鍒嗕韩

   

桩友记:绝处逢生——我的站桩身心历程

2018-06-26  武医同修

桩友记


记录桩友们自己的故事


  这位桩友的故事很励志,也很有启发意义。


  与绝大多数人相比,她的身体属于极度虚弱,一度有生命危险;但通过自己合理地站桩,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可以说创造了一个奇迹。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积极和其他桩友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给很多人带来了健康的希望。


  本文中作者详尽细致地回顾了自己患病的历程,以及站桩过程中出现反应时自己采用的对治方法、走过的弯路和总结的经验等等,内容非常有价值。文章较长,建议大家收藏后慢慢品读。

 

绝处逢生

——我的站桩身心历程



投稿:山无垠

输12


  我从小多灾多难、疾病缠身。


   一岁的时候,被人灌了一大口白酒,从此脾胃常年两天一小痛,三五天一大痛;三岁的时候,因高烧被注射链霉素,从此听力逐年下降,最终又不得不依靠助听器与人交流。


  在父母亲朋的呵护之下,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梦想一袭红裙,轻飞灵舞,四处寂然,尽享身心解脱之清欢。



 气虚过劳,心脏获病


  命运有时候真会与人开玩笑,让我想不到的是,后来我的心脏获病多少跟跳舞有些关系。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就一眼看出了我的跳舞潜力。孩提时代到大学毕业,业余偶尔跳一跳,强度不高,体力也够,身体倒也没有大的问题。30岁那年,我在一家专业舞坊跟随分别从中芭、广芭退伍的两位老师学习芭蕾,每天晚上全身心沉浸在其中,舞功上升很快,老师让我这个新手参与排大戏,已经接近于登台表演的梦想,遗憾的是家里有事退出了。


  后来,换了家舞校练中国古典舞。这里训练强度很大,每次课前要求大跳100下、小跳100下、仰卧起坐100下、飞燕100下,尔后才正式开始舞蹈基训练习,最后才教成品舞动作。长期如此,对我这个身体基础不太好的人来讲,非常耗气,耗到做完前面那些热身动作后,身体己经快散架,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气接不上来,得缓好久。


  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身体逐渐出现了一些新症状,时而走在路上突然感觉身体移动不了,胸闷气喘,伴随阵发式的双手颤抖,写字也受影响 。去医院检查,除了心电图有一项心脏电轴左偏,没有任何其他问题。医生挥手赶着我说:“你以后不要来凑热闹了”。医生这么说,我心里便似一块石头落了地,继续该干嘛干嘛,当然也继续跳我的舞。可我的身体仍然隔几个月出些状况。比如突然无力,心慌到爬一层楼就像要被晃出身体,干活时胸口突然下沉等。


  我尝试用多种办法自救,纯手工生脉饮、固元膏、各种食疗、自己艾灸,扎针、刮痧、按摩、捏脊、六字诀、八段锦、易筋经、拉筋拍打等。有些起过短暂作用,有些似乎还有反作用,最终只剩下艾灸,而恰恰是不得法的过度艾灸,使我的症状逐步发展恶化为两种危险状态:一是大气下陷。这种病没有任何器质性的病变,体检也查不出问题,但发作起来,气血供不到心脏,抢救不及时就会猝死。我有两年多的时间,经常毫无防备地气哗哗往下掉,瞬间从眼皮到脚无力支撑。二是类似奔豚气的症状(实际不是),发作的时候,感觉有血和气混和着,在胸腔里旋转着像火山喷发一样往上喷,让人眼前模糊,失去意识,长时间缓不过劲来。


  那时候尽管我还在上班,但人虚到什么程度呢?虚到我在办公室得慢慢站起来,慢慢走到文件柜把一本材料拿下来,再慢慢挪回座位,动作必须慢,多拿一本材料,就累得撑不住了。



 濒死求医

  

  2014年,我因两次严重发作被家里叫了120急救。当时,都处于奄奄一息的濒死状态,眼前看不见,话说不出,人站不起来,心慌气喘之外,胸腔里一阵阵的气血翻腾极度难受。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只感觉非常恐怖,父母被吓得惊慌失措。母亲说她的风湿性心脏病手术前那么严重,也没有这个反应。


  令我无奈的是,这两次送到医院急救,都没有查出问题。一次说缺钾,挂水补钾吧,结果刚挂两分钟,又把症状带起来了,浪费了一瓶水。第二次说是心理问题,属于心脏神经官能症,要服抗抑郁药。我知道只有靠中医救我了。从医院出来,让家人把我送到熟悉的一位医生那儿,那天我是这位医生诊室门口唯一躺着候诊的病人。所幸这位中医医术很好,她告知我的心脏器质虽然是好的,但功能严重受损,一剂药下去,立即稳住了状况。


  从那以后到2017年,我一直在看病吃中药。当然,舞也就没法跳了。服中药以后,气上来一些,没有那么虚了,也一度出现让我惊喜的好状态,但各种症状时不时还会出现。人总体还比较脆弱,在公园里散散步,吹一点风,当天晚上又会发生大气下陷,得赶紧用补中益气丸、汤药等把气提起来,第二天人还是虚的,要在床上躺一天,才能缓到可以出门上班。在那两年多,虽然总体在进步,但这样的状态升升降降,反反复复,始终不稳定。这个病太顽固,我的病友中,鲜有像我这样连续两年多还断不了药的。

拍摄于2014年11月。

  “出来见光,用比老太太还慢的速度走,气不够了,笑不动。这个阶段,还在每天出现各种症状,日子是熬着过的。”


拍摄于2015年5月,中医调理一年左右。

  “好多了,间隔些日子出状况,气也上来些,脸色不够好。”



 结缘桩功


  刚病倒时,我便已经获知马老的站桩了,是朋友从徐文兵老师那里得知后告诉我的。但听说后,心里有些疑问,因为这个桩跟大多数桩法站得不一样,人家都是弯膝盖、抱手臂的。我怕站得不对,加之当时压根儿就站不住,只能靠坐或躺,就没有轻易地试。但我带着好奇心搜索了网上关于马老桩法的很多分享,发现这是咱们国家如今难得一寻的、低调隐藏在民间的真正内家功之一,心中生出了很大兴趣。


  2016年8月份,我在网上看到马老出书的消息,特别兴奋,赶紧买了一本《顶天立地的功夫》。这本书就是马老给弟子上课的实录,我就像置身其中,读得心悦诚服,之后心里便有了底,决定照着书上介绍的基本方法和口诀开始试站。


  2016年8月18号首次站桩,正值例假结束,照常心区不太舒服。当时我就想,试试吧。结果,那个中午站了30分钟后,不但所有的不适烟消云散,而且还有劲头出去办事,大概走了一个小时,原本缓慢的脚步变得轻快,不但不累,回来上班还能继续保持着稳定的体力!当时走在路上,我就认定,这一定就是我要找的康复方法,简单、方便、有效,我一定要站下去。


拍摄于2016年11月。

  “七零八碎地站,勉强合计算两个月吧,与药结合平时接近正常,但不经耗,不耐受各种环境天气情致影响,稍有影响,动静就不小。”



 排病反应


  接下来,每天站半个小时。到第八天,出现了一连串严重症状,感觉胸口发热,心区往下拽,心悸也出现,全身出虚汗,显然是气冲病灶,因为已经很久不会无端出现这种状况了。那一天,身体还有许多反应,躺在那没一点睡意,胃也不舒服,一阵一阵地排臭气。不知过了多久,睡着了,突然又陷入半昏迷状态,挣扎着醒来后,再一次陷入几乎接近全昏迷状态,我用更多的意志去挣扎,终于又醒过来,我伸出一只手想叫醒老公送我去医院,却很快发现完全醒来了,意识是清醒的,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还是气弱,担心再出状况,吃了补中益气丸。

 

 第九天早晨起来,精神照样很好,还发现皮肤气色都意外的好,我头一晚可是因为气不足没洗漱就睡了哦。我重温了明心堂公众号里那篇《失而复得的的呼吸》,作者的气冲病灶反应剧烈,历时较长,她初次出现反应是三个月后,我才用正确的方法站四天就有了轻微反应,第八天反应就这么大了。因为心里不托底,我专门又就上述反应请教了明心堂老师。老师建议我小口多吃、少量多次站。


  这样站着站着,慢慢又睡不好觉了,整夜整夜失眠,失眠严重到我不得不停一天,站一天。我始终觉得这是个好方法,不甘心就这样中途放弃。2016年年底,正好杭州有个专修班,我和老公赶紧报班学习。 经过老师调形,当晚睡眠就好了。专修班的气场强,当时我的身体还比较虚弱,两天的课,中午不睡觉,居然能坚持下来,尤其是晚上还能熬夜吃宵夜。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专修第二天晚上的心情,充满感恩,充满信心,充满兴奋,却没影响我再次睡个好觉。专修后耐力增长,精气神更好,爸爸、妈妈看我改变那么大,都放心让我坚持站,他们也慢慢对站桩产生了兴趣。


拍摄于2017年10月,济南专修班结束当天,站桩满一年。

  “济南回来后,接着连续排病,尔后就感觉好了。”



 大意之下再次排病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每天合计站一两个小时,身体逐步向好,好到不喝药也不太虚了,却也逐步放松了警惕。2017年春节,不小心受凉感冒,而且由于过年对此没有上心,耽误了二十几天,直到有一天撑不住,出现严重的头晕,身体又到了昏迷的临界点。没有办法,只好又去看中医,身体整个从头再来,站桩也接连出现一种排病反应,就是站一会儿、哪怕仅仅是腰一松,后背就有一种力量推动着热气和血直上脖颈,前面气血一阵汹涌翻腾,在胸口越聚越紧,随之瞬间眼前一白,全身虚汗一出,人便似虚脱状,只能瘫靠在床上慢慢等待恢复。

 

  在这期间,每次只要站一会儿就会有这个状态。我也尝试过熬一熬,希望把这个状态挺过去,有时不到虚脱的程度是能挺过去,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不行。那个时候,多希望马老和老师们能出现在面前,给我勇气,多希望能空降明心堂,可是我身体病得没有能力远行。无奈之中,只好停站了半个月。然后状态好的时候又重新站,站了十分钟还是出现了那样的反应。我决定以后干脆豁出去吧,放下恐惧,只要出现苗头就收功,消失了再重新站!就这样,我发现虽然排病反应总是出现,而且让我很灰心,但站完之后身体总比站之前要好一点点,有时候哪怕一天只站那么五分钟,也能让我的这一天的精气神保持在自己满意的状态。我就一点点地坚持下去了。直到2017年5月份,身体才恢复到之前的稳定状态,每天渐渐能站一小时,人也不再那么虚了,又一次断了药。



 深度排病之后的全面康复


  2017年10月,我又参加了一次专修班,经过老师的调形,桩形更加究竟,也再次体会到专修班气场的强大,精神体力很快又拔高一个层次。回来后,常常一次站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站下来感觉腿也没了,手也没了,很舒服很享受。但这时候,又迎来了一轮大的排病反应,天天头蒙、头晕、头涨、头后骨痛……各种头的症状变化多端,还有脖子僵硬,右眼皮抽跳,这些症状混在一起有一个半月。


  好不容易这些反应退场,紧接着又出现了两年多前刚病倒时的心脏症状,虽然不重,却比较频繁,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发作了。老公说,看来站桩没把你的病调好啊。我心里不服,尽管害怕,但直觉告诉我这可能是很关键的一次排病反应,这可能是站桩把最主要的问题全给带出来了。果然,11月下旬,我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填满一样,有了实实在在的充足感。打比方来说,假设我的身体是一个杯子,将它灌满水才是正常的舒适状态,我之前总是灌不满,或者灌一大半泼一点,或者灌一点儿又泼去一大半。这次排病反应过后,感觉它终于满了。此后,身体就不那么脆弱了。


  事实上,我还有更多常规或非常规的排病反应,比如一吸气心脏周围的肌肉像撕裂了一般痛,比如突然全身晕到天旋地转不得不蹲下来,比如全身神经突然放射性地扩张一下,瞬间身体里面就像被橡皮筋弹打过一般......不再一一罗列。究其原因,我没有一一深究,宏观而言,总逃不脱虚和瘀。我认为没有无缘无故的反应,有什么样的身体,才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个反应,真的可以说是以人为本,是自己智慧的身体在主宰,大脑控制不了的。


  这里也要提醒各位桩友, 站桩之后身体刚刚见好,千万不能大意,还要注意保护,否则一不小心,可能会病回去。正如2017年春节我刚刚站桩几个月,感觉身体好了,力气大了,就放松了警惕,其实这是完全恢复的假相。结果,由于太大意,又造成旧病复发,导致了延展几个月的排病反应。



 身心全面改善


  身体改善太多,最主要的显然是心脏,以前病总是反复,不能断药,到今年5月下旬,已经断药一年了。原来包里装着补中益气丸以备应急,若在路上有一点陷气,吃几颗能把气提上来,现在不再需要了。终于结束了走一段时间要找个地方、坐下来闭目养神的日子,终于不再因为气不足、连看看街头的景色都会头晕。原本提10斤的米都能导致胸口泻气,在床头靠一小时才能恢复;现在,状态最好的时候可以拎60斤的东西走上一段路而不伤气。


  今年春节前,我再次到鸡鸣寺游玩,想一想生病期间到这里时,随身包都交给了家人,两手空空,仍是三步一歇、五步一停,浑身无力。而这次,手提两只包,上下流连半日,离开时竟然丝毫未觉疲意。我像是一辆负重多年的汽车得到大修一样,身体大大小小的改变实在是太多了:


1、很多年的经期偏头痛及左太阳穴压痛彻底消失。


2、右眼飞蚊症大好,视力提高50度,眼神也亮了。2014年病倒以来右眼睛明穴周边的眼角皮肤常常玩命儿瘙痒,大约上月才见好。


3、听力,去年十月曾经有过意外的惊喜,突然有一天开始周围所有人的声音都变大变清晰了,那种感觉和从前每次针药治疗过后一样,接下来的二十多天,我兴奋地聆听了一些平常听不到的声音,并为此专门做了电测听,验配师肯定我的听力确实在高频段提高了十个分贝,所以会有上述体验。遗憾的是二十多天后,同样和从前每次针药治疗后一样,一切又恢复原状。不过,我这被国际上判为不治之症的耳朵,在历经了各种中西医它治自治之后,压根就没再对它的康复抱希望,往后,也不强求,顺其自然; 耳鸣,常规款的没变化,猛然巨响的那款似乎快有一年没出现了; 脑鸣改善较明显。


4、一直略有堵塞的鼻子于不经意间通了气。


5、脸上整体气色与肤质都在提升,本来就不化妆,如今护肤品更是从简,只用洗面奶,宝宝霜。


6、颈椎痛大改,重按时的放射性刺痛也减轻,尤其是十多年前因为跳舞下腰扭伤的一个痛点,原本每逢遇寒、受累总是发作,重的时候疼痛覆盖到左肩,站桩后很快不痛了。


7、左手腱鞘炎只剩余偶尔一丝丝小疼痛。


8、胃疾主要受益于医生的汤药,但是残余的一些症状,尤其是凡躺下午睡醒来必痛这一症状站桩后终于消失了。还有每年三四次吃鱼时的突然恶心欲呕,已有一年未出现,这个问题有点奇葩,我的医生说过与肝气不舒有关系。


9、右脚脖子,不确定是什么原因,十年前开始,路走久了里面像有碎玻璃渣渣在摩擦,疼得我总停下来抖抖脚再继续走路,站桩后好了。


10、不再那么怕冷,不会轻易感冒,从去年5月下旬到现在,只有一次感冒,并且很快就好。尽管后来的咳嗽持续了近一个月。但是,它丝毫不影响精力,我感觉它和之前的头晕,头闷一样。是一种排病反应,因为都是在例假结束之后戈然而止。


11、病后一直不能左侧卧睡觉,否则就会心区难受,哪怕白天状态再好也一样,这个难题,上个月终于破解了。


12、病后一点都不耐饥,否则就会泻气心慌头发蒙。单位组织体检,空腹项目我都坚持不下去。现在一顿不吃都没事。


  心性的改变算是意外收获。站了桩,气沉下来之后,人就稳多了,遇到事情就不会太激动。原先身体不好的时候,一激动就会导致心区不适,偶遇别人吵架,吼叫声一入耳,扔东西的场面一入眼,原本平静的我,立即感到深深的恐惧,心扑通扑通就空下去了,人很快就稳不住了,站桩后再不会这么脆弱了;以前受委屈的时候,也会导致心区不适,严重的话,要缓好久,现在,感觉有一道屏障保护着我,不受外境影响;生来胆小,怕黑,不敢一个人晚上呆在家里,现在不怕了…….


  太多的改善,太多的没想到,无法一一言说,只有感恩。

拍摄于2018年4月,站桩1年半,身心全面改善



 亲朋受益


  我最庆幸的是能带动父母一起站。72岁的母亲站得比较用心,自我从16年12月的第一次专修班回来后,她几乎一天也没有断过,现在每天保证闭着眼站1个小时,外加看电视时站。她没有排病反应,收获的改善主要是睡眠质量提高,精气神提升。她是风湿性心脏病,心脏瓣膜换过一个,修补过两个,术后一直较虚,只能待在家里慢慢做点家务事,随着耐力的提升,做家务也得心应手。原本一年比一年弯的后背在明显拔直。眼神由原来的暗淡变亮,讲话声音气足了。有个小奇迹是2012年,她的牙龈上长出一个泡,反复涨起来瘪下去,就是消不掉,上个月无意中发现,泡泡没了。她的皮肤真是让我惊喜,变得紧致、光滑,由内而外透出了从未有过的亮色;父亲站得较少,没有母亲那么有耐心和恒心,对他而言,最突出的效果是降压,在血压不明原因突然升高的日子里,只要站半小时便立即能缓解。现在,已将常服的“安博维”也从原来的一片减至三分之一片。同样,他的皮肤也有了惊喜的变化,不再那么黑、暗、深红、粗糙,正在向干净透亮转变,已接近于白里透红。


  也有一些朋友的信任与坚持,让我感动。一位原本气血特别虚,因常年反复感冒导致心脏不适的朋友,站了一年多后兴奋地告诉我,在陪她父亲看病时,被医生夸奖脸色好转明显。的确各方面都在好转,生命质量提高的感觉太好了!意外的是站桩真的能美容,把买refa的钱也省了。另一位朋友,即便她老公认为她是受骗了,仍然坚定地坚持。她因为长期严重的头晕,喝药效果一直不是特别好,所以才开始站桩,过年后见到她时明显气色好了些,胖了些,她自己也感觉精力在变足,现在喝药更能吸收了,头晕也好很多。


  一位桩友的比喻不错,这个桩,确实是少数人玩的奢侈品,喜欢体育锻炼、静不下心、没时间、未收获与别人同等的速效......是大多数朋友坚持不下去的原因。而我又是不愿强求别人的人,心知缘分俱足,自然会水到渠成。

2018年4月29日,来明心堂向马老汇报自己的成绩,与桩友分享经验



 桩法通天

  

  马老的桩法,大道至简,且一通百通。


  老公的师母,当年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一听我说起桩形,立即表示肯定,说自己现在拜得的一位老师,所教的声乐练习法就是相当于这么站着唱,那样,胸腹腔的气一通,哪儿都不用力,练出来的声音音域广,有个性,且保护嗓子。事实上已经有很多桩友反馈过站桩后,歌唱得轻松好听了。


  我曾经的舞蹈梦,还要不要继续,已经很犹豫了。站桩的重心在脚后跟,舞蹈则多数在前脚掌,芭蕾还要求立足尖;站桩要求含胸拔背,舞蹈要求挺胸,尤其在基训中要求下腰,要求最大限度地开胸开肩,加之舞跳多了耗气。但是我在站桩期间时不时体验了一下,发现站桩对舞蹈很有助益,三年没练功了,生病时失去的柔韧性,随着站桩日久,又回来很多,随便试了一些动作,发现内在的舞蹈感觉比以前还好。顿时萌生一种想法,舞蹈院的学生,如果每天抽半小时到一小时站站桩,看似挤占了练功时间,实则大有裨益,一来补益损耗的气血,二来软度与柔韧性都能事半功倍,可以说既是休息又不耽误长功,三来能提升舞感。


  在书法方面,我也小小体验了一下,很久不练字了,站桩后尝试着写了写,不但没有下不了笔,还体会到自带的劲,手也不抖。有位一直在练书法的桩友说,站桩练腿上的功夫传到手上确实对书法有帮助;还有钢琴,虽然已经当了十年的摆设,站桩后乘着兴敲敲,曲子是弹不好了,但敲琴键的手感确实好。从桩友们的反馈来看,还有做饭变好吃的,揉面更劲道的…….内在的气足了,神聚了,一切都会有惊喜的改变。



几点启示


一、站桩是根本


  我所有的获益除了前期喝中药,都来自站桩。中医救了我的命,站桩给了我全新的生命及对未来的信心。因为曾经几乎试遍了能试的方法,因为病倒后太虚弱没有更多心力体力去贪求其他方法,遇见站桩,感觉相应,便是惟精惟一了,事实证明,这样非常对虚弱者的路子。在功法上,马老的桩功绝对能独当一面,一门深入会有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惊喜。


  群里有些桩友,身体并不差,只是致力于武功;另有一些桩友,身体也很不好,但是似乎没有到特别虚弱的程度,他们的共同点是对这个桩不是十分坚定,在结合运动或其他功法共同习练,希翼通过多管齐下来长功或改善身体,个人对此不太认同,正如马老说的,一个式子练一万遍是功夫,一万个式子各练一遍是把式,惟精惟一、一门深入的好处沉下心才能体会到。而中医外治法,必要的时候用对了也一定会有助益,如正骨、艾灸等,目前这只是其他师兄的体会。但总体来说,必须把站桩放在首位。因为我们知道,无论中药、食疗还是中医外治法,既须辩证准确,又须施法得当,否则再好的方法都是伤害,例如艾灸,用对了与站桩是天作之合,用错了则有夺命之伤。站桩则不用顾虑这些,这么一站法象天地、把握阴阳,能自诊;这么一站激发自身的大药,能自治,多省事。徐文兵老师说:“医药是拐杖,站桩是根本”,对此我深有体会,非常认同。



二、排病时别怕


  不知是否巧合,刚入夏,站桩后出现心慌头晕的桩友集中起来,另外一直有很多桩友面对轻微的排病反应就表现出战战兢兢的心态,还有一些桩友对反应有分别心,希望出现这样的反应,别遇见那样的反应......的确,一直以来,排病反应是困扰着大家的问题,总是问得多,答不透。正好,我自己对此有一些体会,整理出来供大家参考:


1、我在头一年中的排病反应既多又杂还严重,却不影响我对桩功的信心。这信心来自于前期的充分准备,有马老在书上透露的玄机——马老从不说自己的反应,只教大家自己去体会,我认为这是在告诉我们一切都有可能;有本海老师大道至简的一句话:站桩不是打针吃药,出现的现象都是身体的自我调整,站不坏的;有琳琅满目师兄在《恭喜你气冲病灶》一文中的分享。因此我自然能做到不去在意。站桩是身体健康状况的晴雨表,我们的身体能骗得过医院的仪器,却骗不过这么轻松一站。排病反应都是身体的自我调整,是变化的,会变好的。因为正气足了,身体才有能力对治它的内在问题,这些动静无论大小都相当于在给您一个信号,告诉您身体里面在调整,并不是告诉您身体坏了,一个动静过去后,随着正气的进一步补充,到一定程度又会有另外的动静会出现,这都是一个个过程。元会老师说,要是站到后来什么反应也没有,就健康了。


2、出现心脏不适、头晕、乏力等反应时,不要硬熬,允许自己停下来休息,若经常如此,最好每天以少量多次的方法站。总有一天,会有突破。


3、没有必要拿反应互相攀比。比如我经历了上述痛苦的反应,是因为我的身体有这样的因,并不代表别人也会经历到;比如我结束了长达一年的非常规的排病反应后才开始出现很多初习者就有的标配反应------脚后跟疼流眼泪打哈欠等 ,这更说明反应出现的先后是个性化的,没有攀比意义。

4、不是站了桩就百毒不侵了。有些反应,或许是因为劳累、伤食、受凉,情致、环境等影响而造成的,这需要自己判断,不能过于依赖别人。老师常说:靠自己最可靠。我认为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靠自己站桩获得健康。二是靠自己对身体的了解以善用、善护。站桩是带我们内求,引导我们把神拉回来反求诸已,而不是外求,所以自己要学习发现问题。


三、学习吧桩友


  除非能做到和一些老人家那样不纠结,全然放松,否则一定要加强学习。学习与马老桩功有关的书籍、公众号资料 ,学习一点基本的中医基础及中国传统文化。这样明理了,知道道法自然、大道至简,明白法于阴阳、合于术数,有助于建立正信,既不会盲目把站桩当成包治百病的神功,也不会因为没有相关案例而失去信心。


    五一前,终于步入明心堂,也许是因为看多了照片,这个被无数桩友称为家一般的地方,我竟然仿佛曾经来过,未觉陌生,那位给了我全新生命体验的老人早早就到了,太和蔼太亲切太慈悲,他会专注地听你说,会为你的收获高兴得开怀而笑。我的桩形得到了马老的赞许,三体式还有些不足,经过马老仔细耐心地调整,我第一次站了四十分钟。而其他熟悉或第一次见面的老师,无一不是耐心温和,倾囊相授。桩友们所言不虚,这里真的像家!

  

常回家看看


  由衷感恩马老创立了这一如至宝般的形意桩功,亦感叹自己的幸运与福报,从此,“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恬淡虚无,真气从之”、 “精神内守,病安从来”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我相信,每个人,站好每个当下,一定都能获得健康灿烂的未来!



    鐚滀綘鍠滄

    0鏉¤瘎璁?/p>

    鍙戣〃

    绫讳技鏂囩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