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牙利齿机关枪 / 奇思妙文 / 怀念从泡桐花开始 作者:西南小杂皮

分享

   

怀念从泡桐花开始 作者:西南小杂皮

2017-11-04  尖牙利齿...

  近久,心绪不佳,什么地方也不去了,每天早早的关了铺子的门,就回到自己的住处,泡上一杯普洱茶,躺在沙发上看书,奇怪得很,迷上了宋词,觉得那个时代真的很美,很想生活在那个时代,甚至假想我活在宋朝,一定也会活成一个传说的。

  其间翻到晏殊的词,就读了一首关于泡桐有关的: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心里不由一震,接着就开始找与泡桐有关的词,然后就诵读起来:夹道春花不胜锦,不见桐花笑春风”“不俗媚眼发暗香,点滴便知桐花否”“春风不忘遗落痕,催得桐花半醒来” “缺月挂梧桐,漏断人初静,   读着读着,眼睛就朦胧起来,仿佛在泪光中,又见故乡的泡桐了。

  我的家乡,很小,在云南的边陲,与缅甸接壤,一年四季,热,不像我住的思茅城,四季分明,我就在那个傣族聚居的小寨子里长大。故乡的树很多,大多我都叫不出名字来,只是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诉我,门前的那树叫泡桐。我问为什么要栽泡桐树,母亲就说,你一出生,爸爸妈妈就得给你栽种泡桐树,等你长大了,要嫁出去的时候,砍倒了,给你置办嫁妆。呵呵,从小我就知道门前的泡桐树就是我的。

  记忆中的泡桐树很美,只要稍稍冷的天气一过,我就知道,春天来了,泡桐树又要开花了,于是每天都要抬根凳子来,坐在院坝里,看什么时候梧桐树会开花,等呀,等呀,株梧桐树终于有了一点绿意。春风又吹过了几天,泡桐树才象一个姗姗来迟的女子一样,慢慢从闺房里探出头来。在不经意的抬头间,你发现那几株桐树已露出了花骨儿了。又下了一场春雨,几个暖暖的春风天,那些桐花便一簇簇一束束的开了,繁盛,一朵接着一朵,张扬,一点都不娇羞,争先恐后的开满了枝头,美得让人心动,泡桐总是迟开花,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心痛。小时候不懂诗句,上了中学,读了莫道春花已怡尽,点滴桐花春不老。这样的诗句,才发现人生也是这样,迟开的花也许会更美丽。

   春天来了,父母都忙,忙着给隔冬的小麦锄草,忙着牵牛耕田,忙着浸种下泥,忙着平地起垄,没有一个人有空闲去注意几株桐树开花了。默不作声的泡桐,寂寞开着,老去,落下。只有无事可做的我才会关注那些淡蓝色,状如喇叭的花朵儿落了下来,捡起来在鼻子下一嗅,清香悠远。

   后来,长大了,自己读书不认真,和老师闹僵了,就外出去打工,一别故乡就是多年,不见桐花有好些日子了,挺想念故乡的,记起泡桐,也是从受伤开始的:七岁那年,上楼去抱柴来煮猪食,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滑下来,手中的柴禾尖锐的部分如刀一样划破了我的小腿,血就牵线的淌出,我的尖叫引来了在院坝里洗衣服的母亲,她奔进屋来,返身回去,在泡桐树上捋了一把桐花,放在嘴里反复的咀嚼,直到嘴角里淌出淡蓝色的汁水,母亲吐出来把它敷在我伤口上,那锐利的疼痛渐渐淡了下去。如今离开母亲在千里之外谋生,一个人活着很艰难的,偶尔在自己做菜的时候,不小心被刀子划破了手,再深的疼痛也没有母亲呵护了,更找不到梧桐来敷伤口,只能自己贴上那没有一点人情味的云南白药创可贴了。
    在故乡有这样的习俗,无论谁家生了女儿,便总会在屋前屋后栽种数棵梧桐,等女儿们长大以后,用梧桐木做嫁妆。母亲前天又来电话说,邻居家门前的梧桐树砍了,又有一个女孩要出嫁了,我们家的梧桐树也长了二十多年,该是砍的时候了,孩子呀,过年得给我带个男孩回来啊。面对母亲的“逼婚”,我也不能伤她老人家的心,这也是一种特殊的爱啊,更准确一点来说,这是母亲的担心,怕我把年龄混大了,将来嫁不出去,我就说,妈妈,我在等我的缘分,缘分来了,不用你追,我都会把自己嫁出去的,不忙啊。母亲就强调:娃娃啊,你不急妈急啊,和你一样大的小花的孩子都读一年级了呀!给你留的泡桐树全都挂满了燕子的巢,燕子那么忙碌都想着要有个家呢!孩子。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自己何尝不是一只奔波的燕子,但是人在异乡,也没有梧桐可栖。想着,就真的想妈妈了,我给母亲说,无论自己能不能带男孩子回来,我都会回来过年,看看爸爸妈妈,看看陪我20多年的梧桐树。
   想起一个人,是从怀念泡桐花开始的,真不知道,门前的泡桐花还要零落几年?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