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隨身 / 武当 / 金家功夫之秘——我所知道的金家功夫(张义...

分享

   

金家功夫之秘——我所知道的金家功夫(张义尚先生遗著 张力审编)

2017-08-06  願隨身

金家功夫之秘——我所知道的金家功夫(张义尚先生遗著 张力审编)

神秘的梁平金家功夫

 

在梁平广为流传的金家功夫自成一家,它虽然没有流行的少林,武当功夫闻名,但金家功夫独特的练功方法和健身搏击效果远非少林,武当能比。本人虽自幼爱好武术对但对金家功夫一直鲜有了解。87年学友蒋浩(峨嵋铁豹功创始人)拜见金家功第六代传人张义尚先生时,我有幸做陪,言谈之中经我再三请教张推脱不得,答应为我演练一式,当时张是座式,单手一挥,只觉得一股强大的暗劲如潮水般涌来,我虽然早有准备,也被逼得后退两步才站稳,而当时张是年过七旬的老人了,我正是有一定武术基础且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由此可见金家功夫的威力非同一般。为使梁平这一民间瑰宝不至掩没,现将有关金家功夫的资料发在论坛上,供有志者参考。

 

金 家 功 夫 之 秘

——我所知道的金家功夫

 

张义尚先生遗著  张力审编

 

第一章 金家功夫之起源

 

 金家功夫乃重庆市梁平县之地方稀有拳种,此拳种和北方三派内家功夫之一 ——形意(在山西称形意拳,在河南称心意六合门)有特殊渊源。由金一望祖师至梁平传播,展转传至我辈,已七代门人也。

历代祖师皆因金家功夫秘密之故。原梁平县并非求必应,形成流传不广之局面。历来授受,极为慎重隐密。凡遇求学者,必经不少於二至三年的磨炼、接触、考查,确为载道之器,方逐渐真正传授。详析其奥义,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如此循序渐进地引导深入,反复琢磨若少了三五载,则无法得其真谛;一些最重要口诀,甚需十年、二十年之后传授,方能知晓、体会其真义。如我父师(张义尚)于初中二年级至三年高中毕业,此期间(民国十七年至二十二年)专门钻研此功夫。那时,在梁平及其邻县,众所周知的金家功夫世系及其杰出代表人物,就是后面将讲到的起源、发展和派别等。总之,在那个时代,虽有我系以外其他一些练金家功夫者,均非本功夫杰出代表人物。而我所学的这一脉金家功夫,则世代明确,代代递传,皆非无名之辈。他们均有许许多多的故事传说,至今仍脍炙人口,妇孺皆知。近来却有一些人自称跟某人学金家功夫者,实无真才实学,甚至连个架式都不会。故我将父师之传授告之於世。

 

第一节 金家功夫落根梁平

 

当时按照金家功夫世代相传的入门规则举行拜师仪式后,父师郑重地说:金家功夫不是一般拳脚套路、不是拳法,而是一家与道相通的功夫,故称之为功夫。接着又说:金家原为姬家,后道人金一望祖师从山西姬家偷学而来,姬家又缘得于少林寺。原少林寺传授拳法有两种方式:一为少林本寺接待四方求学的一般僧俗,传授普通拳法;二为福荫寺专门教授已有相当功夫的僧俗,所传授的皆为高深秘密功夫,还有所谓的神功。金一望祖师身为道人,原籍蒙古,与马龙、马虎兄弟同学於福荫寺。福荫寺中有僧人游方到山西,因争购蔬菜和一姬姓人发生角斗,竟不能敌。乃知姬家深怀高妙功夫,世代承袭,不传外人。金道人与马氏兄弟闻知,寻至姬家,然拒之不纳。三人相商始夜间轮流秘密往探,则只闻高墙密室之内有——咚,咚——之声音。三人皆有轻功,故潜上屋顶於瓦隙窃窥,又恐不能互相交流,各怀私念,后三人结为兄弟,历经五年之久,方学完全。因金祖师悟性颇高,根基深厚,在切磋功夫时金略胜於马氏兄弟,因此二人疑其交流不实,转生妒忌,进谗言於福荫寺老僧,欲以神功伤害祖师。祖师只好悄悄离去,直达武汉,沿长江逆行入川,抵万县登陆,想沿东大路过梁平上成都。自万县到梁平,须翻东山,过葫芦场(现名葫芦镇)后,应从右边进沟,经银河桥,上蟠龙洞至梁平县城。而金祖师错误地前行到袁家沟(现名新店子),找不着旅店。看看夕阳西下,暮色苍茫;忽然遇一老翁,手携稚子约八九岁,散步于田间,面容慈祥而有忧色,其稚子则印堂晦暗。金祖师因之叹曰:此子年龄尚幼,何来杀身之祸?老翁曰:道长何以知之?金祖师曰:以气色可知。老翁曰:有解救否?金祖师曰:有!老翁曰:妙哉!故请金祖师到家,一住八年。

原此老翁就是袁二老爷,已近古稀之年,为袁家沟首屈一指的大富绅。家有一妻一妾,妻生两子,长子名一培,次子名一发,均已成人;妾生幼子名一才。年长两子唯恐小弟将必分其祖业,屡欲谋害庶出小弟后,两人共分家产。故其父随时携小儿一才于身边,形影不离。一才被金祖师收为弟子后,身体状况真是脱胎换骨,其功夫也是突飞猛进;一培、一发两兄弟也得金祖师感化,二人皆跪拜入金祖师师门。此即金祖师于梁平落脚,传授金家功夫之由来。

金祖师在梁平传徒,除袁家沟袁氏三兄弟外,另有李少侯、李丹翼、丘六老爷、张占宽父子,共传八大弟子。其中李丹翼功夫最高,唯李少侯传有弟子,其余的七人均无传人。

 

第二节 神话传说金道人

 

周师爷之德亲口述於父师,父师又口授於我,谓金祖师有空行本领,他们称为悬空,就是能在空中飞行之意。据说金祖师离开福荫寺时,被马氏兄弟发觉,五雷火倏然飞来,金祖师迅飞身,上殿檐得脱,一转瞬间,大殿之一角化为灰烬。

又云:金祖师在沙河铺(现名仁贤镇)授徒。一夜,弟子们闲聊时曰:现在要能吃上城里的酒菜,该有多好?金祖师执意至梁平城买糕点酒食,沙河铺距梁平城三十华里。金祖师出门时,将水壶放上火炉;购物回来,壶水未沸。弟子们不信,第二天便至城里查询,店家皆一一答曰,金道人昨夜确去买物。

又云:金祖师在张占宽家传功时,见张气焰甚高,屡屡告戒他。唯因张家有百万之称,当时制、府、藩、臬诸官去来路过梁平者,皆由他接待。金祖师终於张家,张家亲视入殓,锡杖、拂尘、岩瓢皆附葬。一年后,梁平有人於宜昌遇金祖师,金祖师托此人寄语于张占宽,道谢昔日照扶之好意,归劝其速改习性,诸事谨慎,否则大祸将至,并交他钥匙一把为佑证。张不信之,往启其墓,除附葬物外,一无所有。但张习性依旧,后果招致家破人亡之惨祸。

又云:金道人临终的第二天,噩耗传出;各弟子皆不信,均言我昨夜在家与金道人闲谈多时,师方去也!

金道人至梁平,落脚於李少侯家。临走之时给少侯一小瓶,瓶中有药,嘱咐他明日把它吃了吧。第二天李将瓶子打开,见瓶内盛有如浓痰样之恶心物,遂将瓶脱手掷于地,摔成粉碎。不料一会儿,地上长出一物如灵芝菌,遂趋前企图将它捡起服下,岂知那菌状物化道青烟飞去,故李未得大成。

又云:李少侯一次宴客,恰逢金道人外出,众人专候他入席;遂四门看望,倏然间道人已端坐筵席上矣!众视门户重重,不知从何而入。

此类神话传说颇多,当地人皆以梁平为三教圣灵会萃出没之地引以自豪,就因为儒家有来瞿塘、释家有双桂堂开山祖师破山祖师、道家有庄子(据传庄子得道於梁平,且聚田氏,所以当地有南华堂),故金祖师与此地有诸多因缘。

 

第三节  初论金家与形意同源

 

一、金家功夫世代相传,明白地讲金家功夫原为姬家功夫,而形意拳拳谱清楚记着是从山西的姬隆丰传出来。周师爷说是山东,显是代远年久,误把山西说成山东了。

二、金家功夫拳谱上面明白写有心意六合第一家 金家功夫。现在从各方面报道,方知由姬隆丰后,传到河南的马学礼一派称心意六合门;在山西流传的戴龙帮一派就是形意拳;周师爷说金道人与马龙马虎兄弟同偷拳於姬家,此马龙马虎显明是马学礼、戴龙帮之讹传了。

三、从年代上看,三家之初期,大概均距今约150——170年的年代。不仅形意拳正传至今是六、七代或八、九代,而且金家也差不多一样。

四、金家功夫拳谱有外五劲、内五劲;外五形,内五形;外六合,内六合;十二形,四把捶等名称。也与形意拳多少有些相同。

五、金家功夫,只有九个动作的一个套路名为四把捶,其余皆为单练散手;河南心意六合门的四把捶也只有九个动作,并且心意形意在早也均是单练散手;金家步法有寸步、垫步、快步,与形意拳母拳的锻炼几乎完全相同。

 

第二章  金家功夫历代杰出人物

 

第一节 李少侯与麻贵廷

 

梁平原来流传着余门拳法,由开县余有福传熊学能,余本来是一个石匠,首创余门拳法,有十路架式(即十个套路),各种软硬功夫练法,兼有五禽气功,在外家拳法中名声很响亮。熊学能是余的得意门生,身高不满三尺,浑号熊崽崽,但功夫了得,传有徒弟颇多。李少侯先师是梁平城内世家子弟,也是熊学能最小的关门徒弟,功夫很不寻常。李少侯的岁数与袁一才不相上下,但他的妻子姓袁,是袁一才的近房,论辈份是袁一才的侄女,李新婚过后,到袁一才家作客,谈及功夫则互不相让,一才说:不说功夫则罢,一说功夫必从手上见真招,我可叫你一下跌出,手足无用武之处矣!李不服,即动手,果被一才一个熊出洞打翻在地,爬起来气势汹汹地质问一才:你这功夫跟谁学的?一才指着道人。李遂气冲冲地问道人:你是什么功夫?道人说:我姓金,我的功夫跟我的姓走。这就是姬家改为金家之由来。李要与道人比试,道人说:你连我徒弟都打不过,更何况是我呢?!李气冲冲地说:我偏要找你!道人说:你年轻骨嫩,哪里经得起打?你真要打,注意点!我徒弟是怎样打你的,我便照着原样打你,你可防备好哟!一动手,果又被道人一个熊出洞打翻在地,且昏迷不醒。后经道人用药,一昼夜方才苏醒过来。於是把金祖师佩服得五体投地,并谒诚拜道人为师,道人谓李目有红筋,初不应允,经一才等人再三恳求方收为徒。李当时发誓说:若我入门得艺后,如胡作非为,轻师慢道,则我必癫狂而死!后来,李之功夫练得很好,惟於悬空(轻功飞腾)与挑担棍法(即以软物如绳索布带作器械)尚未学得;夏日,乘金道人沐浴时,竟异想天开,从后暗以利刃猛力劈去,道人用沐巾一挥,李持刃脱手,飞钉于头顶楼板上,金当即指骂之说:你要疯吗?果然李后作静功於菩萨顶(山名,即现之雷达指挥站)之南华堂,竟入魔疯狂。从此不识羞恶,不避亲疏,家里的墙壁屋柱,不时被他推倒,修好后又毁掉,世人皆称之李疯子,直至终老。

麻贵廷先师,是梁平兴隆场人,身材魁伟,浑号麻大堆。麻为熊学能早年门徒,与李少侯为同门,并且是李的大师兄,他学成武艺后,行於川陕路上以保镖为业,后归梁平,往访李少侯叙旧,少侯说:师兄去后,梁平传来了好功夫咧!麻说:我不信,不瞒你说,我在川陕道上十年,还未曾遇上敌手呢!少侯说:梁平传来了金家功夫,确实比余门还高妙。麻说:哪个会金家功夫,我愿和他比试。李说:不要到别处去找,不才就会。麻便与之较量,果然应手倒地,因为身体重量大,跌得猛,在楼上比试,几乎把楼板压断了。此时金已不在,故麻以大师兄拜入小师弟门,后便被传为佳话。李所传的弟子中,以麻贵廷、杜伯长、刘志强三人为最有声名,但三人各有专长,杜精膀子(即肩风)、刘擅拿法、而麻则以头风气功为最棒,故得麻头风、杜膀子、刘拿法之称号。一天,麻往理发,理发的师傅不认识,怠慢了他,他对理发师说:你理发剃得干净吗?理发师说:不干净不给钱!麻便运用气功,使发根内缩。理发师剃了多时,总是剃干净了又长出来。后来旁人指责理发师,叫他赔礼道歉才算了事。

 

第二节 万师祖玉成

 

万师祖玉成,梁平观音岩(现名大观乡)人,出生寒微,是麻贵廷先师的饲马僮,但天资聪慧,作事刻苦耐劳,麻与杜、刘两家经常互相往来,万皆随侍左右,并深得他们欢喜,故他得三位明师指点。金家功夫在梁平传授,一般徒弟家均很富有,请老师到家来供养传艺,只有万师祖学艺,完全是师傅家供给他的衣食住行,凭他自己辛勤劳动挣来。师祖从小到麻家,至三十六岁才离开麻师自立门户,到梁平巨富王家教拳,三年期满,王家以千金为谢,师祖对主人说:你家创办的梨园队伍,你们平常把戏也看厌了,队里的人成天也闲着无事干,我愿意领你的戏班子当班主,到外地邻县演唱,两年过后,原班归还你,这就算是你对我的酬谢吧!你同意吗?王家完全同意。师祖左手有残疾,手指屈缩不能伸,人称万抓爪抓爪是地方方言,指屈缩之意思。师祖虽带残疾,但功夫超群,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万大爷之名号。他头顶留一小撮头发(俗呼马桶盖),人们若要戏把它拉紧,他能将你翻过他自己头顶,随意把你甩到任何一个方位上去。一日,师在大街上人丛中行走,有人从后戏弄发辫,不管对方身手如何敏捷,均无法逃脱师祖对其的惩处。师祖族人欲械斗,知道他的利害,先用酒引诱他,将他灌至烂醉如泥,然后把墙壁凿一小孔,把他的头发牵到另一间屋子拴牢,始攻击,师惊醒,一合劲躬身,墙壁便拉成了一个大洞。冬天,有个耍猴戏的河南人牵着一只大猴子到观音岩,扬言他的猴子最善搏击,任何高明拳师均打它不过。师祖见他夸下海口,漫不经心问道:真的吗?那人还大言不谗地答道:只要有人肯和它博斗,猴死我不要赔偿。观众恨其讲大话,均替万师祖担保,鼓动万师祖出场。时值寒冬,师祖脚踏烂鞋,手提烘炉,因有鸦片烟嗜好,而走起路来像要被风吹倒一样。师祖将烘炉一放出场,动手一个铲臁脚,鞋随之脱落飞至猴顶,猴跃起往上接鞋,师祖趁势如闪电趋前,用拿法擒住猴的两只前脚,双手一分,猴被撕裂,立刻毙命。耍猴人后悔不已,因无路费回家,苦苦哀求,师祖怜悯他,发动街坊捐献一些资金给他作路费了事。师祖在同心场(现名城南乡)和一拳师谈论武艺,左手捧一水烟袋,右手拿着纸捻子,师祖问拳师:你能承受我纸捻一击么?拳师不服,师祖动手一个鹞子入林,将他打出一丈以外去。万邑富绅谭某,慕师祖大名,特聘到家中教其子,并且指派四个壮仆供他驱使,壮仆见师祖走路打偏(弱不禁风)之模样,还具一副大鸦片烟瘾相,心想这样的人,主人请他教拳,真是活见鬼!於是四人私下商量,捉弄师祖丢失面子。一天早起,师祖闲立阶廊,一仆送洗脸水请他洗脸。师祖蹲下净面,另一仆趁师祖无备,以双手自后猛搬其肩,想令他仰卧,哪知刚一着力,壮仆自己却飘飘而起,的一声,飞过一个坝子,跌扑在师祖的面前一丈多远,几乎毙命。早餐后,师祖不辞而去,误以为主人对他不信任。谭家后来一再请人劝说,解释误会,师祖到底没有回去。万师祖的事迹还多,这只不过是比较显著的点滴罢了。

 

第三节 周师爷之德略传

 

周师爷代方号之德,梁平县东路葫芦区石安乡龙塘人。石安原有高宪龙师,学余门拳法於孙建廷,是熊学能的再传弟子,也可算一方之雄。高与师爷为比邻,故早从高学,技艺成后,开门授徒,已有门徒一百有余。一天,高与周师爷说:余门拳法虽好,但赶不上金家功夫高明巧妙,可惜金家功夫不易得传,我曾跟麻贵廷老师学了两个多年头,毫无所得,只有大师兄万玉成一人,完全得到了他的衣钵,可惜万离师别去后,我一直无缘碰上他,现在听说万已回到家乡,我们何不设法请来,共同受教?周师爷大喜,与高师祖计议,唯恐资力不足,募得另外有志学功夫者四人,一共六人,合力成就此事。后迎请万师祖来家,开支耗费甚大,而对功夫又不易轻传,不到一年,其他四人皆退出,只剩周师爷与高师祖二人,因为高又是周的老师,当然不能过分计较,故实际上供养万师祖仅周师爷一人。万师祖鸦片烟                                     瘾极大,每餐离不开鸡鱼肥肉,并且还要烹调得法,稍不如意,就会大发脾气,周师爷始终逆来顺受,倍加殷勤,毫无怨言。例如师祖说师爷家的母猪所生猪崽子很好,即马上叫徒弟给万师祖送两只猪儿过去;春节将至,师祖说家里还没有菜油,师爷马上叫徒弟给师祖家送一百斤菜油过去,这样的事例很多。如此者三年,始为师爷讲真实口诀。万师祖传功均为闭门指授,不令第二人知闻,师爷的小徒凿壁偷看,不料母狗护崽,咬了徒弟一口,被万师祖察觉,就停止了多天的教授,经师爷一再道歉,并把小徒严厉骂了一顿,保证不再无礼才了此事。从此传功更密,根本没有外人知道了。万师祖初教周师爷,只是教了一个熊出洞,一直练了两年多,师爷欲学开合气功,婉转问师祖请示,师祖大怒,质问师爷:是你教我?还是我教你?到了你应学之时,我不知道教你吗?从此不敢再向师祖请教。后来周师爷得了开合传授,练至六十日,丹田火发,腹中暖气如沸水蒸腾,贯穿尾闾,沿脊上顶入脑,复返丹田。自此以后,精神大增,大黑夜天,别人伸手不辨五指,师爷却能於百步之外辨认事物,用於练清身步时,能脚踏稀泥田坎,行走而不下陷。场上发生斗殴,师爷前去劝止,有一个人想挣脱再斗,师爷将此人之手一牵一放,那个人就滚过了三个店铺门之远。万师祖复给周师爷说:拳脚功夫,金家功夫已到顶点;至於器械,据他所知,当以子午棍法为最好,万县朱德才乃此棍法之高手,恰逢朱从川陕镖行告老还乡,周师爷迎请到家,教其学练子午棍法;因朱无后,并愿供养终老,父师在周师爷学功时朱尚健在,并以师爷呼之。周师爷学功法时间正值清朝末年,功成已进入民国,他家原有田产数十亩,因供养老师,已成破产之势。但因性格慷慨、广交游、兼事医业、开药铺、又营柞坊(柞油)、做火炮、熬硝、甚至贩卖鸦片烟。家中徒弟来往甚多,经常数席不断,虽多种经营,结果都被人诓骗,不过尚能糊口而已。因科学昌明,火器日新,父师於一九二八年拜周师爷时,他已辍功不练,且染阿芙蓉癖,但功力尚在,其膀子打人,异常沉重,能使人脏腑震动,气喷口鼻,其指拿人,犹如铁钳,痛彻骨髓,因功夫得来不易,深自秘惜,不轻语人。经父师一再诚恳请益,前后五载,方倾怀相吐,尤其开合功的观修,直至解放后一九五六年至一九五七年间方才彻底明白。解放后,周师爷完全以中医内、外科为业,骨伤科尤为卓绝。周师爷生於一八九七年(丁酉)腊月二十九日,卒於一九七六年十月十日。今我辈怀念细思,倘若他老人家能练功不辍,善自调摄,虽经极左路线之种种磨难,是完全能够活上更高的寿数!

 

第四节 父师张义尚研习金家功夫始末

 

父师生於一九一0年,因稚年多病,到十三岁那一年,患五心潮热,骨蒸盗汗,几乎险些丧失生命。时业师见父师体质太差,讲述一些有关武术、气功锻炼的故事,使父师看到了一丝生机与光明;十四岁就读高小时,有缘到王鲁璠师爷习字门拳并结合练少林深呼吸法,一年余,身体得到了很大改善,但以后继续努力,进步不大;因此於一九二八年的秋天,又拜在周师爷门下学金家功夫。

父师当时习功兴浓,正上中学,每逢寒暑及短暂节日,家里可以不回,而周师爷家是一定要去的。如此两年有余,一天,周师爷突然问父师:你经常去去来来,真想学功夫么?弄得父师啼笑皆非!只好详细讲明自己的心愿和志向,从此以后才逐渐地正规教导,但均无第三者在时方才说教,若有旁人,他是绝口不谈功夫。周师爷给父师叮嘱说:功夫是各学各的。此功夫代代相传,三人不谈,六耳不道,历来是不公开教授的!父师初拜门时不懂窍,以为都是他教的学生,都是师兄弟,向老师请教一些问题,总是不理不睬,仿佛象没有听见一样,事后无人时,他就骂了父师。当时父师学功夫比我辈艰难得多,一个人练功发现了一些疑问,想请师爷指授纠正。从学校到他家有一百多华里,完全是步行。即使至师爷家,还得寻找机会请教。而从早到晚乃至深夜,家里皆是人来人往,总没有一点儿空时间,是断了人迹的。为了不违犯师傅的戒规,有人时又不敢提问题,心里的意思是多么希望只要师傅给我请教的疑问答覆了,可以饭都不吃,马上回家去,但实在等得不耐烦时,曾有多次烦恼到心里发生矛盾:一定要学这功夫么?要是不学这功夫,也就不求教于人,受此闷气,多么自在快乐!而结果总还是不管怎样受委屈,必需坚持学下去的决心占了上风。如是又经过三个年头,总算基本上看到了金家功夫的全貌。后来师爷语重心长地对父师说:你看你们这些师兄弟哪一个是真心学功夫的?你大概认为我的口很紧,总是不肯爽快教人,你要知道得之易,失之易;得之难,失之难!我若随便把功夫传授你,你定会漫不经心,当作耳边风。一个有功夫者,并不是不想传人,但必需是载道之器,才能够把功夫继承下来,将来再把功夫发展下去,像你所看到的这一批人,到我这里来都是别有目的,有的甚至是为了混饭吃,我能给他传功夫吗?如果所传的人,对於继承、发展都做不到,传给他也是等於零,何不少些麻烦,到不如装在我肚皮里烂去吧?

周师爷给父师的指授,当时父师均做了详细记录,集成了厚厚一册,可惜在文化大革命中丢掉了。为了防止遗忘,於一九六九年又将金家功夫重写了出来。父师就读上海复旦大学后,学校请上海当时杨式太极拳名家武汇川先生带其门徒张玉、吴云倬二人来校表演推手、对剑、对刀、散手等精彩对练,令人神往(后吴云倬先生在复旦大学教杨式太极拳),所以,就把武术的兴趣转到太极拳去了。为什么不集中精力练金家功夫转向学太极呢?因为金家功夫在技击方面有很高价值,就是太过毒辣,几乎出手伤人。父师曾亲口讲高祖父所说过一个故事,在满清末年,他亲手主办我们场上的四十八天踩台戏(关庙新建落成,唱川戏庆祝),四方赌徒云集,邻县梁平一伙十余人,在赌场上赢了戏班子里唱武生张炳五的赌资,张恃武不付,扬言只要打得过他,方肯付赌资。那伙赌徒气他不过,回梁平请了练有相当功底的周玉书来。我高祖父怕出事故,极力调解,未遂。就亲眼目睹周玉书把文庙的屋柱以肩一挨,只听见的一声,屋柱便卸了出来。只要张炳五能归还原位,他们便不收赌债。张自知不敌,只得乖乖付了赌债。周师爷对父师说,就是那次周玉书回梁平过石安场时,才知万师祖在师爷家里,登门拜访,请万传一点功夫,万师祖教他一个猿猴入洞。周回梁没多久,便与一个担煤炭工人争路,一个猿猴入洞把对方打死了,因此入牢,死于大监里。一想到这里反而感觉到功夫练好了,反倒增加了自己的危险(与人交手)。而太极拳则不然。一,理论极高;二,制人也可以自作主张,不会动辄伤人;三,练起来也更自然有趣味。故转向了。但金家功夫的秘密精粹之处,始终未敢忘怀,即正印证周师爷之指授真言:得之难,失之难!岂非虚语哉!!!

 

第五节  本人承传金家功夫自述

 

综上所述乃金家功夫的起源、发展及历代杰出代表人物事迹,皆是鲜为人知。从某种角度看来,好似神话传说出乎一般常识范畴,但均是我辈从师爷、父师口授记录下来与亲眼目睹,只是秉笔直书而已哉!!姑妄听之、记之耳。

本人生於一九四六年三月,从读初小时(一九五二年至一九五六年)就目睹父师授徒练习杨式太极拳、推手等,因此从小深受父师影响,对武术产生了浓厚兴趣。八岁时父师便教我练气功,是《真传黄氏易筋经》中的第一功法,立鼎除内伤,专练其内壮功。三个月后,身体比原来更健壮,呼吸细长调匀,进步神速;然适逢五八年大跃进极左路线,大炼钢铁、成立公社伙食团,值五九年至六0年几乎伤命。於六一年生活稍有好转,又正式拜师习杨式太极拳;后来授金家功夫。我习武之路恰恰与父师相反,免于重蹈覆辙。因父师当时求学於外人,先学少林的字门拳,再习金家功夫,后练杨式太极拳。故此多走一些弯路;而我求学於父师,则先学内壮,再习太极,后练金家功夫,故走了一点捷径。难忘父师的精心指授,先学内壮功,身体素质得到提高;再习太极,练出太极拳的松弹劲;后练金家功夫,则更易、更妙。因太极、金家功夫的精髓皆相通,一开始入手练习就不许用力,更忌拙力,目的是培养灵机,以训练出松弹劲为核心,最终达到快利粘连随合劲之高层境界。方能让人感觉一着力如触电般。父师常言:金家功夫之开合劲,与道相通,为练命功之基本功法,太极拳亦然。缘于两功法的祖师张三丰、金道人皆为道家祖师矣!

多年来,我练金家功夫感触很深。此功法以单式练习为主,只有一个四把捶套路,共九手(即九个动作)。练习时很方便,不择地方,即使很小之地皆能练功,正合拳谚云拳打卧牛之地之意。杨式太极拳则不然,练一个完整套路共三段,需两个半房间大,才不致退去退来地练。就技击而言,其技击效果也比太极拳进步快,正如拳谚云:太极十年不出门,金家、形意三年打死人,只不过金家比形意更为狠毒些。因此父师从来不教金家功夫,凡求学者只传教杨式太极拳或形意拳(父师在上海复旦读书时,拜形意拳家赵振尧为师)等,皆因金家功夫易伤人与难习练。岂能以函授资料办班授徒便练出功夫来,如此教授,不但浪费人家财力、耽误人家精力,而且还会练出毛病。故必有明师面授机益,诚心栽培,加上自己刻苦钻研,方可成大器。金家功夫唯有谒诚拜师,正式列入门墙后,自己勤加苦练,数载寒暑,大功乃成,以至终身受益无穷矣。我曾以金家功夫技击运用於太极拳推手中去,确有奇效。对方始终感觉我有多手的味道,令其措手不及。缘于趁对方走化之中略有间隙,即以头、肩、肘、手、臀、膝、足皆可因势利导用之。太极拳之八法,棚、履、挤、按、采、列、肘、靠用得法,诚然历害;但金家功夫多用头风、腾风、膝风,则比太极拳有更多的巧妙绝伦之处,可令对方极难应付,手足无措。我的实战体会认为,练力容易练松难,要习轻灵则更难。如要在武术上有所成就,应将金家功夫练炉火纯青后,若再练其它功夫更易,或许你对其它功夫便无趣再练了。就因金家功夫练起来既舒适、又养生;於技击作用、气功(开合功),与其它功夫不可同言而喻矣。以上所述乃个人拙见,望武术同道、同仁们赐教。

父师一生困于诸多因素,所传授金家功夫之入室弟子极少,唯有我与关明先师弟两人而已!!时值父师仙逝三年余,怀着对父师的无限思念之情,特写金家功夫之历史渊源、发展、历代杰出人物生平事迹等,公诸於世,以维护其纯洁性。然社会上总有一小撮妄利之徒,假冒父师之弟子或老师等之名,进行招摇撞骗,以盲引盲,危害众多武术爱好者,心殊不忍!为不辜负父师辛勤栽培,愿将父师用毕生心血所著之《中医薪传》、《丹道薪传》、《武术薪传》(即金家功夫)姊妹篇公诸於世,以飧广大武术爱好者。完成父师之遗愿,继承发扬光大,乃我辈之心愿。曾於二0 0一年将遗稿委托给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胡孚琛先生(即我的师兄弟),因有种种困难,至今还未就绪,但应坚信此三部著作不久将会陆续由国家正规权威出版社出版面世。

我已从忠县中医院退职,继承家传医业在自己开的个体中医诊所上班,以中医内、外科悬壶济世。而今社会时代不同,我曾破例传金家功夫第八代门人有五:赵永明、谭康华、戴凌峰、张晓毅、关泽勇。将来后继有人,不至湮没矣!幸哉!!幸哉!!!

                                        

第六节 金家功夫世系传人

 

老谱云: 心意六合第一家(金家心意六合拳 渝东第一家)

——金家功夫世系。

第一代  金一望祖师(道人)

第二代  李少侯

第三代  麻贵廷

     杜伯长

     刘志强(刘二老爷)

第四代  万玉成

     梁平县观音岩人(即大观乡)。

第五代  周之德讳代方

     梁平县葫芦区石安乡龙德人,生於一八九七年丁酉腊月二十九日未时。

第六代  张义尚

忠县汝溪镇长安村人(忠县中医院副主任医师),生於农历一九一0年三月二十七日。

第七代  张力

忠县汝溪镇长安村人(忠县中医院退休职业医师),生於农历一九四六年三月二十六日。

 

来源:

http://www.lp023.com/bbs/ShowPost.asp?ThreadID=344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