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老枪 / 世界人物 / 郎世宁:清廷洋画师紫禁城中的一生

分享

   

郎世宁:清廷洋画师紫禁城中的一生

2018-01-12  铁血老枪

2015年秋,在香港《大雅雍容——清代后妃肖像》专场拍卖会上,一幅名为《纯惠皇贵妃朝服像》的清代绘画,以1.374亿港元落槌。画中人物是乾隆的一位贵妃,虽是汉人,出身也不高,不过在后宫中算容貌较美的一个嫔妃,乾隆也非常宠爱她。这幅肖像画号称“中国的蒙娜丽莎”,画作者是清朝宫廷画师郎世宁。

郎世宁以绘制帝王家族的肖像画为主,还负责如祭祀这类重大事件、生活场景、花鸟动植物等的绘画,为皇室家族贡献了非常多的作品。但出于画师的谦抑和敬意,画师不能在皇室成员的肖像画上署名,因此确定出自他手的也只有百幅以内。因此,只要是真品拍卖,必是高价。郎世宁历经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个朝代,在紫禁城为清朝宫廷作画50来年,然而,他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欧洲人。

郎世宁:清廷洋画师紫禁城中的一生

纯惠皇贵妃朝服像

向往中国的画家传教士

郎世宁原名 Giuseppe Catiglione,于1688年出生于意大利,自幼爱画画,并展现出绘画天赋。青少年时期,郎世宁在意大利米兰学习绘画,并深受当时的透视法大师、修道士安德烈·波佐的影响。1707年,郎世宁加入了耶稣会,并进入修道院学习。

明清之际,很多西方传教士以科技为突破口进入中国传教。郎世宁听到一位从远东回到意大利的传教士描述了东方文明的神奇,不禁心向往之,于是向教会表达了自己希望去中国传教的愿望。1715年,他前往澳门,一边传教,一边学习中文。不久,他又从澳门去到广州。

如果说其他传教士是以科技为于中国传教开道,郎世宁就是用绘画打开了中国皇家的大门。当时的广东巡抚,知道来华的洋人中有位画家,就上奏康熙皇帝,康熙酷爱科学和艺术,听说来了一个西洋画家,非常高兴和好奇,于是诏令其北上进京。作为传教士的郎世宁当然抓住机会向康熙宣扬天国与基督,却被康熙制止,不给他传教的机会,只是聘他为宫廷画师。这画师一当就是一辈子。

郎世宁:清廷洋画师紫禁城中的一生

郎世宁为乾隆画的戒装骑马图

洋画师步步惊心的宫廷人生

当时的宫廷画室坐落于御花园和庭院之间,环境较差,冬冷夏热,画师们朝七晚五地工作,少有休息日。除绘画之外,郎世宁和其他西洋画师还要学习汉文和满文。郎世宁虽然来自外邦,却是以清朝臣子的身份在宫廷效力,不允许中途回国,只能按照皇帝的要求尽心作画。

与君王相处时,得时时保持警觉与机智,郎世宁虽是欧洲人,也必须学会察言观色、揣摩奉迎。

康熙驾崩后,雍正上位,雍正更加反对外国传教士,郎世宁命运难测。然而,郎世宁在新帝登基的时候进献了一幅精心绘制的画作,名为《聚瑞图》,画中一束荷花插在瓷瓶里,谐音“和平”;荷花丛中斜出一茎两穗的稻穗,这种稻穗被称为“嘉禾”,传说只有圣明之君出现时,田地里才会长出。两株稻穗与“和平”一起寓意“岁岁和平”,令雍正龙颜大悦,郎世宁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同样惊心的是为嫔妃作画。在古代,皇帝的嫔妃是不能随便让其他男人看到的,即使是太医诊脉,也需要隔层纱。然而,画肖像怎么能不观察被画对象呢?郎世宁之所以能为皇帝的嫔妃们画画,跟他传教士的身份有关,根据罗马教廷的教规,传教士终身不能婚娶;同时可能也因为乾隆是个艺术家且对艺术的热爱极其狂热,才打破了这个规定。乾隆命郎世宁为他和皇后以及11位嫔妃作了13幅肖像画,制成一个长6.8米的卷轴,即《乾隆帝后妃嫔图卷》。

但为皇帝的妻子作画还是非常敏感的。传说有一天,乾隆皇帝带着嫔妃一起看郎世宁为某位嫔妃作画。第二天,乾隆就问他:“卿看她们之中谁最美?”郎世宁回答:“天子的妃嫔个个都美。”乾隆又追问:“昨天那几个妃嫔中,卿最欣赏谁?”“微臣没看她们,当时正在数宫殿上的瓷瓦。”“瓷瓦有多少块?”“30块。”皇上命太监去数,果然不错。郎世宁机智地绕过了这个难题。虽然很难考证这件事是否属实,但说明郎世宁在宫廷中作画必须步步留心。

然而,最危险的还是郎世宁作为传教士的身份。从康熙开始,就下令禁教,不许旗人皈依,全国各地绝大部分西方传教士都收到了驱逐令,唯有在宫廷服务的少数传教士获得居留特权,但是他们的活动也受到严格的限制。乾隆时期,传教士虽在宫中受到很高礼遇,但仍不能在华传教。天主教会时常请郎世宁代递奏本给皇上,郎世宁也曾多次壮着胆子维护天主教。有一天,乾隆皇帝照常来看郎世宁画画,郎世宁忽然放下画笔工具,跪在皇帝跟前,含泪请求皇帝对基督徒开恩,并递上耶稣会奏本。在场的太监都为他的举动胆颤心惊,心想他要触怒龙颜了。然而,乾隆却只是温和地对郎世宁说:“我并没有谴责你们的宗教,只是禁止旗人皈依罢了。”此事传开之后,官员们注意到皇帝并没有拒绝奏本,于是也没有过分地禁教了。

带着“镣铐”作画

在宫廷作画,受到宫廷、皇帝个人趣味,以及中西文化不相融的种种限制,不可能随意发挥,常常要曲意迎合。

在雍正时期,雍正皇帝对郎世宁的绘画技法没有过多的干涉,甚至要求画师保持自己的风格,因此成就了《百骏图》,这张画作保留了明显的西方绘画风格。

郎世宁:清廷洋画师紫禁城中的一生

然而,在乾隆时期,由于乾隆本人具有较高的艺术造诣,形成了自己固有的审美趣味,对画师的钳制也较多。例如,乾隆不喜欢西方刻画人脸的光影画法,将此“视同污染”,或称之为“阴阳脸”。因此,郎世宁采用平光的效果,无高光和阴影,面部几乎没有起伏,只在主要的面部结构下加一点点淡淡的阴影。同时,中国传统认为肖像画必须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正面像,所以郎世宁许多肖像画中的人物姿势都像拍证件照一样。

当我们欣赏《乾隆帝后妃嫔图卷》时,会发现画中的嫔妃长相都很相似,就像现在的整容脸。其实这也是郎世宁不得不用的心机,如果让皇后嫔妃们看到自己画像中的容貌差别太大,不是徒生事端吗?郎世宁应该是用当时的美女标准进行了美化,如细细的柳叶眉、上挑的丹凤眼,但还是通过许多细节表现出了各位嫔妃的特点。

虽然有各种掣肘,但郎世宁还是走出了一条中西合并的路子,并称之为“郎世宁新体画”,既有欧洲油画的写实主义风格,又有中国画的水墨之韵。写实风格一般体现在绘画主体上,如人物、动物,水墨风格则体现在背景上。这种写实风格也使郎世宁的画作不仅具有艺术价值,还具有非常珍贵的史料价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