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明居士 / 历史 / 陈郡谢氏的崛起

分享

   

陈郡谢氏的崛起

2017-08-04  思明居士

陈郡谢氏的崛起

桓温在临死前,他的弟弟桓冲曾经问他今后谢安和王坦之应该担任什么职务,桓温说:“他们不由你来安排。”这话的意思是,自己活着的时候,他们一定不敢公开抗衡,自己死了以后,则不是桓冲能够控制的,如果谋害了他们,无益于桓冲,因为这反而会失去声望。

桓温考虑到世子桓熙才能不足,就让桓冲统领他的兵众。世子桓熙不服,和桓秘及弟弟桓济谋划,要一起去杀掉桓冲,桓冲知道了此事,不敢进入府内。不久,桓温死了,桓冲先派身强力壮的士兵拘捕了桓熙、桓济,然后才去吊丧。随后,桓秘也被废黜了,桓熙和桓济则都被迁徙到长沙。

桓冲称桓温曾留下遗嘱,以小儿子桓玄为继承人,当时桓玄刚刚五岁,于是继承了桓温的爵位,而军政大权由桓冲掌握。

桓冲代替桓温就任以后,对晋王室竭尽忠诚,有人劝桓冲杀掉那些有威信、有声望的人,独掌大权,桓冲没有听从。当初,桓温在任时,对人处以死罪全都是擅自决定,不请示朝廷批准,桓冲认为生杀这样的大事,应当由朝廷核准,于是凡属死刑全部都事先上报,等待批准以后再去执行。

谢安因为太子年幼,辅佐首臣又刚刚死去,想请褚太后临朝处理国政。王彪之说:“之前人主年幼,尚在襁褓,母子不可分离,所以可以让太后临朝。即便如此,太后也不能擅自决定国事,还需要征求大臣们的意见。如今主上已经十多岁,快到加冠完婚的年龄了,反而让堂嫂临朝,显示人主年幼力弱,这难道是用来发扬光大圣德的做法吗?你们如果一定要这样做,我也无法制止,所痛惜的是丧失了伦理大义。”

谢安不想把重任交给桓冲,所以坚持让太后临朝,自己得以专权裁决,于是就没有听从王彪之的话,然后,褚太后又一次临朝执政。随后,任命王彪之为尚书,谢安为仆射,兼管吏部,共同执掌朝政。谢安常常感叹地说:“朝廷大事,众人不能决断的,去询问王彪之,没有不马上决断的。”

谢安喜好音乐,就连悲惨的服丧期间,也不停地演奏丝竹乐器,士大夫们纷纷效仿他,以致于成为一种时尚。王坦之屡屡写信劝谏他,说:“礼仪法度,是天下之宝,应当为天下而爱惜它。”谢安没能听从劝告。

桓冲考虑到谢安素来深孚众望,自己的气量和涵养都不及谢安,想把扬州让给他,自己则请求到外地任职,桓氏家族的人都认为这不是好办法,全都扼腕痛惜,苦苦劝谏,郗超也竭力劝阻他,桓冲全都不予听从,只是淡然地对待此事,完全没有为放弃扬州刺史这个掌握京畿、权位极重的职位感到可惜,只想一心匡扶国家。朝廷于是下令,改任桓冲都督徐、豫、兖、青、扬五州诸军事,出镇京口。

当初桓彝去世后,长子桓温不过才十五岁,幼子桓冲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当时家中贫困,而母亲又患病,需要吃羊治病,由于家里根本没钱买羊,于是桓温就把最小的弟弟桓冲抵押给羊主去换羊。羊主却向桓温说不需要桓冲做抵押品,只想为桓家养育桓冲。后来,桓冲担任江州刺史时,一次外出狩猎遇上羊主,桓冲认出并主动前往相认,更以丰厚的谢礼报答了当日送羊及养育之恩。

两年后,桓豁去世,由桓冲都督江、荆、梁、益、宁、交、广七州军事,兼荆州刺史,桓冲之子被任命为江州刺史。桓冲考虑到前秦人威势强盛,想移师固守长江以南,奏请从江北的江陵移镇到了江南的上明。

中书郎郗超自认为他的父亲郗愔的职位待遇应该在谢安之上,然而谢安入朝掌握了重要的权力,郗愔却在一些闲散的职位上悠闲无事,所以郗超的愤恨抑郁之情时常溢于辞色,谢安对郗超也是深恨不已,两家产生了隔阂。

陈郡谢氏的崛起

这时朝廷正对前秦的侵扰深以为忧,下达诏书在文武良将中寻求可以镇守戍卫北方领土的人,谢安举荐哥哥的儿子谢玄应诏。郗超听说以后,慨叹道:“谢安贤明,才能够违背凡俗举荐他的亲戚,谢玄的才能,足以不辜负谢安的举荐。”

众人都认为并非如此,郗超解释说:“我曾经与谢玄同在桓温的幕府共事,见过他施展才能,即使是一些细小的事务也从不失职,以此推断,他必定能建立功勋。”

朝廷于是任命谢玄为建武将军、兖州刺史,监江北诸军事。谢玄到任后,大量招募敏捷勇猛之士,得到了彭城的刘牢之等数人,并任命刘牢之为参军,他经常统领精锐部队作为前锋出战,战无不胜,当时的人们称他们为“北府军”,前秦对其颇为畏惧。

同年十一月,护军将军王彪之去世。当初,谢安想要增建宫室,王彪之极力反对,说:“朝廷中兴之初,把东府作为宫廷,甚为简陋。苏峻之乱,成帝就住在御史台官吏办公的地方,几乎连寒风酷暑也不能遮挡,所以才营造了新宫。与汉、魏时代相比,还算简陋,但与刚刚渡江相比,已经算是奢侈了。如今正值敌寇强大,怎么能大兴土木,侵扰百姓呢!”

谢安说:“宫室粗鄙简陋,后人会说住在这里的人无能。”

王彪之说:“凡是能承担天下重任的人,应当保全国家安定百姓,使政事光明显赫,怎么能以修建宫室来体现自己的本事呢!”

谢安无法改变他的意见,所以王彪之在世期间,什么宫室也没有营建。

十二月,临海太守郗超去世。当初,郗超与桓氏结为同党,因为父亲郗愔忠诚于王室,所以没有让父亲知道。等到他病重以后,拿出一箱子书信交给了门下的弟子,说:“父亲年纪大了,我死了以后,如果父亲因为悲伤过度而妨碍了起居饮食的时候,可以把这个箱子呈献给他,如果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就把箱子烧掉。”

郗超死后,郗愔果然因为悲痛而患病,弟子便把箱子交给他,里面全是郗超与桓温商议谋反的往返信件,郗愔勃然大怒,说:“这小子死得太晚了!”果然就不再为他悲痛流泪了。

陈郡谢氏的崛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