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心意拳拳谱论大汇

 三忘一空 2017-07-06

《九要论》

器上而通乎道,技精而入乎神,惟得天下之至正,秉天下之真精者,乃能穷神而入妙,察微而阐幽,形意之用器也、技也,形意之体道也、神也。器技常人可习,而至道神,大圣独得明。岳武穆精忠报国,至正至刚,其浩然之气,诚霈然充塞于天地之间,故形意之精,非武穆不能道其详,然全谱散失不可得而见,而豪芒流落只此九要论而已,吾侪服膺形意得以稍藩圉,独赖此耳。此论共九篇,理要而意精,词详而论辨,学者有志,朝夕渐摹,而一芥之细,可以参天,滥觞之流,泛为江海,九论虽约,末始不可通微,何莫造室升堂也。
—要论:
散之必有其统,分之必有其合,故天壤之间,众类群俦,纷纷者各有所属,千汇万品攘攘者自有其源。盖一本可散万株,而万株咸归一本,乃事有必然者。且武事之论,亦甚繁矣,要之诡变奇化,无往非势,即无往非气,势虽不类,而气归于一。夫所谓一者,从首至足,内之有五脏、筋骨,外之有肌肉、皮肤、五官、百骸,连属胶聚,而一贯者也。击之不离,牵之不散,上思动而下为随,下思动而上为领,上下动而中节攻,中节动而上下和,内外相连,前后相需,所谓一贯,乃斯之谓,而要非强致袭为也,适时为静,寂然湛然,居其所向,稳如山岳,直时为动,如雷如崩出也,忽而疾如闪电,且宜无不静,表里上下,全无参差牵挂之累。宜无不动,左右前后,概无循倍犹豫之部;洵若水之就下,沛然莫御,炮之内发,疾不掩耳,无劳审度,无烦酌辩,不期然而然,莫之致而致,是岂无故而云。然,乃气以日积而见益,功以久练而方成。揆圣门一贯之传,必俟多闻强识之后,豁然之境,不废钻仰前后之功,故事无难易,功惟自尽,不可躐等,不可急遽,’历阶以升,循序而进,而后官骸肢节自能贯通,上下表里不难联结,庶乎散者统之,分者合之,四体百骸,终归一气而已。
二要论:
论捶,而必兼论气。夫气主于一,实分为二。所谓二者,即呼吸也,呼吸即阴阳也,阴阳即清浊也;捶不能无动静,气不能无呼吸,吸则阴,呼则阳,静者阴,动者阳,上升为阳,下降为阴,盖阳气上升而为阳,阳气下降而为阴,阴气上行而为阳,阴气下行而为阴,此阴阳之分也。何谓清浊?升而上者为清,降而下者为浊,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清者为由,浊者为阴,要者阳以滋阴,阴以滋阳,统言为气,分言为阴阳,气不能无阴阳,即人不能无动静;口不能无呼吸,鼻不能无出入;乃对待循环者.然则气分为二,实主于一,学贵神通,慎勿谬执。
三要论:
夫气本诸身,而身之节无定处,三节者上中下也。身则头为上节,身为中节,腿为下节;头则天庭为上节,鼻为中节,海底为下节;中节则胸为上节,腹为中节,丹田为下节;下节则足为梢节,膝为中节,胯为根节;臂则手为梢节,肘为中节,肩为根节;手则指为梢节,掌为中节,掌根为根节;足例是,故自顶至足,莫不各有三节也、要之,若无三节之所,即无着意之处。盖上节本明,无依无宗,中节不明,浑身是空,下节不明,动辄跌倾,顾可忽乎哉,故气有所发,则捎节动,中节随;要节催。然血乃会部分盲者r若合而畜之;办上臼头顶,下至足底,四体、台骸,公为二节,夫何罕令之宵,又何锵窜节之足云入.
四要论:
试于论身、论气之外,进而论夫之梢者焉。夫梢者,身之余绪也。言身者初不及此,言气者也属罕论。捶以内而外发,气由身而达梢,故气之用,不本诸身,则虚而不实,不形诸梢,则实而仍虚,梢亦乌可不讲。然此特身之梢耳,而犹末及乎气之梢也。四梢为何?发其一也。夫发之所系,不列于五行,无关乎四体,似不足以立论。然发为血之梢,血为气之海,纵不必本论诸发以论气,要不能离乎血,而生气不离乎血,即不得不兼及乎发,发欲冲冠,血梢定矣。舌为肉梢,而肉为气之囊,气不能形诸肉之梢,即无以充其气之量,故必舌欲催齿,而后肉梢足矣。至于骨稍者,齿也。筋梢者,指甲也。气生于骨,而联于筋,不及乎齿即未及乎筋之梢,而欲足乎尔者,要非齿欲断筋,甲欲透骨而本能也,果能如此,则四梢足矣。四梢足,而气自足矣。岂复有虚而不实,实而仍虚者乎。
五要论:
拳者,即捶以言势,即势以言气,人得五脏以成形;即由五脏而生气。五脏者,心、肝、脾、肺、肾也,乃性之源、气之本也。心为火而象炎上;肝为木而形曲直;脾为土而势乃敦厚;肺为金而有从革之能;肾为水而有润下之功,此乃五脏之义。而有准之于气者,皆各有所配合焉,乃论武事所不可离者,其在内也。胸位肺乃五脏之华,故肺动而诸脏不能静;两乳之中位心,而护以肺,盖心居肺之下、胃之上,心为君火,心动而相火,无不奉合焉;两肋之间左为肝,右为脾(按中医理论则为左肝右脾);背脊骨十四节,皆为肾位,分五脏而总系于脊,脊通周身骨髓,而腰为两肾之本位,故肾为先天第一,尤为诸脏之原),故肾水足而金木水火土咸有生机。然五脏之存于内者,虽各有定位,而机能又各具于周身,领、顶、脑、骨、背皆肾也,两耳也为肾,两唇两腮皆脾也,而发则为肺,天庭为六阳之首,而萃五脏之精华,实头面之主,脑不啻为一身之座督矣,印堂者阳明胃气之冲,天庭性起,机由此达,生发之气,由肾而达于六阳,实为天庭之枢机也;两目皆为肝,细绎之上包为脾,下包为胃,大角为心经,小角为小肠,白则为肺,黑则为肝,瞳则为肾,实为五脏精华之所聚。而不得专谓之肝也,鼻孔为肺,两颐为肾,耳门之前为胆经,耳后之高骨亦肾也,鼻为中央之土,万物资生之源,实为中气之主也;人中乃气血之会,上冲印堂达于天庭,而为至要之所,两唇之下为承浆,承浆之下为地阁,上与天庭相应,亦肾位也。领顶、颈顶者,五脏之导途,气血之总会,前为食气出入之道,后为肾气升降之途,肝气由之而左旋,脾气由之而右旋,其系更重,而为周身之要领;两乳为肝,肩窝为肺,两肘为肾,四肢为脾,两肩膊皆为脾,而十指则心肝脾肺肾,膝与胫皆肾也,两足跟为肾之要;涌泉为肾穴,大约身之各部,突者为心,陷者为肺,骨之露处皆为肾。筋之连处皆为肝,肉之厚处皆为脾。象其意则心如猛虎,肝为箭,脾气暴发似雷电,肺经翕(音吸,合、和顺之意---作者注)张性空灵,肾具伸缩动如风,其用为经,制经为意,临敌应变,不识不知,手足所至,若有神会,洵(音旬,诚然、实在之意)非笔墨所能予述者也。
—至于生克治化,虽有他编,而究其要领,自有统会,五行百体,总为一元,四体三心,合为一气,奚必断断于一经一络,节节而为之哉。
六要论: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内三合也。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胯合,外三合也,此为六合。左手与右足相合,左肘与右膝相合,左肩与右胯相合,右之与左也然,以及头与手合手与身合,身与步合,孰非外合。心与眼合,肝与筋合,脾与肉合,肺与身合,肾与骨合,孰非内合,岂但六合两已耶。然此特分而言之也,总之一动而无不动,一合而无不合、五行百骸悉在其中矣。
七要论:
头为六阳之首,而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惟首是瞻,故身动头不可不进也;手为先行,根基在膊,膊不进则手却而不前也,故膊贵于进也;气聚中脘,机关在腰,腰不进则气馁而不实矣,故腰亦贵于进也,意贯周身,运动在步,步不进意则瞠然无能为矣,故步尤贵于进也;以及上左必须进右,上右必须进左,其为七进,孰非为易于着力者哉。要之,未及其进;合周身而毫无关动之意,一言其进,统全体而俱无抽扯游移之形。
八要论:
身法为何?纵横、高低、进退、反侧而已。纵则放其势,一往而不返;横则裹其力,开扩而莫阻;高则扬其身,而有增长之意;低则抑其身,而有扑捉之形;当进则进,弹其身而勇往直冲;当退则退,领其气而回转伏敛;至于反身顾后,后即前也,侧面左右,左右岂敢当哉。而要,非拘拘焉为之也。察敌之强弱,运用吾之机关,有忽纵而忽横,因势而变迁,不可一概而推;有忽高而忽低,高低以随时而转移,不可执格而论。时而宜进,故不可退而馁其气;时而宜退,即当以退而鼓其进,是退固进也,即退亦实赖以进;或反身顾后,而后亦不觉其为后;侧顾左右,而左右也不觉其为左右矣。总之,机关在眼,变通在心,而握其要者则本诸身,身而进则四体一不令而行矣,身而却则百骸莫不冥然而退矣,身法顾可置而不论哉。
九要论:
身之动也以步,步乃一身之根基,而运动之枢纽也,以致应战对敌,本诸身所以为,身砥柱者莫非步,随机应变在于手,而所以为手之转移亦在步;进退反侧,非步何以作鼓荡之机;抑、扬、伸、缩,非步无以操变化之妙;所谓机关者在眼,变化者在心,而所以转弯抹角、千变万化,而不致于窘迫者何?莫非步为之司令耶。而要,非勉强以致之也。动作出于无心,鼓舞出于不觉,身欲动而步为之周旋,手将动而步亦为之催逼,不期然而然,莫之枢而枢,所谓上欲动而下自随也,且步分前后,有定位者步也。然而无定位者亦为步。如前步之进,后步之随,前后自有定位,若以前步作后,后步作前,更以前步作后之前步,后步作前之后步,则前后亦自然无定位也。总之,拳乃论势,而握要者为步。活与不活,固在于步,灵与不灵,亦在于步,步之为用大矣哉。



一曰“三节”
举一身而论之,则“手肘为梢节。腰腹为中节,足腿为根节”。然分而言之,则“三节”之中,亦各有“三节”也。
如手为梢节之梢节,肘为梢节之中节,肩为梢节之根节,此梢节之“三节”也。
头为中节之梢节,膝为根节之中节,胯为根节之根节,此根节之“三节”也。
总之,不外乎起、随、追而已。盖梢节起,中节随,根节追之,庶不致有长短曲直,参差俯仰之病,此“三节”之则,所以贵明也。
  
 二曰“四梢”
“四梢”者:“发为血梢,甲为筋,牙为骨梢,舌为肉梢”。必使其发欲冲冠,甲欲透骨,牙欲断筋,舌欲摧齿。心一颤而四者皆至。“四梢”齐,而内劲出矣。盖气从丹田而生,如虎之狠,如龙之惊,气发而为声,声随手落,一枝动,百枝摇,则四梢齐,而内劲无不出矣。
 
 三曰“五行”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是也。内对人之五脏,外应人之五官。心属火,心动勇气生;肝属木,肝动火焰冲;脾属土,脾动大力攻;肺属金,肺动沉雷声;肾属水,肾动快如风。此五行真如五道关,无人把守自遮拦,此真确论也。其所当知者,如手心通心属火,鼻尖肺属金,火到金化,自然之理也,余可类推。天地交合,云蔽日月,武艺相争,先闭“五行”。又曰:四两可以拨千斤,闭已之“五行”,即以克人之“五行”,此与“四梢”法相参。
  
 四曰“身法” 
身有八法:“起、落、进、退、反、侧、收、纵”而已。夫起落者,起为横,落为顺也。进退者,进步低,退步高也。反侧者,反身顾后,侧身顾左右也。收纵者,收如伏猫,纵如放虎也。大抵以中平为宜,以正直为妙,与“三节”法相合,此又不可不知也。
  
 五曰“步法”
“步法”者:“寸、踮、过、快、溅”也。如二三尺远,则用寸步,寸步一步可到也,若四五尺远,则用踮步,必踮一步方能到也。若过身大力强者,则用过步,即进前脚,急过后腿。所谓步起在人,落过于人也。如有一丈八尺远,则用快步。快步者,起前脚而带后脚,平飞而去。溅步者,并非跳跃而往也,此马奔虎窜之意也。非艺成者,不可轻用,惟远不发脚而已。如遇人多,或有器械,即连腿带脚并溅而上,时前脚带后脚,如鹞子钻林、燕子取水,所谓踩脚而起之说也。学者随便用之,习之纯熟,用之无心,方尽其妙也。
  
 六曰“手法”、“足法”
“手法”者:“出、领、起、截”也。当胸直出者,谓之出手,劲稍发,有起有落,曲而非曲,直而非直谓之起手。劲稍发,起而落者,谓之领手。顺起顺落参以领搓者,谓之截手。但起前手,如鹞子钻林,须束身束翅而起。推后手,如燕子取水,往上一翻,长身而落。此单手之法也。两手交互,拜起拜落,起如举鼎,落如分砖,此双手之法也。总之,肘护心,发手撩阴起,其起如虎之扑人也。其落如鹰之捉物也。
“足法”者:“起翻落钻,忌踢宜踩”而已。盖脚起望膝,膝起望怀,脚打膝分而出。而其形上翻,如手之撩阴。至于落则如以石碾物,如手落之似拂眉也。忌踢者,脚踢浑身是空。宜踩者,如置物于足下也。即足落如鹰捉是也。此足之法也。手足之相同,而足之为用,如虎行之无声也,龙飞之莫测焉,然后可也。
  
 七曰“上法”、“进法”
盖上法者,“以手为奇”;进法者,“以足为妙”。总之,以身法为要。其进步,如前步抢上、抢下,进步后脚踩打是也。必三节明、四梢齐、五行闭、身法活、手足之法连,而视其远近,随其老嫩,一动而即至也。然其方亦有六焉:“工、顺、勇、疾、恨、真”也,工者,巧妙也;顺者,自然也;勇者,果断也;疾者,紧急也;恨者,忿怒也,动不容情,心一颤而内劲出也;真者,发定中见之真,而彼难以变化也。六方明,则上法、进法得矣。
  
八曰“顾法”、“开法”、“截法”、“追法”
“顾法”者:“单顾、双顾、上顾、下顾、顾前后左右”也。单顾者,则用截手,双顾者,则用横拳。顾上用冲天炮,顾下用卧地炮。顾前后,用前后梢拳。或用前后斩拳。顾左右,则用括边炮或括身炮。此以随机而用,非若他人之钩、连捧、驾也。
“开法”者:“开左、开右、硬开、软开”也。硬开者,如前六势之硬劲。软开者,如后六势之软劲是也。左开用里括,右开用外括。
“截法”者:“截手、截身、截言、截面、截心”也。截手者,彼先动而我截之也。截身者,彼身未动,而我先截之也。截言者,言露其意,而即截之也。截面者彼面露其色,而即截之也,截心者,彼眉喜面笑,言甘貌恭,而我察其有心,而迎机以截之也。
上法、进法、追法一气贯注,即所谓随身紧凑,追风赶月不放松是也。彼虽欲走而不能矣,何患其有杂计邪术乎。
  
  九曰“三性调养法”
盖“眼为见性、耳为灵性、心为勇性”,此三性者,术中之妙用也。故眼中不时常循环,耳中不时常报应,心中不时常惊省,则精灵之意在我,庶不致为人所误矣。
  
  十曰“内劲”
夫内劲寓于无形之中,接于有形之表,而难以言传,然其理亦可参焉。盖志气之帅也,气体之充也。心动而气即随之,气动而力即赴之,此必至之理也。今以功于艺者言之,以为撞劲者非也,功劲者非也。及谓抖劲、崩劲者皆非也,殆颤劲是也。撞劲太直,而难起落;功劲太死,而难变化;抖劲崩劲太促,而难展招。惟颤劲出没其捷,可使日月无光,而不见其形。手到劲发,天地交合,而不费其力。总之,运于三性之中,发于一战之顷,如虎伸爪不见爪,而物不能逃,龙之用力不见力,而山不能阻,如是上九法合而为一,而克人其有不利乎

心意门拳谱《易筋经贯气》

 
(一)气论序
  自古相传,有文事者必有武备。
  凡学捶者,要明七拳、知三节、身如弯弓、手如药箭、足蹬起似箭离弦。
  手起莫往空里落,远进一丈步法奇,步位之法,精之到人间,能一思进,莫一思退。进步起势把、翻身把、左右把如猛虎下山。两手出洞入洞要随身,身起足不起是枉然,足落身不下亦是枉然。
  进步打莫留情,留情艺不成。剪子股、十字擒、虎扑鹰捉身四平。梢节不明难出变化,中节不明浑身是空,根节不明多出七十二般跌法。本心不明,势徒劳心,乱行四梢,发施不知,尚遇凶祸难避。
  吾能与规矩,不能使人进攻得法。明了三心多一力,明了四梢多一精,明了五行多一气。三回九转一势起,把势不同法同,知其始终,死中反活,活中反死。势精人间多一精,一精知其万势通,万势不要尽了终。势占蹭难变化,揉定中门去打人,如蛇吸食闪路。胜腾挪而失正者不打,其远者不打,先打顾法后打空。不见起、落,进打为何?虽有智不如乘势,又打外合法,又打上下合法,又打随机应变合法。一枝支百枝摇,上下相连。鸡争斗、虎擒羊、转向四梢行似闪,连环一气掩之打。
  花势虽明,不算武艺,远近并济,用与临场,不定孰势,随高打高,随低打低,或拳或把,望着就打。岂知武艺多术,绝口不谈,惟惑乱人心,反悟身能战,勇而无凶像,心平气稳,血肪贯通,日积月累,循序渐进,成熟之后,三节、四梢不见,生于自然。
  能交言语,莫交心,手到不如心到,心为君、四梢为臣,心为将、四梢为兵。君与臣、将与兵,共合一处自无不胜。学者立志慎哉。
  歌曰:习艺如登万重山,
  先生言语是指南;
  艺中若得无穷趣,
  只有功夫不间断。
  又曰:武艺真传法无奇,
  起落纵横立根基;
  身心难练用苦功,
  艺法虽深可尽知。
  总之,武艺相传,必思忠、孝、信、礼、义之人,方可传授。逢杀家、舍友,行为不端者,宁可失世不可传也。传道得心,愿习武艺之人为身小弱薄者一助云耳。
  (二)中气论
  中气者,即先天之元气,医道所谓元气者,以其居人身之正中,故武备名曰中气,即先天真一之气也。文练之则为内丹,武练之则为外丹,然内丹未有不借外丹而成者也。盖动静互根,温养合法,自有结胎还原之妙。俗学不解中气根源,手舞足蹈,欲入玄巧必不能也。
  人自有生以来,禀先天之神以化气,积气以化精,当男子以口口口精初凝于丹田、冲脉、带脉之中,前对脐,后对肾。非上、非下,非左、非右,不前、不后,不偏不倚,正居人一身之正中,称天枢,号命门。即所谓太极是也。真阴真阳,俱存此中。神志赖之,呼吸依之,十二经、十五络之流通也。此气灵晨,或盛或衰,非由功修何成诸状。
  今以人功,变弱为强,变短为长,变柔为刚,变衰为盛。易动也,身之利也,圣之基也足乔之地也。以气为主,天地生物气之所至。百物生长,内与外对,表与里对。壮与衰对较,壮可敌也;内与外对较,外可略也。即孟子所谓气大至刚,塞乎天地之间,是谓浩然之气也。一曰揉有定势,人之一身左气右血,凡揉之法,右边推向于左,是盖气推入血,令其通融。又取胃居于左,令胃宽能多纳气。又取揉者,右掌有力使用无穷。使人而咽之善者,大皆仙去,其法秘密,世人莫知也。初用功也,以轻为重,心宜意其力平也。功逾百日,其气盈脯,天地之间,充塞周遍,然后才可迎送于外。盖以要在内,由中送于外,有存之学也。内外两全,方称神勇。其功毕矣,常宜锤炼,勿轻逸试。观林中树木,有大且茂者是水土旺盛相之气于外也。
  (三)阴阳转接
  天地之道,不外阴阳。阴阳转接,出于自然。故静极而动,阴断科阳也;动极而静,阳断乎阴也;推而至于四时,春、夏之后接以秋、冬,发生尽而收藏随之,阴必转阳,阳必转阴,阴阳乃造化之生成也。故有去有生,生生不穷无有歇息。人禀阴阳之气一生,乃一小天地,其势惟阴与阳转接乘受,岂可不论哉。故高者为阳,低者为阴;仰者为阳,俯者为阴;正者为阳,侧者为阴。势高者落之一低,阳转乎阴也。若高而更高,无可高矣,势必不相连,气必不相接。势低者必起之以高,阴转乎阳也。若低而更低,无可低矣,势必不相连,气必不相实。俯仰侧正,曲个动静,无不皆然。惟有阳复转阴,阴复转阳,其一气不尽,复催一气以足之也。非阴尽复转阳,阳尽复转阴。明于此,则转接有一定之势,接落有一定之气,无悖谬、无牵拉矣。盖势之为快,气之流利,中无间断也。一有间断,则另起炉灶,是求快而反慢,求利反钝矣。
  (四)行气论
  歌诀曰:任他勇猛气总偏,
   此有彼无是天然;
   进截横巧横截直,
  一气催二二催三。
  又曰:
  任他归快是路远,
  守吾安然自粘连;
  如问是谓何妙诀,
  只在行气一动间。
  (五)阴阳入核论
  练气不外阴阳,阴阳不明从何练起。先始之督脉,行于背之当中,统领诸阳经。任脉行于腹之当中,统领诸阴经,故背阳腹阴。二经上交会阳、下交会阴。一南一北、子午相对。又职坎卦,阳居北之正中。离卦阴居南之正中,一定而不移也。故俯势为阴势,宜俯却又入阳气。盖督脉领诸阳经之气,尽归于会阳上之前也。仰者为阳势,却入阴气,盖任脉领诸阴经气,尽归于会阴上之后也。
  (六)入阳附阴、入阴附阳说
  以背为阳,大俯而曲,则督脉交任,过阳入阴,阳与阴相附也。大仰而曲,则任脉交督,过阴入阳,阴与阳相符也。阴推阳、阳推阴,循环无端,凡旋转势用之。以俯势入阳也,不将阴气扶起则偏于阳,必有领位前跌之患。以仰势入阴气,不将阳气扶起则偏于阴,必有掀翻后倒之忧。故俯势出者,落点即还之以势,使无偏于阴也。阳来阴送,阴来阳送,不偏不倚,无过不及,落点还原,所云'停'字。即是此法。
  推而至于曲者,还之以伸;伸者,还之以曲;高者,还之以低;低者,还之以高;侧者,还之以正;正者,还之以侧,以及斜歪、缥旋、往来,无不皆然。逐势练法,则阴阳交结,自有得心应手之妙。其扶气之源也,通于四梢,气之注也。如通行之道路,总要无壅滞,无牵拉也。方能来去流利,捷便莫测。故上气在下欲入上,莫牵其下;下气在上欲理其前,而后气自去;右气在左,留意于左;左气在右,留意于右。
  如直捶:手入气以前,不勒后手,后肘气不得自背而入。上冲手:下胸不开,则气不得上升,而入于后。合抱势:背不开,则气不得裹于前。直起势:须勾脚。直蹲势:须缩项。左手气在右手,右手气在左手。俯势、栽势、掀其后脚跟。坠势者,坐其臀。起势者,颠其足。栽盖莫跷脚,恐上顶也。仰勿伸脚,虑下拉也。扩而充之,势势皆然。
  总之,气之路也,归着一处。气之来也,不自一处,惟疏其气,其所源通,则道流利,自不至步步为营,有牵拉不前之患矣。
  (七)阴阳并入并扶说
  此反势。反势阴阳,各居其半。故左反势者,右边之阴阳并入以左之,左边之阴阳并入以扶之。故右反势者,左边之阴阳并入以右之,右边之阴阳并入以扶之。
  (八)阴阳分入分扶
  此平转开合势。开胸合背者阴气,分入阳气。开背合胸者阳氯,分入阴气。势分两边,故气也从中劈开分入分扶之。
  (九)阴阳旋入旋扶
  此平抡势、纽缥势、摇晃势也。势旋转而不停,气亦随之旋绕不息。阴入阳分,阳入阴分,接续连绵,并无休歇。左旋右旋,阴阳旋相入扶也。
  (十)阴入阳扶阳入阴扶
  此直起直落不偏不倚势也。直身正势,阳不得入于阴分,阴不得入于阳分,各归本分。上归百会穴而交,下至涌泉穴而合,阴阳之扶在两穴也。
  

(十一)阴阳斜偏十字入扶
  此斜偏侧身俯仰势也。左斜俯势。阳气自脊背右下提于左上、斜入左前阳分。右斜俯势,阴气纂工下提于右上、斜入右前阴分。斜劈、斜邀手用此。左斜仰势,阴气自腹右下提于腹左上,斜入右后阳分。斜擢、斜提手用此。
  (十二)阴阳乱点入扶法
  此醉形式是也。醉形者,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忽俯、忽仰,忽进、忽退、忽斜、忽正,势无定形,气也随之乱为入扶也。
  (十三)刚柔相济
  势无三点不落,气无三点不尽。此阴转阴蹭一阳,阳转阳蹭一阴之谓也。盖落处尽处气凝血口口口口之。所用刚法,则气扑满身。而兼阴阳,是气血流行之时,宜用柔法。不达乎此纯用刚,则气扑满身,牵拉不利,落点必不猛勇。纯用柔法,则气散不聚,无所归着,落点必不坚硬。应刚而柔,散而不聚;应柔而刚,则聚而不散。皆不得相济之妙。故善用刚法,落点即如蜻蜓点水,一沾即起,善用柔法,遇气如风轮旋转,滚走不停。若是刚柔相济得宜,方无气歉不实,涩滞不利之患也。
  以上总论:一身之大阴阳,俱以入其扶。至于手背为阳、膊外为阳。三阳经得于手背之外也,太阳经起于手之小指背,少阳经起于无名指背,阳明经起于食指背。皆上循转外而赴头也。手心为阴,膊内为阴。三阴经得于手膊之内也。太阴经止于手大指内,厥阴经止于中指内,少阴经止于小指内皆阳经止于足小趾外侧,少阳经止于足大趾内及小趾内及小趾、次趾间,阳明经止于足大趾及次趾背。三经皆循腿外,而止于趾背。足心为阴,腿内为阴。三阴经行于足腿之内也。足太阴经起于足大趾侧下,足厥阴经起于足大趾内侧上,足少阴经起于小趾过足心涌泉穴。三经皆循腿内。
  (十四)三尖为气之纲领论
  事专一,则治于以其有主宰之统。虽有千头万绪之多,而究之总归一辙也。如行军有主帅之运动,治家有家宰之规范方能同心协力于事。筋经贯气,动关性命,其气统领之归结,不可不究哉。夫头为诸阳之会,领一身之气,头不合,则一身之气不入矣。
  如左侧俯势:而头反右歪,则右半之阴阳不入。右侧俯势:而头反左歪,则左半之阴阳不入。直起势:头反缩,则下气不得上升。直落势:头反顶,则上气不得下降。旋转而右,头反左顾,则气不得右入。旋转而左,头反右顾,则气不得左入。
  三阴至于手内,三阳起于手背,为臂膊往来气血之道路,指法之曲伸、手腕之俯仰、伸足乔 , 则气不入矣。如平仰手直出,反掌勾手气必不入。阴手下截者,掌足乔则气不入。仰手上出者,掌足乔则气亦不入。平仰手前荡者,腕勾则气不入。平阴阳手截者,腕勾则气亦不入。侧手直打者,足乔手则气不入。侧手沉打者,足乔手则气不入。余可类推。
  三阳止于足之背,三阴起于足之下,为腿胯往来气血之道路。一足之尖、跟、棱、掌、脚脖之伸足乔,内外一有不合,则腿气不入。如仰势,脚尖若介,则阳气不入。俯势,脚尖若足乔,则阴气不入。起势直跟躐者,脚尖若介,则气不得上升。若落势下坠,脚尖若足乔,则气不得下降,皆不可不知也。
  (十五)三尖照说
  练气不外动静。动则气檠不散,静则如山岳而难摇,方能来去无失。视俗手动静俱不稳妥,盖亦未究三尖照与不照耳。
  三尖照则无东歪西斜之患。不照则牵此拉彼,必有摇晃之失。如十字势:左脚前、右手前者,右手正照左脚尖,头照右手,则上中下一线,不斜不焉必稳。侧身右脚前,右手前之顺势,头顺势照右手,右手照右脚必稳。余可类推。又有三尖不能强照者,则与十二节照之,纽缥必用之。
  (十六)三尖到论
  三尖到则一齐俱到也。不然此先彼后,此速彼迟,互有牵拉而不利也。右手正照右脚尖,盖气之着落点。虽云:'一尖二催',此一尖之气者在全身。一尖不到,必有牵拉,身气不入矣。自练不灵快,催不坚刚,皆是此类不照之患。练形者,须刻刻留意此三处,方为中的。
  (十七)十二节、往来、气落、内外、上下、前后论
  三尖为气之领袖,乃气所归着之处。人且知此三处,宜坚实勇猛,全体坚如石,方能不怕人之冲突,不虑我之不敌也。其所以坚硬者,则在逐处之骨节。盖骨节之空隙乃一人之经脉、神明之所流注此处。精神填实,则如铁如钢,伸之不能曲,曲之不能伸,气贯方全。起手有肩、肘、腕三节;腿有胯、膝、足三节,左右相并共计十二节。手之能握,足之能步,全赖于此。如百沙袋逐层填实,虽软物可使之坚硬,此雷同气贯筋经之理也。气落全势有前后、内外、上下之分,宜明辨之。如侧身直势双手前推者:肘心气填于上、手腕气填于掌、足乔于肩。双手下劈者:肘心气填于手腕、气填于下,前肩脱下,后肩提起。正身前扑:两手平托、肘心气填于上、手腕气填于内。膝足乔与脐平:气实腿外侧、脚脖内侧、着力胯外间。上下节数随之起落运动。余可类推。
  (十八)檠停成论
  歌曰:天地交会万物生,
  不偏不倚气均停;
  千秋万载气停聚,
  惟有和合一气通。
  此交手法也。檠者:非交手先将中气吸入中宫,满腹坚硬如铁,全体振动,勃然莫遏。如行军未对之先予将士鼓其勇气,以待敌至,使其根非空洞虚壳也。停者:已交手也,落点不前不后,不偏不倚,阴阳均停,不多不少也。成者:已交手至落点之后,仍还俟再发也。落点气不还原,气散不聚,后不可继,再发发甚矣。故阴势阳出者,仍还之以阴。阳势阴出者,仍还之以阳。成住不散,生生不穷。虽千手万手,气总不散败,更兼内丹,素成食气不绝,即不得食,而真气充之,自无饿馁之患。历数古之名将,愈战愈猛、勇增百倍者,皆是此诀作用无穷也。
  (十九)点气论
  词曰:似梦地着惊,似吾道忽醒,似皮肤无间燃火星,似寒浸骨里打战冻。想情形快疾猛,原来是真气泓,浓震雷迅发离火焰烘,俗不悟元中究,丢却别寻那得醒,着人胁肤坚刚莫敌形,而深入骨髓截断营。
  已刚在于气所着,未有疼痛。疼则不通,通则不疼,理应然也。能隔断气血之道路,使不接续;能壅塞气血之运转,使不流通。可以粉骨绝筋毙性命于顷刻。气之为用大矣哉,但须明其方、知其发、神其用、方能入壳。如射之中,得先正形体,不偏不倚。如矢之端正,簇羽之停,习口中气,神凝气充。再如开弓弛、张弓圆、斩满而其中得之神通可于此,可穿七扎,乃在放散之灵不灵耳。故气之发也。当如炮之燃火,弓箭之离弦,陡然而至。熟玩此词,自然会得心应手,切勿作闲话略过也。
  (二十)过气论
  落点坚硬猛勇莫敌,赖全身之气尽握一处也。然,有用之,而气不至,气去而牵拉一利者,未知过气之法也。盖人身之气,发于命门,气之源也,着于四梢,气之注也。而其流行之道路,总要无壅滞、无牵拉,方能手法流利,捷便莫测。故上气在下,欲入上莫牵于下,下气在上,欲入下莫滞于上。前气在后顺其后,而前气自入;后气在前理其前,而后气自去。左气在右,留心于右;右气在左,留心于左。
  如直撞手:入手气于前,不勒后手掌,后肘气不得自背而入。上冲手:下手不下撞,肩不下脱,气不得自筋而入。分摆手:胸不开,则气不得入手后。合抱者:背不开,则气不得理于前。直起势,须勾其脚:直落势,须缩其项。左手气在右脚,右手气在左脚。俯势、栽势、前探势,掀起后脚跟也。坠势,坐其臀。举势,踮其足。栽盖莫足乔脚,恐上顶也。仰盖莫伸脚,虑下拉也。扩而充之,势势皆然。
  总之,气落也,归着一处。气求也,不自一处。惟疏其源,通其流,则道路滑利,自不致步步为营,有牵拉不前之患矣。前叙二十法论,乃为筋经贯气之秘诀。
  (注)此拳谱为手抄传本,错字漏句颇多,因系前人所作,不敢妄猜强改,姑且依原样公诸于世,仅供同道研阅



心意六合拳拳谱之“守战之道”  
凡守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以上引自《越女论剑》——马注)炫耀如电,目不及瞬。 打法须要先上身,手脚齐到方为真;拳如炮,龙折身,遇敌好似火烧身;起无影,落无踪,去意好似刮地风;五行一动雷声响,拳去雷动快如风,山林纵密,不能阻隔;风吹浮云散,雨打灰尘清,墙倒容易顶,天塌最难擎。  拳打遍身是法,脚踢浑身是空;远去不发脚,发脚不打人;见空不打,见空不上,先打顾法后打空。先打哪里顾法?浑身是法,俱打的是本心随机应变,察其真情。手打莫往空里落,脚去莫往空里走,闪战两边,提防左右。彼退者,应当跟进连紧追,随高打高,随低打低;起为横,落为顺,其为方正。 但遇人交手,心不勇,手不捷,多出于变化无方。三存者不上,心里所悟,原来是本身上、中、下不明。若三节分明,四梢俱齐,无不取胜。 脚打七分手打三,五行四梢要和全;气呼心意随使用,硬打硬进无遮拦。蜇龙未起雷先动,风吹大树百枝摇。一枝动,百枝摇,心一动全身俱往;内要提,外要随,起要横,落要顺,打要连,气要催,躜身手,进中间;手起为虎扑,脚起不落空;遇敌无奈战,放胆进成功。 有反心必有反气,有反气必有反力。其形未动,后有异反之心,面笑眉喜不动唇,提心防他心有意。会意之心能和气,归一合顺者,则天地之事无不可揣也。识见不适随时变,凡事无有不到头。 拳打三节不见形,倘若见形不为能;拳打三条路,两条人不明,能要不是莫要停;能在一思前,莫在一思存;能在一气先,莫在一气后。

         

——————————


昔日少年武为尊,而今邻里少传人。 冷落多见练武场,人少并非学子贫。

有人甘学跆拳道,喜将韩装着于身。 我辈武友勤奋起,弘传国粹万年春。

谢谢各位师兄关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