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2 / 魏晋南北 / 【王麟说史】东晋风云志(2):王敦作乱风...

分享

   

【王麟说史】东晋风云志(2):王敦作乱风雨欲来

2018-12-03  陆一2

(王敦,字处仲)

有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性格决定命运的问题,其实很简单,你不能让一个内向的人去进行公关,你也不能让一个具有雄心的人去寄人篱下。王敦不是内向性格的人,也不具有什么雄心,恰恰相反,他具有的是野心,篡权夺位的野心。

早在西晋时代,王敦就从多方面展现出了他这种狼子野心。至少在小荷才露尖尖角之时,就有三个人看出了其中的苗头,一个是他的弟弟王导,王导说:“处仲若当世,心怀刚忍,非令终也!”王敦,字处仲,王导说这句话的时候,正是因为王敦不喝美姬的劝酒,让王凯滥杀无辜的时候。王导的意思很明白,像王敦性格这么残忍的人,将来一旦掌握了大权,终究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王凯,与富豪石崇斗富的西晋贵戚)

还有一个人就是太子洗马(一种官职)潘涛,说得更明白:“处仲蜂目已露,但豺声未振,若不噬人,亦当为人所噬。”也就是说,王敦脖子后面的反骨已经露头了,虽然还未茁壮成长起来,但是一旦成长起来,或者王敦杀别人,或者别人杀王敦。

潘涛算是相面行家,最终王敦还是杀了别人,逞了志愿,让晋元帝郁郁而终,自己在临死之前也风光了一把,虽然没有当上真皇帝,至少当了一把二皇帝。

还有一个人,更是眼光毒辣,看人很准,这个人身份很低,只是一个女婢,并且还是侍候客人上厕所的女婢。啥?客人上个茅房也需要美女站在旁边陪着?那能拉得出来吗?

嗯,别惊讶,实际上十个客人有九个人是根本拉不出来。因为这个茅房不是普通的旱厕,而是大富豪石崇家的豪华卫生间,这间卫生间奢华到了什么程度呢?不但里面雕梁画栋,而且连便盆都是真金铸成的,客人要是想上厕所,先进卫生间,然后有七八个娇滴滴绝色佳人给你换衣服,要不后人怎么将上茅房雅称为“更衣”呢,这是有来历的。

很多客人一进卫生间,闻到里面香气扑鼻,并且还看见很多美女,以为自己不小心进了闺房,转身落荒而逃。只有王敦面色不改,自己脱个精光,从容换衣,然后人让一群美女侍候自己出恭,心理素质够强大。

有一个女婢看见王敦的心理素质如此过硬,情不自禁感叹道:“此人必能做贼!”真是一语中的。

晋元帝坐镇江东,外有王敦掌握兵权,对外镇守边关;内有王导掌管枢机,勤于政事,度过了一段非常和谐的君臣蜜月期,时人就称:“王与马,共天下”。

当然,如果王敦别有那么大的野心,一心一意侍候主子,晋元帝的日子应该是过得很不错的。但是,老天爷就是要让司马睿继续还晋武帝司马炎的旧债,即使把你的西晋亡了,那还没完,还要继续祸害东晋,就让你们这些做皇帝的不能过一天好日子,虽然暂时不亡你,但是至少要让你夜夜睡不安生。

王敦就是老天爷派来折腾东晋王朝的那根刺。

其实司马睿也不傻,现在王家的权势和自己司马家族比起来,差不到哪里去,但是有什么办法,你司马睿再不乐意,再郁闷,也要靠人家王家帮你治理天下啊。

每个人做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超过这个底线就会出事,司马睿也是一样。他认为,你们王家作威作福没关系,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要威胁到我的皇帝宝座。这个底线不能突破,一旦突破,我就要不客气了。

司马睿想得很好,但是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因为王敦太厉害了,比皇帝都厉害。

王敦在朝中的权力逐渐炙手可热,晋元帝就很不舒服,“畏而恶之。”就暗中安排自己的心腹,以对抗将来的不测。左选右选,大臣刁协和刘隗就进入了统治的最高层,这样一来,就将王敦和王导进行了分权。同时,因为王敦太咄咄逼人的缘故,晋元帝连自己的好友王导都开始疏远起来。

晋元帝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是王敦就很不高兴。本来自己掌握大权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上来两个和自己争权的人,任谁都不会舒服的。

王敦发现晋元帝开始防着自己,也就不客气了,赶紧拉拢一些能给他出谋划策之人。这时就有两个人进入了王敦的视野,一个叫沈充,另一个叫钱凤,沈充和钱凤被王敦很快提拔为参军。这两个人都是巧谄凶狡的小人,原来不闻一名,如今一步登天,自然要为王老板的篡逆之路摇旗呐喊。

晋元帝提拔了刁协和刘隗,没有觉得皇位稳如泰山,过了没多久就派遣尚书仆射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州、兖州、豫州、并州、雍州、冀州等六州诸军事,领兵驻守合肥。名义上是打算讨伐北胡,实际上是在防着王敦作乱。

晋元帝既然已经对王家没有了好印象,当然就继续疏远王导,这对王氏家族而言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御史中丞周嵩就上疏给司马睿,认为王导和王敦是两类人,不能因为王敦的缘故就连王导一起看扁,“导忠素竭诚,辅成大业”,陛下应该将事情一分为二看待。

晋元帝才没有继续疏远王导,而是继续重用他。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因为要是没有王导,在王敦作乱期间,东晋王朝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晋元帝的所作所为早已经被王敦看在了眼里,既然这样,王敦也就不必在遮遮掩掩了。当时,王敦因为职位的缘故,并没有在建业呆着,他当时的封号头衔有一大堆,什么征南大将军、侍中、江州牧等等,所以他当时就带兵驻守在江州一带。

(王敦叛乱形势图)

但是闹事要有一个正常的理由,也就是所谓的师出有名,那么王敦出兵的理由是什么呢?无他,仅一个刘隗足矣。

王敦就给晋元帝写了一份疏表,历数了刘隗的罪恶,然后信誓旦旦想为晋元帝做一点有益的事情,那就是清君侧。晋元帝看见王敦这份疏,心里大怒,心想,你王敦算什么东西,刘隗那是我特意安排的,你想清君侧,那不是针对我吗?

但是,生气归生气,也不能那么快就撕破脸,晋元帝看完疏,只是长出一口闷气,将疏表向垃圾篓里一扔,也不理王敦了。

王敦的上一个疏表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就继续上疏,这次弹劾和讨伐的对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刁协。这一次,可把晋元帝给惹急了,勃然大怒,跳脚大骂:“王敦仗着皇帝的宠幸,竟敢肆意狂逆,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朕要亲率六军,以诛大逆,有杀敦者,封五千户侯。”

晋元帝发怒起兵,还在建业的王敦的哥哥光禄勋王含,一溜小跑就逃出了建业,乘船到了王敦那里,将消息告诉了他。王敦想要造反,凭着一己之力肯定不行,就四处寻找合作伙伴,并给出诱人的许诺。

王敦首先拉拢的就是梁州刺史甘卓,甘卓一听,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但是,甘卓这个人三心二意,虽然答应了王敦,却不接受王敦的军令和调遣,弄得王敦很是郁闷。

接着,王敦想继续拉拢顺阳太守魏该,但是被魏该严词拒绝了:“我之所以起兵拒胡者,正欲忠于王室耳,今王公举兵向天子,非吾所宜与也!”

吃了一个闭门羹,王敦继续出击,派遣参军桓罴去游说谯王司马氶,并且请谯王司马氶为军司,谯王司马氶仰天叹道:“看来我马上就要走上绝路了,我这里地广人稀,谁会帮助我呢?但是为国为家,死得其所,夫复何求!”就联合长沙虞悝,一起举大事,起兵征讨王敦,同时将参军桓罴关押。

谯王司马氶发现甘卓三心二意,就派主簿邓骞去劝说他,让他赶紧下定决心,或者征讨王敦,或者跟着王敦做贼,并且晓以利害,条缕分析事情的不同后果。但是甘卓仍然处于观望状态。

(甘卓,三国东吴名将甘宁之孙)

王敦求了三个人,至少有两个拒绝,只有一个甘卓,看来还有戏,就派遣参军乐道融去继续游说甘卓。但他没有想到,道融一直生气王敦不重用他,趁此机会,就跑到甘卓那里,向他吹风:“现在王氏权倾天下,专横日久,现在竟然背恩向逆,谋求篡叛,今天将军你深受国家大恩,却想要同王敦穿一条裤子,这岂不是违背大义,要做逆子贰臣吗?将军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假装答应王敦,然后暗中派兵袭击武昌,王敦的士兵听说将军你来,肯定会不战自溃,那样,将军你就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了啊!”

道融的游说本领确实高人一筹,三心二意的甘卓一听,马上坚定的回答道:“这正是我的本意啊!”

甘卓立刻联合巴东监军柳纯、南平太守夏侯承、宜都太守谭该等人,传发檄文,数落王敦的叛逆行为,然后举兵讨伐王敦。同时派遣参军司马瓒、孙双面见晋元帝,让大将罗英驻守广州,和另一位大将军陶侃一同进军,戴渊领兵在江西响应。

这么一调遣,天下轰动,朝廷百官更是高兴万分:“终于有将军主动站出来抵抗王敦了!”

武昌城内的守军一听说甘卓的大兵即将压境,立刻人心惶惶,全部作鸟兽散。

王敦已经和晋元帝撕破了脸皮,只能一不做、二不休,提刀上马。王敦的作乱,从这一天就开始了。那一年是晋元帝永昌元年,公元322年。(待续)

(下一篇:东晋风云志(3)叛乱事件逐渐升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