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教师 / 现代汉语讲座25----词的构成

分享

   

现代汉语讲座25----词的构成

2017-06-10  江山携手

第二讲  词的内部构造

学习要点:理解和分析合成词的各种结构类型和相互区别。

一、单纯词

        单纯词由于只包含一个语素,没有内部构造问题,内部不可分解,所以不需要作结构分析。

单纯词有一个重要特点:不管它们有多少音节,每个音节都没有各自的意义,只有合起来,才共同表示意义。

单纯词可以从语音形式上进行分类,分为单音节单纯词、双音节单纯词、三音节单纯词等等。参见本章第二节“词的语音形式”。单纯词的种类见下表:

单纯词的种类

 

         类   

        例    

 

 单音节

 

 

人、你、看、前

 

单纯词

 

 

 双音节

 

 

 

联绵词

双声词

坎坷、参差、孑孓

叠韵词

哆嗦、逍遥、灿烂、

非双声叠韵词

蝴蝶、妯娌、芙蓉

叠音词

 

奶奶、太太、蛐蛐、

译音词

 

沙发、咖啡、尼龙、哈达

 

三音节以上(译音词)

 

 

哈尔滨、西双版纳、布尔什维克

多音节的单纯词容易与合成词相混,分辨的关键在于:单纯词内部的单个的字不表示任何意义,只是代表一个音节;而合成词内部的各个语素都可表示一定的意义,或词汇意义,或语法意义,或兼而有之。如:

玻璃  “玻”和“璃”都只是一个音节,一个字,不表示意义,不是语素,它们只有合起来,才能表示意义,才是音义结合体,才是一个语素。“玻璃”是一个成词语素,这是一个单纯词。

萨其马  sāqímǎ,一种满族糕点,用油炸的短面条和糖粘合而成,切成方块儿。来源于满语sacima。这是一个译音词。“萨”“其”“马”,分别单独看,是三个字,三个音节,都不表示具体意义。比如这里的“马”并不是指一种动物,只记录一个音节。三个字合在一起,才构成一个语素,一个成词语素。因此,“萨其马”是单纯词。

马车  马拉的载人的车。“马”和“车”在这里都可以表示一定的意义,都是语素,因此,“马车”是由两个语素组成的合成词,不是单纯词。

二、合成词的构成成分

合成词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语素组成,语素之间在意义上有一定的联系,这就有了内部构造的问题。语素在构成合成词时,其意义和功能各有不同,有词根和词缀的区别。为了理解合成词的构造类型,必须先学习这两个重要的概念(词根、词缀),它们是合成词的构成成分。

1.                   (一)     词根

多数语素有实在的意义,能自由出现在合成词前面、后面或中间的位置上。我们把能充当这种构词成分的语素叫词根。如:

人  人才  人称  人格  人口  工人  成人  主人

乐  乐观  乐呵呵  乐陶陶  乐土  乐趣  乐园  快乐  欢乐

暖  暖和  暖流  暖气  温暖  暖烘烘 

学  学分  学会  学科  学历  学力  学生  学识  学时  学士  学术  学说  学位  学问 学习  学校  学友  学员  学者  学子  大学  教学  小学  中学  数学  治学 

这四组词中的“人”“乐”“暖”“学”四个语素,都是词根。

2.                   (二)     词缀

有一些语素,意义没有充当词根的语素那么实在,在合成词中的位置比较固定:或者只出现在词根的前面,或者只出现在词根的后面。我们把充当这种构词成分的语素叫词缀。如:

第  第一、第二

老  老虎、老鼠

子  桌子、筷子、房子、扇子、面子

头  甜头、苦头、骨头、罐头、念头

这四组词中的“第、老、子、头”都是词缀。

现代汉语的词缀大都是由古代汉语的词(或词根)演化而来,是具有实在意义的词(或词根)意义虚化的结果。主要特点有:

    (1)从作用上看,词缀一般有表示词性的语法功能。如由词根加后缀“子”构成的词都是表名物的,这种“子”有帮助词根构成名词的语法功能,如“桌子”“椅子”“扇子”等。有些表示动作行为、性质状态的词根,加上后缀“子”后,也变成表名物的词,如“拍子”、“盖子”、“疯子”、“乐子”。

    (2)从意义上看,词缀所表示的意义经常是比较抽象的、概括的词汇意义,或只表示语法意义。词缀的意义没有词根那么实在,有的多少有些意义,有的意义模糊,它们在构词中经常具有类化的作用。如“性、者、员、家、手、代”等。

    (3)词缀在合成词中的位置比较固定,是定位语素,或者只出现在词根的前面,或者只出现在词根的后面。根据词缀出现的位置,可将其分为三种:

    前缀     、小   、阿  、第  、初  、可   

后缀      子、   儿、  头、  然、  化、  巴、  手、  家、  者、  气、  夫、  乎乎、  溜溜、  油油、  腾腾

    中缀                

    现代汉语中的后缀,呈增长趋势,多于前缀,中缀最少(有的教材不提“中缀”一词)。

(4)有的词缀读轻声。如“子”“头”等后缀。

(关于词缀的范围和作用,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同学们在理解教材所介绍内容的基础上可进一步阅读相关的课外资料。)

(三)词根和词缀的辨析

下面举例说明“老、第、初、子、儿、头、然、化”。

    1、老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老式(老:旧)、老人(老:年岁大)、老大爷(老:年岁大)长老、阔老。

    在下列词中是前缀,构成表示人或动物的名词。如:老师、老鹰、老虎、老鼠。“老”没有意义或意义模糊,这些词的意义主要由词根“师、鹰、虎、鼠”表示。老大、老二、老三,“老”表示排行。老王、老张,“老”加在姓前,表示亲切的称呼,一般是对年长者,对方比说话人岁数大。“老”的附加意义比较复杂:“老师”有尊敬意味,“老乡”有亲昵意味,“老外”有亲切随意之感。

2、第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及第、落第”中,“第”:科第。“府第、宅第”中,第:大宅子。

    在下列词中是前缀:第一、第二、第十、第二十。第:加在数字前面,表示次第,是现代汉语序数的标志。

3、初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初版、初夏、初稿、初级、初恋、初审、初试。

    在下列词中是前缀:初一、初二、初十。在数词“一……十”前,表示时间方面的次序,构成时间名词。

4、子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父子(子:儿子)、鱼子(子:卵)、瓜子(子:种子)、莲子、分子、原子、电子、子弹、子女、子孙。“子”是实语素,都有实在的意义,不读轻声。

在下列词中是后缀:路子、椅子、垫子、乱子、傻子。这些词中的“子”没有什么实在意义,有标志名词的功能,都读轻声。

5、儿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孤儿、儿童(儿:幼儿),健儿、男儿(儿:年轻人)。这些词中的“儿”有实在的意义,是一个独立的音节ér。

在下列词中是后缀。这是唯一的非音节性后缀(不独立成音节),有标志名词的功能。如附带表示小的意义:帽儿、壳儿、眼儿(小窟窿);用在表示动作行为或性质状态的词根后,构成名词,如:盖儿、亮儿、尖儿。

6、头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不读轻声:光头(头:脑袋)、头痛(头:脑袋)、船头(头:物体的前端)、山头(头:物体的顶端)、头子(头:领头的)、头等(头:次序居先的)。

在下列词中是后缀,都读轻声:①石头、木头、劲头。词的意义主要由词根“石、木、劲”等表示,“头”没有意义或意义模糊。②在表示动作行为、性质状态的语素后加上“头”,构成表名物的词:想头、盼头、甜头、苦头。这些词中的“头”有帮助前面的词根构成名词的语法作用。③做方位词后缀:上头、下头、里头、外头。

    7、然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果然(然:如此、这样)、然后、不以为然(然:对、不错)。“然”有实在的意义。

    在下列词中是表示性状的后缀,与前面的词根一起,构成副词或形容词:突然(形容词)、忽然(副词)、显然、欣然、飘飘然。(“然”也有点表示状态的意义,但不明显。)

    8、化 

    在下列词中是词根:化装、化妆、化名、变化、融化、消化、坐化、化学、化肥、化身、化缘、顽固不化、潜移默化。

    在下列词中是后缀:现代化、合作化、电气化、机械化、革命化、规范化、美化、绿化、数字化。“化”加在表示事物名称或性质状态的语素之后,是构成动词的标志。

   三、合成词的构造类型

1.                   (一)     词根加词缀构成的合成词

词根加词缀构成的合成词,叫“派生词”。

这类词的中心部分是词根,又称“词干”。词缀是附加在词根前面或后面的附加部分,是构词的语法标志,有时表现出某种附加意义,一般不表示具体的词汇意义。(因此,也有教材把这种构词方式称为“附加式”。)

    作为形态标志的词缀,在汉语的构词中一般都是定位的,前加的不能后置,后置的不能前加。这也是判断词根与词缀的一个条件或方法。

派生词可分为如下几类:

1.     1、  前缀+词根

    附加在词根前面的词缀主要有:老、小、第、阿、初、反……。

老  老师、老板、老财、老婆、老鹰、老虎、老鼠、老二、老五、老赵、老李。

阿  阿哥、阿妹、阿姨、阿爸、阿公、阿婆、阿飞、阿Q。“阿”作词缀,也是与词根一起构成表示人的名词,一般含有亲昵的感情色彩,“阿飞”带有贬斥色彩。

反  反封建、反科学、反现实主义。

小  小李、小王(“小”加在姓之前,表示亲切的称呼,对方年青,年龄比说话人小)、小妞、小姐。“小”是构成指人的名词的标志,一般带有喜爱或亲昵的感情色彩。

2.     2、  词根+后缀

    附加在词根后面的词缀主要有:儿、子、头、者、家、手、员、巴、夫、性、化、气、然。如:

    儿  字儿  词儿  扣儿  卷儿  本儿  片儿  头儿

    子  村子  塞子  剪子  尖子  个子  条子  推子  车子  乐子

    头  日头  石头  念头  想头  甜头  干头

    者  读者  记者  学者  强者  智者  老者  长者  仁者  笔者 

    家  亲家  作家  画家  店家  儒家  姑娘家

    手  水手  舵手  打手  扒手  猎手  能手  好手  快手  一把手  二把手

    员  党员  团员  会员  演员  学员  教员

    巴  尾巴  嘴巴  干巴  瘦巴  结巴  眨巴

    夫  农夫  更夫  船夫  屠夫  懦夫  鳏夫

    性  艺术性  群众性  创造性  积极性 

    化  现代化  工业化  社会化  美化  恶化

    气  书生气  傻气  怪气  娇气  流气  杀气  小家子气

    然  井然  果然  断然  猛然  粲然  仍然

“者、家、手、员”,都是构成指人的名词的标志,但适用对象和范围及表义各有不同。“者”是古代汉语的一个虚词,被沿用下来,作现代汉语后缀时,其作用和意义与古代汉语相似。“作者”与“作家”不同,“作家”指从事文学创作有成就的人;“作者”指文章或著作的写作者,艺术作品的创作者。“手”和“员”作后缀构成的名词,多是指从事某种专业或擅长某种技能的人。

“性”也是构成名词的标志,一般情况是词根附加“性”后构成一个表抽象概念的名词。“化”一般是构成动词的标志。“气”一般是构成形容词的标志。“然”是构成形容词和副词的标志。

    后缀还包括一批在词根后面有一定表义作用或表情作用的叠音成分。如:

    乎乎  热乎乎  黑乎乎

    溜溜  酸溜溜  细溜溜  甜溜溜  圆溜溜  滴溜溜

    油油  绿油油  黑油油

    腾腾  热腾腾  慢腾腾

    汪汪  泪汪汪  水汪汪  油汪汪

    生生  怯生生  白生生  嫩生生

花花  毒花花  白花花 

巴巴  急巴巴  干巴巴

又如:娇滴滴  红彤彤  汗涔涔  静悄悄  空荡荡  雄赳赳   硬梆梆  阴森森  羞答答  兴冲冲  血淋淋  笑眯眯  香喷喷  喜洋洋。

    这些叠音后缀,有如下几种不同情况:

    ① 有的叠音成分本身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但它能加强词根所表示的意义或感情色彩。“   乎乎”“   溜溜”即是。词根“热、黑、酸、细、甜”等加上这些叠音成分,比单说“热、黑、酸、细、甜”等在意义和感情方面都显得更为强调。

    ② 有的叠音成分还有比较明显的表义作用。“  油油”表示有光泽;“  腾腾”在“热腾腾”中表示热气上升的样子,但在“慢腾腾”中只有加强词根意义的作用。

    ③ 可以使整个词成为形容词。如名词性语素“水”后加上叠音词缀“汪汪”,构成“水汪汪”,成了形容词。

    3、前缀+词根+后缀

    这类合成词不多,如“可靠性”“后现代主义”“反法西斯主义者”……。一般来说,这时的前缀、词根、后缀三者不在同一平面上,有层次区别。如:

            后   现     主义  

                   ┖————┚

因此,严格说来,此类仍可分别归入“词缀前加式”或“词缀后加式”。

    4、词根+中缀+词根(供参考)

    此说供同学们参考。如“对不起”、“对得起”、“吃得消”、“吃不消”、“糊里糊涂”、“土里土气”、“怪里怪气”、“傻里傻气”、“黑不溜秋”、“灰不溜秋”。此类不同教材有不同说法。

2.                   (二)     词根加词根融合构成的合成词

由词根加词根构成的合成词,叫“复合词”。

这类是现代汉语最主要的,最能产的构词方式。复合词中,词根与词根之间的关系和结合方式主要有如下几种:联合式  陈述式  偏正式  支配式  补充式  重叠式

1、联合式

语素之间的关系不分主次,在意义和作用上地位平等地联合在一起,表示一个完整的意义。绝大部分是两个语素,极少数是三个语素。它们可能同是名词性的、动词性的、形容词性的语素。在意义上可能是相同、相近、相关甚至相对、相反的。

    联合式复合词与联合词组不同:两者是不同性质的语言单位;前者的语素之间不能颠倒次序,凝固性比词组强。

(1)同义联合:朋友、追逐、忍耐、贯穿、吹嘘、道路、丰富。

由于汉语发展的双音节化趋势,这类在古代汉语中可以互相训释的单音节词“追”和“逐”、“吹”和“嘘”等,逐渐组合成双音节的合成词“追逐”、“吹嘘”等。这类词中,两个语素共同表达一个同语素原来的意义相同或相近的内容。

    (1)反义联合:始终  供求  异同  呼吸  得失  早晚  开关  反正  高低  旦夕。

    两个语素意义相对或相反。有的是词义等于语素义的组合,如“始终”,指从开始到最后。有的是词义比两个语素义抽象概括或有一定的虚化,如:“旦夕”,指早晨和晚上,比喻短时间,如“危在旦夕”、“人有旦夕祸福”;“反正”,副词,词义与两个语素的意义相比较,有一定虚化,表示“情况虽然不同而结果并无区别”,或表示坚决肯定的语气,如“你别着急,反正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

    (3)类义联合:江湖、领袖、骨肉、跋涉、富贵、岁月、笔墨、报刊、尺寸、斤两。

    两个语素表现为同类事物,如“笔”和“墨”都是书写工具;或者有包含关系,如“尺寸”“斤两”。

(4)偏义词:国家、忘记、女儿、睡觉、动静。

其中一个语素的意义失落,词义偏重于另一语素。

 

2、陈述式

    在意义上,前一个语素表示陈述的对象,后一个词素表示陈述的情况,两个语素之间是陈述和被陈述的关系。如:

内秀、性急、手软、年轻、齿冷、眼红、地震、路过、春分、夏至、

霜降、政变、国有、肉麻、胆怯、眼跳、民主、公主、心疼、心虚

它们主要是名词、形容词和动词。如“霜降、春分、夏至”,是名词;“年轻、胆怯”,是形容词;“眼跳”,是动词。

    3、偏正式

语素之间的组合关系是修饰和被修饰、限制和被限制的关系。前一个语素是修饰性或限制性的,是“偏”;后一个是被修饰被限制的语素,是“正”。

附:偏正式中,大多数可以找出与整个复合词用法功能一致的中心来。如“红旗”是以“旗”为中心,“笔谈”是以“谈”为中心,可以看出,这类词的中心是“被修饰被限制的“正”项。称为“向心结构”。也有的偏正式是离心结构。

1.               (1)    以名词性词根为中心的名词。如:

    香烟、优点、草稿、白糖、新闻、晚稻、铅笔、内科、衣架、住宅

水仙、良心、美术、火车、飞机、四季、壮观、马路、新娘、考场

    比如“状观”,是“雄伟的景象”的意思,“壮“说明这种“观”(景象)的特点,使它同“奇观”(奇特的景象)、“旧观”(原来的、过去的景象、样子)区别开。语素“壮”在意义上是修饰限制“观”的。

    当前面一个词根是动词性的时,要注意与支配式的复合词的区别。如“烧饼”(如“买烧饼”)、“飞机”是偏正式,而“破产”、“讲情”是支配式。

2.               (2)    以动词性、形容词性词根为中心的动词、形容词。如:

a 轻视、速成、复写、风行、笔谈、飞跑、偷看

b 冰冷、飞快、滚圆、肤浅、自私、火红、笔直

当前面一个词根是名词性的时,要注意与陈述式的区别。如“笔谈”“席卷”“雪白”“冰冷”不是表示“笔在交谈”“席子卷起来”“雪是白的”“冰是冷的”,而是表示“用笔交谈”“像雪一样白”等,因此是偏正式。而“民主”“国营”则表示“人民作主”、“国家经营”的意思,因此是陈述式。

这类以动词、形容词性词根为中心的偏正式合成词,前一词根往往表示后一词根的方式、方法、时间、地点、情态等。大多数可以扩展成介词结构、带“地”的词组、“像 ……一样”等,如“秋收”可以理解成“在秋天收割收获”,“偷看”可以理解成“偷偷地看”,“火红”可以理解成“像火一样红”。

4、支配式

前一个语素表示动作、行为,后一个语素表示这种动作行为所支配关涉的对象,前后语素之间是支配关系或关涉关系。如:“掌柜”,其中“掌”是“掌管”的意思,是一种动作行为,“柜”指“装钱物的家具”,是“掌”支配的对象。又如:

司机、理事、埋头、带头、凌晨、傍晚、就义、动员、示威、洗尘、接风、破产、得意、动人、举重、冒险、造谣、关心、道歉、及格、到底、悦耳、整风

它们有的是名词,如“理事、主席、司令”;有的是动词,如“担心、提议”;有的是形容词,如“有限、讨厌、得意”;有的是副词,如“到底、照常”。

5、补充式

两个语素之间有补充说明的关系,后一语素补充前一语素,词义以前一个语素为中心。补充式有两种情况:

    (1)以动词性语素为中心。在意义上,前一个语素表示某种动作行为,后一个语素一般是动词性的或形容词性的,补充说明动作行为的结果、趋向或情状。如“促进”,其中“促”意为“推动”,表示一种动作行为,“进”的意义是“向前、前进”,表示动作行为“促”的结果或趋向。又如:

改良、革新、充满、说明、打倒、推翻、缩小、扩大、纠正、促进、削弱、说服

    注意:这类补充式与偏正式的区别:补充式合成词的意义,以前面一个语素为主,而偏正式合成词,以后一语素为主。如“挑动、煽动”与“波动、蠕动”不同,“挑动”表示“挑的结果使之动”,是被充式;而“波动”表示“象波浪一样地动”,是偏正式。

    (2)以名词性语素为中心。在意义上,前一语素表示事物对象的名称,后一语素是前一个的计量单位,起补充作用,表示该类事物对象的总称,是具有概括意义的集合名词。主要有:

车辆、马匹、书本、枪支、船只、花束、事件、稿件、纸张、马群

    如“车辆”,“车”原既可指很多车,也可指一辆车,加上表示计量的语素“辆”以后,变成车的总称,不能指一辆车。

    “米粒、房间”也是这种补充式,所不同的是,它们都并不表示总称。注意,不要把它们误解成偏正式。

6、重叠式

    是同一语素和重叠构成的复合词。常用于亲属称谓语。如:

伯伯、叔叔、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爸爸、妈妈、娃娃;

星星、馍馍、刚刚、偏偏、常常、框框、杠杠

    这类复合词中的重叠式,与前面说到的单纯词中的叠音词不同。前者,复合词中的复叠式,语素重叠,有两个语素,词义同语素单用时的意义一样,如“妈”和“妈妈”,词义相同;后者,单纯词中的叠音词,是音节重叠,只有一个语素,内部不能分开,如“蝈蝈儿、蛐蛐儿、猩猩、饽饽”等都是音节的重叠,“蝈、蛐、猩、饽”等都不单独运用,因为没有意义。

      (这类重叠,是语素的重叠,是构词重叠,与语法上的构形重叠也不同。构词重叠,不产生附加的语法意义;构形重叠,会产生附加的语法意义。如:“这个故事,你给大伙儿讲讲看。”这个句子中,“讲”是一个词,“讲讲”是动词重叠,重叠所附加的语法意义是动作的“尝试”“短时”“随意”等。“房间里干干净净的。”“干干净净”是双音节形容词“干净”的重叠形式,附加的语法意义是程度的加深或恰到好处。)

(三)如何区别合成词中的“复合词”与“派生词”

    确定一个合成词是“派生词”还是“复合词”,首先要确定构词成分中有没有词缀。只有词根没有词缀的,是复合词;既有词根又有词缀的,是派生词。

    这就要求我们特别注意那些字形相同而又分别属于词根和词缀的语素。前文在词缀部分已有介绍。下面再分析几组:

虎——人   姨——谀  ——女  ——独  ——变   

——领  ——复  ——右  ——国

以上各组词中,相同字形的语素,凡划线的,是词缀,所在的词都是派生词;凡加点的,是词根,所在的词都是复合词。划线的,语素意义已经虚化,只起一种构词作用或表示某种语法意义;加点的,都有实在的语素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