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真的提出过子午谷奇谋吗?

2018-06-02  cat1208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

微信公众号:历史研习社

作者:格洛米

 审核:喵大大     编排:耕读


最近看到知乎里为魏延“平反”的文章,认为诸葛亮北伐的时候,没有采用魏延的“子午谷奇谋”,错过了灭魏的有利时机。“诸葛一生唯谨慎”,其实是对魏延抱有偏见,让蜀汉错失了大好局势。


B站红人


诸葛亮到底该不该采取“子午谷奇谋”成为无数后人争论的焦点。


但今天小编想说,这个计策,至少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可能根本就是虚构的。老铁们不要急,咱们心平气和地扯一扯,也欢迎诸位有理有据地提出自己的见解和批评。


1
魏延奇谋的出处


有关魏延出奇谋,离当时最近的记载有两处。


一个在《三国志·蜀书·魏延传》:“延每随亮出,辄欲请兵万人,与亮异道会于潼关,如韩信故事,亮制而不许。延常谓亮为怯,叹恨己才用之不尽。”


意思是魏延每次跟着诸葛亮出征,都想模仿韩信,带一万人,跟诸葛亮走不同的道路在潼关相会。但诸葛亮不允许,魏延觉得自己才能不能得到施展,很忧桑。可以看出,《三国志》中只是说魏延想模仿韩信,与诸葛亮异道进兵,具体怎么走没有说。


▲老版三国中的魏延


另外一条出自裴松之所引《魏略》,其大意为:魏延跟诸葛亮说,夏侯楙是曹操的女婿,年轻没用。如果让我带精兵五千,另外五千人带粮草,从褒中出发,沿着秦岭向东,再从子午谷向北,不出十天就能到长安。夏侯楙听说我魏延来了,肯定吓得逃走,长安城里只剩下些文官,城中大户与城外百姓的粮食也足够支应一段时间。


魏国派援兵还得二十多天,那会丞相您早从斜谷赶过来了,这样咸阳以西可以一举平定。但诸葛亮觉得太危险,不如从大辂行军,可以轻松占领陇右,因此没有听从魏延的计谋。


▲网友恶搞魏延


2
《魏略》的记载不靠谱


所谓“子午谷奇谋”这个讲法最初是在《魏略》(作者是魏国郎中鱼豢,原书已经佚失,内容只能从后人的引注中寻找)一书中才提及。但实际上,《魏略》中的这处记载靠不住。下面我们就从两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一,这段记载本身就有多处经不住推敲。


《三国志·魏书·夏侯惇传》中记载:“惇弟廉及子楙素自封列侯。初,太祖以女妻楙,即清河公主也。楙历位侍中、尚书、安西、镇东将军,假节。”也就是说夏侯楙是夏侯惇的儿子,跟曹丕是同辈,《魏略》中也记载说他跟曹丕一起从小玩到大,因此二人年龄相差应该不大。


夏侯楙镇守长安是在诸葛亮第一次北伐期间,曹丕四十岁驾崩后,其子曹叡于226年即位,诸葛亮第一次伐魏是在228年,这时候夏侯楙怎么说也应该是四十岁左右的人,那可已经不是公子哥了,魏延却说夏侯楙年少,鱼豢是在黑魏延不识数吗?


▲老版三国中的夏侯楙,一脸纨绔像


《魏略》中另有一处说夏侯楙“性无武略,而好治生”。可能此人确实缺少军事才能,但他再没用,也不至于守着坚城被这区区一万人吓跑吧?何况当时还有曹真与他共同守卫关中,诸葛亮前两次北伐中,曹真都击退过蜀军。魏延也应该了解他面对的敌人,但是却只提到夏侯楙,这就有点让人不太相信了。


魏延说自己带领一万人从褒中出发,在秦岭山区里走,再进入子午谷奇袭长安,只需要十天。


但实际上仅从褒中到子午谷之间的山路就有五六百里,且路况不良行走不便(不然也没必要开辟这些古道了),而子午谷全长七百余里,也是道狭难行,就算魏延从半道切入,他总共要走的山路也少不了八百里。


▲秦岭周边古道图


笔者以前也在子午谷逛过,现在子午谷北侧谷口修了旅游景点和盘山公路,但公路也非常狭窄。如果要走山路,只有紧贴山坡切出来的窄路,最窄的地方只容一人通过;而河流本身深浅不一,与两侧的石滩交错混杂,大规模军团和后勤部队也是很难从河谷行进的,而且当年的情况只会更糟糕。


这种路况,还要带着运输部队,十天的时间根本不够。


▲子午谷的山貌


当然有读者要说了,当时子午谷是有栈道的啊。但即便如此,魏延的提法也不靠谱。一方面,栈道只有子午道、褒斜道这样开辟出来的道路才有可能有,魏延提出要沿着秦岭山路向东走插入子午谷,这段东西向的山路能有栈道吗?栈道不是那么好修的,不管是坚持走山路,还是临时伐木开路,都会浪费大量时间。


▲子午古栈道遗迹


另一方面,当时也不缺子午谷行军的失败战例,如曹真、张郃于魏明帝太和四年(230)从子午谷侵汉中,就是因为下雨导致栈道断绝耽搁了三十天,最后只得退兵。秦岭山脉植被茂盛,天气多变,随时就可能大雨倾盆,古时候没有现代天气预报,无法准确预测秦岭山区的天气,遇上大雨只能怪自己倒霉。这种失败案例说明,从子午谷进兵虽然是抄近道,但风险也很大。


▲子午谷路线图


所以走秦岭抄近道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要面对艰险山路、诡异天气的多重考验,十天走完这条路,相当不现实。魏延作战经验丰富,再狂也不会瞎吹这种完全不靠谱的牛皮。


综上可以看出,《魏略》这条记载本身漏洞百出,不像是对真实事件的记录,倒更像是不懂军事的人杜撰的产物。


第二,从现在留存下来的资料来看,《魏略》这本书中对蜀国的记载可信度也不高。《魏略》中虽然有许多记载非常重要,例如对大秦(即古罗马)、邪马台等国的记述,但是对于蜀国的记载却是争议颇多。


例如里面有一处说,刘备在小沛时被曹兵击败,刘禅也失散于军中,最后被人收养逃到汉中,后来蜀国一个将军去汉中访问,刘禅就主动上来相认,然后回国顺利当上了太子。对于这个记载,裴松之根据其他记载中刘禅的生卒年月和经历,明确否定了《魏略》的讲法:“此则《魏略》之妄说,乃至二百余言,异也!”


还有一处说刘备屯兵樊城时,诸葛亮主动上门求见,还出谋划策,深得赏识,因此刘备“以上客礼之”。裴松之同样不赞同,认为诸葛亮自己在《出师表》里就提到刘备“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因此刘备主动求见诸葛亮是明摆着的,如果已经以上客之礼相待,又何必再三顾茅庐呢? 裴松之引《魏略》也只是作参考,并不苟同其中有关蜀国的记载。



可见,《魏略》这本书对蜀国的刘备、诸葛亮等人确实是不太友好,已经涉嫌造谣诽谤,给人一种故意抹黑蜀国君臣的感觉。


所以《魏略》中魏延出“子午谷奇谋”的这条记载的可信度也得打个问号,有可能是想故意表现诸葛亮不能听从良将之言,从而将蜀国北伐失败的责任推到诸葛亮身上;加上前面提到,其内容本身就不靠谱,那可信度就更低了。


3
魏延的偶像是韩信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三国志》中的讲法。里面提到诸葛亮每次出兵,魏延都想模仿“韩信故事”,出奇策,与诸葛亮异道相会于潼关,但是具体走哪条道,如何相互配合,没有详细说明。


那么陈寿这里说的“韩信故事”具体又是怎样的呢?很可惜,不知道。


有关这场战事的史料极少,早期的记载只见于《史记》,而且非常简略:“八月,汉王用韩信之计,从故道还,袭雍王章邯。邯迎击汉陈仓,雍兵败,还走,止战好畤,又复败,走废丘。汉王遂定雍地。东至咸阳,引兵围雍王废丘,而遣诸将略定陇西、北地、上郡。”《汉书》的记载则与《史记》的讲法大同小异,没有增加有实质意义的内容。


▲现代人根据《史记》记载,绘制的韩信反攻关中路线图


其中的“故道”就是指陈仓道。不过从“袭”字可以看出,韩信从陈仓道进兵关中确实是出其不意。因此韩信可能是在其他几条道路布置了疑兵,欺骗章邯浪费兵力;或者多路齐出,互为声援,逮住章邯的防御漏洞,成功偷袭得手,进入关中。不过这些也都只能是猜测。


后世流行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讲法,其实出自元代无名氏的戏曲《暗度陈仓》,明代也出现了《韩元帅暗度陈仓》这样的戏曲,都属于后人的想象,不能直接作为信史。现在褒斜道口还有清代道光十五年(1835)立的“新建樊河铁索桥碑”,其实都是明清时人附会的产物,也不能直接相信。


▲后世想象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有关韩信反攻关中的记载,除了《史记》和《汉书》,离当时最近的史料是东汉桓帝建和二年(148)汉中太守王升撰写的《汉司隶校尉犍为杨君颂》碑文,原碑现藏于汉中博物馆,里面有一句话:“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出散入秦。”其中“散”就是大散关,是出陈仓道的关口,在今天宝鸡西南。


经由子午道,出了陈仓道的大散关,这句话说的真是有点乱。有些学者认为这种暧昧的讲法,可能是想表明韩信从子午道和陈仓道同时出兵攻入关中。这个观点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那时褒斜道和傥骆道还没有开辟为官道,十分难行,不适合大兵团行进,子午道情况还好一些,当然前文也说了,还是有风险的。


▲汉代褒斜道路线图


但有一点我们还是要注意,这条记载出现在东汉末年,距离秦末汉初已经过去了接近四百年,司马迁和班固都没有说清的内容,四百年后的人却越说越明白,他们的讲法真的可信吗?会不会也是由于历史的残缺而自发进行的想象?


这一点我们也无法完全肯定。退一万步讲,就算韩信真的是通过子午谷、陈仓道两路进军,他的具体作战方式我们现在也无从知晓,而魏延作为作战经验丰富的将领,也不会提出这样漏洞百出的所谓“奇谋”。


通过韩信反攻关中的这个例子,其实我们可以发现,历史有时确实是非常模糊的,越是关键的内容反而越容易被人忽视或者有意省略。在历史失语的情况下,后人就难免希望通过想象来弥补这种不足,假的东西越传越广,反而成了“真的”,而真实的历史早已在沧海桑田般的变迁中,难寻踪影。


4
难解的谜团


其实,在当时人都不能详细了解韩信战术的背景下,《三国志》的模糊记载反而比《魏略》中的妄言真实得多。


因为从结果来看,魏延这条计策是没有被诸葛亮认可执行的,怎么着也算是军事机密了,其中的细节怎么可能流传出去,还被魏国人记录地这么清楚?如果真的流传出来了,陈寿也就没必要说的这么模糊了吧。所以不管怎么说,《魏略》中的讲法都靠不住啊。


总的来看,魏延“子午谷奇谋”中的讲法本身有太多漏洞,不像是他这种战术高手提出来的,更像是外行的杜撰;陈寿说魏延想要模仿韩信,其具体记载也是语焉不详,而韩信当年的作战方式也已经很难复原。


所以,魏延想要出奇策取关中,是真;但是具体怎么打,奇在哪里,绝对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子午谷奇谋”这么图森破。他的战术和构想应该更复杂而且更可靠,只不过和诸葛亮的作战风格与战略规划不一致,因此没有被采纳。


▲诸葛亮历次北伐以及后人猜想的魏延子午谷奇策路线图


至于诸葛亮走祁山道平取陇右为上,还是魏延出奇策袭取长安为上,这个问题也不好评价,可以说是各有千秋。


按照诸葛亮的战略意图,先从祁山道进兵攻取陇右,可以将这一曹魏之前疏于防守的地区据为己有,使其成为进攻的战略基地,这也是一种比较长远的战略规划。


而魏延想先袭取长安,此后也可以再以长安为根基扫荡雍、凉,其实也不失为上策,而且简单粗暴,省时省力。


但是还是那句话,历史不能假设,人家魏延生前都没想过造诸葛亮的反,现代人又何必非得把他俩塑造成对立面,自觉找队站,徒增烦恼呢。


参考文献:

[1]【晋】陈寿撰,【宋】裴松之注,《三国志》.北京:中华书局,2006

[2]【汉】班固,《汉书》.北京:中华书局,2007

[3]李开元,《楚亡》.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

[4]李殿元,子午谷计谋纵横谈.史坛纵论,2007(1)

[5]张崇琛,诸葛亮为何不纳魏延之计.成都大学学报(社科版),2003(2)


    来自: cat1208 > 《趣》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