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丰少少爷 2018-01-02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大明督师袁崇焕是个颇具争议的历史人物。

参加过“反清复明”的活动、被称为明末清初五大学者之一的朱舜水,在他的著作《朱舜水集》里,直呼袁崇焕为“卖国贼”。

明末名士徐石麒也认为,袁崇焕表面上主战,而实际上是想主和,甚至以擒杀毛文龙的方式取信于清廷。

张岱在《石匮书后集》也记,袁崇焕为了与后金成功议和就“杀毛文龙以为信物,勾引入犯,以城下之盟,了五年灭寇之局”。

《明史纪事本末补遗》则称“(袁崇焕)无以塞五年平辽之命,乃复为讲款计”。

《国榷》记:后金“阴通款崇焕。求杀文龙。而崇焕中其计不觉也”。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甚至,袁崇焕被处剐刑时,刽子手“寸寸脔割之,割肉一块,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啖之。刽子乱扑,百姓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

不过,袁崇焕深得追随多年的卫士佘姓义士尊崇,其死后,佘义士冒死偷出骸骨葬在北京的广东旧义园,终身守墓,并与家人发誓世代埋名为袁守墓,死后他亦葬在袁墓旁。

大概一百五十多年后,清高宗乾隆皇帝认为袁崇焕是个大大的忠臣,只不过当时主暗政昏,致使好人蒙冤,大张旗鼓地予以平反。

于是,袁崇焕由奸贼蜕化为英雄,由人晋升成神。

清末维新人士康有为认为,“袁督师之雄才大略,忠烈武棱,古今寡比”。

梁启超也称赞袁崇焕是能影响国家安危、民族兴亡的人。

武侠小说作家泰斗金庸先生作在《袁崇焕评传》将袁崇焕比作“一个古希腊的悲剧英雄”,称赞“他有巨大的勇气,和敌人作战的勇气,道德上的勇气”。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

当初,袁崇焕名声不好的时候,他到底是哪里人,大家并不是很以为意。

而当袁崇焕成了“古今寡比”的“忠烈武棱”,乡里自然以之为荣了。

东莞人率先发声指出袁崇焕是广东东莞石碣镇水南村人。

此说一出,很长一段时间内占据了上风。

金庸先生在作《袁崇焕评传》时,就把袁崇焕定位为广东东莞人。还脑洞大开,硬生生地给袁崇焕搭配上一句东莞土语“丢你老母”,作为袁崇焕的口头禅,巨搞笑。

可真甭说,说袁崇焕为东莞人也是有根据的。

比如说,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时任辽东巡抚的袁崇焕在宁锦大战之中,临阵怯敌、谋略失当、守土无方,种种表现让人大失所望。

袁崇焕自己也很知趣,于该年七月向天启皇帝上《乞休疏》,引咎辞职。

天启随即批复:“袁崇焕暮气难鼓,物议滋至,已准其引疾求去。”

袁崇焕因此回到东莞水南。当时,正值水南父老重修三界庙,于是他们便请袁崇焕写疏文。袁崇焕在《重修三界庙疏文》中写道:“予请告以还”。疏文中的“予里”、“吾乡”、“同乡”、“里人”之“乡”与“里”,均指东莞水南,袁崇焕自署“里人”,即是说自己是东莞水南人。

再有,袁崇焕的许多诗词里面者提到珠三角一带的名胜,其中包括光孝寺,罗浮山等。

有的诗,更说罗浮山离他家只有四十里——东莞石碣镇水南村可不就距罗浮山只有四十里?

还有,袁崇焕生平所交往举荐的文臣武将大多数都是广东人甚至就是东莞人,这也很能说明问题。

另外,东莞石碣镇水南人陈杓作有《朔夜与袁大司马话别》诗,如果袁崇焕和陈杓不是同乡,就很难解释他们为什么会相识。

特别要说的是,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四月,袁崇焕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当时,休致居家的翰林院编修陈子壮约梁国栋、黎密、邝瑞露及袁崇焕幕宾邓桢、梁稷等十九人在广州举行盛大的饯别会。会上,各人都作诗来送别,并由赵口夫绘成《袁督师督辽饯别图》,各人将所赋的诗写于图右,最终形成《东莞袁崇焕督辽饯别图诗》。

以上种种可见,袁崇焕就是东莞人。

今天,广东东莞石碣镇水南村村投资上亿元修建了袁崇焕公园,并花费千万元拍摄了电视剧《袁崇焕》。还把北京袁大将军祠、袁崇焕墓修葺一新之际。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则袁崇焕墓成为了广东人怀念英雄的聚集地,称“广东义园”。

近几年的清明节,一批在京东莞籍人士和大学生都会来到袁崇焕墓前敬献花圈,表达哀思。

每届全国人大的东莞籍代表和市领导,也都会在会议间歇,专程到墓祠拜谒。

不过,让东莞人极为尴尬的是,现在北京孔庙存明朝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己未科进士题名碑记上第三甲第四十名进士,赫然刻着:袁崇焕,广西藤县。

广西藤县人因此认为,袁崇焕的故里在藤县。

东莞当地不能接受这种说法,以大篇幅的报道对袁崇焕籍贯“广西藤县论”进行了反击。

为袁崇焕守墓的佘义士后人佘幼芝女士甚至在电视镜头前失声痛哭,痛斥广西藤县人的说法是一种对历史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这里,不得不顺带说一说这位佘女士。佘女士一家为袁崇焕守墓长达17代、逾四百多年,其精神无疑是令人敬仰的,但绝不能因为这个,就认为自己是历史权威。举个例子,她口口声声地称袁崇焕为“袁大将军”,袁崇焕墓碑上也刻“有明袁大将军墓”,其实,这种称呼,袁崇焕未必喜欢。

要知道,明朝军事制度承袭宋朝,以文制武,文官带兵,所谓“国初兵事专任武臣,后曾以文臣监督,文臣重者曰总督,次曰巡抚”是也。袁崇焕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是文臣全面掌蓟、辽、天津、登莱四镇军务,属“将首”——袁崇焕杀毛文龙前,也曾自得而不失杀气地称:“你道本部院是个书生,本部院却是一个将首!”

所以,称袁崇焕为“袁大将军”,其实是对他的贬称。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再有,广西藤县人认为袁崇焕的故里在藤县,除了北京孔庙内明清进士题名碑上袁崇焕的名下所刻“广西藤县”字样外,还有多种证据。

即《明怀宗实录》、《崇祯实录》《崇祯长编》、《国榷》、《明季北略》等诸书中,均记载袁崇焕是广西藤县人。

如《明实录·崇祯实录》卷三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八月癸亥条云:“崇焕,藤县人,万历己未进士。”

《国榷》卷九一崇祯三年八月癸亥条云:“崇焕,字自如,藤县人。”

另据《明季北略》卷二“袁崇焕守宁远”条云:“袁崇焕,号自如,广西梧州府藤县人。”

甚至,连袁崇焕本人也说自己是藤县人。他在《天启五年擢佥事监军奏方略疏》言“臣籍已属西江”,西江即浔江,指藤县。

现在,藤县白马乡有很多袁崇焕遗迹和故里纪念碑。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1984年,“袁崇焕诞辰400周年纪念暨学术研讨会”也在广西藤县举行。

那么,袁崇焕到底是广东东莞人还是广西藤县人?

李济深在撰《重修明督师袁崇焕祠墓碑》载:“督师为广东东莞人,而以广西藤县通籍。两粤人士感今怀古,用纪其事于石,以谂来明督师袁公崇焕故里,已成为藤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即袁崇焕原籍是广东东莞,后落籍广西藤县,两广都是他的故乡。

清史大家阎崇年在其大作《袁崇焕传》中干脆写:“袁崇焕往来于广东东莞和广西藤县之间。袁崇焕下狱后,袁崇煜等前往藤县。看来,袁崇焕在广东东莞、广西藤县都有家产。”

李济深、阎崇年等人以为这么一说,袁崇焕既属广东东莞,又属广西藤县,则广东东莞和广西藤县就会皆大欢喜了。

实际还是一笔糊涂账,广东东莞、广西藤县都不认可。

广东东莞、广西藤县两地人都不相信,象袁崇焕这么大的一个历史名人,不可能连个籍贯都查不明白。

于是,就有了许多历史学家投入到其中的调查研究中来。

不查不要紧,这一查,结局让人大出意外。

道光年间的广西巡抚梁章钜早有考证,袁崇焕祖籍广东东莞,实居广西平南,又寄籍广西藤县。袁崇焕曾回东莞谒墓,作诗云:“少小辞乡国,飘零二十年。”又据《游雁洲》(平南县城河中洲)诗注云:“予居平南(即其故里),初应童子试,被人讦。今改籍藤县。”为什么被人讦?据传因科举考试,规定要有三年籍贯,而袁崇焕在平南居住只得一年,故到藤县他祖父嫡兄的孙子袁崇熠家寄籍考藤县童子试,没人发现他没有三年籍贯,被他考中了。以后便以藤籍考乡试和到京会试,一路顺风。他的宗兄袁崇熠住在藤县何处,据藤县史料载,就在平南白马即袁崇焕的故里对河藤新白马莲塘村,即藤县立碑纪念的袁崇焕故里。实际袁崇焕已经讲清楚:“予居平南”,藤县所谓崇焕故居实是崇焕宗兄崇熠的住宅,崇焕实没在那里住过。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也就是说,从严格意义来说,袁崇焕既不是广东东莞人,也不是广西藤县人,而是广西平南人。

袁崇焕之所以会成为广西平南人,得从他的祖父袁大郎说起。

袁崇焕的曾祖父袁大郎是广东东莞县水南村人,生有二子,长子袁红瑁(字世祥),次子袁红珩(字耀祥)。

袁红珩生有三子东海、东山、东轩;东山生崇煌、崇煇、崇熠、崇烘;崇熠生端一、鹄宸。端一迁藤县新白马,鹄宸迁平南六陈桥背。

袁红瑁即袁崇焕祖父,生子腾、子鹏;子鹏生崇煜、崇焕、崇灿。

袁崇焕祖父袁红瑁在东莞水南乡开木铺,由儿子袁子鹏出外采购木材。

袁子鹏得知叔父袁红珩的曾孙袁端一已迁居广西藤县新白马莲塘村,该村对河平南县白马圩有个海关,西江的木材都要通过海关办手续才能到达广东,是个木材集散地。

因此,袁子鹏就以袁端一家为中转站,经常到平南白马采购木材。

有了这个使得,袁子鹏生意越做越大,很快成为东莞木材的经纪人。

不久,袁子鹏干脆将一家迁平南白马定居。

注意,平南白马也在西江边上,即袁崇焕在《天启五年擢佥事监军奏方略疏》言“臣籍已属西江”其实不是说藤县,而是说平南。

袁崇焕继嗣元孙袁炳在乾隆四十九年撰的《袁氏家谱》中就写:“(红瑁)公长子游粤西山川兼贸木材,定居平南白马”。

乾隆二十一年修的《平南县志》记载:“袁崇焕,字元素,祖籍东莞,父子鹏徙平南白沙村,与藤县接壤,万历丙午,崇焕由藤县籍中式举人,己未进士”。

现在,袁崇焕在平南白马的故居遗址有两处:一处在白马圩江边码头,故居的一部分做住宅,一部分作商号,后来又划一部分做客栈,商号名“西堂”,西者粤西,堂者兴旺吉祥,是袁红瑁起的名,也是他主持经营这个商号,故后人尊称世祥为西堂公。另一处遗址在白沙村,房子依山面水,风水先生说,该地属“宝鸭下莲塘”。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袁崇焕从小跟随父亲袁子鹏、祖父袁红瑁到平南白马定居,在平南考童子试时,被人攻讦,失去考试资格。

袁崇焕父亲袁子鹏找到河对岸广西藤县新白马莲塘村的侄孙袁端一,让他为袁崇焕办个藤县籍贯,让端一称崇焕为嫡叔。这样,袁崇焕成了藤县的秀才,以后他中举人和进士,都是用藤县籍。所以,袁崇焕才会在他本人写的《游雁洲诗》中诗跋说:“予居平南,初应童子试,被人讦,今改籍藤县,故云。”

袁崇焕的祖父袁红瑁过世后,葬在了藤县白马的犁头山蝙蝠含珠大地。

1606年秋,时年22岁的袁崇焕参加省一级科举考试,得中举人。该年,他回故乡东莞祭祖墓,写《谒墓》诗一首,中有“少小离乡国,飘零二十年,敢云名在榜,深愧祭无田”等句,时年22岁的他,写“飘零二十年”,即是说他整个青少年应是在平南度过的。

天启七年,袁崇焕引咎辞职,首先回到祖籍东莞水南村居住。

在东莞水南村,他为家乡的三界庙撰写了《重修三界庙疏》,疏文写明为“里人袁崇焕谨撰”,撰写时间是“天启七年腊月十八日”,下的官衔是:“钦命巡抚辽东、山海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加从二品服俸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此外,袁崇焕还为当地父老写了《募修罗浮诸名胜疏》。疏中说:“罗浮洞天,去余家不下四十里”、“去冬余告归”、“未抵家,而明主促之再出,使者络绎道路。两旬席不暇暖,又塞上征夫矣”这篇疏充分说明袁崇焕的老家是东莞水南村,而他的家是平南白马,同时他在东莞二十天,崇祯帝登基。

袁崇焕故里之争何时休?结论已出:既非东莞,亦非藤县,而是此地

袁崇焕在东莞呆了二十天后,即赶回平南白马。

当时,白马圩乡亲正在重修白沙村三界庙,大家请袁崇焕撰《重修白沙三界庙疏》。袁崇焕因父亲袁子鹏、伯父袁子腾、兄长袁崇灿、袁崇炜等人在自己在辽东打仗时先后去世,心情不畅,就不另写疏文,将在东莞为重修三界庙写的疏文略为修改,交给当地父老。又从自己的积蓄中捐献三百两白银作建庙资金。疏文时间为“崇祯元年夏月初七日”,署名是“里人袁崇焕谨撰”,官衔署“钦命巡抚辽东、天津、登莱军务所司,加二品服,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兵部尚书”。从《重修三界庙疏》和《重修白沙三界庙疏》两份疏来看,时间相差几个月,地点不同,官衔不同,由此可见,三边总制和兵部尚书两官衔是袁崇焕回到平南的时候新封的。

袁崇焕在白马期间,在白沙村建了“三边总制”坊。

这个牌坊于抗战期间被毁,1986年,平南县人民政府在原地重建。

一句话,从严格意义上说,袁崇焕既不是广东东莞人,也不是广西藤县人,而是广西平南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