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2018-11-19  千古名将...

主笔:江湖闲乐生

汉献帝刘协是东汉王朝的末代皇帝,从九岁被立为皇帝,就一直被权臣玩弄于股掌之间。

最初受制于董卓,后为李傕、郭汜挟持,再后来被曹氏父子胁迫,成为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傀儡皇帝,长达三十一年。

但其实,在建安五年和建安二十三年,汉献帝曾有过两次机会能摆脱自己的宿命,重掌朝政,但最终都功亏一篑。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让我们回到建安元年,先看看汉献帝与曹操最初的那段蜜月时光吧!

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汉献帝与群臣好不容易摆脱了凉州军阀的控制,一路流浪,东归回到残破的洛阳。然而,当天子与群臣食不果腹、朝不保夕的消息传出,关东诸侯们却没一个愿意伸出援手。结果,偌大的朝廷没人管没人问,扔在路边都没人要,随时自生自灭,最后还是曹操把它捡起来,当宝一样供起来,大笔大笔花钱花粮养起来,又大兴土木,营造宫室,甚至将自己家的各种食器、文房四宝、香炉、家具,以及其他一些日用品、还有自己珍藏的艺术品,统统都贡献出来(曹操《上杂物疏》),让汉献帝重新过上了久违的养尊处优的生活,并连打带逼,引回了一些诸侯前来臣服、进贡,让献帝多少找回了一些皇家尊严。

汉献帝很高兴,乃火速提拔兖州牧曹操为领司隶校尉、录尚书事(曹操后来将这两个职务转给自己的亲信荀彧和钟繇,自己担任司空);后来又官拜大将军(曹操后将大将军转给袁绍,自己行车骑将军事),封武平侯,让曹操拥有了全国最高军职与万户封邑。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曹操一生简朴,后宫食不过一肉,一床被子用十年,死后陪葬品也很寒酸。可是他对汉献帝可真没的说,史书记载,曹操一生贡奉汉献帝御物达14次之多,每次都不少于30种。曹操这叫有舍才有得。财物都是浮云,不如丢掉,还可以隐蔽自己手上握有的实权。在曹操看来,实权才是硬道理。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图:今河南许昌许都公园

所以,曹操才要尊奉汉献帝,以号令天下,获得实权,并借此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于是他向汉献帝上书《陈损益表》,提出十四项改革意见,以富国强兵,重兴汉室;并让献帝下诏封外戚董承(董贵人之父)、伏完、伏德(伏皇后父兄),以及侍中种辑、丁冲等十三位护驾功臣为侯,这叫赏有功,以立德。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图:许昌博物馆曹操头像

而与此同时,曹操又开始一步步清理异己了。建安元年九月,司徒淳于嘉、太尉杨彪(亦为四世三公,为曹操早期的主要政敌)、司空张喜因没有迅速的靠拢曹操追求进步,表现出了不合作的态度,皆被曹操免职。而在此之前,曹操还杀了议郎侯祈、尚书冯硕、侍中台崇等三人,这叫诛有罪,以立威。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而在这期间,汉献帝的心理也慢慢发生了变化,他刚到许都时,对曹操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曹操出人出钱又出力,把自己这个政治难民重新扶立起来,使朝廷不至于陷入困顿,也使汉室皇统得以维续。

但接下来几年发生的事情,让汉献帝渐渐认清了曹操的真面目,他发现曹操拥戴自己只不过想借这块招牌而已,并没有还政自己的意思,这让年岁渐长而不甘再做虚君的汉献帝感到非常愤懑,于是与同样不甘被边缘化的岳父——卫将军董承走到了一起。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身为护送汉献帝东归的重要成员,董承也是有兵的,虽然不多,但发动一些间谍与刺杀行动、搞搞政变还是足够了。又不是真刀真枪与曹操硬干。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三月,曹操在打败徐州吕布后,又马不停蹄北上,欲攻取河内,为即将到来的袁曹大战做准备。汉献帝便趁此机会,以曹操讨吕之大功,加封其三千户,同时却又免去曹操“行车骑将军”之职,而将董承拜为正式的车骑将军。董承乃得以开府,置府吏、幕僚,培植势力,拉党结派。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曹操闻讯,敏感的从中嗅出了其中的政治意味,危机感油然而生,于是在五月份又紧急返回许都,布置荀彧、郭嘉等人多设耳目,小心防备,千万不能让奸人有机可乘。

曹操的直觉很准,就在这期间,董承已安排了一个详尽的谋反计划,其安排之周密,其潜藏之深刻,其爆发之可怕,足可让曹操粉身碎骨。

首先,董承搭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在曹操跟前正当红,而且有血统有威望有子弟兵,是极好的合作对象。

这个人,就是刘备。

曹操干掉吕布后,把袁术、吕布当过的左将军转封给刘备,让刘备跟在身边培养感情,是出则同舆,坐则同席,极尽礼待,却万万没想到,他如此看重优遇的刘备刚到许都,屁股还没做热,就已经跟董承勾搭上,一起拿着献帝的密诏,密谋着要搞死自己了。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除了刘备这个演技派当红政治明星领衔主演,董承还需要一个有经验的执行副导演,此人就是曾谋划过刺杀董卓的侍中兼长水校尉种辑。更重要的是,种辑手里还有一帮精锐胡骑,就驻扎在许都附近,随时可以调用。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图:种辑剧照

此外,议郎吴硕作为董承的心腹,居中起联络作用。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图:吴硕剧照

最后,董承还有一个重磅炸弹埋伏在曹操身边,这个炸弹不起眼,但极度危险、威力惊人。

这个炸弹,就是以徐它为首的一帮曹操随从。

有明星,有导演,有幕后,有联络,有一线,董承整个造反班子都齐备了,就等找个绝佳的机会搭台子唱好戏了!但就在这时,刘备突然主动向曹操提出,愿领兵去徐州阻截准备北投袁绍的袁术;结果一到徐州就杀死了徐州刺史车胄,拥兵自立,公开反抗曹操。

刘备还是觉得在许都起事太危险了,他决定到自己的老地盘徐州动手,在外面响应董承,这样既能确保自己的安全,又能扩大自己的势力,完美!

董承苦笑,为今之计,只能再找同志,重新制定政变计划了,于是,他又再找了一位隐秘的副导演,曹操手下偏将军王服。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王服是何许人史书没咋介绍,所以电视剧《三国机密》里稍加发挥,说他是三国第一剑客的弟弟,是许都的将军。其实在诸葛亮的《后出师表》里可以找到王服的一些蛛丝马迹——据“(曹操)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这一句,宋代史学家胡三省认为这位李服其实就是王服。若胡三省所言属实,那王服应为曹操身边的爱将,而非许都的将军,再根据其军衔(偏将军),当时也仅在夏侯惇曹洪二人之下,可见其地位之高,所以董承拉拢到他之后非常高兴,觉得大事可成矣!但王服还是有点害怕,说:“惶惧不敢当,且兵又少。”董承却自信满满:“大事若成,曹公之兵皆属我等,顾不足邪?”王服又问同伙之中还有谁;董承说你放心好了,种辑、吴硕都是我的心腹!王服这才放心加入了董承的政变集团。二人商量,就在曹操离开许都去官渡的半路上动手,由徐他带人行刺曹操,一旦得手,王服便趁乱夺其军,联合小沛刘备,一同杀回许都,董承与种辑则趁机同时动手,内外联合,杀光曹操的残余死忠势力,这样汉献帝就可以重掌大权了。

果然,曹操在许都待了三个月后,到八月份,又不得不离开许都前往黄河沿线视察敌情,到九月份又急急忙忙回来,这次董承还未完全准备好,所以没有动手,但到了十二月,曹操又不得不离开许都,亲自去官渡部署防御工事,因为袁绍的河北大军已经开始集结了。

事实上,在官渡之战之前,曹操出征诸侯,胜也罢,败也罢,一般不超过两个月。为什么?很简单,怕统治中心不稳。曹操很明白,在许都朝廷里有多少或明或暗的政敌在活动!大军在外时间越长,中央政局就越不稳当,曹操压力也就越大,所以安全起见,时不时就得回去看家,当初兖州张邈叛乱的教训还不够大么?张邈都信不过,孔融董承那帮人当然更信不过。但是这一次,曹操面对前所未有的强敌袁绍,终于需要在外长期作战了,这对董承造反集团来说可是个大大的利好消息,董承觉得,他们的机会终于来了,一切已准备妥当,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于是,某日傍晚,徐他等人趁着许褚休假日,怀刀潜入曹操帐中,准备刺杀曹操;却不料工作狂许褚临时回来加班,正撞上徐他等人。结果这徐他是个秦舞阳般的人物,看着挺猛,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竟当场“花容失色”。许褚见状况不对,即刻斩杀徐他等人。

曹操虽逃过一劫,但仍有些责怪许褚没留活口,但许褚很快将功补过,从徐他身上搜出了董承写给他的飞鸽传书。曹操一看,脸色大变,立刻召集众将,当场逮捕偏将军王服,并宣布大军即时返回许都,诛除叛逆。

另外一边,董承正等着徐他、王服的好消息,等飞鸽一到,就立刻派种辑率兵控制许都,然后与官渡的王服、小沛的刘备里应外合,联合扑灭曹操残余死忠势力,这样就大功告成了。

可惜,董承的美梦破灭了。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春正月,曹操大军突然返回许都,逮捕董承、种辑、吴硕三人,连同王服,全部诛杀,并夷其三族。就连已怀有龙种的董承之女董贵人也没放过。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当然,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曹操再怎么努力,有一个bug却永远无法消除。

即:反对曹操的人一定要死,但有一人例外。

这个人,就是此次政变的幕后黑手,汉献帝刘协。

没办法,皇帝就是皇帝。君要臣死理所当然;臣要君死却是万万不能,除非这个臣自己做皇帝。

但是曹操目前还不想做皇帝,也做不了皇帝,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先搁置,放一下,再等个几十年,到时机成熟,再决定要做周公、做霍光、还是做王莽、做刘秀?总之不能做韩信!而目前呢,双方还是离远点儿,尽量不接触!

正所谓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奢靡的生活和皇家的威仪,归刘协;具体的权力,归曹操。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但是曹操没有想到,在经历了如此惨败之后,汉献帝仍然没有放弃夺回权力,建安八年冬,汉献帝刘协宣布以汉武旧制,重置“司直”官,位司隶校尉之上,以亲信韦晃任之,负责督察许都百官。曹操一看自己这司空不也属于许都百官之列吗?天子这不是明显在针对自己吗?但曹操却并没有驳回献帝的任命,与其爆发冲突,而是转身打下了袁绍的邺城,而从此将邺城设为自己的霸府。邺城户口数万,稍加建设,当可为都。至于许都,以后还是尽量少去,免得又被汉献帝算计,真闹翻了,两边都没好处。

到了赤壁之战前夕,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六月,曹操又一不做二不休,罢三公之制,恢复西汉旧制,置丞相、御史大夫(相当于副丞相),而自任丞相,开设丞相府,下设十三曹,编制官员三百八十二人,俨然一个邺城小朝廷,从而将原先三府台和尚书台的权力全部集中在自己手里,然后将许都的亲曹派大臣、光禄勋郗虑任为御史大夫(相当于副丞相),作为自己在许都朝廷中的代言人;并将自己的长史王必派到许都负责宫城的守卫工作,将汉献帝严密的看管起来。

接着,曹操又强迫汉献帝陆续加封自己为魏公、魏王,并享有天子之制,离皇位只有一步之遥。

建安十九年,曹操又杀死了汉献帝的皇后伏寿,并将伏氏三族诛灭,以便将自己的女儿曹节扶上皇后之位。汉献帝敢怒不敢言。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然而,就算在这种情况下,汉献帝仍然没有放弃,他在董承死后又隐忍了十几年,忍到大家都快将他忘却的时候,他竟然又一次爆发了。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建安晚期,曹操与刘备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汉中之战,这场战争从建安二十二年开打,一直持续到建安二十四年,魏蜀两国为了这场战争都投入巨大,百姓不胜其苦,汉献帝觉得这也许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于是在建安二十三(公元218年)正月,汉献帝在许都又策划了一起反曹事件,参加这次事件的的有少府耿纪、司直韦晃、太医令吉本,以及关中金祎等人。

这几位可都是许都的重要人物。所谓少府,乃朝廷九卿之一,全权负责许都朝廷的财税与宫廷事务,当年秦朝名将章邯就是少府出身。而司直的职责则为督查、检举朝中百官,算是全国纪检工作的总头目(当然目前只能督查许都的百官),权位还在少府之上。

关中人金祎则职务不详,但他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他与曹操的心腹王必关系很好。王必曾在曹操账下做过多年的主簿、长史,所以许都的曹军,都掌握在王必手里。王必做事,曹操放心。

于是,由金祎居中谋划,与耿纪、韦晃、吉本等人突然发难,纠集了党羽一千多人,夜烧王必军营,欲杀王必,夺其军,然后闯入皇宫,救出汉献帝,然后南联荆州关羽,反攻曹魏。事出突然,王必没有防备,仓促应战,结果被金祎派入王必营中的内应射中肩部,仓皇逃出营去。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王必虽然伤重,但也知道事情紧急,若待许都落入汉献帝手中,再想从外攻城,一则名不正言不顺,二则也不是短期内能搞定的,到时候荆州关羽趁机发难,曹军主力又都在汉中,则中原之局势必然不可收拾。于是,王必不顾伤势严重,一路奔至南城,与颍川典农中郎将严匡会和,让严匡临时纠集一帮在许下屯田的民兵,回军镇压,终于将这帮叛逆分子拿下。而王必因伤势过重,而未能及时救治,不久竟然去世。

韦晃我们前面就说过了,这是汉献帝的亲信,他参与叛乱曹操一点儿都不奇怪。然而少府耿纪,这可是东汉开国名将耿弇之后,世为虎臣,少有美名,曾为曹操丞相府掾吏,多有良谋,曹操甚敬异之,因而一路将其提拔为侍中、少府卿。没想到他也会造反! 而且在临刑前还大叫着曹操的名字说:“曹贼,只恨我做事不周,竟为群儿所误耳!”韦晃也一面跺脚一边抽自己的脸,表示心有不甘。

傀儡一生的汉献帝,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可惜最后都功亏一篑

曹操仰天长叹,只觉头痛愈裂:唉,自己这辈子可真累,时时都在跟有形无形的敌人作战。他已经六十四岁了,本来早就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可现在这种情况,别说颐养天年,就是喘口气的机会都欠奉,内有反叛,外有强敌,进退之际,如临深渊,地狱之门就在脚下,无焰之火蔓延身边,每天都得一级战备,好累好累。

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跟天子来个一了百了吧!于是,曹操借题发挥,借着此事大开杀戒,不仅将耿纪这些叛贼全部灭族,而且株连了很多无辜的许都官员,汉献帝手下的忠臣党羽都被清洗殆尽,刘协从此终于总算是死了心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