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梦卿Menethil / 历史 / 伊斯兰的另类

分享

   

伊斯兰的另类

2017-10-25  曲梦卿Men...

当下,全球伊斯兰教徒中,逊尼派就占了80%以上,超过了十亿信众,而什叶派仅有八千万左右,也就只有10%-15%的样子。虽然,两派信众相差悬殊,影响力也大不一样,作为什叶派也从未放弃过与逊尼派的争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具体到国家和地区,西亚、中亚、北非、南亚以及东南亚的广大伊斯兰世界均为逊尼派。什叶派的主要势力范围,仅限于伊朗、塔吉克斯坦两国,以及伊拉克的两河流域,这些主要是伊朗高原的地缘影响力范围,则什叶派势力的核心,毫无争辩的是伊朗。

而伊朗并非自古便是游离于伊斯兰世界大部队的另类。在伊斯兰创教之初的六七百年中,伊朗总体上一直是逊尼派的势力范围。而到了16世纪伊朗萨法维帝国建立,才由逊尼派向什叶派的整体转变。

发生了何事,伊朗要转投什叶派?

也许有人会说:是因萨法维王室是什叶派出身,所以在治下推崇什叶派。但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吗?我们得打几个打问号。

云石君在之前的文章里分析过伊斯兰逊尼派和什叶派的长久以来矛盾所在的原因做了说明,本质上什叶派是作为弱小边缘势力反对伊斯兰强权帝国的一个意识形态工具。一旦他们翻身上位,成为伊斯兰世界的强权统治者,也不得不面临皈依逊尼派的结局,原因相信你也猜出来了:为了让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认同自己,所以,对于统治者而言,身在何门何派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比如,之前提到过的出生什叶派的阿拔斯王朝,主宰了阿拉伯帝国后,立刻就皈依了逊尼派。

如此一来,早期尊奉什叶的萨法维王室,又怎会在占领伊朗后就强逼逊尼派民众改教?

还有另外的可能:伊朗高原与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的地缘政治冲突使然。中东地区一直存在着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和伊朗高原三大地缘板块,三者彼此间相对独立,地缘实力又大致相当,所以存在结构性地缘冲突。

以伊朗高原为本部核心区的萨法维帝国,与均为逊尼派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以及阿拉伯民族势力长期发生冲突。在政治敌对的情况下,伊朗在意识形态领域与他们保持距离,这也倒有可能。

但这些就足以解释萨法维帝国转向什叶派吗?

不过,就算中东三大地缘板块的结构性矛盾一直存在,但在此之前,任何一个占领伊朗的伊斯兰政权,从来都没有尝试过在意识形态上要独树一帜。

那我们不得不强调一下:伊朗位居伊斯兰世界的地缘中心,一旦有足够强势的政权占据伊朗,就会志在政治上一统中西亚和北非,如果在意识形态上与作为伊斯兰主流的逊尼派划清界限,就会加它收服其他版块的难度。反之,政权实力如果较弱,那就更不敢与四周都是逊尼派的天下为敌,以免被群攻。

既然如此,萨法维帝国改奉什叶派,伊斯兰世界内部的地缘政治博弈作祟仅是一方面原因,那还有其它什么原因呢?

答案是:世界地缘政治经济格局的影响。

我们再来看看,16-18世纪,萨法维帝国统治着伊朗,而此时的欧洲文明逐渐崛起,大航海时代也火起来了。

在这里,云石君又要给大家提示一下:作为亚欧大陆地缘中心的中东,是东西方交流的必经干道。伊斯兰教短时间内为什么能迅速传播开来?答案便是其东西方商路纽带的作用。在巨大利益驱使下,怎样才能把钱财尽可能往自己口袋里装?这就需要,伊斯兰世界各个主要地缘势力极力去维护一个相对一致的文化体系,来减少贸易过程中的摩擦和阻碍,提高商业效率。

不过,地球是在转动的,地球也不会仅仅围绕着伊斯兰世界而转。

大航海时代的来临和新航线的开辟,东西方贸易商路的中心地带面临着巨大威胁。欧洲人通过海路环绕非洲或跨越新大陆,完全避开了中东,直接与东方开展贸易,还有你伊斯兰世界什么事?

不仅如此,在北方有个俄罗斯崛起来了,也在渗透北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东西方陆上交通线利益已经大幅萎缩大不如前,可俄罗斯也紧盯着这块肉。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人和中东的穆斯林站一堆,欧洲人还是愿意选俄罗斯人。

海陆通道的变化,中东的发财路被断不说,连东西方海上贸易的掌控权,都被欧洲人抢了去。

伊斯兰愁啊!

东西方贸易主导权一丧失,维系伊斯兰世界文化同一性的商业纽带也崩盘了。原本是因利益而建立起来的统一,眼看无利可图了,只能各扫屋檐雪了。那就没必要为了得到逊尼派的认同而委屈自己了。

这就是伊朗转型为什叶派的时代背景。

不过,这只是外因,那决定伊朗转型的还是他自己。

作为一个强势政权,谁都想成就千秋霸业,伊朗萨法维帝国的目标自然是想统治整个伊斯兰世界。而他又选择了一条与绝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背道而驰的什叶派,以少敌多,统治难度可想而知。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伊朗这是唱的哪一出?

我们又得从占据东地中海——小亚细亚半岛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说起。

伊朗萨法维帝国强大时,阿拉伯势力已经没落,但突厥系的奥斯曼土耳其正处于全盛期。同是强权政治,都有意一统伊斯兰,但又是势均力敌,最终只能形成长期对峙的局面。

在伊朗一看,正面对抗取胜难,那就另寻它路了。不过,不是什么歪门邪道,关键还是要壮大自己的实力,尽可能的削弱对方。

怎么壮大实力?

一、提高文明质量。伊朗没有同时期的欧洲人不断技术革命的条件,那就只能扩充地盘,阿富汗和图兰低地便被盯上了。

阿富汗本身就是伊朗高原的延伸,图兰低地则在地缘上被伊朗高原压制,所以伊朗的扩张符合地缘规律。而更重要的是,图兰低地和阿富汗地处中亚,伊朗的存在,将他们与中东隔离开来,这就使伊朗对中亚的经略,可以避免受到土耳其的直接干涉。

可土耳其哪有那么好对付?土耳其虽不能直接干涉中亚,但对中亚可以通过两方面施加影响:第一,土耳其在征服阿拉伯势力后,取得了逊尼派哈里发的头衔,是名义上的逊尼派宗主;其二,中亚大多为突厥语族地区,与土耳其系出同源,土耳其可以用民族纽带争取他们的认同。

伊朗表示很头疼:首先,如果一直维持过去的逊尼派立场,和位处哈里发的土耳其相斗有点叛乱的意思,太不好听了点,也会受到其他中亚的部族的非议;甚至,连伊朗内部,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这种因素影响。其次,中亚土著大多为突厥语族,他们对土耳其有天然亲近感。土耳其的先天优势,对伊朗夺取乃至消化中亚构成长期负面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不得不转向什叶派。

首先,转型为什叶派,可以在内部清除土耳其哈里发地位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争取民众的认同。

其次,鉴于伊朗位于中东与中亚中间,伊朗转型为什叶派后,中东逊尼派本部向中亚输送地缘影响力的文化通道就被切断。

从近的说,伊朗此举必定会加剧伊朗与中亚的冲突,好在中亚实力不济,不然被四周包围的伊朗骑虎难下了。从远的来看,如果对中亚经营得当,使什叶派在当地获得广泛认同,在教派文化上亲附自己的也会增加不说,还会由此抵消中亚部族因突厥出身而对土耳其产生的天然亲近感,进而更好的将这片土地消化吸收,让它们成为自己征服中东的助力。

贸易的主导权丧失,使伊斯兰世界不再有维系文化一致的利益驱使,而伊朗与土耳其的长期对立,又给了它打造独立意识形态认同的充分理由,在这种情况下,伊朗转型为什叶派也就顺理成章。

不用多说,伊朗转型的目的,来建立其自己主导的意识形态体系,进而在稳固内部统治的同时,更好的消化中亚。

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西方势力在工业时代到来后对伊斯兰的影响力。中亚也被俄、英两大势力瓜分。此时的伊朗,自保都成问题,哪还顾得了扩张。所以对中亚同化也就成了空中楼阁。

无奈之下,伊朗同其什叶派只能成为一座孤岛,被视为伊斯兰的另类。只能感叹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那么,成为孤独长跑者的伊朗,又该怎样在逊尼派的重重堵截下,突出重围呢?这就与当今伊朗的国际战略密不可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