志

分享

   

包拯墓志

2017-01-09  文化龙乡
在包拯墓志里有两位姓文的人:文\ 和文勋。墓志写明包拯的小女儿嫁给国子监主簿文\ 。包拯去世,包绶幼小,朝廷调任文\ 为庐州保信军节度推官,护送包拯灵柩和家小由开封返回庐州合肥,于次年八月四日安葬。包拯墓志盖的十六个篆字,是文勋写的,落款是「甥、将仕郎、守温州瑞安县令文勋篆盖」。「甥」显然是晚辈至亲,但文勋、文 与文彦博有甚么关系却没有交代。 包夫人董氏比包拯晚六年去世,文\ 已升任常州团练判官,是他派人请广州知州张田给董氏墓志撰稿。董氏墓志盖也是文勋篆写的,落款为「外生、将仕郎、守海州怀仁县令」。「外生」与「甥」,称谓相同,他俩与文彦博的关系,仍不明朗,谁也不会联想到文彦博。崔氏墓志有了新的进展。她比包拯晚三十二年去世,她的墓志盖仍是文勋的篆字,文勋的现职是「承议郎、充福建路转运判官」。墓志的撰稿人钱勰,书写人为「朝奉郎、充集贤殿修撰、权管勾西京留司、御史台、骑都尉、赐紫金鱼袋文及甫书」。文彦博有八子,文及甫为第六子,成就最大,官至三品,所以他的名字写进文彦博的传里。文及甫的出现,人们才有把握地把包家与文彦博多少挂一点◆。 包绶墓志里有「再娶故相太师潞国公之女文氏」之句,所谓「故相太师潞国公」是文彦博的最高官衔,为「尊者讳」,称其官以代其名。它开门见山地道出了包绶是文彦博的东床佳婿。 文氏墓志写得更精采了:>
  
  蓬莱县君文氏,世为河东汾州人,河东节度使守太师潞国公之女,今朝奉郎包公名 绶之夫人也。天圣初,夫人王父、赠尚书令兼中书令讳洎,与朝奉公王父、赠太保讳令 仪,同官阁中,时潞国公与皇舅枢密副使孝肃公讳拯、方业进士,相友甚厚。未几,同 登天圣五年甲科。逮嘉佑间,继以才猷,直至参知政事,而包氏、文氏仕契亦再世矣。 尝愿相与姻缔,故以夫人归焉。>
  
  把包、文两家三代由交往到联姻的过程说得明明白白。包令仪、文洎的官衔是因包拯、文彦博显贵后追封的,生前官位并不高,包令仪只是七品的虞部员外郎。从「尝愿相与姻缔」之语分析,可以认定文\ 是文彦博的儿子,文氏许给包绶,是文彦博实践自己的诺言,对包拯的回报。从儿女年龄看,联姻应是嘉佑初年他俩第二次同朝时的事。这虽是我国「门当户对」的传统习俗,实际上也是一种政治联姻。文勋善画山水,工书法,篆书尤负盛名,苏轼、黄庭坚、米芾、李之仪对他都有很高的评价。 《米海岳书史》中写道:「文勋、字安国,官至太府寺丞。善山水,画西方变相,其作方界,略不抒思,善论难剧谈,篆字用笔,意在隶前,得汲冢、鲁壁、周鼓、泰山之妙。」包拯去世,他以县令给执政大臣篆写墓志盖,没有亲戚关系和篆书特长是不容易做到的。他篆写包拯、包夫人、崔氏三个人的墓志盖,时间跨度达三十八年,不是近亲,怎会如此热心不减当年?宋代起名,兄弟间喜用同一偏旁部首的字,如「苏轼、苏辙」,「宋郊、宋祁」,文\ 、文勋,墓志作文\ 、文勋均从「力」字,可能也是文彦博的儿子。此外,宋代还有认义子的习俗,文彦博在益州时,就曾认以画竹著称的文与可为义子。文彦博是政治世家,文勋虽然从政,但终以书画见长,也有可能是文彦博的义子。>
  
  文\ 护送包拯灵柩到合肥,营建了包拯墓,留在合肥工作。六年后,他的岳母包夫人董氏染病,他的妻子、董氏的小女儿与嫂嫂崔氏亲奉汤药,不离寝席,这时包绶才十一岁,董氏的丧事都是文\ 操办的,可见文\ 已定居合肥。古代崇尚几代同堂,他们两家人口都不多,说不定类似抬赘,吃着一口锅的茶饭哩!由于文\ 定居合肥,后来文氏嫁给包绶,来到合肥,同兄嫂住在一起,就不会感到陌生和孤寂了。 包绶去世后二十四年,金兵进入中原,占领开封,灭亡北宋,继续挥兵南下。一○二九年,夺取庐州,包家成为重点打击对象,包拯墓惨遭发掘,包氏住宅悉被焚毁。包、文两家子孙逃往何处?栖息何方?杳无音讯。从包绶夫妇墓志上看,可推断这时的当家人为包耆年、包景年。>
  
  
  包、文千载紧相依
  
  
  一九七三年,我参与清理包拯家族墓群,目睹包拯及其亲属十余人的遗骨出土。尊重包拯后裔的意见,我们一同把遗骨送往肥东县解集乡的大包村重新安葬。大包村位于龙山北麓,距古代著名的军事要塞岘口关仅一公里,距包拯诞生地包村有四公里。全村近七百人,一百四十户都姓包,有三、五户外姓也是包家的女婿。村头有座古老的包氏宗祠,它的奇特之处,是广为流传的「包家祠堂门朝北」。据说它面对北宋首都开封,寄托包拯后代光复故国的悲壮情思。 大包村附近有个叫文集的小镇,灵车来到这天,刚好逢集,镇上热热闹闹。包拯后裔尊敬祖先,买了很多爆竹燃放,赶集的人竞相观看,把灵车围得水泄不通,只好用放爆竹开道。>
  
  这在「文革」时期是禁止的,所以弄得后来包拯遗骨没有葬身之地。走了几百公尺便到了大包村。文集,尚有几户姓文的人家。当我们谈到包拯与文彦博是亲家时,两姓没有一个人知道。询问他们有无家谱时,都说「有,被『扫四旧』扫光了」。>
  
  后来,我在舒城山区发现一部《包氏宗谱》里面没有包拯与文彦博联姻的记载。我又在舒城县文化馆看到一部《文氏宗谱》,喜出望外,原来是汉武帝时,以「文翁治蜀」著称的文翁故里、舒城文家冲的家谱。文彦博是山西汾州介休县人,该谱也有他的名字,可是他的父辈与儿辈均不符史实,自然也没有与包家联姻的字样,不足为凭。查无实据,是否就排除了文集与大包村的渊源关系呢?不,大包村毫无疑问是包拯的后代,问题是文集的文家是否为文彦博之子文 的后代。为此,我特地从多人墓志分析,文\ 肯定是定居合肥,没有他迁。包、文两家通婚在第三代,第四代就遭遇金兵南下,他们之间的亲情依然浓厚。>
  
  在南宋时期,宋金以淮河为界。庐州,人称「边城」,金兵四次进入庐州。庐州城下,战火纷飞,长期的拉锯战,搞得「边城一片离索」。两家第四代子孙,拋去被毁灭的城中故居,相率回到包拯故里距城 四十公里的偏僻山区,逃避战乱,重新安家立业。双方住处仍密迩相连,村舍相望,不是很自然的吗?文彦博四次为相,八个儿子个个为官,在政治声势、经济实力和经营管理上,文家可能长期优于包家,因而住所形成集镇,名曰「文集」。某个时期文家衰落了,但「文集」之名相沿未改。大包村与文集的现状,清晰地表明了包、文两家一千年来由结合而紧密相依,世代友好。可是近十年来,国道穿过大包村,文集水泥路四通八达,楼房参差,包氏宗祠成为旅游景点,真是今非昔比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