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年代1989 / 学习生活 / 杜甫揭秘:李白朋友圈屏蔽王维事件真相

0 0

   

杜甫揭秘:李白朋友圈屏蔽王维事件真相

2017-05-03  和平年代1...

本文应12426版权监测中心特约发布


唐天宝四年,鲁郡。

李白躺在床上,浑身不自在。

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些头疼。

李白翻了个身,自语道,这酒,得戒了。

床边桌子上,干干净净。只有一张铺开的纸,上面是自己刚写的一首诗,墨迹没有干。李白又读了一遍。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举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酒后之作,李白还没有想好名字。黄河难渡,太行难攀,就叫《行路难》吧。

看着这首新作,李白心情久久地难以平复。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今天怎会落得了这个结局。

李白身在鲁郡,心还在长安。

想当年,自己在长安,是何等的惬意啊。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骑马、喝酒、赛诗、吹不完的牛、会不完的友。当朝能写的人,随时随地都可以见到。孟浩然、王昌龄、高适、贺知章……

当然,还有那个王维!

想到王维,李白有点坐不住了。王维和自己同在皇帝身边做事。自己只要写过什么好诗,王维一定也有一首类似的。

写相思

自己写,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王维写,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写送别

自己写,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王维写,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李白苦笑,写诗,诗句不重要,构思最难。可自己写自己的,也不能禁止别人写啊。曾经有一段时间,李白刻意躲着王维。他不想看见,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针对自己有意无意的模仿。

喝酒的时候,李白刻意独处,不再往人多的地方凑。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可是喝着喝着,远处却分明浮现出了一个人,揉揉眼睛,走过去看看,没有。退回来,却分明地看见,确定有人站着。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那个第三人,除了自己和影子,不就是王维吗?

李白受不了这种困扰!

他找到了贺知章,他希望这个称呼自己为“谪仙人”的前辈,能够像他的诗歌一样,给自己带来“二月春风似剪刀”般的慰藉。

那是在长安的一家酒馆。对面坐着贺知章,左手边是孟浩然,三个人喝了整整一夜。

喝到高兴处,李白又作起了诗。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孟浩然问,太白兄,此诗何名?

李白醉意熏熏,举杯道,五陵年少金市东,就《少年行》吧。少年再不行,老了更不行了。

贺知章大笑,杯子的酒不小心打翻,撒了一地。

那一夜,三人谈国家,谈诗歌,谈在面前扭来扭去添酒的胡姬。李白连自己是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醒来后,李白发现桌子上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是一首诗。题目也是《少年行》。李白细看,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李白纳闷,这是谁的诗?等到看到落款,摩诘。李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摩诘就是王维。昨天他是怎么混进了酒馆?自己昨天的《少年行》,怎么又传到了他的耳边?他竟然写了一首同名作。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这是自己写的。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这是王维写的。


两首诗,一个题目,不同的只是,自己进了酒馆,王维拴马到了垂柳边。难道这个变态,在昨夜喝酒的时候,就坐在不远的地方?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是孟浩然这个老鬼将他招来的?但是如果这是真的话,既然他来了,为何喝酒的时候不出现?

李白越想越怕,之于李白,不知从何时起,王维已经构成了一个幽灵般的存在。

王维让李白困惑,更让他困惑的是,这次酒会之后,长安城里开始流传一个可怕的传言。那也是一首诗,写的很有煽动性。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天子呼来不上船,这不是诬陷吗?自己何时有过如此鲁莽?会不会是王维的手笔?如果是这样,王维要做什么?自己和王维无冤无仇啊,只不过都给皇帝写文章,今天你写一篇,明天我写一章,但都是公平竞争啊。李白从未想到过,写文章还能写出来这么多Bug。

李白到现在也没有找出答案。他只是知道,在那首煽动性的诗流传之后,他被罢了官,不明不白地被赐金还山。什么是赐金还山,不就是给点失业补偿,把自己开了吗?

曾经的时候,谁是长安城中第一支笔?有人爱李白,有人爱王维。王维、李白,李白、王维,长安城中,提到一个,必定说起另一个。这曾经是多少人饭后的谈资,又有多少人为之争辩?

可是,如今的王维,还是皇上的座上客。而自己呢?

李白环顾了一下结着蛛网的墙壁,无奈地笑了。

休洗红,洗多红在水。新红裁作衣,旧红翻作里。回黄转绿无定期,世事反复君所知。

人不就像衣服吗,谁能保证自己一直红?时间的水,洗一洗,颜色都会变的。可是,上天为何如此不公,洗掉的偏偏是自己的红呢?自己和王维的人生路,为何走上了如此的不同?

叮咚,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李白抓起来看,是一条微信通知。点开来,有一条陌生人加为好友的申请。上面附了一行信息,在吗?太白哥,我是杜小甫。

杜小甫?

李白怔住了,没听说过啊?想当初,长安时,微信整天都有陌生人的加为好友请求。现在,几乎没人了。谁还会愿意和一个被皇帝亲自下旨从京城撵走的人为伴呢?

李白选择了“接受”。杜甫发来了一段长长的自我介绍。

在脑海里,李白又把在长安认识的人过了一遍,还是不认识。李白回了一个字,哦。

杜甫又发来一段话。

太白哥,你离开长安,大家都很想念啊。再也不见了你和王维老师飚诗,好怀念。

李白回道,谢谢。

杜甫最后发来了一段语音,太白哥,那首煽动性的诗,究竟是谁写的,我们替你查出来了。你和王维老师的诗,我们都有收录。没准还能找出来,王维哪些诗歌是抄的你的创意呢?

李白翻身跌下了床,手机里是一个网址:

www.12426.cn

国家级网络版权监测中心

为中国版权保驾护航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