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据说同治的皇后顶撞慈禧时曾以“大清门抬进来的皇后”为傲,这有什么讲究吗?

2018-07-25  思明居士

首先,我们还是先弄明白“大清门”为何能让同治的皇后,也就是孝哲毅皇后阿鲁特氏这样骄傲。

(孝哲毅皇后阿鲁特氏)

大清门,始建于明朝朱棣迁都的时候,也就是永乐年间,当时称之为“大明门”。

后来明朝覆灭,被李自成改为“大顺门”,只是门头还来不及换,就因为他的干将刘宗敏霸占了吴三桂的小妾陈圆圆,惹得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放清军入关。

清军攻占京城后,将门头这才改为了“大清门”。

那么阿鲁特氏为何以从大清门进宫为傲呢?

这就要说到大清门的使用问题了。

大清门被清朝统治者视为国门,因此平时并不打开,一般的官员和嫔妃都只能走神武门,唯有太上皇、皇太后、皇帝和皇后才能从此门进去。

这就意味着皇帝大婚,唯有皇后享有从大清门进入的尊荣,其他嫔妃只能由神武门进。

在整个清朝,从大清门抬进来的皇后也只有5位,她们分别是顺治的废后博尔济吉特氏、顺治继后都惠章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康熙孝诚仁皇后赫舍里氏、同治孝哲毅皇后阿鲁特氏和光绪皇后孝定景皇后叶赫那拉氏。

(同治大婚图)

要知道清朝的皇帝有12位,他们所立的皇后多是早在做亲王时就娶过门的嫡福晋,或者是从嫔妃一步步靠奋斗成为皇后的。

清朝曾立祖制:非大清门入者,不能处置大清门入者。物以稀为贵,奉天地祖宗之命,坐在凤舆中由大清门抬入的这5位皇后,自然地位极高,不可憾动。

众所周知,慈禧是个权力欲极强,为人专横残暴,没有人敢忤逆她,身为媳妇的阿鲁特氏为何敢顶撞呢?

说起来阿鲁特氏系出书香名门,祖上一直在朝中为官,她的父亲崇绮更是是“立国二百数十年,满、蒙人试汉文”的蒙古状元,她自幼受崇绮的指点和熏陶,文化素养极高,又多才多艺,再加上她颇有姿容,平时“气度端凝,不苟言笑”,因此“满洲、蒙古各族,皆知选婚时必正位中宫”。

然而,慈禧并不喜欢阿鲁特氏,她一心想让同治娶员外郎凤秀的女儿富察氏为皇后,而慈安皇太后更认可满腹才学,气质端庄的阿鲁特氏。两位太后意见不一致,在大臣的建议下,由同治自己来决定他选哪位为皇后。

(被封为皇后的阿鲁特氏)

最终,气质高雅的阿鲁特氏被同治立为了皇后,而漂亮活泼的富察氏则被封为慧妃。

同治的决定让慈禧心里极不悦,这也是慈禧日后为何百般不待见阿鲁特氏的起因。

大婚后,阿鲁特氏和同治夫妻恩爱,感情深厚。

慈禧见此很不高兴,不仅在他们身边安插密探,时刻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还经常要求同治少与阿鲁特氏在一起,让他去亲近一向不得宠的慧妃。

同治不愿意和没有感情基础的慧妃在一起,又不敢忤逆慈禧,索性哪也不去,独居乾清宫。

如此一来,还在新婚中的阿鲁特氏便只能独居深宫,形影相吊了。

慈安太后很喜欢阿鲁特氏,怕她寂寞,经常召见她,陪她聊天解闷。这些自然没逃过慈禧的耳报神,慈禧也就愈发觉得阿鲁特氏和慈安同心,对她也就愈发厌憎。

阿鲁特氏对慈禧一向谨小慎微,礼节有度,孝顺有加,但是慈禧却常对她辱骂不休,比如阿鲁特氏见到同治时,脸带笑容,她见了就会骂阿鲁特氏“狐媚以惑主”;再比如同治生病,由于慈禧不许阿鲁特氏接近同治,阿鲁特氏不敢去探病,慈禧便骂“妖婢无夫妇情”。就连同治宿在乾清宫,阿鲁特氏也被指责不会管理后宫,总之,慈禧对阿鲁特氏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百般找茬,任意辱骂。

(专横的慈禧)

后来,慈禧不仅辱骂还动起了手。

有一次,阿鲁特氏趁慈禧不在,悄悄去探望同治,见面后满腹委屈,便向他倾诉自己独居宫中,所受之苦。同治深知慈禧不仁厚,因此对她软语安慰:“卿暂忍耐,终有出头日也。”

结果两人所言被门外偷听的慈禧一字不漏听了个全,她立刻冲进来,扯着阿鲁特氏的头发,一边撕打一边往外拉,扬言要施大杖罚之。

杖责是对宫女太监用的一种手段,现在慈禧要用在贵为皇后的阿鲁特氏身上,再加上慈禧一直当着众人的面对她辱骂不止,难堪至极的阿鲁特氏于是哭着哀求:“请太后少说一点吧,媳妇好歹是大清门抬进来的。”

结果这话深深刺激了慈禧,为什么呢?

原来慈禧出身低微,最初只是个贵人,所以她后来做了皇太后,都垂帘听政了,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权势煊天,可是时光不能倒流,唯有一件,就是不能圆了从大清门抬进来的愿望,因此大清门成了她心里的隐疾。

现在阿鲁特氏这样说,在她看来就是嘲笑她是神武门进来的庶妃。因此她对阿鲁特氏恨之入骨,决心要废掉阿鲁特氏的皇后之位。

然而,当慈禧将任务下达给醇亲王奕譞时。奕譞却以“欲废后,非由大清门入者不能废大清门入之人,奴才不敢奉命”拒绝了她的要求。这下慈禧愈发着恼,连带着也恨上了奕譞。

既然不能废后,慈禧难道没有别的招吗?

当然有,而且更狠。

不久,体弱多病的同治病逝。

(被慈禧指定的光绪帝)

阿鲁特氏的人生彻底悲剧了,同治的死意味着她唯一的靠山倒了,更糟糕的是同治没有子嗣,她想做皇太后,除非慈禧为同治立嗣,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她深知生路渺茫,在惊惧和悲伤中常常哀哭不止。

慈禧当然不会给同治立嗣,如果给同治立嗣,再扶上皇位,也就意味着她只能做太皇太后,那就永远地失去了权利,这是慈禧绝对不能容忍的,为了能继续把持朝政,她将同治的堂弟载湉承继给咸丰为子,这样就保证了她的皇太后之位。

但这样一来,阿鲁特氏却成了新皇帝的皇嫂,既做不了皇太后,又不能再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慈禧的种种手段,都没有给阿鲁特氏一点生的希望,当然心狠手辣的慈禧也没想过要她活着。有一次,阿鲁特氏的父亲崇琦试探性地想问问该如何安置自己的女儿,结果慈禧冷冰冰地说: “即可随大行皇帝去罢。”意思是要她殉葬。

阿鲁特氏得到父亲的消息后,深知自己没有活路,于是自尽而死,此时离同治去世仅过了75天。

这个一度以自己是由大清门入而引以为傲的皇后,最终完败于从神武门而入的慈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