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554 / 红楼梦 西游记 /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分享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2017-01-18  金色年华5...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经典名著《红楼梦》场景宏大,构思精巧,出场人物众多,有红楼梦爱好者统计,先后出场人数(不包括传说中人物,神佛,仙女,古代帝王等)共计七百多人,每个人物都做了艺术化处理,极具特色,充分展示了原著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按主仆等级划分,奴仆总数要远远超过主子总数,因为每位主子都有多位仆人。例如小说男主人公贾宝玉就有包括嬷嬷、丫鬟、小厮等二十多人(出场的有一个嬷嬷,七个大丫鬟,八个小丫头,四个小厮等)。一般男性仆人称奴才,女性仆人称婢女。主子和仆人间有着严格的界线,仆人没有自由,行动必须受主人支配。例如,第二十七回,凤姐看中了宝玉的丫头小红,想调到自己身边使用,问本人愿意不愿意。小红回答说,“愿意不愿意,我也不敢说”。其实说了也没用,因为没有自主权。晴雯就是赖大家买来的小丫头,孝敬给了贾母,贾母又转送给了宝玉。送来送去只能随主子差遣。如果仆人有过错或不随主子意愿,主子可以任意打骂或驱赶出去,比如金钏儿曾被王夫人打骂,晴雯、司琪等被王夫人撵出贾府。仆人有的受了主子的冤枉,也有苦无处诉,只有忍受,比如茜雪、入画就是无辜被赶出去的。仆人只有为主子们锦衣玉食的生活尽心尽力地服奴役。这些都体现了封建奴婢制度的不合理性。贾府的仆人主要有以下几种: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第一种是世代旧仆,比如焦大、赖大等都是贾家的世代的奴才,这部分人的后代,生下来也是奴才,例如鸳鸯等就是要永久做仆人的,到了出嫁年龄,也只能嫁给自家的奴子,衍生出下一代奴才。

第二种是按契约买入的奴才,活契到一定期限还有机会用钱赎出去,死契的终生为奴。袭人就是签死契买入的丫鬟。

第三种是花钱随便买进来奴才,比如香菱就是薛蟠从拐子手里挣买过来的丫头,后来薛姨妈和夏金桂赌气,要找“人牙子”将她卖出去,如此买进来卖出去,还不如袭人有家可归。

第四种是随主子陪嫁的奴才,比如平儿等。有一部分陪嫁丫鬟有可能被主子纳为妾,平儿就做了贾连凤姐儿的通房大丫头;如果和主子生育有子女,子女可以称主子,他们的母亲依旧是奴才,比如赵姨娘等。

贾府是“诗礼簪缨”、“钟鸣鼎食”之家。崇尚善待下人。例如: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其一,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中,有这样的描述:贾府风俗,年高服侍过父母的家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所以尤氏凤姐等只管地下站着,那赖大母亲等三四个老妈妈告个罪,都坐在小杌子上。虽然有一点位置,但主仆间依旧界限分明,老妈妈们必须自觉的“告一个罪”。

其二,第三十三回,家政闻听金钏儿投井时说: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的事,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

其三,第八回宝玉的奶娘李嬷嬷也唠唠叨叨地阻止宝玉在薛姨妈处饮酒。

其四,第六十三回,林之孝家的也叨三叨四地“教导”宝玉直呼丫鬟的名儿,而不称姐姐:“这才是读书知礼的,越自己谦虚越尊重,别说是三五代的陈人,现从老太太、太太屋里拨出来的,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轻易也伤它不得的。这才是受过调教的公子哥”。

其五,老奴仆赖大的孙子赖上荣,托主子的庇护还捐了前程,官了做。

其六,宁国府老奴仆焦大吃醉了酒,大骂主子种种不孝,也未见他受到严厉惩罚。从以上这几个例子中可见,贾府对待下人还算是很宽厚的。

原著中比较典型的主仆关系有:贾母与鸳鸯;王夫人与袭人、金钏儿、晴雯;王熙凤与平儿;贾宝玉与袭人、晴雯;林黛玉与紫鹃;薛宝钗与莺儿;贾元春与抱琴;家贾迎春与秀桔;贾探春与待书;贾惜春与入画等。一起来赏析名著中的主仆关系。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一)贾母与鸳鸯

鸳鸯是贾府的世代旧仆的女儿,小说中称之为“家生女”。是贾母的贴身大丫鬟。鸳鸯最是精明能干,模样又好,除了精心照顾贾母的饮食起居娱乐活动外,还替贾母掌管财务,从未出过差错。是贾母的第一得力之人。深受贾母的信任及众丫鬟婆子的尊重,连贾琏凤姐儿也高看她一眼。甚至于大老爷贾赦也相中了鸳鸯,想纳为妾。四十六回——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邢夫人和儿媳妇凤姐儿商议和贾母讨要鸳鸯的事,凤姐儿和邢夫人说:“依我说,竟别去碰这个钉子去,老太太离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的。那里就舍得了?”一句“老太太离开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的”足以说明鸳鸯在贾母的生活有中多么重要。

原著回目中以鸳鸯为题的就占了四回,鸳鸯在所有丫鬟中的地位是最高的,但她只是贾母的丫鬟,并不是小说的主人公,所以和贾母关系的描写只能散见于各章回中。

之一,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刘姥姥入席前,鸳鸯悄悄向刘姥姥说道:别忘了。入席后,刘姥姥做了一系列滑稽表演,逗得贾母等开怀大笑,饭后鸳鸯笑道:“姥姥别恼,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刘姥姥笑道:“姑娘说哪里话,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有什么可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心里要恼,就不说了”。从这一个小细节就可以看出,鸳鸯时时刻刻为贾母着想,煞费苦心地为贾母开心导演了一段小滑稽戏。

之二,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贾赦要收鸳鸯为妾,鸳鸯不从,到园子里散淡消气,平儿说:“你不去未必干休,大老爷的性子你是知道的,虽然你是老太太房里的人,此刻不敢把你怎么样,将来难道你跟老太太一辈子不成?也要出去的,那时落了他手里,到不好了”。鸳鸯冷笑道:“老太太在一日,我一日不离这里......”鸳鸯面临凄风苦雨,依旧衷心侍主。贾母极力阻止了贾赦的无耻行为,保护了鸳鸯。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之三,薛姨妈凤姐儿等陪贾母斗牌取乐,斗了一回,鸳鸯见贾母的牌已十严,只等一张二饼,便递暗号给凤姐儿,凤姐故意出错了牌叫贾母赢;第六十九回,贾母初次见到尤二姐,鸳鸯帮着戴上眼镜,帮着拉过手来让贾母瞧瞧肉皮儿等;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中,在给贾母祝寿看戏散戏时,邢夫人当着众人面刁难凤姐儿,给凤姐没脸,气的凤姐背地里偷着哭,鸳鸯细心地调查出来,回明贾母。这些零零散散的小情节,可见鸳鸯一时也不离贾母左右,是贾母的有力助手。

之四,第五十三回——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中,贾府高搭戏台,大排筵宴,袭人因为母亲去世热孝在身,没有去看戏,贾母知道后,命新近也因母亲去世热孝在身的鸳鸯和袭人做伴,并派人给鸳鸯她们送去两盒子上等的果品菜馔。可见贾母心里时时有着鸳鸯,情逾主仆。

之五,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中,中秋夜宴,贾母带领大家在园子里赏月,只见鸳鸯拿了软巾兜与大斗篷来,说:“夜深了,恐露水下来,风吹了头,须添了这个,坐坐也该歇了”。贾母道:“偏今儿高兴,你又来催,难道我醉了不成,偏到天亮!”这里贾母对鸳鸯说话又撒痴又执拗,宛若一个撒娇的老小孩儿,显见对鸳鸯是何等的依赖。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之六,续书第一百一十回——史太君寿终归地府中,只见鸳鸯哭得泪人一般,一把拉住凤姐,请求凤姐儿体体面面的办理老太太的后事,最后又说:“......我生是跟老太太的人,老太太死了我也是跟老太太的,若是瞧不见老太太的事怎么办,将来怎么见老太太呢?”大家都以为是贾母过世,鸳鸯极具悲痛才说出这些话,谁成想她竟真的陪贾母去了。到最后刚烈悬梁殉主。堪称是贾母的“义婢”。

正像李纨说(三十九回)的,老太太屋里,要是没那个鸳鸯如何使得。从老太太起,哪有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现在她敢驳回。偏老太太听她的话。老太太那些穿戴的,别人不记得,她都记得,要不是她经管着,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那孩子心也公道,虽然这样,倒常替人说好话儿,倒还不依势欺人的。惜春也说,老太太昨儿还说呢,她比我们还强呢。更见贾母对鸳鸯有多依赖。

贾母象是鸳鸯的一把保护伞;鸳鸯象是扶持贾母的一副拐杖。贾母与鸳鸯的关系,情同祖孙。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二)王夫人与袭人、金钏儿、晴雯

其一,袭人原本是贾母的丫头,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因喜欢袭人心地善良,恪尽职守,于是把袭人拨给了宝玉,宝玉给珍珠改名为袭人。王夫人也十分注重宝玉,生怕宝玉沉于安乐影响了前途。打算在宝玉身边安插一个自己的心腹之人,随时掌握宝玉的行为。观察了几年,觉得袭人堪当此任,就止住了袭人的月钱,从自己每月二十两银子中拨出二两银子。以后一应例份按照赵姨娘、周姨娘的一样分给袭人,只是未公开说明,成为准姨娘。袭人的确恪尽职守,认真地遵循王夫人的旨意,成为王夫人的忠实耳助手。

第三十四回,宝玉因故挨了打,王夫人传唤来袭人询问宝玉挨打原因。袭人道:“......我今儿在太太跟前大胆说句不知好歹的话。论理.....”说了半截忙又咽住。王夫人听了这话里有话,忙问道:“我的儿,你又话只管说......”。王夫人又赞扬袭人平时的种种好处,使袭人打消了顾虑,大胆地说出一大段园中宝玉和宝钗、黛玉往来密切的事情。袭人说出,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若老爷在不管,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担心将来“难免发生男女不才之事”,建议王夫人“君子防不然,不如这会子防避的为是”。王夫人一闻此言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亏了你明白,这话和我的心一样......”这是王夫人和袭人之间的一次倾肝吐胆的对话,期间王夫人一口一声“我的儿”,对探春也没有如此称呼过,足以表明主仆间的关系是何等亲密无间。

其二,金钏儿是王夫人的贴身丫鬟,按着王夫人的话说,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比她的女儿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和她女儿差不多”的丫头,竟然含耻辱情烈投井而死。事情发生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第三十回中,盛夏的一个中午,宝玉闲来无事,背着手闲逛,来至母亲王夫人处,王夫人倒在凉席上睡着,金钏儿坐在旁边捶腿,也乜斜着眼睛乱晃。宝玉轻轻的走到跟前,说了一堆轻薄的话儿,然后要和王夫人讨了金钏儿到怡红院去,金钏儿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告诉你一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同彩云去。宝玉笑说凭他怎么去吧,我只守着你。听见这几句有伤风化的对话,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狠狠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的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去了。金钏儿忍辱含冤下去了,整天在家里哭天哭地的,也没人理会,后来竟真的“金簪子掉在了井里头”。本来是宝玉惹下的祸事,后果却叫金钏儿来承担,事后王夫人还隐瞒了真相,对宝钗说是金钏儿弄坏了主子的东西,一时生气,打了她几下,撵了她下去。本想气她两天,还叫她上来,谁知她气性这么大,就投井死了。王夫人不但隐瞒了真相,还避重就轻地把责任推到金钏儿“气性大”身上。金钏儿是封建奴婢制度的牺牲品。是主人手下的冤死鬼。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其三,晴雯原是贾母房里的丫头,分到宝玉房里,按贾母的原意是留着将来给宝玉做屋里人的:第七十七回,王夫人撵出了晴雯,晴雯不堪羞辱,病情加重,含冤而死。事后王夫人选择贾母高兴的时候缓缓禀报给贾母: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个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常见她比别人分外淘气,也懒;前日又病倒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就叫她下去了。若养好了也不用叫她进来,就赏她家配人去也罢了......王夫人乘机又把择了袭人预备着放在宝玉屋里的话回明了贾母。贾母虽然舍不下晴雯,但王夫人的话有理有据,也就作罢了。

晴雯样样都比别人强些,这是贾母和王夫人公认的。只是王夫人隐藏了她不看好晴雯的真实原因。其一,王夫人平生最嫌趫妆艳饰、语薄言轻者,晴雯偏是“心比天高”、“风流灵巧”的。其二,晴雯心无芥蒂,口齿锋芒,不受封建礼法束缚,常迎合宝玉淘气,不加规劝。其三,王夫人内心里早已打定主意要把袭人用作宝玉屋里人,清除异己。赶走晴雯已是势在必行,只是早晚的事儿。晴雯也是封建奴婢制度的牺牲品。也是主人手下的冤死鬼。

王夫人当家掌权,每日吃斋念佛,少言寡语,貌似和善,却暗自笼络丫鬟袭人等安插在宝玉身边,成为自己的耳目,以至于直接或间接导致金钏儿、晴雯、司琪等人死亡,芳官、四儿等人出家。普天之下父母的爱子之心可以理解,王夫人也对宝玉的用情至深也不例外。但这种恶劣的主仆关系,实在令人不解。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三)王熙凤与平儿

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鬟,第六十五回,借贾琏的小厮兴儿之口介绍道,这平儿是她自幼的丫头,陪了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她原为收在屋里,一则显她贤良名,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可见凤姐和平儿除了主仆关系外,还是贾琏的妻妾关系。所以这一对主仆之间的关系比较微妙。原著在多个章回中有所描述。

之一,淑女从来多抱怨

第二十一回——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因凤姐儿之女大姐儿出痘疹,即天花,在当时是很危险的病症。凤姐儿连忙供奉了“痘疹娘娘”。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日大姐儿毒尽癍回,撤了供,贾琏仍就搬回卧室,在整理铺盖时,平儿从贾琏的枕套中抖落出一缕头发来,平儿会意,便掖在袖内,凤姐儿进屋询问平儿有没有发现“相厚的”留下什么东西,平儿答曰没发现什么,软语救了贾琏,贾琏喜不自禁,拉平儿时,被平儿夺手跑出门外。两人隔着窗户说话,恰好凤姐儿回来,因见平儿在窗外,问其原因,被平儿恶语抢白了一回,也不打帘子让凤姐,自己先摔帘子进来,往那边去了。凤姐儿只得自掀帘子进来。

这一段闺房妻妾对话,看似平儿说出了奴才不该说的话,做出了奴才不该做的举动——没好话,自己摔门帘子进去,实则另有原因,即平儿徒有妾的名分,凤姐儿拈酸不让贾琏平儿在一处。正如兴儿所说(六十五回),人家是醋罐子,她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她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她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劝我,我原不依,你倒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他一般的也罢了,倒央告平姑娘。真是天下的事逃不过理去。平儿能“周全妥帖供应贾琏之俗,凤姐之威”(贾宝玉在第四十四回所言),也是很受难为了。私房秘事,奴婢有理,主子无理,平儿抱怨凤姐儿几句也是情理之中的。淑女从来多抱怨也是常情。

之二,娇妻自古半含酸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第四十四回,凤姐儿情急之下打了平儿,平儿无故受冤屈哭得哽咽难言。后来贾母了解了真相后,派人前去安慰平儿,并让凤姐儿给平儿赔礼。故事情节大致是这样的:

凤姐儿过生日,寿宴上凤姐儿多吃了几钟酒,自觉酒沉了,心里突突的似往上撞,要往家去歇歇,便和尤氏说要洗洗脸去,尤氏点头。凤姐瞅人不防,便出了席,往房门后檐走来,平儿留心,也忙跟了来,凤姐儿便扶着她,走至窗下,听见里头说笑,一妇人道:“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道:“她死了再娶一个也是这样,又怎么样呢?”那妇人道:“她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只怕还好些”。贾琏道:“如今连平儿她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说。我命里怎么就犯了‘夜叉星’。”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凤姐听了,气得浑身乱战,又听见他俩都赞平儿,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那酒劲越发涌了上来,也并不忖夺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一脚踢开门进去,抓住那妇人撕打一顿,又骂平儿,又打平儿几下,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只气的干哭。骂道:“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说着也和那妇人撕打起来,贾琏又气又愧,便上来打平儿出气,平儿气怯,住了手,哭道:“你们背地里说话,为什么拉我呢?”凤姐儿见平儿怕贾琏,越发生气,又上来打平儿,偏叫平儿打那妇人。平儿急了,便跑出来找刀子寻死去。这里凤姐儿便一头撞在贾琏怀里撒泼哭骂,正闹得不可开交,只见尤氏等一群人来了,贾琏见来了人,越发“依酒三分醉”呈起威风来,故意要杀凤姐儿凤姐儿见人来了,便不似先前那般泼了,丢下众人,往贾母那边跑去......

这戏剧性第一幕,平儿是无辜的受气包,再一次领教了“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不合理的奴婢制度,婚姻制度,使一对娇妻美妾时常产生闺帏恩怨,强势的主子在柔弱的奴婢面前拈酸一些,娇妻自古半含酸也是情理之中的。

当然,以上两段故事是突发事件,在日常生活中,主仆之间的关系还是很亲密的,贾琏外出不在家的时候,二人同榻而眠,同桌进餐;凤姐儿生病时,平儿常帮助凤姐儿而打理家务;常背着凤姐儿做善事替凤姐积德,例如第五十二回,平儿情掩虾须镯,保全了宝玉的面子,也成了小丫头坠儿的贼名。第六十一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背着凤姐儿平复了赵姨娘指使彩云偷玫瑰露的丑事,保全了探春的面子。在管理家务的复杂环境里,凤姐儿和平儿的关系还是相得益彰的。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四)贾宝玉与袭人、晴雯

贾宝玉,别号“怡红公子”、“绛洞花主”。曾经为平儿撷秋蕙花儿理妆;委派袭人为香菱换石榴裙;提醒蔷薇架下的龄官避雨;给麝月篦头;替彩云瞒赃等等,这些行为举止似乎与主子身份不符,但贾宝玉却乐在其中。这几个丫鬟并不是他房里的,和宝玉关系密切一些的丫鬟是袭人、晴雯。

袭人是宝玉的贴身丫鬟,掌管宝玉的坐卧起居,细致到宝玉衣着服饰;外出回来身上少了什么佩饰;就寝时从宝玉脖子上摘下玉用手帕包好捂热,以免第二天带上冰脖子;夏季怕着凉给宝玉做绣花兜肚;甚至在给宝玉换贴身中衣时发现了“秘密”,引出了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的故事。其实这也不为越礼,袭人早知道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后来王夫人也把袭人当做准姨娘。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怎么个不同,怎么个尽心呢?

原著第三回有交代,这袭人亦有些痴处:扶持贾母时,心中眼中又只有贾母;如今扶持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情乖僻,每每规谏宝玉,心中着实忧郁。袭人每每见机行事,劝导宝玉,最典型的一次是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缄宝玉。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一次史湘云睡在黛玉处,宝玉送她二人到房,那天已二更多时,袭人来催了几次,方回自己房中来睡。次日天明时,便披衣靸鞋,丫鬟们不在屋子里,只见她姊妹两个尚卧在衾内。那黛玉严严密密裹着一幅杏子红绫被,安稳合目而睡。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见湘云被子没盖严,轻轻的替她盖上。二人起床后,宝玉又缠着湘云给他梳头编辫子,袭人进来看到,只得回去自己梳洗。忽见宝钗进来,因对宝钗抱怨宝玉爱和姊妹们混闹,宝玉回来后,袭人便佯装生气,怄宝玉,谏劝宝玉要懂规矩礼法,宝玉见袭人满面娇嗔,情不可禁,便向枕边拿起一根玉簪来,一跌两段,说道:我再不听你的,就同这个一样。主仆之间感情之深,可见一斑。

晴雯与贾宝玉同是不愿意受封建礼法制约、喜欢我行我素的人。性情爽利,心直口快,言行毫不避讳。和宝玉的主仆关系在原著以下情节中多有描述:

其一,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中,一日,因宝玉心中闷闷不乐,自己在房中长吁短叹,偏生晴雯上来换衣服,不妨又把扇子失手跌在地下,宝玉叹道:蠢材,蠢材!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业,难道也顾前不顾后的?晴雯冷笑道数落宝玉一番,宝玉听了这些话,气得浑身乱战,说道,你不用忙,将来有散的日子。袭人过来劝解,晴雯又和袭人吵起来,黛玉走进来,晴雯方出去,黛玉去后,有人回薛大爷请。宝玉便赴宴去了。

散席回来后,宝玉和晴雯又重归于好,因宝玉说那扇子原始扇的,你要撕着玩也使得。晴雯听说竟真的要过扇子就撕,宝玉听了便笑着递给她。晴雯果然接过来,嗤的一声,撕成两半,接着嗤嗤又听几声。宝玉笑着说响得好,再撕响些!正说着,只见麝月走过来,宝玉赶上来,一把将她手里的扇子也夺了递与晴雯。晴雯接了,也撕成几半子,两人都开怀大笑。这一段绘声绘色的描述,仿佛她们是一对要好的童年玩伴儿,率性纯真,无拘无束,看不出主仆之间有什么明显界限。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其二,第五十二回——勇晴雯病补雀金裘。这一日晴雯闪了风,又和小丫头生了气,正病得厉害,只见宝玉回来,进门就嗐声跺脚,原来贾母刚刚给他的一件珍贵的“雀金裘”大氅不小心被烧了指顶大的一个洞,便用包袱包了,叫人拿去招工匠补上。不一会拿回来说裁缝绣匠不知是什么做的,不能补,次日去舅舅家赴祝寿又必得穿,宝玉很是着急,晴雯听了,忍不住翻身坐起,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在撑不住,若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狠命咬牙捱着。又咳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哎哟了一声,遍身不由主倒下了。这段病补雀金裘的故事,实在令人感动,晴雯舍命补衣服,已经超过主仆的情谊。令人动容。

其三,第七十七回——俏丫头抱屈夭风流。只因为晴雯省得风流娇俏,又口齿锋芒,得罪了袭人等许多人,结下怨恨,这些人在王夫人那里进了谗言,王夫人也怕晴雯“勾引”坏了宝玉。借故撵出大观园,含冤忍辱病倒在表哥多混虫家里。爬起不来炕,奄奄一息。宝玉背着众人,偷偷的前来看望,晴雯口渴难忍,宝玉给她倒了有油膻之气的粗茶。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一气灌了下去。宝玉流泪问道:“你有什么说的,趁着没人告诉我”。晴雯呜咽着说出了一些委屈的话,说毕又哭,宝玉拉着她的手,只觉瘦如枯柴,腕上犹带着四个银镯,因帮他摘下镯子说了起来,晴雯拭泪,伸手取了剪刀,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又伸手向被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袄脱下,并指甲都给了宝玉说道:“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了我一般,快把你的袄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里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也是无可如何了”。宝玉听说,忙宽衣换上,藏了指甲。晴雯又哭着说,回去她们看见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说着她嫂子回来,宝玉便回府去了。一个主子,在奴婢生命垂危之际,冒着被贾母、王夫人等发现的危险,到下人的房里探视晴雯,让她说出了心中的委屈,宝玉对晴雯的死,虽然无可奈何,却也略尽诚意。主仆浓情令人唏嘘。

其四,第七十八回——痴公子杜撰芙蓉诔。就在宝玉探晴雯过后不久,晴雯含冤故去。独有贾宝玉一心凄楚,回至园中,猛然见池上芙蓉花儿,想起小丫鬟说晴雯做了芙蓉之神,不觉又喜欢起来,看着芙蓉嗟叹了一会,忽又想起死后并没到灵前一祭,恭恭敬敬地撰写一篇《芙蓉女儿诔》,前序后歌。又备了四样晴雯所喜之物,于月夜下,命小丫头捧至芙蓉花前。先行礼毕,将那诔文挂于芙蓉枝上,泣泪念诵。诔文词章华美,声情并茂,情真意切,其中“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为最精彩的一句。连林黛玉听了,也赞道:“好新奇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的了”。贾宝玉对晴雯的深切悼念之情,充盈在诔文的字里行间。主仆情谊,令人动容,催人泪

贾宝玉和晴雯是一对率性纯真的主仆。两个人言谈无忌,喜怒无常。由于常做出一些逾越规矩礼法的所谓出格之事,使本来纯净的主仆关系,饱受诟语。最后横遭驱遣,晴雯饮恨香消玉殒。从此主仆天上人间,阴阳两隔。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五)林黛玉与紫鹃

林黛玉进入贾府只带来了两人一个是奶娘王嬷嬷,一个是自幼随身的小丫头雪雁,贾母见雪雁甚小,王嬷嬷又极老,料黛玉不能遂心省力,便将自己身边一个丫头分给黛玉,这就是紫鹃。林黛玉生性多愁善感,又体弱多病,幸好有紫鹃细心地照她的日常起居,比如:

第八回,黛玉在宝钗处做客,天下雪了,紫鹃怕主人冷,打发雪雁给她送去一个手炉取暖。

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中,替黛玉剪断风筝线,并祈福“这一去把病根可都带了去了”。

第七十六回,中秋夜在凸碧馆赏月联诗,黛玉和湘云余兴未尽,二人到凹晶馆继续联诗。夜深了,紫鹃和湘云的丫鬟翠缕相约到各处寻找主子。

紫鹃除了是林黛玉的贴身丫鬟外,还是林黛玉的知心婢女。聪明的紫鹃看出了主子的心事,经常想方设法成全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婚事,这样的故事集中表现在小说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中,一日宝玉和紫鹃闲谈,因紫鹃提到宝玉提醒贾母每日给黛玉送一两燕窝做滋补用。便试探这说:在这里吃惯了,明年家去,哪里有这闲钱吃这个?接下来回去的原因也说得入情入理,和真的一样。宝玉听了,便如头顶上打了一个焦雷一般,一头热汗,满脸紫胀。两个眼珠直直的,口角边流出津液。连奶娘李嬷嬷都搂着大哭,说“不中用了”。一句玩笑话,就试探出了宝玉的真情。病好后,薛姨妈在闲谈中对宝钗说,把你林妹妹说给宝玉合适的话,紫鹃忙跑过来笑道:“姨太太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寥寥数语,一个善解人意的知心丫鬟活脱脱地出现在眼前,主仆之情,令人感动。

在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孤身寄人篱下的人生际遇中,林黛玉孤凄无助,有苦难言,幸好紫鹃像亲人一样,朝夕相伴,细心煎汤熬药,潜心分忧解愁,情如姐妹,感情已经逾越了主仆界线。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六)薛宝钗与莺儿

莺儿本名黄金莺。是跟随薛宝钗进京待选的贴身丫鬟,莺儿心灵手巧,在回目中有三次出现。

主仆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宝钗对莺儿说:“还不快去倒茶。”以吩咐莺儿倒茶的方式制止她说出多余的话,也是薛宝钗“藏愚守拙”性格的真实写照。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绛云轩里招将飞符中,莺儿随手折了嫩柳枝来编花篮玩耍,被管理园子的婆子看见争吵一番,被宝玉压制平复,命丫头婆子到宝钗房里给莺儿说好话道恼去。宝玉特意吩咐道:“不可当着宝姑娘说,仔细反叫莺儿受教导”。由此可见,宝钗对仆人管理的相当严格,主仆界线分明。

(七)贾元春与抱琴

抱琴是贾府大小姐入选凤藻宫时带进宫中的丫鬟,在小说前八十回中只出现一次,而且只一句话带过。荣国府省亲庆元宵中,贾妃带进宫去的丫鬟抱琴等上来叩见贾母,贾母等忙扶起,命人别室款待。有碍于“皇家规范”,贾元春与抱琴的主仆关系怎样无从知晓,但从贾元春的话语中也略流露出一些蛛丝马迹:“当日即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历来皇帝后宫都是争位争宠,勾心斗角,元春远离亲人,其处境之艰难,不可想象。抱琴自幼服侍元春,善解人意,必定是主仆抱团取暖,消耗芳魂。

(八)贾迎春与秀桔

贾迎春是个心活面软,懦弱善良的小姐,诨名“二木头”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主仆之间没有界限,外屋的婆子媳妇们随便进内室,正如第七十三回——懦小姐不问累金凤中,丫鬟秀桔所言,你不知道我们这屋里是没礼的,谁爱来就来。原来迎春的头饰攒珠累丝金凤被仆人私自拿去抵押了做赌资赌博,这金凤是预备着八月十五要带的,丫鬟秀桔气不过,将要回明凤姐儿,正巧被前来求情的奴仆听见,便进屋和秀桔争吵起来,迎春不闻不问,毫无意见办法,被三小姐探春赶上,妥善解决了问题。面对懦弱的主子,精明的奴婢也无可奈何。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九)贾探春与待书

待书是三小姐贾探春的贴身丫鬟,精明干练,口齿伶俐,是探春的得力助手,还是那个累丝金凤的事,探春一面与下人理论,一面使个眼色给与待书出去了。待书默契配合叫来了平儿,宝琴拍说笑道:三姐姐敢是有驱神招将的符术?第七十四回,探春不许搜丫鬟的东西,只许搜自己的东西,邢夫人的陪房王善宝家的翻了探春的衣裙,被探春打了一掌,那婆子出去在窗外说三道四,探春与丫鬟说:“你们听她说的这话,还等我和她对嘴去不成?”待书便出去以牙还牙,问的那婆子哑口无言。凤姐儿笑道:“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探春和待书心思默契,相得益彰,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十)贾惜春与入画

惜春是宁府贾珍的妹妹,被贾母接过荣府来和姊妹们一起生活,由于身世的原因,自小失去母爱,父亲又炼丹悟道,兄嫂也很少给与关心,生成一个冷面冷心的孤介性格,在抄检大观园时,从贴身丫鬟入画箱中搜出他哥哥寄存的物品,并不是赃物,连凤姐儿都放过了,惜春就一口咬定不要入画了,一定要她嫂子尤氏带走入画“或打、或杀、或买,一概不管”。并且以宁府背后有人说些不堪的闲话,怕被连累了为由,杜绝何宁府来往。可怜无辜的入画,就这样被赶出去了。主仆之间恩绝意断。

红墙碧瓦下的豪奴丽婢生活境遇似乎要理想化一些。特别是在“世外桃源”一般的大观园里,贾宝玉、林黛玉和丫鬟私下里主仆界线比较模糊。但腐朽的封建奴婢制度下,主仆之间还时常有不和谐的音符,比如贾宝玉因为奶娘李嬷嬷无理取闹赶走了无辜的丫鬟茜雪,弄气使性子误踢了袭人,使之吐血等等。主仆之间地位严重不平等,随时可见。

通过以上十组贾府奴仆关系的赏析,更深刻地感受到封建奴婢制度的不合理性,众多被剥削,被欺凌的奴仆,只有忍耐没有能力反抗,足见封建奴婢制度的恶劣性质。

赏析《红楼梦》中人物关系——主仆关系

《红楼梦》人物关系系列,连续用了六个篇幅,就原著中的亲子关系、婆媳关系、妯娌关系、姑嫂关系、婚恋关系、主仆关系进行了梳理和赏析,小说在各种错综复杂人物交往中,描写了一个表面安定祥和,实际上是充满剥削、倾轧、虚伪、丑恶与腐败的大家族——贾府。亲子间的亲疏有别;婆媳间明争暗斗;妯娌间的貌合神离;姑嫂间的绝情反目;婚恋中青春儿女的恩怨纠葛;主仆间的等级森严等等,随着各种人物关系间矛盾的逐步升级和激化,加速了贾府这个封建大家族衰亡的进程。贾府上从贾母、王夫人,下到奴仆管家周瑞,都预感到了“大厦将倾”的危险,想出各种办法来应对,甚至于连闺阁小姐贾探春也挺身而出,为拯救家族命运献计出力。但终是豪门朱楼风雨飘摇,非人力可以扶举。“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正如贾探春所言: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家族内部已是分崩离析,更那堪各种封建腐朽制度大潮汐的冲击涤荡。贾府没落了,《红楼梦》中所有的人物关系,都随着家族的倾覆而无从维系,也就不复存在了。只剩下漫天飞雪,遮盖了隐隐残墟,白茫茫的大地一片安宁。

原著作者呕心沥血,在茅椽蓬牅,瓦灶绳床,举家食粥,穷愁困顿之际,精心布局,巧妙谋篇。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利用错中复杂的人物关系往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成就经典名著,以其高超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卓立于世界文学之林,永不逊色。

如果您觉得值得收藏和转发,请您点击关注“蚂蚁上树”,与小蚂蚁一起畅游文化的海洋!您的关注是对小蚂蚁最大的支持!小蚂蚁会每日定时更新精彩内容,么么哒!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