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爷爷 / 诗词曲赋 / 枇杷巷口女校书

分享

   

枇杷巷口女校书

2018-01-23  小黑爷爷


薛涛像


望江楼这处古迹,自然和唐代女校书薛涛有关。而在她红袖制笺的绣阁前,碰巧有枇杷数株,故时任西川节度使节度使的韦皋,就以“枇杷巷口”——暗喻薛涛凭轩赋诗的香闺。从此,“枇杷巷口”也和薛涛用“雨暗眉山江水流,离人掩袂上高楼”吟咏过的望江楼,比肩齐名了。


在我国,凡女性之成名,总伴有一番舆论,才女更不例外。首先是无风自来的绯闻,但无论花边新闻也好、床帏八卦也好,对曾经沧海的薛涛伤害不大。她本身就是供职于官办夜总会的三陪女〔营妓〕,炒来炒去,无异为其高扬艳帜,远播芳名。


个人隐私既无文章可做,人们便纷纷将目光转向她的年龄,从古至今,惟年龄才是女人最大的秘密!


有人说她生于唐贞元元年,如《望江楼志》;又有人说她生于唐大历五年,如《薛涛诗笺》。生年既成了问题,卒年又岂例外?果然,《益都谈资》说她卒年七十三岁,该是唐大中元年;《直斋书录题解》又说她享年八十,谢世于唐咸通五年。最有趣的是《唐才子传》,前面说她卒于唐太和中,后面又说她与高骈行酒令,一篇之中自相矛盾。高骈驻节成都时,诗人若在,应该一百岁了,安能侍宴!有身享“人瑞”的三陪小姐吗?


《唐才子传》何以荒谬如此呢?该书的部分章节抄自《芝田录》,想必把都在四川当过节度使的高崇文与高骈俩爷孙的名字弄混了,闹此笑话!


话说回来,历史上这位有诗集传世的才女到底享年多少呢?从《剧谈录》“涛及笄,以诗闻外。时韦中令镇蜀,召令度曲侍酒。”之记载分析,并以韦皋贞元元年任西川节度使至贞元十七年兼任中书令的事实,再上推十五年(古代女子十五谓及笄),可以判断她应该生于唐德宗贞元二年,殒于唐文宗太和七年。


《剧谈录》成书于唐昭宗二年,距薛涛去世不到五十年,其记载应该真实可信!以此算来,长眠在望江楼箫箫竹影下的薛涛,芳龄应四十有八!从这条线索,我们还可粗略勾勒出她的生平:


薛涛,字洪度,原籍长安,贞元八年随父宦游成都。《槁简赘笔》说她:“性聪慧,知声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梧而示之曰:‘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令其续之,涛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亲既为她的敏捷而欣慰,又为诗之寓意而深感不祥!不久,她父卒母孀,并在十五岁那年韦皋镇蜀时,被召度曲侍酒,落入迎来送往,来者不拒的乐籍,直到三十八岁时由剑南节度使武元衡奏为校书郎后,才隐居于成都锦江河畔之玉女津,这也是后来薛涛被称“女校书”之来由!


从“豆蔻十五己破瓜”到奏封校书这23年间,薛涛以她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硬是在“平凡岗位上”取得了“不平凡的成就。”据元人笔记 《笺纸谱》载:“涛出入幕府,自韦皋至李德裕,历侍十一位节度使,皆以诗受宠。其间与涛唱和者,更有元稹、白居易、令狐楚、吴武陵等30余人”!这仅仅是数量。从他们的官阶来看,除了十一位部省级的节度使之外,尚有多名通判、剌史、记室之类厅局级官员,最近我又从薛涛众多的粉丝中,查出了一位叫做广宣的和尚!看来,其父生前之担心,绝非空穴来风,在她23年的卖笑生涯中,无不得到印证。


说起那位广宣和尚,还有这样一件趣事:据说有次他请薛涛去庙中饮酒,并让两位尼姑作陪。席间请薛涛题咏筷子,像这种“小儿科”题材,薛涛自是张口就来:“两位仙姑好身材,捏着腰儿脚便开,若要亲尝滋味好,除非伸出舌头来!”这妙语双关,诙谐有致的诗句,竟把僧尼三人闹了个大红脸。(事见《诗话拾趣》卷四)此事无论孰真孰假,均能博人一笑!


但笑,只是暂时的,薛涛虽为不少大首长坐过台,但一生多数光阴却是被泪水所浸泡!

翠竹掩映的薛涛墓


如果说薛涛在唐永贞元年二十岁时,因陪侍不周,有忤韦皋,被罚配松州(今四川松潘县)劳役,是其噩运的开始,那她四十岁时与元稹的那场“姐弟恋”则让她悲恸欲绝,柔肠寸断!


元稹(公元779-831年),字微之,26岁举制科对策第一,官拜左拾遗。已在诗坛久负盛名的薛涛,让也会写诗的元稹仰慕不己,只恨无缘相见。直到元和四年(公元803年)初夏,时任监察御史的元稹,奉命按察两川,才有机会与这位美女诗人相识于梓州(今四川三台县)。


夏天从来就是爱情的多发季节,加上二人都爱写诗,一见钟情自是难免。是时薛涛已年过40,对一辈子都在被各级“公仆”恶搞劣玩的卖笑生涯,早生厌倦,见了元稹这位刚满30的翩翩公子,自是喜出望外!所以,当元稹同意几天后再回访她时,俩人都从对方眼晴里,读出一些心照不宣的东西。此时的薛涛,早没有以前当小女生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她知道生活应该是什么,因此也懂得了怎样追求,怎样去爱!而一表堂堂的元稹,也自然知道若能步入薛涛的香闺,则是一条无须做出长久承诺就可以获得亲密关系的捷径。几天之后,他俩果然就沉浸在类如新婚的幸福之中了。


然而,生活却像退潮的海岸,渐渐露出了礁石。这段干柴烈火般的情感,却因数月后元稹离蜀返京,从此劳燕两分,终成一场梦幻。


对当年的缱绻,薛涛在其诗歌《赠远》中,是这样描绘的:“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看来,两人分手之际,元稹确实答应过:办完公事,就来四川与她团聚。但世事难测,该归不归,致令薛涛远望剑北,掩袖悲叹,就像多数盼望丈夫归来的女子一样,只能在凄清的月色中,倚楼怀人,托寄情思了。而远方的京城长安,从此也就演绎为温馨与苦涩的等待,夜夜潜入这位多情丽人的梦境……


另据唐人范摅的《云溪友议》载:元稹离蜀返京,“洎登翰林时,也曾以诗相寄:‘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君侯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此后关山难越,路途阻隔,元稹仕途坎坷,官无定所。十年间先是出任浙西观察使,后又召命返京,贬为江陵府参军。不久又再贬通州司马。在如此频繁的调动中,强健壮盛并比薛涛年轻13岁的元稹,自然不能坚守曾诺,加之唐代官员又普遍热衷营妓,移情别恋,也就在所难免。尽管分手之后,两人仍在鱼雁传书,但那如胶似漆的缠绵、如火如荼的感觉,如饴似蜜的回忆,只能牵绕于薛涛那一厢情愿的梦境中了!


以后,虽有不少好事者对这场“姐弟恋 ”津津乐道,并把它演绎得色情香奁,但那只是文人士大夫的一种艳情趣味,并不影响薛涛的整体形象。平心而论,薛涛这位咏絮才女在把自己的青春“完全、彻底”奉献给几十位比她年长的“叔叔”“爷爷”之后,完全有理由找一位年龄比自己小一些的男性来享用。纵要责怪什么,那也只能怪她时运不济,遇人不贤罢了!


作为女人的薛涛虽然不幸,但作为诗人的薛涛却是幸运之极。她之前,呤风弄月的女性也大有人在,其中不乏班婕妤,谢道蕴等文藻高手。但均属流星一痕,除闪过一缕衣香鬓影,茫茫文海仍不识巾帼风姿!为什么呢?只因当时的文化土壤尚嫌贫脊,文化氛围尚欠氲氤。


薛涛则欣逢一个诗的黄金时代。腾烈的诗风不只蔚然于酒肆旗亭、市井瓦舍,就是深宫禁苑也有它的韵律。这不,正在偏殿按歌的唐文宗从锦瑟象板中猛听到一段歌词:“一树春风万千枝,嫩似黄金软于丝,永丰东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当得知此诗为老臣白居易所作后,皇上忙问永丰在那里,急命阉人取永丰柳两枝,植于禁中。看来,光有好诗不行,还得有文宗这样的赏识者!此时,皇帝的身份已被谈化,剩下的只是一股人间真情。皇帝对诗歌的推崇,对诗人的悯怀,对老臣的垂顾,尽在无言之中……


当然,文宗皇帝也是能写诗的,只是水平不及白居易、薛涛等人罢了。皇帝嘛,对文化艺术理解就行,不一定事事都要逞个强。如果懈于朝政,终日沉湎于“天生一个××洞”,于民族、于国家反到是灾难!


有唐一代,不止皇帝懂诗歌,就是后妃大多也张口成诵。武则天就不说了。有个性徐的贵妃,因晓妆过久,误了召见,惹得龙颜震怒。徐妃却不急不怕,从容呤诗一首:“朝天临妆镜,妆罢暂徘徊,千金始一笑,一诏讵能来?”好大口气,几乎在质问皇上:你算老几?但皇上却不以为忤,一笑了之。


这当中自有持宠撒娇的成分,不过若非唐代风气之开放,徐妃纵有十个脑袋,怕也不敢如此持才放肆!


大内秘闻还是少说为佳,让我们把目光转到红墙之外吧。


本文作者在薛涛碑前


与薛涛几乎同时的贾岛,因“推”“敲”诗句误闯韩愈车仗的轶闻,应是家喻户晓。但,这段佳话的产生至少离不开两个条件:一,事情必须发生在崇尚诗歌的唐代;二,当事者必须都是诗人!如若韩愈不懂诗歌,抑或冲撞韩愈的不是贾岛而是一名贩伕走卒,身为刑部侍郎(相当于国家政法委二把手)的韩愈不把他弄去“从重从快”“严打”一番才怪呢!由于双方都是诗人,彼此就好说了。


诗人是不存在身份高低的,能写出像样的诗歌,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有幸成为诗人则是一种终身的荣誉,官职、爵位反到成了泥饭碗,说不定那天龙心不悦,或是自己不小心被同僚踹了一脚,摊上个“夕贬潮阳路八千”的下场,也是说不定的。而诗人的诗名却是贬不掉、革不去的社会认可!除非杀头,但整个唐代因写诗而掉脑袋却没有。


正由于唐代这种宽松的思想环境和丰腴的文化土壤,才形成了包括僧、道、娼、优、隶等“五类份子”都能平等参与的文化机遇。而这种机遇又淡化了薛涛屈辱的身份,保证了她在诗歌艺术领域的公平竞争。正因如此,她那幽姿逸韵的文化品格,秾丽凄清的个人气质,厚积薄发的生活沉淀,才得以腾耀出瑰丽缤纷的文采华章!在花朝雾夕的江波楼影中,诗人的感悟和况味,才得以悄悄化做清词丽句,随着她纤手漂制的五色彩笺,无胫而走,流芳百世。


今天,当人们透过“枇杷巷口”那碧翠满园的竹影向她独倚高楼,临流赋诗的靓影投以深情一瞥时,既为她的风尘际遇忿然不平,又为她生于唐代——一个诗歌的黄金时代而倍感幸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