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强zkxc5hu9 / 逐瘀 / 虫类药物的经典临床作用

分享

   

虫类药物的经典临床作用

2018-05-03  光头强zkx...
关键词:搜风 祛瘀攻毒 虫类药物
  【中图分类号】R2【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8-1879(2012)07-0178-01
  虫类药是动物药的一部分。《内经》12个方25种药物中用了乌贼、鲍鱼、雀卵、马膏、猪脂等动物药,还未用虫类药;汉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共用动物药38种,其中虫类药计有水蛭、虻虫、蟅虫、鼠妇、蜣螂、蜂窠、蛴螬、蜘蛛8种;《神农本草经》除载张仲景用到的8种外,还有蝉蜕、僵蚕、蛞蝓、守宫、蝙蝠、蟾蜍、蚯蚓、斑蝥、蝼蛄等;之后《本草纲目》、《纲目拾遗》还补充了诸蛇;近年又发现了一些新的虫类药,如僵蛹代替僵蚕,蟑螂用治胃痛和胃癌等。
  清末名医唐容川在《本草问答》中说“动物之攻利,尤甚于植物,以其动物之本性能行,而又具有攻性”,指出虫类药的特性是行走攻窜,用以通经达络,疏逐搜剔,胜于草本植物药。张仲景善用虫类药以治疗外感“瘀热”、内伤“干血”,大黄蟅虫丸、鳖甲煎丸、抵当汤(丸),后人奉为圭臬。清初名医叶天士对虫类药有了新的体会,创“久病入络”、“久痛入络”之说,谓“久则邪正混处期间,草木不能见效,当以虫蚁疏逐”,以“搜剔络中混处之邪”。因为“初病胀痛无形,久则形坚似梗,是初为气结在经,久则血伤入络”,所以“每取虫蚁迅速飞走诸灵,俾飞者升,走着降,血无凝着,气可宣通”,这是叶天士对张仲景用虫类的新见解。叶天士善治脉络瘀痹之病,善用辛润通络之方,除归尾、桃仁、红花、茜草、旋复花、韭白汁外,主要用虫类药,取其味多辛咸,辛能入络散结,咸能入血软坚,其灵动迅速,非植物药所能比拟。
  古人上千年的用药历史为虫类药物的运用奠定了雄厚基础,现代临床实践的不断创新又为虫类药的应用开拓出广阔空间。虫类药物的经典作用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1 搜风作用
  凡眩晕、震颤、动摇、抽搐、僵硬、强直、痉挛、拘急、口眼歪斜、角弓反张、瘫痪、麻痹、瘘废、痒与痛,由神经损害引起的感觉异常和运动障碍,都称为“风”。虫类药定风、熄风的作用较强,尤善于“搜风”,即叶氏所谓“风邪流于经络,须以虫蚁搜剔”之义。
  蝉蜕治疗破伤风,乌鞘蛇治疗大麻风,牵正散治疗歪嘴风,撮风散治疗脐风,定痛丸治疗风痫。近年报道的木萸散、五虎追风散治疗破伤风,龙蛇散、五虎汤治疗类风湿,龙马自来丹治疗外伤性截瘫等,都以虫类搜风药为主的方剂。以全蝎、蜈蚣二药组成的止痉散是镇痉熄风方。
  虫类搜风药在治疗实践中正在开拓它的新领域。用凉血解毒药合蕲蛇、地龙、蜈蚣、全蝎等,治红斑性狼疮;用硝、黄穹、芷配蕲蛇、地龙、蜈蚣、全蝎治疗神经性头痛;用滋养清润药配全蝎、蜈蚣、蝉衣、蜂窠、治疗牛皮癣、红皮症。配全蝎、地龙、僵蚕、蕲蛇等治疗病毒性脑炎、感染性多发性神经根炎;还有用全蝎、僵蚕、蝉衣等治愈一例复杂严重的脑外伤后遗症的报道。
  虫类搜风药不但对头面肢体感觉异常与运动障碍的风症、痹症、痛症有较好的疗效,还对内脏器官由神经引起的痉挛、疼痛也有解痉止痛的卓效。
  2 祛瘀作用
  叶天士所说的“初病胀痛无形,久则形坚似梗”,乃由“脉络瘀痹”发展为癖积症瘕。此非一般药物所能攻逐,只有虫类祛瘀药才能搜刎追拔、缓攻渐消。尤以水蛭、蟅虫的作用较强。叶氏在《临证指南医案?积聚门》王某右协症瘕案与《幼科要略?胀病门》徐姓小儿单腹胀案中,均用蟅虫,同时也用蜣螂的窜走推荡。《金匮》的鳖甲煎丸与《温病条辨》的化症回生丹,都用虫类化瘀药。水蛭已证实有抗凝血作用,近代医家张锡纯盛赞水蛭“在破血药中功列第一”“只破瘀血而不破新血”。现代名老中医石冠卿曾用张锡纯“理冲汤”加水蛭蜜丸治疗子宫肌瘤取得显效,另一名老中医江锡权则有“有些肝硬化病人,肝大质硬,方中加蟅虫,数十剂后,腹水消除。若用蟅虫尚觉力量不足时则用水蛭”的评价。可见水蛭、蟅虫之类的虫类祛瘀药,有软化回缩肝脾肿硬,治疗症瘕积聚、肿胀包块的良好作用。
  已故现代医家廖家兴的实践也提供了例证。他曾用虫类祛瘀药治一例急性栓塞性动脉管炎,患者突发左臂腋窝內缘剧烈疼痛,扪到半寸许条索状物,辨证为热瘀,用四妙勇安汤加水蛭、蟅虫,12剂后血栓消失而痛止。再治一例慢性栓塞性静脉管炎,患者左下腿胫骨內缘相继发生3个如枣子大包块,皮色青紫,辨证为寒瘀,用当归四逆汤加地龙、蟅虫,8剂后包快全部消失。又治一例小孩外伤阵发性血瘀头痛,用通窍活血汤加水蛭、地龙,3剂即痛止。还治一例外伤性癫痫,用桃红四物汤加地龙、蟅虫,17剂即控制不发。
  3 攻毒作用
  利用虫类药的毒性治疗恶病恶疮往往收到显著的疗效。“风痨鼓膈”世称四大难症,前人认识到非用“毒药以攻邪”,不能“克敌以制胜”。于是早认识到虫类毒药治顽固难疗的恶病恶疮。
  癌是一种恶病恶疮,石疽、失荣是一种体表癌症,清代医著《外科大成》描述其证形之后提出“内服和荣散坚丸,外贴飞龙阿魏散坚膏”,其中就用到蟾蜍、蜈蚣。乳岩,清代《验方新编》描述其证形之后提出外贴活蟾蜍以拔其毒,内服洞天救苦丹,其中用到露蜂房。
  前人早用虫类药抗痨。晋?葛洪《肘后备急方》、宋?许叔微《普济本事方》治疗“传尸鬼痊”的雄朱丸(散),就用全蝎、蜈蚣;叶天士《种福堂公选良方》治瘰疬方,用全蝎、壁虎;清?亟斋居士《达生要旨》治干血痨用全蝎研末内服;有人公开祖传治骨痨秘方的龙虎十将丹,用壁虎、蕲蛇、蜈蚣、全蝎、斑蝥、蜂房等虫类药;有用蜈蚣、全蝎、蟅虫研末,每次16克,混入蛋内煮食,治骨结核和淋巴结核;当代医家杜玉堂用壁虎尾尖,量管大小,剪取一段,插入管中,治疗瘘管收到脓液减少,壁虎尾吸收,瘘管愈合的疗效;本院老中医对肺结核、淋巴结核每单用壁虎研末,每次3克,蒸蛋内服,或配合蜈蚣、全蝎、蟅虫、山甲研末为散剂或制丸,在西药无效或产生抗药性时,每每收到意外疗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