昵称49996424 / 待分类 / 慢阅读:回望曾经的长沙临时大学

分享

   

慢阅读:回望曾经的长沙临时大学

2017-11-23  昵称49996...

慢阅读:回望曾经的长沙临时大学

“湘黔滇旅行团”中包括闻一多、黄钰先、袁复礼、李继侗、曾昭抡、吴征镒等重要教授。

慢阅读:回望曾经的长沙临时大学

由于抗日局势恶化,1938年2月中旬,长沙临时大学开始往云南昆明搬迁。共计336名师生组成“湘黔滇旅行团”,徒步经过湘西进入贵州,最后于4月28日抵达云南昆明,迁移全程约三千里。

文|邱海云,80后,公务员,现供职于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秘书处。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国民政府教育部为了维持抗战时期的教育事业,计划分区成立临时大学,其中第一区由国立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组成,校址定在湖南长沙,因为“当地有圣经学院,可以容纳九百人,同时清华正在南岳营造房舍”。

1937年 8月28日,教育部给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寄去一封公函,称“奉部长密谕”,指定张伯苓(南开大学校长)、梅贻琦、蒋梦麟(北京大学校长)为长沙临时大学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杨振声(曾任山东大学校长)为长沙临时大学筹备委员会秘书主任。梅贻琦带部分人员先期抵达长沙,开展筹备工作。

9月10日 ,教育部以第16696号令正式宣布在长沙和西安两地设立临时大学。9月13日,在长沙举行了第一次临时大学筹委会会议,研究了各项筹备工作和急待解决的问题。9月28日,正式启用长沙临时大学关防(公章)。10月25日开学,全校共设文、理、工、法商4科17个学系。

学生们从全国各地云集长沙,一路上交通阻隔、忍饥挨饿、倍尝辛苦。各校学生10月18日开始报到,到11月20日 ,总计到校学生1452人,其中南开学生147人、清华学生631人、北大学生342人。另有清华和北大联合在武昌招收的新生及南开中学升南开大学的新生114人,借读生218人。三校教职员共148人,其中清华73人、北大55人、南开20人。

长沙临时大学的校址位于长沙韭菜园,主要租借圣经学院和涵德女校,另有湖南省政府拨给的原清朝军队的49标营房。

长沙圣经学院是1917年由美国内陆会传教士葛荫华创办。西南联大首届毕业生汤衍瑞回忆说:“圣经学院是全长沙、全湖南最讲究的建筑,其主要建筑是一座钢筋水泥雄伟的四层大厦,楼下是学校的办公室,底层作为防空避难所,二、三、四层是理学院和法商学院的教室。大厦是坐南向北,在大厦的两侧东西相对各为三层建筑的楼房,供北平图书馆办公及做教职员宿舍。在这三座楼的前面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四方形院子,铺着整齐碧绿的草皮,草坪四周种植很繁茂的树木,每逢晴天,男女同学们课余都喜欢在草坪上或坐或卧享受日光。”

49标营房是男生宿舍,旧式的木板楼,年久失修,一人走路,全楼皆动。同学们开玩笑,自称“标客”。底层比较潮湿,排满双层木床,光线尤其暗淡,楼上光线稍好。学生一律睡地板,下起雨来,多处漏水,只好在被子上蒙块油布,枕畔支柄菲菲伞(油纸竹骨做成,面上画有各种不同花朵或图案的小雨伞,创作人为湖南湘乡人潘岱青),方能“高枕无忧”。

学生搬进49标营房不久后一个上午,三位常委由秘书主任陪同巡视宿舍,蒋梦麟看到宿舍破败,设备又极简陋,认为这会影响学生身心,不宜居住;张伯苓则认为国难方殷,政府在极度困难中仍能顾及青年学子的学业,已属难能可贵,而且学生正应该接受锻炼,有这样的宿舍也该满意了。梅贻琦原是张的学生,未表示态度。蒋梦麟说:“倘若是我的孩子,我就不要他住在这宿舍里。”张伯苓很不高兴,针锋相对地说:“倘若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他住在这宿舍里。”

11月1日,长沙临时大学如期开课(这一天以后成为西南联大的校庆日)。当天虽然有日本飞机“前来表达敬意”,但轰炸还不严重。为了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学校临时邀请一些名流学者来作关于形势的讲演,如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讲抗战形势,《大公报》总编辑张季鸾讲对战后形势发展的预测,国民党高级将领陈诚、白崇禧讲战略与士气等问题。获释不久的中国共产党原总书记陈独秀也讲过对国际形势发展的预测。八路军驻长沙办事处负责人徐特立先后三次来校讲演,介绍延安八路军情况以及动员民众参加抗战等,受到学生的欢迎。

据当时的学生回忆,张治中主席一日到大学演讲说:“我个人有守士之责,坚决地要维持长沙。假如有人感觉生命危险,要想找一条安全之路,我将对他说,最安全之路莫如跳入湘江。”

杨振声在《北大在长沙》写道:“我们都各得其所恢复了学校生活,住在每人一间的学生宿舍里,天冷后大家还围着长沙特有的小火缸煮茶谈天。围着大饭桌吃包饭,大家都欣赏长沙的肥青菜、嫩豆腐、四角一个的大角鱼、一毛多一斤的肥猪肉。”

而对于长沙,学生们则有共同的感觉,“沙市多雨,殊为讨厌”。陈达在《浪迹十年》中记道:“长沙多雨,因此菜类容易生长,菜园甚多,路旁篱笆内常见绿荫遍地,所栽植者系各项蔬菜。水果种类多而价廉,桔子多核而味甘。湘江鱼虾丰富,鱼店及鱼摊售卖大小鱼类多种,往往是活的。我们用饭时,几乎每餐多有鲜鱼。”

蒋梦麟在《西潮》中提到:“湘江里最多的是鱼、虾、鳝、鳗和甲鱼,省内所产橘子和柿子鲜红艳丽。贫富咸宜的豆腐洁白匀净如浓缩的牛奶。唯一的缺点是湿气太重,一年之中雨天和阴天远较晴天为多。”

而长沙的人力车夫,师生们也觉得有趣。车夫拉车时一步一步地踟蹰而行,不慌不忙地走去。师生们有时替车夫担忧,怕他永久不能到达目的地。如果你要他跑得快一点,他准会告诉你,你老下来拉吧,我倒要看看你老是怎么个跑法。

文学院最初也在长沙,由于校舍的限制,后迁到距长沙百余里的南岳。校舍在著名的衡山山腰,也属圣经学院。文学院11月19日开始上课。刚上课时,教授19人,当时北大历史系教授容肇祖和清华哲学系教授冯友兰合作,把19名教授的名字串写了一首好玩的诗:

冯阑雅趣竟如何(冯友兰) , 闻一由来未见多(闻一多),

性缓佩弦犹可急(朱自清) , 愿公超上莫蹉跎(叶公超)。

鼎沈雒水是耶非(沈有鼎) , 秉璧犹能完璧归(郑秉璧),

养士三千江山浦(浦江清) , 无忌何时破赵国(柳无忌)。

从容先着祖生鞭(容肇祖) ,未达元希扫虏烟(吴达元),

晓梦醒来身在楚(孙晓梦) , 皑岚依旧听鸣泉(罗皑岚)。

久旱苍生望岳霖(金岳霖) , 谁能济世与寿民(刘寿民)?

汉家重见王业治(杨业治), 堂前燕子亦卜荪(燕卜荪William Empson)。

卜得先甲与先庚(周先庚),大家有喜报俊升(吴俊升),

功在朝廷光史册(罗廷光),停云千古留大名(停云楼,当时教授们的宿舍)。

这么多著名教授、学者、诗人会聚南岳,留下这首在抗日战争时期写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诗句,也算是战时的别样风景。

随着南京陷落、武汉告急,战争形势紧急,日机突袭长沙的次数不断增加,长沙临大只维持了三个月,为了使弦歌不辍,1938年2月,临大迁往昆明,正是“暂住衡山湘水,又成离别”。1938年4月2日,教育部改长沙临时大学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