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nianyi / 名著经典 / 爆脾气、风流灵巧、不甘心

分享

   

爆脾气、风流灵巧、不甘心

2018-03-13  wunianyi

有种感受,欲哭无泪,不知朋友们是否有过。这种感受就是如喜好红楼梦的人,眼看着自己喜欢、唾手可得的红楼梦版本或者红楼梦研究资料书籍,突然远离自己而去。或者自己喜欢、千方百计淘到手的红楼梦版本或者红楼梦研究资料书籍,突然失踪、消失不见了的感受。这几天,笔者就遇到了这种感觉。由于一块重要的计算机硬盘的磁头出现了硬件损坏,致使整个硬盘无法使用,从而使硬盘上的许多数据库和文章无法读取,真是欲哭无泪。两周以来一直忙于修理硬盘,恢复数据库和文章。这个工作说起来简单,实际上是极为复杂、专业的工作,需要使用相当专业的设备工具才可。由于懒惰疏忽,没有将最近一段时间的数据备份,因此,造成了难以用衡量的损失,教训深刻呀。哎!我这个爆脾气!所以这一期更新的小文,正是在“不甘心”损失的心态下形成,临时暂代,敬请读者见谅。

通过这一次的教训,笔者正在考虑某种方法,将数据文件分散开,目前尚不成熟,待方法成熟后,即将实施。同时,这也是使用计算机研读红楼梦、建立红楼梦研究数据库所存在的问题之一。因为不像通常使用纸笔来记录那样,存在物理硬件损坏的风险。好了,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在《红楼梦》中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各色人物摇曳多姿,呼之欲出。其中每一个艺术形象都是书的作者经过精心设计所塑造的。其中有一群人物就塑造的十分成功,这就是红楼梦中的丫头群体。在红楼丫头群体中,塑造得较为成功,光彩照人的,应当首选宝玉的丫鬟晴雯。

晴雯的艺术形象。简单明了地说主要是靠“晴雯撕扇”、“晴雯补裘”,“晴雯之死”三部曲完成的。在整个《红楼梦》中,这三部曲是较为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的篇章,而且这些篇章也得到了广大读者认可,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晴雯三部曲,表现在如下三个故事情节。

一、爆脾气

晴雯的爆脾气,火爆性格,《红楼梦》成书以来给广大的红楼梦读者留下尤为深刻的印象。表现较为突出的就是“晴雯撕扇”。可以这样说,“晴雯撕扇”一节故事较为集中地表现了晴雯的这种爆脾气,火爆性格。红楼梦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的“晴雯撕扇”时的“撕扇”的“嗤嗤”声音,活龙活现地刻画出了晴雯的爆脾气、活泼任性的娇憨美态,博得宝玉称赞“响的好,再撕响些”,甚至赞为“千金难买一笑”。作者就是用晴雯斗争胜利的结果来展示她爆脾气、火爆性格。

这日正是端阳佳节,宝玉因和金钏儿混闹并误踢了袭人等事,以及想到黛玉和他对聚散的理解不同等而心情不快。晴雯不慎跌断扇子,宝玉说了几句,晴雯因平时宝玉娇纵惯了,不容许宝玉批评,高傲地顶撞开了,说宝玉:“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晴雯揭短话语,尤其最后的反问句,不顾主子尊严,象一把利刃直刺宝玉,把宝玉“气的浑身乱战”。袭人自以为没她不行,赶来说:“可是我说的‘一时我不到,就有事故儿”’。晴雯并不买帐,便反驳道:“自古以来,就是你一个伏侍爷的”,“因为你服侍的好,昨日才挨窝心脚:我们不会伏侍的.到明儿还不知是个什么罪呢!”晴雯带枪夹棒火辣辣话语把宝玉“气的黄了脸”。

至此,似乎作者已把晴雯火爆性格充分表露出来。可是作者还进一步“煽风点火”,把晴雯对主子火爆、叛逆性格的描述推上顶峰。

作者让袭人袒护宝玉,却无意中暴露了她跟宝玉“偷试过”的特殊关系,这样便引起了晴雯的无限醋意,又被晴雯抢白了几句。表现出这种心情,作家只用了非常平淡的代词“我们”二字。原来在北方话里“我们”与“咱们”有着严格区别:“我们”是“排除式”,即排除听话者在内,“咱们”是包括式,是包括听话者在内。袭人说“原是我们的不是”,当然只指宝玉和她。这样,尽管当时的社会允许一妻多妾制,但爱情总是排他的,于是晴雯便火爆地勇揭宝袭隐私。她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

作者似漫不经心地用“我们”二字,通过晴雯之口把“袭人羞的脸紫胀起来”,气得宝玉要禀告王夫人撵走晴雯。

红楼梦作者惜墨如金,写晴雯火爆性格场面虽有几次,但跟主子贾宝玉正面冲突却只有这一次。晴雯终以揭发袭人、碧痕等与宝玉的隐私,并以自己的纯洁来净化宝玉灵魂,迫使宝玉从谴责跌扇到让她尽情撕扇,因此“晴雯撕扇”一节故事就构成晴雯艺术形象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部分。

二、风流灵巧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的“晴雯补裘”一节故事表现了风流灵巧的晴雯,其心灵手巧、姿态曼妙,聪慧直率、勇气可叹。“晴雯补裘”的故事情节,几百年来也为广大读者所称赞和赏识。

这里,关于晴雯补裘,小文就多说一些细节和阅读感受吧。

书中写道:晴雯因上夜时偶感风寒,宝玉亲自为她请医生煎汤药,至第三天仍不见好。偏于这天宝玉去舅舅家祝寿,把老太太特地给他的那件稀世之珍雀金裘后襟上烧了指头大一个眼儿。所以宝玉回来,一进门就嘻声跺脚,十分焦急。

麝月看了,说:“这不值什么。赶着叫人悄悄的拿出去,叫个能干织补匠人织上就是了。”说着便用包袱包了,交与一个嬷嬷送出去。但嬷嬷去了半日,仍旧拿回来,说:“不但能干织补匠人,就连裁缝、绣匠并做女工的都问了,都不认得这是什么,都不敢揽。”

麝月说:“这怎么样呢?明儿不穿也罢了。”宝玉道:“明儿是正日子,老太太、太太说了,还叫穿这个去呢。”

晴雯听了,忍不住翻过身来说:“拿来我瞧瞧罢!没那福气穿就罢了,这会子又着急。”宝玉笑道:“这话倒说的是。”说着,便递与晴雯,又移过灯来,让晴雯细看了一会,晴雯道:“这是孔雀金线织的,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钱,就像界线似的密了,只怕还能混得过去。”

麝月笑道:“孔雀线现成的,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界线?

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

宝玉忙道:“这如何使得!才好了些。如何做得活!

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螯螯的,我自知道。”一面说一面坐起来,挽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待要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

晴雯先拿了一根孔雀金线比一比,笑道:“这虽不很像,若补上,也不很显。”

宝玉道:“这就很好,哪里去找俄罗斯国的裁缝去!

晴雯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后,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得松松的,然后用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来,然后,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

织补两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无奈头晕眼黑,气喘神虚,补不上三五针,便伏在枕上歇一会。

宝玉在旁,一会儿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要晴雯歇一歇,一会儿又拿一件灰鼠斗蓬替晴雯披在背上,一会儿又叫人“拿个拐枕与她靠着”。

急得晴雯央告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

宝玉见她着急,只得胡乱睡下。到自鸣钟敲了四下时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线毛来。

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去瞧瞧,笑说:“真真一样了。”晴雯咳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像,我也再不能了!”“暖哟”一声,便身不由己倒下了。

在上述情节中,作者首先用极为细腻的语言,把自己的广见博识转化成为对晴雯的心灵手巧,聪慧勇气,可歌可泣的性情描写,极有韵味地刻画了晴雯补裘的全过程。

首先是晴雯必须识货:“这是孔雀金线织的”;

其次晴雯必须必须知道如何来修补:“拿孔雀金线就象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

接下来晴雯必须带病修补:“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面,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的散松松的,然后用了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后,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

最后让她补成并且让麝月鉴定:“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

这几道工序的刻画,让读者看到晴雯补裘的真实性;同时作者又暗用对比手法,以“不但能干织补匠人,就连裁缝绣匠并作女工的问了,都认不得这是什么,都不敢揽”来衬托晴雯手艺的精湛。让人们认识到晴雯虽然性格火爆,却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这样的描写便让晴雯在纸上站了起来。可是这时俏丫头却正在生病,作者便以夸张手法描写晴雯:“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挣命”为宝玉补裘;夸张手法把一个为情人病补雀金裘的丫头蓦现出来了。进而作者更用简练排比句,写宝玉“一时又问吃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惹得火爆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这里,排比句既写出了宝晴的甜情蜜意,更映衬出晴雯关心情人、投桃报李的高洁情操。这些描写形象生动地刻画了晴雯聪颖的本质和高洁的情操,活现了晴雯心灵手巧的娇姿美态。

在《红楼梦》中有很多女儿,她们心灵手巧,从各个方面体现了中国女子传统的女红工夫。在这些红楼巧女中,又以晴雯为冠。连贾母老太太都认为:“晴雯那丫头,我看她甚好……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晴雯不只在一般“针线”上高人一筹,而且还有一手绝活:织补。织补,在我国有悠久的历史,是一种巧夺天工、补破如新的绝技。古代,有专门从事这一行业的艺人,凡贵重衣服意外残破,都要通过他们修补。

这里作者用了半回,详细地描写了拥有这一绝技的晴雯。从内容上来看,作者似乎应该比较了解这一绝技绝活。据有人考证,作者曾编撰过一部《废艺斋集稿》。其中的第5册是专讲“织补”的,其中有原则,也有方法。所以,作者才能够详细写出晴雯施展这一绝技的全过程。如何查看、如何识线、如何界线、……如何界地、如何织补、如何剔毛……等等。其中,“界线”,是一种独特的织法。正如麝月所说:除了晴雯,“还有谁会界线”?由此可见在那时掌握这种工艺的都属不易。由此可见晴雯之“巧”的水平。

在怡红院中,晴雯和贾宝玉始终以“闺阁良友”的纯真情感相处。她是贾宝玉的红颜知己,他们之间的友情和爱情是纯洁的。贾宝玉和她都没有以主奴关系相互看待,在更多的时候,她是贾宝玉的挚友、诤友。这种纯真的情感在补裘过程中亦鲜明地体现出来。她“病得七死八活”,花了一夜功夫为宝玉补裘,完全出于对宝玉的挚情,惟一的目的是体贴宝玉,为宝玉解燃眉之急,别无私心杂念。

晴雯得了病,本该卧床休息。但是偏在此时,宝玉的雀金裘烧了个洞,第二天又要穿,事情便成了燃眉之急。在这种情况下,晴雯表现女中豪杰的气概,挺身而出,义无反顾,直到把裘补得跟真的一样之后,才身不由已地倒下。从精神实质上说,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的一种体现。

在阅读此回时,可知作者在回目中所言之勇,是“风流灵巧”的少女之智勇。如果连雀金裘是什么织物都不知道,如果连要拿什么线去补都不知道,如果无界线之技,“挺身而出”又有何益?不但无法救急,还可能把事情搞糟。正因为晴雯有超群的见识和超群的技艺,才能够拿来“瞧瞧”的;瞧了以后,有了材料、懂得如何修补,且有一定的把握,才决定“挣命”去做。她所说的“挣命”,自然也是从精神层面上说的。正是这种精神状态,使她征服了病魔,使她在补裘过程中达到忘我的境界,使她既把娴熟的技艺充分发挥出来,又一丝不苟,每个细节都很小心谨慎,每补两针,就停下来看看。这一切无不表明,晴雯之勇是智者之勇巧者之勇,是真勇大勇。

由此可见,“晴雯补裘”这个故事,应该说是有着极其深邃的精神内涵的。

三、不甘心

“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天多因毁谤生”,果不其然,在第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中,晴雯重病中被赶出贾府并在弥留之际与宝玉诀别。

作者在弥留之际与宝玉诀别的描写中,生动地刻画了晴雯的性格和情怀,并由此熔铸出晴雯的一片痴情。

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

在这里,作者先从贾府的某些人(如王夫人等)眼光里设喻,说晴雯是“狐狸精”,然后以婉曲手法对这种诬蔑性比喻进行反击:“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这种手法既是作者所设计晴雯气愤的言辞,也是作者从反面表明晴雯对宝玉爱情达到既高洁又痴心的境界。众所周知,作品中作者的观点越隐蔽越好,它只能让人物来讲话。

在这里,作者即让如此痴情纯洁的少女,竟然说出“后悔”早不“勾引”主子的言辞,看是荒唐,其实这正是作者对贾府的某些人物诬陷的抗争。因此,用这种手法反面立论,便构成人物行动的基础,于是,晴雯果敢地“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和把贴身穿的旧红绫袄脱下交给宝玉作留念,并要了宝玉袄穿在身上。

这些描写闪烁着晴雯的思想光辉,她铁铮铮的话语:“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更象是宣言书一样向王夫人们发出一阵猛烈反击,因此也就熔铸出晴雯对宝玉的一片纯洁清白的痴情。

作者就是通过“晴雯撕扇”、“晴雯补裘”,“晴雯之死”三部曲来描写出了一个光风霁月、心比天高的俊俏丫头,这个丫鬟爆脾气、风流灵巧、高洁而又痴情,死不甘心的形象因此留在了文坛、舞台上,印在读者的心中。

由于时间仓促,文中不妥之处,敬请专家学者、各位朋友批评指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