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长于辩论,善用比喻、富于鼓动性—《齐桓晋文之事》赏析

 轻风无意 2018-09-14

 本文选自《孟子.梁惠王上》。在这篇文章中,孟子较全面地提出了“仁政”的主张,他认为必须使百姓有“恒产”必须把士者、耕者、商者、行旅都吸引过来,才能“王天下”,这反映了战国时期新兴的封建国家对于稳定农业人口和争取劳动力的重视。孟子的仁政主张反映了人民要求摆脱贫困、向往安定生活的愿望,表现了孟子关心民众疾苦、为民请命的精神,这是值得肯定的。

齐宣王问道:“齐桓公、晋文公称霸的事情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孟子回答:“孔子的门徒们,是不讲述齐桓公、晋文公的事的,因此后世没有传述。我没有听说过。如果一定要我谈一谈,那么就谈谈王道的事吧。”

齐宣王问:“做到什么样的德行,可以称王天下呢?”

孟子回答:“安抚百姓,实行王道,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

齐宣王问:“像我这样的人,可以做到安抚百姓吗?”

孟子回答:“可以。”

问:“从哪里知道我可以呢?”

答:“我听胡龁说:‘大王坐在大殿上,有人牵牛从殿下走过,你看见了说:“牛牵到哪里去?”那人回答说:“将用它来涂抹钟鼓。”你说:“放了它,我不忍心看到它恐惧战栗的样子,这样没有罪就处死它。”那人说:“哪么就不用血来涂抹钟鼓了?”你说:“不能废除,以羊血代替它。”’不知道有这件事情吗?”

齐宣王回答:“有的。”

孟子说:“这种心地足以能够实行王道,百姓却认为大王吝啬,我知道大王是不忍心牛受到杀害。”

齐宣王说:“是的,真有这样的百姓!齐国虽然土地狭小,难道我吝啬这一头牛吗?实在是不忍心它恐惧战栗的样子,这样没有罪过却走向死亡的地方,因此用羊来代替它。”

孟子说:“大王不要奇怪百姓认为大王是吝啬这头牛,以小动物代替大动物,他们怎么知道这其中的缘故?大王若是认为它没有罪过却走向死亡的地方,那么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齐宣王笑着说:“这究竟是什么想法呢?我不是出于爱财的原因用羊来更换牛,百姓有这样的看法也不奇怪!”

孟子说:“没有关系,这是体现仁爱的方式;见到牛没有见到羊的缘故。有道德的人看见飞禽走兽,看见活着,便不忍心见到它的死;听到它的哀号,便不忍心吃它的肉。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君子不接近厨房。”

齐宣王很高兴,说:“《诗经》说:‘他人有心思,我推测到。’说的就是先生你这样的人啊。我做了事情以后,回过头来推求一下,却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想法。先生谈到它,对我的心有所触动,此心所以合乎王道的原因是什么呢?”

孟子说:“如果有人报告大王说:‘我的力气足以举起三千斤重的东西,但是却不能举起一根羽毛;我的视力足以看清楚秋天兽类上新长出的毛梢,却看不到一辆柴车。’大王你相信吗?”

齐宣王说:“不相信。”

孟子说:“如今你的恩德足以推及禽兽,而老百姓却得不到你的功德这是为什么呢?这样看来举不起一根羽毛,是不用力的缘故;看不见一辆柴车,是不用视力察看的缘故。百姓不去安抚是因为不去施恩。所以大王你不实行王道,是不作为,不是不能够去做。”

齐宣王说:“不作为和不能够去做表现有什么不同?”

孟子回答说:“用胳膊夹着泰山跳过北海,告诉人说:‘我不能。’是真的不能。对年长的人弯腰作揖,对人说:‘我不能。’是不作为,不是不能够去做。所以大王的不实行王道,不是像挟着泰山跳过北海这样的难事;大王的不实行王道,是弯腰作揖这类事情。尊敬我的长辈,并把这种尊敬之心推及到别的年长者身上;抚养我年幼的孩子,并把这种爱心推及到别的年幼者身上,王天下就能像运转在手掌上那么容易。《诗经》说:‘对自己的妻子起示范作用,推及到兄弟身上,并用这样的方法治理一家一国。’这几句诗就是说把对待自己亲人的心加到别人身上罢了。因此推广恩德足以保护四海百姓;不推广恩德即使妻子也得不到保护。古代的圣人之所以大大超过别人,没有别的原因,善于推广他的好行为而已啊!现在恩德足以推及禽兽,而功劳却达不到百姓那里,又是为了什么呢?称东西,然后知道东西的轻重;量东西,然后知道东西的长短。凡物都是这样,需要称量以后才知道轻重长短。人心更是这样,需要权衡度量然后才知道利害。大王请你度量一下,选择发动战争使士卒的生命受到危害,在诸侯中结仇,然后才心里痛快吗?”

齐宣王说:“不对,我快乐什么?我是追求我最想得到的东西。”

孟子说:“大王最想得到的东西,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齐宣王笑着不说。

孟子说:“是为了肥美甘甜的食物不够吃吗?又轻又暖的衣服不够穿吗?还是指各种服饰、玩好和女色在眼前出现的太少吗?音乐还缺少优美动听的吗?君主亲近宠幸的人缺少使唤吗?大王下面的臣子,都足够提供供应,难道大王真的追求这些东西吗?”

齐宣王说:“不,我不是追求这些东西。”

孟子说:“那么大王最想得到的东西可以知道了:要想开疆拓土,使秦国和楚国称臣,统治中原地区,安抚四方的少数民族。想你这样所为,追求这样的欲望,就好比爬上树去抓鱼一样。”

齐宣王说:“有这么严重吗?”

孟子说:“恐怕还要严重。爬上树去抓鱼,虽然得不到鱼,也没有什么后患;像你这样作为,追求这样的愿望,尽心尽力去做,后果必然会遭到灾祸。”

齐宣公说:“能不能知道是什么原因呢?”

孟子说:“邹人与楚人交战,那么你以为谁能取胜?”

齐宣王回答:“楚国胜。”

孟子说:“是这样的,小国当然不能与大国为敌,人少的国家当然不能与人多的国家为敌,弱国当然不能与强国为敌。天下共有九块方千里的地方,齐国占其面积不过一份,以一份力量是那八块地方降服,这和邹国和楚国作战有什么区别?何不返回到行仁政王道的根本上来,现在大王发布政令,推行仁政,使得天下做官的人都来到大王的朝廷做官,耕田的农夫都要在大王的田野上耕作,商人都要来到大王的市场上来经商,天下憎恨其国君的人,都跑来向大王诉说。如果能做到这样,谁又能抵挡得住你呢?”

齐宣王说:“我糊涂,不能进到这一步,希望先生辅助我实现愿望,明白地教导我。我虽然不够聪敏,也尝试着这样做。”

孟子说:“没有维持生活的固定财产而常有为善之心的,只有有志之士才能做到,至于普通百姓,如果没有固定财产就没有固定不变的为善之心。如果没有善心,不遵守当时社会的规矩法度,什么坏事都会干。等到了犯罪,对他们用刑法处罚,是陷害人民。哪里有仁人管理的国家,会产生陷害百姓这样的做法?因此贤明的君主制定百姓财产标准,必定使他们对上赡养父母,对下养活老婆孩子,年成好就丰衣足食,灾年能够免于饿死。然后督促他们向善,所以百姓跟随着国君走都很容易。现在百姓的产业对上不足以赡养父母,对下不足以养活老婆孩子,年成好终年辛苦,年成不好就有死亡威胁,这种情况就是救死也怕不足以做到,哪里有空闲去搞好礼仪呢?大王要推行王道,就需要从本源上抓起,给每人五亩地用以建住宅,在宅边种桑树,到了五十岁可以穿丝质衣服;鸡、小猪、狗、大猪这些家畜,不要失去繁殖的时机,七十岁的人可以有肉吃了;一百亩的耕地,不因劳役而耽误了农时,八口之家可以没有饥饿了。谨慎地搞好学校教育,反复说明孝顺父母,尊重兄长的大道理,头发花白的老者不背着顶着东西行走在道路上。年岁大的人穿上丝质衣服吃上肉,百姓不受饥寒,这样做达不到王天下,是不可能的。

本文通过孟子游说齐宣王放弃霸道、实行王道的经过,比较系统地阐明了孟子的仁政主张。

本文是孟子的代表作品之一,是对话体的议论文。颇能反映孟子散文结构严谨、中心突出、论点明确、感情激越、气势磅礴这些基本特点。

孟子要游说齐宣王,使他接受自己的政治主张,就必须揣摩对方心里,引导对方顺着自己的思路来讨论问题。因此在本文写作上,比较曲折委婉,层层深入,论述问题先从侧面、远处、外围入手,逐渐引向主旨,形成了纡回曲折、波澜起伏的论辩风格。本文意在宣扬王道,却先不直言王道,而以齐宣王问齐桓晋文之事开始。孟子的回答表明了他对霸道的态度,又机智委婉地把谈话引向王道。但下文又不正面谈王道,而是以齐宣王“以羊易牛”的事例,肯定齐宣王有不忍之心,借此打开话题,鼓励齐宣王把这不忍之心推而广之,实行王道,施行仁政的勇气。接着宕开一笔,先说百姓认为“以羊易牛”是以大易小,是齐宣王吝啬,接着又说自己理解齐宣王当时的不忍之心,为齐宣王辩护,拉近了两者之间的距离。于是,博得了齐宣王对孟子的态度改变,齐宣王赞孟子善于体察人心,因此而转变态度,悉心向孟子请教。当然要消除齐宣王欲行霸道的念头,真正推行王道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为此,孟子仍不直说自己的仁政学说,而是通过一系列比喻说明齐宣王不行仁政非不能而是不为,要使齐宣王真正倾心于王道,必须根除他心中的大欲——霸道。指出实行霸道不可能使齐国成为强国,而只能遭致祸患,只有实行王道才是齐国的唯一出路,才能达到王天下。对此作者以“缘木求鱼”和“邹与楚战”来形象说明齐宣王想行霸道是行不通的,打消了齐宣王的痴心梦想,使他真正对孟子的王道主张产生兴趣。至此,水到渠成,孟子气势充沛地引出自己的政治观点,推销自己的政治主张。整个行文千回百转,摇曳生姿。

气势浩然,逻辑严密。孟子对自己的政治主张,有坚定不移的信念,气盛则言宜,所以谈起话来理直气壮。试想一个对自己的政治主张没有坚定信念的人怎么能够说服人家呢?因此本文不仅波澜起伏,气势磅礴,而且逻辑十分严密,一环扣一环。表面上从散漫无际的闲谈开始,实际上是始终围绕着“保民而王”这一中心论点,层次清晰,步步深入。由齐宣王的不忍之心推及他有行王道的基础,进而论述不推行王道是不为,而非不能,鼓励齐宣王去实行王道。因为齐宣王尚心存霸欲,所以打消齐宣王的霸欲。至此孟子才展开仁政蓝图,说出实行王道的具体措施,达到富民强国的目的。全文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善用譬喻,篇中如“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挟太山以超北海”,“为长者折枝”,“缘木求鱼”,“邹人与楚人战”等等,都非常生动而又言简意赅地说明了道理。孟子的这些譬喻,信手拈来,带有寓言性和夸张性,却并不给人以虚情假意,而是更显道理之真,情事之实,增加了全文无可辩驳的雄辩力。

本文说理由近及远,议论层层深入,而且把形象的比喻和逻辑推理结合起来,增加了论证的力量,这些都反映了孟子文章的独特风格。

附录:《齐桓晋文之事》选自《孟子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

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

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曰:“可。”

曰:“何由知吾可也?”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

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

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

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

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

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王说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谓也。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何也?”

曰:“有复于王者曰:‘吾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

曰:“否!”

“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

曰:“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何以异?”

曰:“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王请度之。抑王兴甲兵,危士臣,构怨于诸侯,然后快于心与?”

王曰:“否,吾何快于是!将以求吾所大欲也。”

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

王笑而不言。

曰:“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暖不足于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与?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

曰:“否,吾不为是也。”

曰:“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

王曰:“若是其甚与?”

曰:“殆有甚焉。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灾;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尽心力而为之,后必有灾。”

曰:“可得闻与?”

曰:“邹人与楚人战,则王以为孰胜?”

曰:“楚人胜。”

曰:“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寡固不可以敌众,弱固不可以敌强。海内之地,方千里者九,齐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异于邹敌楚哉!盖亦反其本矣!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途,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愬于王:其若是,孰能御之?”

王曰:“吾惛,不能进于是矣!愿夫子辅吾志,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

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王欲行之,则盍反其本矣!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译文
齐宣王问(孟子)说:“齐桓公、晋文公(称霸)的事,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孟子回答说:“孔子这些人中没有讲述齐桓公、晋文公的事情的人,因此后世没有流传。我没有听说过这事。(如果)不能不说,那么还是说说行王道的事吧!”
(齐宣王)说:“要有什么样的德行,才可以称王于天下呢?”
(孟子)说:“使人民安定才能称王,没有人可以抵御他。”
(齐宣王)说:“像我这样的人,能够保全百姓吗?”
(孟子)说:“可以。”
(齐宣王)说:“从哪知道我可以呢?”
(孟子)说:“我听胡龁说(我从胡龁那听说):‘您坐在大殿上,有个人牵牛从殿下走过。您看见这个人,问道:‘牛(牵)到哪里去?’(那人)回答说:‘准备用它(的血)来涂在钟上行祭。’您说:‘放了它!我不忍看到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这样没有罪过却走向死地。’(那人问)道:‘那么既然这样,(需要)废弃祭钟的仪式吗?’你说:‘怎么可以废除呢?用羊来换它吧。’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齐宣王)说:“有这事。”
(孟子)说:“这样的心就足以称王于天下了。百姓都认为大王吝啬(一头牛)。(但是)诚然我知道您是出于于心不忍(的缘故)。”
(齐宣王)说:“是的。的确有这样(对我误解)的百姓。齐国虽然土地狭小,我怎么至于吝啬一头牛?就是因为不忍看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就这样没有罪过却要走向死亡的地方,因此用羊去换它。”
(孟子)说:“您不要对百姓认为您是吝啬的感到奇怪。以小(的动物)换下大(的动物),他们怎么知道您的想法呢?您如果痛惜它没有罪过却要走向死亡的地方,那么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齐宣王笑着说:“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想法呢?(我也说不清楚),我(的确)不是(因为)吝啬钱财才以羊换掉牛的,(这么看来)老百姓说我吝啬是理所应当的了。”
(孟子)说:“没有关系,这是体现了仁爱之道,(原因在于您)看到了牛而没看到羊。有道德的人对于飞禽走兽:看见它活着,便不忍心看它死;听到它(哀鸣)的声音,便不忍心吃它的肉。因此君子不接近厨房。”
齐宣王高兴了,说:“《诗经》说:‘别人有什么心思,我能揣测到。’说的就是先生您这样的人啊。我这样做了,回头再去想它,却想不出是为什么。先生您说的这些,对于我的心真是有所触动啊!这种心之所以符合王道的原因,是什么呢?”
(孟子)说:“(假如)有人报告大王说:‘我的力气足以举起三千斤,却不能够举起一根羽毛;(我的)眼力足以看清鸟兽秋天新生细毛的末梢,却看不到整车的柴草。’那么,大王您相信吗?”
(齐宣王)说:“不相信。”
(孟子说:)“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及禽兽,而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功德,却是为什么呢?这样看来,举不起一根羽毛,是不用力气的缘故;看不见整车的柴草,是不用目力的缘故;老百姓没有受到爱护,是不肯布施恩德的缘故。所以,大王您不能以王道统一天下,是不肯干,而不是不能干。”
(齐宣王)说:“不肯干与不能干在表现上怎样区别?”
(孟子)说:“(用胳膊)挟着泰山去跳过渤海,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确实是做不到。为长辈弯腰作揖,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是不肯做,而不是不能做。大王所以不能统一天下,不属于(用胳膊)挟泰山去跳过渤海这一类的事;大王不能统一天下,属于对长辈弯腰作揖一类的事。尊敬自己的老人,进而推广到尊敬别人家的老人;爱护自己的孩子,进而推广到爱护别人家的孩子。(照此理去做)要统一天下如同在手掌上转动东西那么容易了。《诗经》说:‘(做国君的)给自己的妻子作好榜样,推广到兄弟,进而治理好一家一国。’──说的就是把这样的心推广到他人身上罢了。所以,推广恩德足以安抚四海百姓,不推广恩德连妻子儿女都安抚不了。古代圣人大大超过别人的原因,没别的,善于推广他们的好行为罢了。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广到禽兽身上,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好处,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用秤称,才能知道轻重;用尺量,才能知道长短,任何事物都是如此,人心更是这样。大王,您请思量一下吧!还是说(大王)您发动战争,使将士冒生命的危险,与各诸侯国结怨,这样心里才痛快么?”
齐宣王说:“不是的,我怎么会这样做才痛快呢?我是打算用这办法求得我最想要的东西罢了。”
(孟子)说:“您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我)可以听听吗?”
齐宣王只是笑却不说话。
(孟子)说:“是因为肥美甘甜的食物不够吃呢?又轻又暖的衣服不够穿呢?还是因为美女不够看呢?美妙的音乐不够听呢?左右受宠爱的大臣不够用呢?(这些)您的大臣们都能充分地提供给大王,难道大王真是为了这些吗?”
(齐宣王)说:“不是,我不是为了这些。”
(孟子)说:“那么,大王所最想得到的东西便可知道了:是想开拓疆土,使秦国、楚国来朝见,统治整个中原地区,安抚四方的少数民族。(但是)以这样的做法,去谋求这样的理想,就像爬到树上却要抓鱼一样。”
齐宣王说:“真的像(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孟子)说:“恐怕比这还严重。爬到树上去抓鱼,虽然抓不到鱼,却没有什么后祸;假使用这样的做法,去谋求这样的理想,又尽心尽力地去干,结果必然有灾祸。”
(齐宣王)说:“(这是什么道理)可以让我听听吗?”
(孟子)说:“(如果)邹国和楚国打仗,那您认为谁胜呢?”
(齐宣王)说:“楚国会胜。”
(孟子)说:“那么,小国本来不可以与大国为敌,人少的国家本来不可以与人多的国家为敌,弱国本来不可以与强国为敌。天下的土地,纵横各一千多里的(国家)有九个,齐国的土地总算起来也只有其中的一份。以一份力量去降服八份,这与邹国和楚国打仗有什么不同呢?还是回到根本上来吧。(如果)您现在发布政令施行仁政,使得天下当官的都想到您的朝廷来做官,种田的都想到您的田野来耕作,做生意的都要(把货物)存放在大王的集市上,旅行的人都想在大王的道路上出入,各国那些憎恨他们君主的人都想跑来向您申诉。如果像这样,谁还能抵挡您呢?”
齐宣王说:“我糊涂,不能懂得这个道理。希望先生您帮助我(实现)我的愿望。明确的指教我,我虽然不聪慧,请(让我)试一试。”
(孟子)说:“没有长久可以维持生活的产业而常有善心,只有有志之士才能做到,至于老百姓,没有固定的产业,因而就没有长久不变的心。如果没有长久不变的善心,(就会)不服从约束、犯上作乱,没有不做的了。等到(他们)犯了罪,随后用刑法去处罚他们,这样做是陷害人民。哪有仁爱的君主掌权,却可以做这种陷害百姓的事呢?所以英明的君主规定老百姓的产业,一定使他们上能赡养父母,下能养活妻子儿女;年成好时能丰衣足食,年成不好也不致于饿死。这样之后督促他们做好事。所以老百姓跟随国君走就容易了。如今,规定人民的产业,上不能赡养父母,下不能养活妻子儿女,好年景也总是生活在困苦之中,坏年景免不了要饿死。这样,只把自己从死亡中救出来,恐怕还不够,哪里还顾得上讲求礼义呢?大王真想施行仁政,为什么不回到根本上来呢?(给每家)五亩地的住宅,种上桑树,(那么)五十岁的人就可以穿上丝织的衣服了;鸡、小猪、狗、大猪这些家畜,不要失去(喂养繁殖的)时节,七十岁的人就可以有肉吃了;一百亩的田地,不要(因劳役)耽误了农时,八口人的家庭就可以不挨饿了;重视学校的教育,反复地用孝顺父母,尊重兄长的道理叮咛他们,头发斑白的老人便不会再背着、顶着东西在路上走了。老年人穿丝衣服吃上肉,老百姓不挨饿受冻,如果这样还不能统一天下,那是没有的(事情)。”

注释
(1)选自《孟子·梁惠王上》。
(2)齐宣王:田氏,名辟疆,齐国国君,前342年至前324年在位。
(3)齐桓、晋文:指齐桓公小白和晋文公重耳,春秋时先后称霸,为当时诸侯盟主。宣王有志效法齐桓、晋文,称霸于诸侯,故以此问孟子。
(4)仲尼:孔子的字。道:述说,谈论。儒家学派称道尧舜禹汤文武等“先王之道”,不主张“霸道”,所以孟子这样说。
(5)无以:不得已。以,同“已”,作止讲。王(wàng):用作动词,指王天下,即用王道(仁政)统一天下。
(6)保:安。莫之能御:没有人能抵御他。御:抵御,阻挡。
(7)胡齕(hé):齐王的近臣。
(8)之:往,到…去。
(9)衅(xìn)钟:古代新钟铸成,用牲畜的血涂在钟的缝隙中祭神求福,叫衅钟。 衅,血祭。
(10)觳(hú)觫(sù):恐惧颤抖的样子。
(11)若:如此。就:接近,走向。
(12)然则:既然如此,那么就。
(13)易:交换。
(14)识:知道。诸:“之乎”的合音。
(15)是:代词,这种。足以王(wàng):足够用来王天下。
(16)爱:爱惜,这里含有吝啬之意。
(17)诚有百姓者:的确有这样(对我误解)的百姓。诚:的确,确实。
(18)褊(biǎn)小:土地狭小。
(19)无异:莫怪,不要感到奇怪。于:对。
(20)彼恶知之:他们怎么知道呢?恶(wū):怎,如何。
(21)隐:哀怜。
(22)何择:有什么分别。择:区别,分别。
(23)宜:应当。乎:在这里表示感叹。此句是主谓倒装句,“百姓之谓我爱也”是“宜乎”的主语。之:助词,用在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的独立性。
(24)无伤:没有什么妨碍,此处译为没有什么关系。
(25)仁术:指仁爱之道,实施仁政的途径。
(26)庖厨:厨房。
(27)说:同“悦”,高兴。
(28)“《诗》云”二句:见于《诗经·小雅·巧言》,意思是他人有心思,我能推测它。忖(cǔn)度(duó):揣测。
(29)夫子之谓也:(这话)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人。夫子:古代对男子的尊称,这里指孟子。……之谓也:……说的就是……
(30)戚戚:心动的样子,指有同感。
(31)复:报告。
(32)钧:古代以30斤为一钧。
(33)明:眼力。秋毫之末:鸟兽秋天生出的绒毛的尖端,喻极细小的东西。
(34)舆薪:一车薪柴。
(35)王许之乎:大王相信吗?许:相信,赞同。
(36)“今恩”句以下是孟子的话,省去“曰”字,表示语气急促。
(37)见保:受到保护或安抚。见:被。
(38)王之不王:大王不能以王道统一天下。第二个王是动词。
(39)形:具体的外在区别和表现。 异:区别。
(40)挟(xié):夹在腋下。太山:泰山。超:跳过。北海:渤海。
(41)枝:枝同“肢”。这句意谓,为年长者按摩肢体。一说指向老者折腰行鞠躬礼,一说替长者攀摘树枝。皆指轻而易举之事。
(42)老吾老:第一个“老”字作动词用,意动用法,可译为尊敬;第二个“老”作名词,是老人的意思。其下句“幼吾幼”句法相同。
(43)运于掌:运转在手掌上,比喻称王天下很容易办到。
(44)“《诗》云”句:见于《诗经·大雅·思齐》,意思是给妻子作好榜样,推及兄弟,以此德行来治理国家。刑:同“型”,这里作动词用,指以身作则,为他人示范。寡妻:国君的正妻。御:治理。家邦:国家。
(45)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孟子总结这三句诗的意思,就是说把你爱自家人的心,推广到爱他人罢了。
(46)大过:大大超过。
(47)权:秤锤,这里作动词用,指用秤称重。
(48)度(duó):用尺量。
(49)度(duó):思量,揣度。
(50)抑:选择连词,还是。危:使……受到危害。构怨:结仇。
(51)肥甘:肥美香甜的食物。
(52)岂:难道。
(53)然:这样。则:那么。
(52)轻暖:轻柔暖和的衣裘。
(53)便嬖(piánbì):国王宠爱的近侍。
(54)辟:开辟,扩大。
(55)朝:使……称臣(或朝见)。
(56)莅(lì):居高临下,引申为统治。中国:指中原地带。
(57)而:表并列。抚:安抚,使……归顺。四夷:四方的少数民族。
(58)以:凭借。若:如此。若:你。
(58)缘木而求鱼:爬到树上去捉鱼,比喻不可能达到目的。
(59)若是:如此。甚:厉害。
(60)殆:不定副词,恐怕,大概。有:同“又”。
(61)邹:与鲁相邻的小国,在今山东邹县。楚:南方的大国。
(62)集:凑集。这句说,齐国土地合起来约有一千个平方里。
(63)盖:同“盍”,兼词,“何不”的合音。反其本:回到根本上来,指回到王道仁政上来。 反通返。
(64)发政施仁:发布政令,推行仁政。
(65)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做生意的都愿意把货物储存在大王的集市上。
(66)涂:通“途”。
(65)疾:憎恨。
(66)赴愬:前来申诉。
(67)惛:同“昏”,思想昏乱不清。 进:前进。于:在。是:这。
(68)敏:聪慧。
(68)恒产:用以维持生活的固定的产业。恒心:安居守分之心。
(69)放辟邪侈:“放”和“侈”同义,都是纵逸放荡的意思。“辟”和“邪”同义,都是行为不轨的意思。
(70)罔民:张开罗网陷害百姓。罔,同“网”,用作动词。
(71)制:规定。
(72)畜:同“蓄”,养活,抚育。妻子;妻子儿女。
(73)乐岁:丰收的年头。 终:一年。
(74)凶年:饥荒的年头。
(75)驱:督促,驱使。之:往,到。善,做好事。
(76)轻:容易。
(77)赡(shàn):足,及。
(78)奚:何。暇:空闲时间。
(79)盍:何不。
(80)五亩之宅:五亩大的住宅。传说古代一个男丁可以分到五亩土地建筑住宅。古时五亩合现在一亩二分多。
(81)衣:穿。帛:丝织品。
(82)豚(tún):小猪。彘(zhì):大猪。
(83)百亩之田:传说古代实行井田制,每个男丁可以分到土地一百亩。
(84)谨:重视,谨慎地对待。庠(xiáng)序:古代学校的名称。周代叫庠,殷代叫序。
(85)申:反复教导。
(86)颁白者:头发半白半黑的老人。颁,同“斑”。
(87)黎民:黑头发的民众。这里指少壮者,与上文老者对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