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绘画 / 韩刚  中国画论解读(一)——...

0 0

   

韩刚  中国画论解读(一)——东晋 顾恺之《论画》

2018-08-23  江山携手

韩刚  中国画论解读(一)

论 

东晋·顾恺之

一  原文

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此以巧历不能差其品也。

《小列女》  面如恨,刻削为容仪,不尽生气。又插置丈夫支体,不似自然。然服章与众物既甚奇,作女子尤丽衣髻,俯仰中,一点一画,皆相与成其艳姿,且尊卑贵贱之形,觉然易了,难可远过之也。

《周本纪》  重迭弥纶,有骨法,然人形不如《小列女》也。

《伏羲、神农》  虽不似今世人,有奇骨而兼美好,神属冥芒,居然有得一之想。

《汉本纪》  季王首也,有天骨而少细美;至于龙颜一像,超豁高雄,览之若面也。

《孙武》  大荀首也,骨趣甚奇,二婕以怜美之体,有惊剧之则,若以临见妙裁,寻其置陈布势,是达画之变也。

《醉客》  作人形骨成而制衣服幔之,亦以助醉神耳,多有骨,俱然蔺生变趣,佳作者矣。

《穰苴》  类《孙武》而不如。

《壮士》  有奔腾大势,恨不尽激扬之态。

《列士》  有骨,俱然蔺生,恨急烈不似英贤之慨,以求古人,未之见也;于秦王之对荆卿,及复大闲,凡此类,虽美而不尽善也。

《三马》  隽骨天奇,其腾罩如蹑虚空,于马势尽善也。

《东王公》  如小吴神灵,居然为神灵之器,不似世中生人也。

《七佛》及《夏殷与大列女》  二皆卫协手传,而有情势。

《北风诗》  亦卫手,巧密于精思名作,然未离南中。南中像兴,即形布施之象,转不可同年而语矣。美丽之形,尺寸之制,阴阳之数,纤妙之迹,世所并贵;神仪在心而手称其目者,玄赏则不待喻。不然,真绝夫人心之达。不可或以众论,执偏见以拟通者,亦必贵观于明识。末学详此,思过半矣。

《清游池》  不见京镐,作山形势者,见龙虎杂兽,虽不极体,以为举势,变动多方。

《七贤》  唯嵇生一像欲佳,其余虽不妙合,以比前诸《竹林》之画,莫能及者。

《嵇轻车诗》  作啸人,似人啸,然容悴不似中散。处置意事既佳,又林木雍容调畅,亦有天趣。

《陈太丘、二方》  太丘夷素似古贤,二方为尔耳。

《嵇兴》  如其人。

《临深履薄》  兢战之形,异佳有裁。

自《七贤》以来,并戴手也。

 

二   全译

凡画,人物最难,其次是山水,再次是狗马,至于亭台楼阁,虽画起来困难但易见成效,不一定要靠迁想秒得。这种次序即便是精于历算之人也不能打乱。

《小列女》,画中女子面容似有恨意,但姿容刻削,没有穷尽生气;肢体画得像男子的,不太自然。然而所画人物服饰、众物既很奇特,女子衣饰发髻也甚华丽,一俯一仰,一点一画,相互映发,而成其艳丽之姿,并且人物的尊卑贵贱之形,一见了然,难以超越。

《周本纪》,线条重叠弥纶,很有骨法,但人物形象没有《小列女》画得好。

《伏羲、神农》,所画人物不像是今世人,骨法奇特、美好,神情深邃杳渺,确实有古代得道圣贤的气象。

《汉本纪》,以汉末皇帝打头,骨法虽很自然,但刻画稍显粗糙;汉高祖像,气质超豁高雄,观之如面对本人。

《孙武》,乃荀勖手笔,骨法奇特,画中二妾姿容可爱又可怜,显得十分惊恐。若能以临时所见画面的巧妙剪裁去探寻构成之理,就算是通达了画道之变。

《醉客》,人物形象、骨骼画好后,再将衣服加在上面,这种画法颇有助于醉客神态的表现,极像蔺相如,好作品啊!

《穰苴》,类似《孙武》而稍差。

《壮士》,有奔腾大势,但未穷尽激扬态势,未免遗憾。

《列士》,很有骨法,其中的蔺相如像表现得很好,虽由于刻画得过于急烈,英贤气慨反倒有所减弱,但在古画中,还未见到如此好的;其中的秦王与荆轲像本应表现出惶恐激烈之态,却太安闲。凡此之类,均属尽美而未尽善。

《三马》,骨法隽俊、天然而奇特,腾跃如踏虚空,将马的气势表现得极好。

《东王公》,东王公画得确实像神仙,而不像世中人。

《七佛》及《夏殷与大列女》(或《七佛及夏殷》与《大列女》),两幅均为卫协所画,很有情势。

《北风诗》,也是卫协画的,乃构思精巧、刻画致密的名作,但未脱离南中画法。南中画法兴起之后,造型、敷色已不可与以往相提并论了。美丽之形,尺寸之制,阴阳之数,纤妙之迹,均为世人推重;神情姿容内在于心而画笔又能恰到好处地加以外化,妙处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不如此的话,真不能表现心的通达妙用。不可为众人之论所迷惑,而以偏见为通达,也必须向见识高的明白人请教。学习者如果知道了这些道理,也领悟到一大半了。

《清游池》,未见京镐,山的形势画得很好,其中有龙虎杂兽出没,虽未极尽(龙虎等的)体态,但也表现出了它们多变的动势。

《七贤》,以嵇康像画得最好,其余的虽不与本人的形貌、神情吻合,但和以前诸多此类画《竹林》题材的相比,则超出了很多。

《嵇轻车诗》,所画啸人确实像是人在啸,但憔悴的容颜与嵇康(中散)本人的性情不符合,想法、构图方面均很好,加之林木画得雍容调畅,也充满了自然妙趣。

《陈太丘、二方》,太丘希夷质朴的气质像古代贤人,元方、季方(太丘二子)也是如此。

《嵇兴》,画得像他本人。

《临深履薄》,人物恭敬谨慎的形态表现得特别好,剪裁也很得当。

自《七贤》以下(各图),都是戴逵画的。

 

三  解说

顾恺之《论画》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直接评论当时流传名画的文献,评论时态度严谨,具体问题分析具体,优、缺点交代清楚、准确而客观(如评《小列女》等),对后世画论的流变有极为重要的影响。理论成就主要表现在以下十个方面:

一是以难易为标准归纳画科次第,如“人最难,次山水”等。

二是强调画人物不但要尽善尽美(如“美而不尽善”),而且要上升到“形而上者谓之道”(《易经·系词》)的最高境界(如“自然”、“神属冥茫,居然有得一之想”、“玄赏则不待喻”、“神灵之器”等)。

三是强调作画时不但要处理好心、物关系(如“迁想妙得”、“临见妙裁”等),而且要做到心手相应(如“神仪在心而手称其目者”等),对谢赫“六法”中“气韵生动”、“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的提出有重要影响。

四是强调画人物时要与具体人物的身份与精神气质相吻合,或形神兼备,如“容悴不似中散”、“《嵇兴》,如其人”、“览之若面”等。

五是强调具体画法要有助于表现人物的神情,如“作人形骨成而制衣服幔之,亦以助醉神耳”等。

六是强调构思、构图要巧妙,如“巧密于精思”、“即形布施”、“置陈布势”、“处置意事既佳”等,对谢赫“六法”中“经营位置”的提出有重要影响。

七是强调抓住事物的本质特征进行表现,如“骨法”、“奇骨”、“隽骨”等,对谢赫“六法”中“骨法用笔”的提出有重要影响。

八是强调作画时对“势”与“天趣”等的表现,如“大势”、“情势”、“形势”、“林木雍容调畅,亦有天趣”等。

九是将具体作品纳入画史中进行比较评价,如“以比前诸《竹林》之画,莫能及者”等。

十是交代画史中画风新潮,如“南中像兴”等。

 

    四  附录  作者简介

韩刚,四川仪陇人,1994年至1998年就读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获文学学士学位;2001年至2004年就读于四川大学艺术学院,师从黄宗贤教授研习中国美术史论,同时也受教于林木、卢丁等教授,获文学硕士学位;2004年至2007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师从金维诺教授研习中国美术史论,获文学博士学位;2007年至今任教于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系,主要教学与研究方向为中国书画史论,在研究方法上致力于拓展、深化乾嘉考证之法。现已出版《北宋翰林图画院制度渊源考论》、《谢赫“六法”义证》、《迈往凌云——米芾书画考论》等学术专著与《中外美术史》(合著)等教材,同时在国内美术专业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20多篇,著述共计一百数十万字。

                          (此文发表于《中国书画报》2012年1月18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