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石乐 / 《》 / 王与马,共天下——第六章 王敦发难

分享

   

王与马,共天下——第六章 王敦发难

2018-09-08  棋石乐

王与马,共天下——第六章 王敦发难

王与马,共天下

在司马绍登基前,温峤都只能算个小人物,江左名义上最高等的人物当然是皇帝司马睿,而事实上的大人物是王家的两大柱石王导和王敦,王导主政,把持着建康的朝政,王敦主军,坐镇江左最重要的荆州。王家出自琅琊,和司马睿一同渡江来到建康,在建国过程中居功至伟。早在司马睿登基前,便有着“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当然没有一位皇帝会喜欢这种局面,此时北方各个势力还在互相攻伐,暂时没有南下的迹象,司马睿初步稳定了局势后,便开始着手削弱王家的势力。

王与马,共天下——第六章 王敦发难

司马睿

可供司马睿倚重的人并不多,南渡的大族或者江左当地的大族,地位牢固,并不想搅和到司马睿和王家的斗争中去,可以拉为臂膀都是次等士族,在江左以王家为代表的大族占据了大部分资源,他们这些小族要想搏出位,就必须得做出些大事来,这和皇帝的想法不谋而合。当时北方大乱,不断有人南下,他们失去了原先的土地和地位,沦为流民,朝廷又无力安顿,流民大多选择依附当地或者早早南渡已经获得土地的门阀士家,而各地的门阀为了少缴税往往瞒报人口,于是出现了很多只属于各门阀的奴客。起初王导为了安抚各地实力派,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王家本身就是最大的地主。司马睿要增加朝廷税收和军队实力,就要将人口掌握在自己手中,他重用刘隗、刁协这些不得志的人,一改王导的无为而治的风格,重点清点人口,限制各级官员可以拥有的奴客的数量,将多出来的人或征为兵役或就地赠地免除奴客身份。另一方面派遣非王家系的甘卓和司马承分别出任湘州和梁州刺史,两个州分居荆州南北,钳制王敦。同时司马睿安排亲信戴渊和刘隗负责长江以北的军务,并直接招徕北方的流民帅南下拱卫建康,一起作为建康的屏障,以策万全。在朝内,对王导明升暗降,将政务逐渐交给刘隗和刁协打理。

王敦对司马睿的所作所为不可能无动于衷,对王家的危机也很清楚,司马睿曾调王敦的一些干将到建康任职,王敦登时就怒不可遏,然后强留了下来。他对王导在朝内受到排挤更是不忿,直接上书皇帝要求重新安排,而且还试图招揽刘隗为自己效力,双方可谓剑拔弩张。王敦虽然手握江左最精锐的军队,而且占据长江上游的地利,但让他直接起兵反叛还是有颇多顾虑的,首先是有悖君臣之义,其次在地方实力派中,在中原前线坚持抗战的祖逖一直让王敦忌惮,广州刺史陶侃偏向司马氏,也是个能征善战之辈。王敦便努力克制着,冷眼旁观着司马睿和刘隗们的表演。

对温峤而言,他早年在并州抗击匈奴,就是在为这个国家这个朝廷打仗,连大仇段匹磾都能为晋室尽忠,周围都是忠义之士,自不会有叛变朝廷的想法,而且作为太子的属官,心向皇室再自然不过。然而温峤也很烦刘隗和刁协,他们仗着司马睿的信任,排挤王导等人,一朝小人物得志,吃相难免难看些,而且削减奴客的政策得罪了太多人,这些实力派不敢对皇帝说什么,怒火自然就集中在刘隗和刁协身上。温峤也很感激王导对自己的提携,对王家自然也是有好感的,其实不光是对王敦,温峤对任何人都是尽量往好处想,所以温峤不希望也不相信王敦真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王与马,共天下——第六章 王敦发难

祖逖

大兴四年(公元321年)九月,祖逖逝世,大英雄是带着满腹遗憾去的,眼看北方的石勒愈战愈强,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而大后方却陷入内乱的危机,戴渊被派来当了自己的上级,而祖逖对这些名士打心眼里是瞧不起的,心里忧愤难已,竟就此病逝了。部众拥立了祖逖的弟弟祖约,祖约的名望远远比不上祖逖,无法约束部众,自此王敦北面的潜在威胁悄然瓦解,王敦大喜过望,与司马睿和刘隗刀兵相向进入倒计时。

终于,在永昌元年(公元322年)元月,王敦在荆州正式起兵,名义是勤王,诛除皇帝身边的佞臣,具体来说就是刘隗。刘隗拒绝过王敦的招揽,而且也在倒王行动中最活跃,所以就把刘隗定为了清君侧的目标。

王与马,共天下——第六章 王敦发难

攻城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消息传到建康,司马睿紧张中带着兴奋,打好这一仗,就可以把王家连根拔起了,自己就可以真正掌权了。司马睿调戴渊和刘隗率兵入京,同时令甘卓、司马承和陶侃攻击王敦后方。司马睿心想大义在自己一方,自己振臂一挥,或许都不用自己派兵,王敦的部众就作鸟兽散了。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王敦起兵前并没有及时把消息传给身在建康的王导,这下可把王导坑苦了。王导收到王敦起兵的消息后,就赶忙带着王家子弟来到宫城请罪,司马睿却还未下定决心是只除去王敦还是整个铲除王家,干脆就来了个避而不见,王导等人便每天都在宫门前等着降罪。

王敦到底只是如口号中所说的只是诛除刘隗,维护王家的利益,还是取司马氏而代之,估计直到起兵王敦都没把这个问题想好,心里想的大概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所以在起兵这件事上没有过多牵扯王导,为事后的和解保有余地。但是这次一定要给过河拆桥的司马睿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王家不是好惹的。

温峤还是不愿相信王敦会造反,造反的都是胡人或者流民,又或者皇族内斗,王家这样的大门阀怎么能造反呢?温峤不能理解,他跟周顗讨论局势时还试图为王敦辩解,说是刘隗等人太过分了。还是周顗一语道破王敦的心思“刚愎强忍,狼抗无上,其意宁有限邪!”接着批评温峤少不更事,看不透时局。温峤之前打交道的人都是直来直往的,这种弯弯绕绕的政治斗争还是经历的太少了,等最后见分晓时候才能看清王敦的真正意图。

进军虽然没有王敦想的那么顺利,但也远没有司马睿那么乐观,梁州的甘卓和湘州的司马承都没有对王敦的进军造成决定性的影响,而远在广州的陶侃则是鞭长莫及,事实证明司马睿也过于相信刘隗等人的带兵能力了,其训练的士兵完全不是荆州兵的对手,简直是一触即溃,王敦军到达建康没多久,在城外一战击败建康守军,顺利到王敦都不敢相信。建康的主城宫城转眼成了不设防的城市,那些地方豪族丝毫没有守卫皇帝的打算,之前皇帝可是生生从他们手里抢走了奴客,对皇帝有很大怨念,攻进来的又不是胡人,他们也没得罪过王家,犯不着为皇帝拼命,相反乐得看皇帝的笑话。

司马睿此时已经不知所措了,局势实在发展的太快了,纵观司马睿一生,他没有英明地做过什么决定,也没有神武地战斗过,顶多是个中人之才,能坐上开国皇帝的位置大多还是因缘际会。他的太子倒是有骨气的多,司马绍听说京师六军都被王敦击败后,怒不可遏,便要上战车出城迎战,温峤急忙拉住了司马绍,劝说司马绍以大局为重,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眼看拉不住,情急之下还斩断了马套绳,好说歹说才劝住了太子。是个明白人也知道至少此时城中没人愿意同王敦死战了,司马绍毕竟还只是太子,万一激怒了王敦,王敦真有可能杀死他的。此情此景是不是多少有些眼熟呢,也不知道温峤当时有没有想起前朝高贵乡公的事。62年前曹魏皇帝曹奂不甘心做司马家的傀儡,执意率领奴仆去和司马昭拼命,当时也没人像今日的温峤一样拦住小皇帝做傻事,最后果然被司马昭的手下杀死。如今改司马氏被王家逼宫了,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