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几字弯内部为何能诞生两大强市?| Booker不客

2018-11-18  Booker不客
 

1989年,一句“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的广告语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流行大街小巷。从此,塞北之城鄂尔多斯因羊绒衫声名远播。

而这背后,得益于鄂尔多斯人的智慧和敢为人先的勇气。1979年,鄂尔多斯在全区率先以补偿贸易的方式,引进日本先进技术和设备,建立了鄂尔多斯集团的前身伊盟羊绒衫厂,使这座年产山羊绒占全区三分之一,世界六分之一的城市逐渐走出塞北,蜚声世界。


 伊克昭盟羊绒衫厂旧照


近三十年后的今天,鄂尔多斯温暖世界的,已不止是羊绒衫。煤炭、稀土、天然气已经和羊毛一并,成为鄂尔多斯人最愿提及的家乡名片,“羊煤土气” 真正让鄂尔多斯扬眉吐气。


『 强在哪里?


由籍籍无名的塞北小城,一跃成为人们眼中的明星,同处黄河几字弯内部的榆林与鄂尔多斯有共同的创业历程。这其中,煤炭和天然气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如今,鄂尔多斯人均收入直逼香港,让众多沿海发达城市黯然失色。体量更是超过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连续15年领跑全区经济。而榆林也表现不俗,虽远离关中,独处塞上,却取得了仅次于西安,坐拥陕西第二大城市的骄人成绩。而这两座城市的GDP总值,也远在西北重镇兰州和乌鲁木齐之上


 

 四省会中心


榆鄂两市有黄河环绕其西北东三面,虽地处陕西内蒙古边缘,却坐镇呼和浩特、西安、银川和太原四省区省会中央。包头、巴彦淖尔、乌海等城市众星拱月,榆鄂两市无疑是塞北荒漠中最耀眼的明珠。


 

当然,辖区面积广阔,几乎囊括整个黄河几字弯内部,榆鄂两市在取得骄人成绩的同时,也难免招人误解。事实上,由于身处一望无际的毛乌素沙漠边缘,榆鄂两市很多地方被沙漠侵占,常年苦遭风沙袭扰,荒无人烟。


毛乌素沙漠位于陕西省榆林市长城一线以北,面积约4.22万平方公里。是中国四大沙地之一。沙区土地利用类型较复杂,农林牧用地的交错分布自东南向西北呈明显地域差异,东南部自然条件较优越,人为破坏严重,流沙比重大;西北部除有流沙分布外,还有成片的半固定、固定沙地分布。


『 塞上能源双雄


地面被大片荒漠覆盖,地底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这是上天对榆林鄂尔多斯的公平馈赠。但历史上的榆鄂,却是名副其实“手捧金饭碗”的贫困地区。


 黄河几字弯内部资源分布


依靠资源发家创业,鄂尔多斯的改头换面,还得追溯到1994年,西部大开发和国家能源战略西移的绝好机遇,凭借占据全国半壁江山的稀土高岭土资源,以及丰富的煤炭天然气,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一度被外界称为“鄂尔多斯现象”,而榆林也凭借其拥有的世界七大煤田“神府煤田”和我国最大整装气田“陕甘宁气田”,获益不少。


 神府煤田位于陕西省榆林市,是中国最大煤田,于1984年发现。面积约2.6万平方公里,其煤炭储量目前估计达1349.4亿吨,占中国已发现煤田的约15%。


『 鄂尔多斯“鬼城”与榆林失衡


依赖资源“一夜暴富”,榆鄂两市不可避免地存在发展弊端,在当今更注重质量的发展理念中暴露无遗。其中,最受人诟病的莫过于鄂尔多斯的“鬼城”和榆林发展失衡问题。

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曾将鬼城定义为资源枯竭并被废弃的城市,属于地理学名词。但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规划高标准建设的城市新区,这些新城新区因空置率过高,鲜有人居住,夜晚漆黑一片,被形象地称为“鬼城”。

细数国内知名“鬼城”,鄂尔多斯的康巴什区就赫然在列。而究其缘由,并非资源枯竭。鄂尔多斯蒙古语意为“众多的宫殿”,这座人口不过200万的城市,受益于地下丰富的能源矿藏,财富迅速聚集使这里高楼林立,富有的人们往往占据着两到三套房产,却很少入住,导致这里商品房空置率居高不下。

 
 

即使是寄托着该市“产业转型”梦想的工业园区,入驻企业也十分稀少,开工进度延迟,呈现出一派“工业鬼城”迹象。

美国《时代》周刊由此刊文称,康巴什是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最佳展示品

虽然都以资源发家,榆鄂两市间的经济较量却从未间断。早在2009年,一篇题为《榆林距鄂尔多斯有多远》的深度报道,就曾在榆林引发很大反响。

与鄂尔多斯不同,产业结构失衡是榆林最为突出的难题。2017年,榆林服务业占比仅为工业的一半。正如榆林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怀珠所说:“三产是衡量一个城市经济活力的重要指标,但榆林的三产多年来一直滞后,现有的也大多是生产类服务业,生活类服务业占比很少。”这种不平衡还扩大到城乡差距等各个方面,成为榆林赶超鄂尔多斯的拦路虎。


 

不论是房地产泡沫还是产业结构不合理,榆林鄂尔多斯都面临着相同的难题,即过度依赖资源


『 区域融合发展势不可挡


地理相近,经济强劲的鄂尔多斯与呼和浩特、包头三市并驾齐驱,成为内蒙古的“金三角”。

远离富庶的关中平原,偏居陕北高原的榆林,虽然头顶陕西第二大城市的桂冠,但在过去的经济发展中未能得到应有的重视,不论是关中-天水经济区建设,还是陇海铁路经济带规划,都没有榆林的身影。在热火朝天的内蒙古“金三角”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孤独。


 

两座城市相隔不过162公里,却分属陕西和内蒙古两省区,行政区划上的隔阂犹如千重壁垒,阻断了榆鄂两市融合发展之路。要想实现区域一体化发展,塞北等待一次思维上的突破。


『 呼包鄂榆城市群新鲜出炉


今年2月,国家正式批复《呼包鄂榆城市群发展规划》,将陕西榆林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纳入一体化发展,“一轴一带多区”发展模式被高调提出。成为加快区域融合的破冰之举。

这个面积17.5万平方公里,2016年常住人口1138.4万人,地区生产总值14230.2亿元的土地依托京包、包茂交通运输大通道,以呼和浩特为区域中心,包头、鄂尔多斯、榆林为区域重要节点城市,将形成辐射所有县区的呼包鄂榆城市轴


 

这其中,产业升级和分工协调将是城市群建设的重头戏,在能源革命的大背景下,走一条类似于德国鲁尔区的革新之路势在必行。而搭建转型升级平台,也为农牧业转移人口就近城镇化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支撑。


 鲁尔工业区曾是德国传统工业的骄傲,工业产值一度占全国40%。上世纪50年代后随着煤炭能源地位的下降和产业结构单一等原因,鲁尔区开始衰落,60年代,当地政府通过调整工业结构,治理环境,发展工业旅游等措施使鲁尔工业区重获生机。(图为工业区改造前后对比)


当然,作为传统能源基地,城市群的规划时刻不忘能源外送的重要性,如同鄂尔多斯以羊绒衫温暖全世界,呼包鄂榆将通过电力外送和油气管道温暖全中国。除了京津冀等传统能源输送地,呼包鄂榆还将开辟榆林至关中平原城市群的电力通道,以及推进陕京四线、鄂尔多斯—安平—沧州、西气东输三线、蒙西煤制气管道等跨省区油气长输管道建设

此外,呼包鄂榆城市群还毗邻蒙古,与俄罗斯地缘相近,成为对外发展不可多得的优势。中蒙俄经济走廊西线途经呼和浩特,给呼包鄂榆搭乘国家战略快车带来巨大机遇。


 借力中蒙俄经济走廊,呼包鄂榆城市群北接俄罗斯、蒙古,东达天津港,南抵广西各个港口。既扩宽了经济腹地,又增加了出海渠道。


四十年前鄂尔多斯打破固有思维,率先走出“补偿贸易”的新路,四十年后的今天,呼包鄂榆打破行政区划束缚,走向融合,向高质量发展和高端产业迈进,走出了一条能源发展新路,我们期待它再一次温暖全世界。

 
(本文原创,未经同意转载、盗用必究其责。免费转载请注明出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