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2018-09-19  思明居士   |  转藏
   

此前讲了匈奴、鲜卑、乌桓的简史,接下来登场的是继匈奴和鲜卑之后成为草原霸主的的柔然。

柔然的别名很多,如蠕蠕、芮芮、茹茹、蝚蠕等这些是同一时期的,还有被泛称的"匈奴"、"鬼方"、"凶奴"、"猃狁"等等。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至于柔然的来源,那真是五花八门,仅仅史料记载,就有有东胡、鲜卑、匈奴、塞外杂胡多种说法。仅《魏书·蠕蠕传》,就提及柔然为"东胡之苗裔"、"匈奴之裔"、"先世源由,出于大魏(即鲜卑)"等多种说法,同时代的南朝史书观点又不相同。

由于难以探寻,我们就不扯柔然的来源了,毕竟随着柔然的发展,先后吸收鲜卑、敕勒、突厥等诸多部落氏族,其成分已然很杂。

柔然之名来源于鲜卑贵族的一个俘虏的儿子,正是这个俘虏给儿子打下了自立的基础。这个俘虏不知姓名,在幼年时被鲜卑鬼族虏获,成为奴隶。当时他头发才刚刚齐眉,在一群披头散发的人中显得很短,所以主人给他起名木骨闾,木骨闾在鲜卑语中就是秃头的意思。

木骨闾长大后,因为身体强壮,被主人免除了奴隶身份,成为骑卒。后来木骨闾因为延误行期,以罪当斩,为了活命,他就跑进了沙漠和山谷之间,并且招集了周围的逃亡者百余人,一起投靠了附近的纥突邻部(也是鲜卑族)。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这个时候,是西晋初年,当然,其实离西晋末年也没有多少时候了。

木骨闾在世时继续发展,到他逝世后,他的儿子车鹿会继承了他的部众。车鹿会身体杠杠的,跟人掐架就没输过,不断兼并其他部落,拥有了不少部众和财富,成为世袭贵族,因木骨闾与郁久闾音近,就以郁久闾为氏,并将柔然作为部落自称。

车鹿会带领部落冬天在漠南游牧,夏天则还居漠北,不过柔然刚刚起步,车鹿会再怎么猛,在绝对实力面前也得低头,这个绝对实力,就是拓跋鲜卑。柔然很识相地当着拓跋鲜卑的小弟,每年按时上贡马匹貂皮。

车鹿会死后,经吐奴傀、跋提、地粟袁三任首领,柔然不断壮大,地盘也越来越大,但当地栗袁死后,柔然一分为二,原柔然游牧地由地粟袁长子匹候跋继承,大致在今内蒙河套东北、阴山以北一带,为东部;地栗袁次子缊纥提则率部将领地从河套向西扩展到今内蒙额济纳旗一带,为西部。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柔然在发展的时候,中原也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局,那就是五胡十六国的残酷混战。当时拓跋鲜卑建立了代国,仍然统属柔然。当代国被前秦苻坚消灭后,柔然实力不足,只能再次寻找靠山,一度依附于朔方塞外的匈奴铁弗部。

不过前秦的统一很短暂,淝水之战败于东晋后,前秦迅速崩溃,北方再次陷入混战乱局。其中,拓跋部的拓跋珪纠集旧部,重建代国,不久改国号为魏,也就是北魏。

拓跋鲜卑又回来了,可柔然没有主动投降北魏,这让拓跋珪不能忍,于391年发起对柔然的进攻。柔然实力还是不行,匹候跋和缊纥提先后战败降魏。

北魏对待匹候跋和缊纥提的方式很不相同,匹候跋被允许率部留在漠北草原,缊纥提及其部众则被迁入云中,分散给北魏诸部,哥俩的待遇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能是在云中混的实在太惨,看不到明天,仅仅三年后,缊纥提的儿子社仑、斛律和曷多汗等就丢下老爹,自己跑了。缊纥提此后怎样没有记载,估计好不到哪去。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曷多汗威望和能力较高,也是柔然首领,因此成了北魏追击的重点,最终被北魏大将长孙肥追上,斩于马下。

被曷多汗分担了大部分火力的社仑和斛律成功跑到漠北,投奔伯父匹候跋。虽然是侄子,但兄弟俩早分家过了,匹候跋还是防着侄子们的,命其居住在南部,还命儿子监视社仑。

可匹候跋还是低估了社仑,这位勇猛而有谋略的谋略的侄子,在看到匹候跋的提防和无心进取后,不久即用计袭杀匹侯跋,尽吞其部,开始柔然历史上的第一次奋起——建国。

社仑知道北魏不好惹,所以掠五原以西诸郡后,他立刻北渡大漠,躲着北魏,而北魏忙于与后秦、后燕、西秦、南燕、南凉等政权一较高下,逐鹿中原,无暇北顾,在柔然没有大威胁的时候,也就由他去了。

在没有北魏干预的情况下,社仑吊打漠北诸部,先后征服敕勒诸部和匈奴余部,实力大涨,控制了东起大兴安岭,南临大漠,西逾阿尔泰山,北至今贝加尔湖的广大区域,雄据漠北。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势力的扩张给了社仑自信,他于402年正月自称丘豆伐可汗,意为驾驭、开拓之王,足见其野心。为了军事需要,社仑建立可汗王庭,仿照北魏建立军法,学习布阵,建立起一个半奴隶制半君主专制的草原政权,即柔然汗国。

此时正处于十六国后期,北魏致力于进占中原,与中原其他政权一一展开较量,柔然汗国则凭借其纵横草原的骑兵力量,采取近攻远交的策略,联合后秦、北燕、北凉、南朝等,共同对付北魏,并且不断骚扰掠夺北魏的北部边境。

柔然的积极南进显然不利于北魏全力南下,为了解除北部威胁,北魏对柔然采取进攻方针,接连发动对柔然的袭击和进攻,但此时柔然处于全盛时期,再加上那些盟友的干扰,柔然丝毫不怂北魏,二话不说就是干,还不落下风。

柔然虽然给力,但其盟友却是菜了点,接连被北魏消灭,随着胡夏、北燕和北凉相继被灭,柔然已经没有在北魏背后的帮手了,而北魏,也可以放开手脚跟柔然大战一场。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要命的是此时北魏的皇帝是从战火中走出来的拓跋焘,军事水平爆表。429年,拓跋焘亲自出马,率两路大军进攻柔然,跟北魏互掐了几十年的柔然,终于迎来一场大败,牟汗纥升盖可汗大檀无奈率部西走,柔然部众四散,元气大伤,从巅峰时期跌落。

人们常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柔然就充分体验到了这种感觉。跟之前的匈奴和鲜卑一样,占据漠北的柔然汗国也统属着诸多部落,这些部落可能跟柔然有着截然不同的文化习俗,只是迫于武力才臣服,现在柔然的武力没了,是时候打翻身仗了。

原本臣属于柔然的敕勒诸部乘机摆脱柔然的控制,归附北魏,并转身劫掠柔然。在这种不利局面下,柔然内部也有诸多部落失去信心,数万落归降了北魏,被北魏安置在漠南,失去了这么多人的柔然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牟汗纥升盖可汗接受不了这种巨大反差,忧愤而死,其子吴提继位,号敕连可汗。敕连可汗是识时务的,他知道情况不同了,乖乖地派人给北魏送马,请求通好。

此时北魏已经统一北方,为取得北边安宁,安心发展,也采取和亲政策,跟柔然讲和。

但敕连可汗是经历过柔然全盛时期的人,他仍然想要将汗国带回那个纵横草原的时期,而这必然会跟北魏产生冲突,所以和亲并未能维持多久,柔然和北魏就因争夺西域再度交恶。

开始柔然还只是小打小闹,北魏也不怎么搭理,但460年吞并高昌开始,柔然的架势越来越大。十年后柔然进攻于阗,于阗向北魏求救,北魏以路远未出兵救援。

北魏的坐视不理更增长了柔然的嚣张气焰,两年后,柔然又进攻敦煌,想要切断北魏通向西域的商路。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这可不得了,这是动了北魏的核心利益,为了教训柔然,北魏连续九次出兵漠北,袭击柔然,并都取得了大胜,有一次更是斩首五万级,降者万余人。

在北魏的打击下,柔然不仅没能复兴,反而更加衰弱,予成可汗不得不再次低头,屡次遣使请求通婚讲和,北魏孝文帝即位后,正式跟柔然讲和,双方每年都互遣使节。

然而,即便在和平的条件下,柔然也没能迎来复兴,反而还要不断应对内部奴役部落的接连反抗,这种内耗,大大削弱了柔然的力量。反抗部落中最强的是敕勒副伏罗部,在阿伏至罗的率领下,敕勒十余万落脱离柔然统治,西迁至西域,建立高车国,自立为王。

柔然与高车国展开了三十余年的征战,最后柔然败了,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同时柔然也在征战中更加衰弱,不久更是发生了内乱。

520年,豆罗伏跋豆伐可汗丑奴被其母联合大臣所杀,其弟阿那瓌继位,但半个月不到,阿那瓌就被族兄示发击败,无奈之下,阿那瓌投奔北魏,受到隆重迎接。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北魏封阿那瓌为朔方郡公、蠕蠕王,这里说一下蠕蠕的来源,柔然是车鹿会自称,有"聪明“之义,但北魏太武帝拓跋焘认为柔然打仗只靠武力,不用计谋,智力低下,所以嘲讽他们是不会思考的虫子,即"蠕蠕"。

蠕蠕开始是蔑称,但形势比人强,到阿那瓌这里,蠕蠕王就是荣耀了,在柔然后期,更是有自称茹茹的,这是蠕蠕的变种,显然变相接受了北魏的起名。

阿那瓌在北魏安享青年,柔然那边却乱成一锅粥。阿那瓌的堂叔婆罗门率数万人击溃示发,自立为偶可社句可汗,没多久就被敕勒打个半死,投降北魏。

面对敕勒的崛起,北魏觉得保存柔然很有必要,就将阿那瓌安置于吐若奚泉(在今内蒙固阳县附近),将婆罗门安置于故西海郡(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旗附近),防备敕勒。

不料婆罗门是个不愿受操控的人,很快就叛离北魏,结果被北魏追击,抓回洛阳,第二年就挂了。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婆罗门是追求自主的人,阿那瓌又何尝不是,但他比婆罗门聪明,等到攒了30万兵马,才开始扣留北魏使臣,掠夺北魏边境,然后抢完就走,跑到了漠北。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熟悉?百余年前的社尔就是这么做的,社尔趁着北魏忙于中原征战而崛起,阿那瓌也碰上了好时候,他跑到漠北的那一年,北魏爆发了六镇大起义,北魏官府镇压不住,就召阿那瓌率10万大军南下镇压,尔朱荣等地方军阀北上处理,结果,起义被镇压,但这两家也壮大了。

阿那瓌借帮助北魏平叛之际,肆意抢掠,并占据长城以北的漠南地区,自称敕连头兵豆伐可汗,又击败发生内乱的高车国,风头一时无两。

而北魏,尔朱荣一时大意,被自己立的傀儡皇帝一刀咔嚓,虽然他的堂侄帮他报了仇,但尔朱氏的势力却被高欢取而代之,宇文泰也在关中趁势而起,在这两位的交锋下,北魏分裂成东魏和西魏。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在北魏内乱分裂的大好时机下,柔然成功走向了复兴,而且还多了两个儿子。高欢和宇文泰为了为了减轻北患,专心争霸,竞相与阿那瓌结好。阿那瓌也是鸡贼,周旋于两大势力之间,先后跟东魏、西魏联姻,并接受双方的馈赠。

由于中原是两个听话的儿子当政,柔然南部自然没有威胁,阿那瓌有心思搞起柔然的内政,他向往北魏官制,就任用汉人对柔然制度进行改革,甚至开始建城,学习中原的农业、医药等技术。

如果柔然这种改革继续下去,说不定会催生出一个草原上的农牧国家,但柔然复兴不久,内部就又爆发了被奴役部落的抗争。这一次,是柔然的锻工——突厥。

552年,突厥首领土门求婚于阿那瓌,却被拒绝,突厥因此联合敕勒,进攻柔然。阿那瓌一战败北,柔然竟然土崩瓦解,阿那瓌也沦落到自杀的境地。

战败后,柔然王室庵罗辰等人逃到北齐,留在漠北的柔然残部则分成东西两部,东部以铁伐为主,西部以邓叔子为主。

柔然的兴衰覆亡:兴于奴隶,亡于奴隶

东部柔然很快又被突厥击败,投奔北齐,被安置于马邑川(今山西朔县)一带。次年,庵罗辰叛北齐,返回漠北,却被北齐分分钟灭掉,东部柔然就此化为尘烟。

555年,突厥木杆可汗率军击溃西部柔然,邓叔子率残部投奔西魏。西魏开始优待邓叔子,但在突厥的一再威逼下,还是把邓叔子一行人交给突厥,突厥使者直接将其在长安青门外处死,西部柔然也没了。

谁能料到,辛辛苦苦复兴的柔然汗国,竟在短短三年内灭亡,真是其亡也忽焉。

跟之前的民族一样,残存的柔然余部,要么被突厥吞并融合,要么辗转迁徙,融入其他民族。不少学者认为拜占庭历史上的阿瓦尔人,就是西迁的柔然残部,但这一说法还没得到公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