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画

2017-01-11  ymmt(安...



年画(new year paintings)是中国画的一种,始于古代的“门神画”。汉族民间艺术之一,亦是常见的民间工艺品之一。清光绪年间,正式称为年画,是中国汉族特有的一种绘画体裁,也是中国农村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大都用于新年时张贴,装饰环境,含有祝福新年吉祥喜庆之意,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又到我国的传统节日——春节。而贴年画则是春节的古老习俗之一。

年画,过年期间张贴的一种民间绘画艺术形式,因时节而名年画。也有认为,年画一年一换,张贴后供一年欣赏之用,故有“年画”之称。它主要用于新年或岁时节令装点环境、渲染气氛,以寄托人们辞旧迎新、接福纳祥的愿望。年画不仅是年节和民俗活动一种五彩缤纷的点缀,也是文化流通、道德教育、审美传播的载体,可以说是民众美化生活、表达情感、惩恶扬善、寄托理想的一种特殊话语。年画作为我国特有的艺术形式,起源于古时的门神画。南朝梁懔所着《楚荆岁时记》载:“正月一日,绘二神贴户左右,左神荼,右郁垒,俗谓之门神。”可见,门神画是年画的雏形。

隋唐前,年画大都是直接画于桃木板,挂在门上。北宋时,随着木板雕刻技术的发展,出现了木板印刷的年画,称为“纸画”。南宋李嵩画《岁朝图》,具体描绘出贴门神、贺新春的情景。现存最早的年画就是南宋的版画《隋朝窈窕呈倾国之芳容》,习称《四美图》。画面是王昭君、班姬、绿珠、赵飞燕这四位古代着名美女。南宋孟元老着《东京梦华录》卷六:“岁旦在迩,席铺百货、画门神桃符,迎春牌儿,纸马铺印钟馗、财马、回头马等馈与主顾。”并有“除夜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之谓。由此可知,宋代已有年画市场。

到明代,由于明太祖提倡过年贴春联,年画也随之沿袭下来,渐渐趋全盛,明万历年间的彩色套印木刻《福禄寿三星图》、《天官赐福图》等年画,甚于风行。至清代,年画的题材越来越广泛,出现了许多反映一般民众理想、心愿和生活情趣的年画,如《丰收有余》、《迎春接福》、《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以及戏曲、故事、传说、风景、花卉为内容的年画。同时,年画的绘制方法更为多样化,有一半套色,一半手绘,也有套版彩印,更有工笔重彩、沥粉堆金的,色彩鲜明,画面热闹。

随着时代的变化和发展,如今,一大批现代题材的新年画不断涌现,那体现时代特点的年画题材,像亲人的祝福、似好友的问候,构成了改革开放年代人们新春祥和欢乐、平安幸福的特点。同时,年画走向日常化、实用化、装饰化、礼品化、收藏化,很受人们的欢迎。

我国年画分布极广,明清两代,年画就已遍布全国各地。着名年画产地有天津的杨柳青、山东潍坊、苏州桃花坞、四川绵竹、河北武强、广东佛山等。这些地方的年画不仅具有悠久的历史传统,而且还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如天津的杨柳青年画色彩多用粉紫、橙绿,内容多以仕女、娃娃等为题材,素以构思巧妙、线条流畅、构图饱满、细巧典雅、谐和柔美闻名;苏州桃花坞年画常以紫红色为主调,表现欢乐气氛,刻工、色彩和造型具有精细秀雅的江南民间艺术风格,构图丰满、色彩明快,富有装饰性;山东潍坊年画以红绿黄紫等色为主,单纯、鲜艳,效果强烈,题材以反映农村生活为主要内容,历来以主题突出、色彩艳丽、装饰别致着称;四川绵竹年画以彩绘见长,具有浓厚的民族特点和鲜明的地方特色。线条流畅,疏密有致,具有强烈的节奏感。构图对称饱满,主次分明,多样统一。色彩艳丽,强烈明快,构成红火热烈的艺术效果;河北武强年画具有强烈的北方乡土特色和浓郁的农家气息,被称为“民俗生活的大观园”。

版刻以阳刻为主,线条稳健流畅。运用黑白对比手法,不失其古朴、雅拙的风格。色彩用原色,单纯而富有变化,强烈而又调和,形成了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广东佛山年画多用红丹作底,色彩强烈,有“万年红”的美誉。画面绚丽辉煌,构图丰盈,造型夸张,线条朴拙浑厚,极具视角冲击力;陕西凤翔年画多浓紫、大红、翠绿、黄,或用迭色,色调热烈,别有风韵;河南朱仙镇年画构图饱满,线条粗犷简练,造型古朴夸张,色彩新鲜艳丽,久不褪色。此外,山西的临汾年画、福建漳州年画、安徽宿县年画、广西柳州年画等各具特色,纷呈异彩,也深受人们青睐。

年画,与一些名人也结下了不解之缘。周恩来总理对杨柳青年画十分关心,曾亲临杨柳青视察年画,并给当地一画庄寄来急需的藤黄原料。鲁迅对河南朱仙镇年画曾给予很高的评价:“朱仙镇的木版年画很好,雕刻的线条粗健有力,和其他地方的不同,不是细巧雕琢。这些木刻很朴实,不涂脂粉,人物也没有媚态,颜色很浓重,有乡土味,具有北方木版年画的独有特色。”现在上海鲁迅纪念馆还珍藏着鲁迅收藏的朱仙镇年画作品。1963年3月,四川绵竹年画在中央美术馆展览,文坛巨匠郭沫若观后赞叹不已,欣然作词《西江月》:“真是洋洋大观,仿佛回到四川。门神皮影真好看,回忆幼时过年。无怪产生扬马,后来又有了子瞻。工人手艺不平凡,千载百花烂漫。”着名红学家、诗人周汝昌对天津杨柳青年画赞不绝口:“杨柳青青似画中,家家绣女竟衣红。丹青百幅千般景,都在新年壁上逢。”

千百年来,年画不仅是年节一种五彩缤纷的点缀,还是文化流通、道德教育、审美传播、信仰传承的载体与工具;也是一种看图识字式的大众读物;对于那类时事题材的年画,还是一种百性喜闻乐见的媒体。这种内容够得上百科全书式的民间艺术,包蕴着一个完整的中国民间的精神。

年画又是一部地域文化的辞典,从中可以找到各个地域鲜明的文化个性。这些个性因素,不仅在题材内容里,从各个年画产地习惯的体裁、用色,线条及其不同的版味,也能一眼识别出来。由年画可以认识全部的中国民间。


古书里记载,传说很久以前,有名叫神茶、郁垒的两个兄弟,专门监督百鬼,发现有害的鬼就捆绑起来去喂老虎。于是黄帝就在门户上画神茶、郁垒的像用以防鬼。这个神话就是后来“门神”画产生的缘由。据说唐代皇帝曾命吴道子画钟馗像,并摹刻出来分赏给大臣贴挂以辟鬼。关于“门神画”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相传唐太宗李世民时,宫中闹鬼,李世民吓得心神不定,他手下的大将秦叔宝、尉迟恭便一个持剑、一个拿叉,昼夜替李世民站岗壮胆,宫中才平静下来。李世民觉得这两位大将太辛苦了,便令画师把二位将军的威武形象绘在宫门上。后来这个形式就流传到民间。

祝大家: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