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原创)

2018-12-04  边关风雨...
起点(原创) - 边关风雨 -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它就是铁路轮渡桥头,当年我们是从这里开始人生远航,一声撕心裂肺的鸣叫,我的学生已经结束。


 

秋日阳光下,

波光粼粼的长江,

顺溜缓缓而下,

秋风里的老桥,

沉静地看着,

我们这群老头老太。

 

看着我们前来,

你默默无言

“这里那么荒凉,有什么好看的?”

我说:你忘了?

当年你送走了我们的青春,

那时我们正值青春年少,

意气风发好写

美丽的篇章。

 

你看到我们无限怆然,

白色鬓发布满头顶,

尽管步伐踉跄,

苍老的步枪还没退膛。

 

啊!当年,

是你把我送上了西去的列车。

你像一位长者,

看着儿女奔向远方。

 

你眼里闪动着,

滴滴泪花,

你们要走了,

就不想给我留下一句话?

 

请原谅我当年的幼稚!

我把那次远行

当成一次快乐的

远航。

 

你那斑驳晦暗的桥体,

写满了故事,

也写满了心酸,

还述说着痛苦。

 

你像一位长者,

手执拐杖,

倚门而立,

手搭凉棚,

将我深情的瞭望!

 

两腿不停地颤栗,

心里说着一句话,

走吧!

去吧!

大了总要离我而去。

 

你们要远行,

展开自己的翅膀,

飞向那遥远的天边,

寻找理想的殿堂。

 

你像一位船厂老板,

用心用血,

锻造出许多蒙瞳战舰,

没下水更没远航,

怎能知道它强不强?

放飞出去吧!

 

又像一只老鸡,

孵化了许多小鸡仔,

不放飞出去,

怎么能知道

它们能不能成长?

 

不远处是,

当年英商设立的何记洋行,

它是肉类加工厂,

还有那何纪面粉厂。

它是当年鸦片战争的产物,

一个屈辱的地方。

 

它,

像插进中华母亲血管的,

那只可恶蚂蝗,

贪婪地吸食着母亲的血浆。

 

留下的是那许多血泪,

还有那道道伤疤。

 

仁人义士,

每当想起这事,

夜不能寐,

痛断肝肠。

 

雄鸡一叫天下白:

历史又迎来新的篇章。

那沉重的步枪,

又将落在我的肩上。


我知道步枪分量也只有八斤半,

可它承担的重担却

比山高,

无法秤来衡量。。

 

它的一头,

挑着我的未来,

另一头,

担着即将起航的风帆。

 

那条绿色的长龙,

爬上你的肚腹,

我要快活无忧,

最后,

好好享受一番母爱,

和那,

那柔软的胸膛。

虽然早已过了喝奶的年纪,

可还是盼望那甜美乳浆!

 

一声声汽笛鸣起,

它那么撕心裂肺,

却又威武雄壮。

它既象冲锋的号令,

声声急昂!

 

又像凯旋的锣鼓,

咚咚擂的山响,

留下吧!

等我归来,

请你再来敲响。


起点(原创) - 边关风雨 - 沙漠驿站,旅途小店。

 奔流不息的长江,看着我离去,又看着我归来。


 

慢慢流淌的扬子江,

不声不语地看着我们,

似乎?

它原本就知道,

我要去的地方。

那是它的故乡,

遥远的江河源头,

那处绿草如茵的天堂。

 

你不想让我带封信?

说一说对家乡的思念?

虽然我离开你很久,

很想知道你现在,

过的怎样。

 

铁路轮渡越走越远,

美丽的江南离我远去,

它像一只邮戳

深深的印在

我的心上……

去年走江活动,就安排在老铁路轮渡桥进行,当年我想把它记录下来,因故一拖就是两年,等到现在,才有空一叙衷肠。

本文写于二〇一七年一月七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