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宋词中的成语22丨苏轼之“人生如梦”(上):有块田地叫东坡 有段山崖叫赤壁

2018-06-26  金色年华554

【成语1】料峭春风

【释义】料峭,微寒。形容初春的寒冷。

【出处】宋·苏轼《定风波》:“料峭春风吹酒醒,山头斜照却相迎。”

【成语2】人生如梦

【释义】人生如同一场梦。形容世事无定,人生短促。

【出处】宋·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词:“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成语2】庐山真面目

【释义】指庐山的真实面目。用以比喻事物的真相;或人的本来面目。

【出处】宋·苏轼《题西林壁》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黄冈市东坡赤壁

苏轼十岁的时候,曾经和母亲程氏一起读《后汉书》中的《范滂传》。

范滂是东汉名士,在地方为官时因弹劾朝中权贵而遭诬告入狱,临刑前和母亲告别,母亲安慰他说:“为了正义和美好的名声,死又有什么遗憾的呢!”范滂因此从容赴死,年仅三十三岁。

读到范滂母子告别时的对话时,程氏感叹不已。一旁的苏轼立即发问:“要是我想当范滂那样的人,母亲你同意吗?”程氏说:“你要当范滂,我就能当范滂的母亲呀!”

苏轼长大了,也开始做官了。身在官场的日子里,他应该不止一次想到自己和母亲关于范滂的那次对话吧?

熙宁二年(1069年),王安石变法开始全面推开了。时任殿中丞直史馆判官告院的苏轼马上举手反对,并给神宗连续上书,称变法要以“结人心”、“厚风俗”、“存纲纪”为前提,不可轻易为之,否则后果会不堪设想的。

王安石见苏轼态度如此,心里说:不支持变法就一边玩去啊!于是苏轼就靠边了,而那些欲做“变法生意”的宵小之辈,都一个个地集结在了王安石的旗下,有的还开始在神宗面前诋毁苏轼。

苏轼无奈,只得自请外任,到杭州当通判去了。

在杭州,苏轼亲眼看到了新法扰民的现实,而后就在《山村五绝》等诗中进行揭露嘲讽。熙宁六年(1073年),身为集贤殿校理的沈括奉命视察两浙的农田水利和新法实施情况,期间又遵神宗旨意专程来杭州看望了苏轼。

沈括离开杭州前,特意向苏轼索要诗作。苏轼没有多想,将自己新创作的诗歌悉数抄录,交给了沈括。

沈括回京后,就把苏轼那些反对新法、带有抵触讥讽意味的诗句作了标记,然后呈送给了神宗皇帝。

看了苏轼的那些诗歌,神宗表面没作什么强烈反应,但是王安石旗下那一帮人看到后,一场陷害苏轼的行动便悄悄展开了。

又是几年过去,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到了湖州知州任上,上任伊始,照例写了《湖州谢上表》以谢主恩。

这篇表文终于成了导火索。御史中丞李定和监察御史里行何正臣、舒亶三人,立即抓住文中“愚不识时,难以追陪新进;老不察事,难以牧养小民”等句,对苏轼进行弹劾,说他愚弄朝廷,藐视皇上,简直是妄自尊大,一派胡言!

几轮煽风点火下来,神宗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亲自下达了逮捕苏轼并押解回京的命令。然后,文字狱史上骇人听闻的“乌台诗案”就发生了。

审讯苏轼是在京城御史台(汉朝的长安御史台里长有柏树,树上有许多乌鸦栖宿,因此御史台就有了“柏台”和“乌台”的别称,宋代沿用)内进行的。从元丰二年的八月十八日到十二月二十八日,在这前后一百三十个日日夜夜里,苏轼在狱中受尽了折磨和羞辱。

幸亏有范镇、苏辙等人的上书营救,幸亏有宰相吴充、王安石的弟弟王安礼、翰林学士章惇等人的面圣求情,幸亏有曹太后及时出面,御史们要弄死苏轼的阴谋才最终没有得逞。

保住了性命,但政治待遇却要打折扣了,出狱后的苏轼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去那个荒僻的南方小城坐冷板凳去了。

平生文字为吾累,此去声名不厌低。

塞上纵归他日马,城东不斗少年鸡。

走了,不跟你们玩了,管什么声名高低。苏轼在动身去黄州前,再次写诗明志。

毕竟是经受过一次生与死的考验,毕竟是吃过文字的大亏的,初到黄州的苏轼还是谨小慎微的。先是和儿子苏迈住在小寺庙定惠院里,平时基本是闭门不出。

等心中的阴影慢慢变淡,苏轼才外出走走。那日,他来到定惠院东边的那座小山上,看到山上开满了各样的野花,野花丛中,竟有一株海棠开得那么明艳出色,又显得那么孤独。望着那海棠,苏轼自然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

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

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

(《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

更多的时候,苏轼都是在夜晚出来,一个人在江边散步,独自在涛声和月光下体会那份“寂寞沙洲冷”:

【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等到家人都来到黄州,苏轼的负担立即增大起来,靠自己微博的薪俸根本无法养家糊口。后来靠鄂州知州的帮助,全家搬到了江畔的临皋亭,算是暂时解决了住的问题。那吃饭问题呢?

黄州知州徐大受知道苏家的困境后,就把城东的一块荒废的营地批给了苏轼。

元丰四年(1081年)春天,苏轼全家总动员,又有友善的村民前来相助,开荒、犁田、播种,展开了一场小规模的“大生产”运动。

春去秋来,“有点田”的苏轼俨然成了一个地道的农夫,尽管田里所种的那些小麦、水稻、蔬菜只能勉强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问题,但这自给自足的生活也让苏轼收获了一份坦然和快乐,他开始自称“东坡居士”。

农闲时,苏轼又在东坡附近盖了一处房子,房子竣工日,天正落雪,他就在房内的墙壁上画上雪景,因此这新房就有了一个明亮的名字——雪堂。

雪堂既是苏轼看护庄稼的“值班室”,也是他日常交往的“会客室”。那个初秋的晚上,他和朋友在学堂喝酒谈心,直到深夜才回临皋亭。到家时,大门已经关上了,室内传来看门小童的打鼾声,苏轼敲了敲门,没有动静,于是他就转回头,独自来到江边,拄杖听江声: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只是苏轼一时的避世念头,但此词传出后,却有人误以为苏轼因想不开而跳江自杀了,造成了一场虚惊。

虽然内心里有“江海从此逝”的归隐念头,但生性开朗的苏轼还是能积极面对现实的。饮食条件不好,那就自创美食,“东坡鱼”、“东坡肉”、“东坡羹”等从此问世。寂寞无聊了,那就多交朋友,遍游山水,让友情和风景净化心灵,提升心智。

慢慢地,苏轼爱上了黄州,他甚至决定要在黄州定居了。听说距黄州城三十里的沙湖土地肥沃,他便欲跟朋友去那里买地。去的那天,是个春寒料峭的日子,一开始天是晴好的,到半路却突然下起雨来了,下午喝酒回来时,天又放晴了。

这次沙湖之行,苏轼没买成地,却写下了一首词: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当风雨过后,一切便都平静下来。宠辱偕忘,波澜不惊,这便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境界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