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首村夫 / 待分类 / “钗头凤”的悲剧

0 0

   

“钗头凤”的悲剧

原创
2017-10-15  龙首村夫


 

公元1125年的春日,三十一岁的陆游旧地重游,在家乡绍兴禹跡寺南的沈园与前妻唐婉邂逅相遇。这对曾经是“琴瑟甚和”情意相投的恩爱夫妻,只是因为婆母对儿媳产生恶感,而被迫离异。这次重逢,令人百感交集,往事不堪回首,唯唏嘘而已。此时,双方均已另新组成家庭,唐婉豁达的丈夫,特意使唐氏遣致肴,聊表托慰之情,伤感的陆游,终于情不自禁,信笔在园壁题写了一首《钗头凤》词,表达了他与唐婉之间眷念之深,相思之切,怨恨之苦却又难以言状的凄楚心情。

红酥手,黄腾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痕红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陆游《钗头凤》)

全词将摹绘、比喻、双关、衬托、反复等修辞方式有机地融合一体。“红酥手、黄滕酒”二句,即是对唐婉鲜嫩柔美的肤色和酒色的摹绘,也是对唐婉殷勤把盞时,美丽姿致的描写,寓含着对往昔美好生活的回忆。“宫墙柳”喻他适的唐婉,可望而不可及;“东风恶”一语双关,含蕴丰富,即是实指,又是虚写,暗指造成唐陆二人爱情悲剧的“恶势力”。“人空瘦,淚痕红浥鲛绡透”是以唐婉容颜体态的变化和她痛苦情状的描绘来衬托词人内心沉重的悲哀。一个“空”字,显露出词人万般无奈的怜惜之情,一个“透”字,委婉而形象地表达了唐婉(也是作者)的伤痛之重、恩情之深。

词的上下片各由三个反复迭用的独词句作结。三个“错”字奔涌而出,既有悲愤感情的渲泻,又有对造成爱情悲剧原因的理性思索。是自省、自责!又是对不合理婚姻制度的否定。下片依前用三个反复迭用的“莫”字收尾,诉说了词人难以名状的哀怨。那些梗塞于心,难以负载的大恸和至情,只能在无可奈何的喟叹声中连绵,给人留下了不尽的遗憾。

相传唐婉看见此词后,和了一首“钗头凤”,其中有“世情薄,人情恶”之句。上下片也以三个反复迭用的独词句作结。上片的三个“难”字,表达了作者对艰难人生的深刻体味,勾勒出一个在封建恶势力下孤苦无助的弱女子的形象;下片的三个“瞒”字,道出了她深陷旧情不能自拔的、强颜欢笑的痛苦。不久,终于抑郁而死。

八百多年过去了,这个凄惋、悱恻的爱情故事,连同《钗头凤》词一起流传至今,男女主人公的不幸遭遇令人扼腕痛心。特别是爱国大诗人陆游在道德与情感、思想与精神上巨大矛盾,更使这首词充满了体味不尽的意蕴。人们敬仰他在外敌面前和坎坷人生中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却又惋惜他在“母命”面前的软弱和无能。不过,也许正因如此,加之完美的艺术形象和高超的语言技巧,才使得《钗头凤》的爱情悲剧,如此的感憾人心。

附:唐婉的《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