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2018-08-09  物道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西洋美

美在精致立体的五官

眼睛深邃像住着星辰大海

鼻梁高挺而英气勃勃

这样的美,美在张扬

而东方古典美

则毫不声张,美在内敛和含蓄

似蹙非蹙罥烟眉,似泣非泣含情目

不露声色之美,美在风骨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但在这个自由开放的时代

人们对古典的审美日渐式微

然而在多数人都追求西方立体美时

有一个人却执着地往回走

从诗词、古画、文物中寻觅东方古典美

并将她们定格在一幅幅仕女图中

他叫陈润熙,一位复古摄影师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镜头下的东方女性

低眉、颔首、朱唇微启

只是略施粉黛,便个个楚楚动人

清丽绝尘的容颜,举手投足间顾盼生姿

给人一种极致的东方古典美

一种浸润着时光的浪漫

而东方古典美

不是脂粉铅华所能打扮出来的

她来自每个人内在的修养

来自一颦一笑的优雅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唐仕女,一朵华贵的牡丹花

唐仕女是陈润熙第一组仕女图

他说,之所以拍唐仕女,是因为

李少红《大明宫词》所传达出的盛唐气象

正好符合他对唐代仕女的审美设定

于是便参考壁画、古代仕女图

复古服饰、装束、妆容......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但他说,自己对古典的原则

是“复古但不复原

唐人喜欢高发髻,大面积的腮红

花钿、眉形、唇形的选择也有上百种

但是,在装扮时只提炼经典部分

并以今人能接受的方式“复古”

让经典更经典

所以他镜头下的唐仕女

雍容华贵,悠闲娇慵

不失那个时代的丰腴之美

又能为人接受,不夸张,只有美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宋明仕女,腹有诗书气自华

来到宋代

“仕女”形象有了极大的变化

服饰更素雅,色彩更低调

发型常以鬓发蓬松,发髻偏低为主

发饰也非常少,有时甚至没有发饰

她们追求的美是一种简约

但陈润熙说:“越简约,越难做”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在妆容上,看似“不施粉黛”

其实眉目含春,盈盈如水

最难表现的美,便是这样的风骨之美

而宋代审美恰恰是文人式的简约而不简单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明仕女

在妆容和发型上与宋仕女变化不大

但服饰的颜色更为明丽

款式也更加庄重大气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她们不是宋仕女那种

长裙细腰、婀娜多姿的美

服饰宽大至将整个身体包裹住

显得庄重而且贤淑

也不再是一种轻盈的少女感

但却有一种唐宋仕女

都无法表达的大家闺秀之美

一种端庄贤淑的古典美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不考究,何以古典,又何以经典

但是,对于陈润熙而言

不管做哪个时期的仕女图

每一组作品几乎要花尽心思去刻画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小到道具饰品

力求尽显时代的特色和风格

如果市场上没有,那就只能找师傅定做

大到仕女的一举一动

都力尽与古代仕女一样传神

甚至从戏曲中吸收身姿之态和眉目之情

他的执着和较真

只为了让镜头下的女子

都是独一无二的古典美

他说,既然要拍古典,就要回到古典

只有做好了古典中的经典

古典美才能历久弥新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陈润熙的复古照

还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

但凡要拍摄复古照

便不能带美瞳、美甲和假睫毛

因为东方人的美

不是西方立体雕塑感的美

她是一种平和之美

我们复古的更应该是她内敛的气质

而东方古典美的气质

不是外貌上的修饰可以装扮出来的

她是一种内在的修养,是一种风骨

是一副微笑和成熟的面孔

是根植于每个人内心深处

平和且高贵的性格、修养和思想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在大家努力

追逐标新立异,关心潮流的时候

陈润熙的审美是往回走的

从传统寻觅东方古典美

而永远不会过时的

正是忠于自己的赤子之心

有句话这样说:

“顺应时势,不如顺应自己。”

他相机里的中国人,美人如画画如梦

感谢:陈润熙先生接受物道专访。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由「陈先生复古照相馆」授权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