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经堂 / 经方 / 蔡氏经方医案——恶性流感的克星

0 0

   

蔡氏经方医案——恶性流感的克星

2018-12-05  六经堂

周六的中午,孩子的婶婶发来信息,她妈妈得了流感,已经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确诊了阳性。症状来得很凶猛,头疼嗓子疼,鼻塞,有咳嗽。发烧有24小时了,最高39度。我询问了症状,刻下:

便秘口渴,从背部开始痛,现在全身疼痛,。精神不振,无汗,怕风怕冷,烦躁。

熟悉伤寒论的人,都会想起大青龙汤:

“太阳中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服之,服之则厥逆,筋惕肉瞤。

大青龙汤 7味 麻黄六两(去节),桂枝二两(去皮),甘草二两,炙,杏仁四十枚(去皮尖),生姜三两(切),大枣十枚(擘),石膏如鸡子大(碎)。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取微似汗。汗出多者,温粉扑之。一服汗者,停后服。若复服,汗多亡阳遂(一作逆)。虚,恶风,烦躁,不得眠也。”

大青龙汤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治疗瘟疠的方子。古代的瘟疠相当于现在的恶性流感,传染性强,起病急,病势危重,病死率高。医圣感叹:“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年,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除了战争,瘟疠流行也导致了“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而为我们这一代人所熟悉的瘟疠就是2003年的非典。

大青龙证的表现正是危重流感的特征:高热、神昏、重度恶寒、全身疼痛、口咽极度干燥、烦躁不宁。

此案属大青龙证无疑!

但是,除了70年代全国脑炎爆发,以及不久前的非典,大青龙在中医“江湖”上慢长的岁月里徒留传说。

何以如此?大青龙属麻黄重剂,药猛力专,自清末温病学说流行,仲景伤寒论失传,人间再无麻黄,桂枝。一代大医恽铁樵,两个儿子 “恶寒无汗而喘”,时医忌讳麻黄汤,只得在喘促声里接连离世。他自负后果,用麻黄汤救了最后一个儿子,自此誓学伤寒救人。

此案阿姨人瘦,年龄偏大,大青龙汤药性峻猛,该如何运用?我的师父蔡长顺嘱咐我:同时准备两方,一方为大青龙,另一方为柴胡桂枝类方。方一服后,无论怎样,改服方二继续观察。我拟方:

方一:

麻黄9 杏仁9 石膏30 炙甘草5 桂枝6 生姜3片 大枣5枚。

一剂。

方二:

柴胡20 黄芩8 党参5 法半夏6 桂枝8 白芍8 炙甘草5 枳实8 大黄12 厚朴12 干姜10 白术10 天花粉8 生牡蛎15 生姜3片 大枣3枚。

一剂。

服方一两小时后续服方二,当晚汗出烧退。第二天可以起来干活。

如此急重症覆杯而愈,但如果不采用经方治疗,而是入院输液,或是入不懂经方、不懂解表,畏麻桂如虎狼之药的庸医之手,后果难料。中医不是慢郎中,吾辈应学好伤寒论活人书,让千古名方不再只是传说。
2018-12-04

四叔:大青龙.虎狼药.甚至被后世医家时方和瘟病列为千古禁方。即使是伤寒学家敢用大青龙的也是少之甚少。

 大青龙为峻剂.服药后病情好与不好都不可连续进剂.以前很多医者没有经验,服药后当时病症减轻.第二天高烧卷土从来.再进一剂。患者汗出不止死了。(郝万山伤寒论讲座有这段)。我用柴胡桂枝类后服用,一可防发汗过度.二可防邪入少阳。先入拦截病程。可谓是一箭双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