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谷叠泉 / 社会人物 / 郑板桥的这首《沁园春·恨》,心中得...

0 0

   

郑板桥的这首《沁园春·恨》,心中得有多大的恨才写得出

2017-05-31  翠谷叠泉

郑板桥是清朝康雍乾时期的著名文人、画家,以嫉恶如仇、嬉笑怒骂闻名于世,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他的一生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43岁中进士前,潦倒落魄,识尽人间冷暖;第二个阶段是43岁到60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深受百姓爱戴;第三个阶段是60岁辞官后,以卖画为生,醉心书画。

郑板桥的这首《沁园春·恨》,心中得有多大的恨才写得出

他因为民请命得罪上司,愤而辞职,对黑暗现实体会颇深,始终保持赤子之心和文人本色。郑板桥对社会的不满主要是两方面,一时乾隆朝的政治腐化,二是士人阶层的品行堕落。

他一生只画兰、竹、石,自称“四时不谢之兰,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败之石,千秋不变之人”,其诗、书、画,世称“三绝”,而这首词堪称他的癫狂宣言:

郑板桥的这首《沁园春·恨》,心中得有多大的恨才写得出

《沁园春·恨》

花亦无知,月亦无聊,酒亦无灵。把夭桃斫断,煞他风景;鹦哥煮熟,佐我杯羹。焚砚烧书,椎琴裂画,毁尽文章抹尽名。荥阳郑,有慕歌家世,乞食风情。

单寒骨相难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看蓬门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细雨,夜夜孤灯。难道天公、还钳恨口,不许长叹一两声?颠狂甚,取乌丝百幅,细写凄清。

这是一首叛逆之词,首三句接连否定文人的雅趣,狂态尽显。接着砍掉桃树、煮熟鹦鹉、焚砚烧书、椎琴裂画、毁尽文章抹尽名,一腔怨火喷薄而出。

郑板桥的这首《沁园春·恨》,心中得有多大的恨才写得出

上片的结尾运用了一个典故,唐代传奇小说《李娃传》中有一个落魄书生荥阳郑生遭人陷害,靠帮人唱丧歌糊口,郑板桥在此处引用,意思是说卖艺求生是我们老郑家的光荣传统。

下半片依然是自嘲加狂放,生就贫贱骨相,习惯落魄打扮,年年破巷,夜夜孤灯,既然老天如此嫌弃我,难道还“不许长叹一两声?”不平而鸣,且让我再画几幅,一解心中闷气。

仔细品味这首词,不难看出郑板桥的个性,虽一介寒士,但高傲如故,在这一点上,他和明朝的唐伯虎有相似之处,狂放不羁,笑傲王侯,是这天地间“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