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H情丝丝 / 相学预测 / 《穷通宝鉴》论甲乙木

分享

   

《穷通宝鉴》论甲乙木

2018-12-29  SYH情丝丝
图片
 

甲木

论木:

原文:木性腾上而无所止,气重则欲金任使,木有金,则有惟高惟敛之德。仍爱土重,则根蟠深固;土少,则有枝茂根危之患。木赖水生,少则滋润,多则漂流。甲戌乙亥,木之源。甲寅乙卯,木之乡。甲辰乙巳,木之生,皆活木也。甲申乙酉、木受克。甲午乙未、木自死。甲子乙丑、金克木。皆死木也。生木得火而秀,丙丁相同。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生木见金自伤,死木得火自焚,无风自止,其势乱也。遇水返化其源,其势尽也。金木相等,格谓断轮。若向秋生,反为伤斧,是秋生忌金重也。

今译:木性向上生长,而没有一定的限度。木气过重的时候,适宜得到金的作用。木得到了金的作用,就有越长高越收敛的好处。也喜欢土多,可以把根扎得深而牢固;如果土少了,就有枝叶茂盛而根柢危险的忧患。木靠水生,水少则滋润,水多就会漂流。甲戌和乙亥是木的根源,甲寅和乙卯是木的本乡,甲辰和乙巳是木的余气,都是活木。值甲申和乙酉,木会爱到克伤;值甲午和乙未,木会自己死掉;值甲子和乙丑,金会克木,都是死木。生木得到火就秀美,丙丁都是这样;死木得到金就制造成器物,条件是庚辛必须锐利。生木遇见金,自然受到伤害;死木得到火,自然会焚烧。没有风而木自己不再摇动,说明生命力已经衰落;遇到水而化归它的本源,说明其生命力已经穷尽。金木相等的格局,叫做“断轮”。如果生于秋天,会反过来受到金的斧子一样的伤害,所以秋天出生的木,忌金气过重。

原文:木生于春,余寒犹存。喜火温暖,则无盘屈之患。藉水资扶,而有舒畅之美。春初不宜水盛,阴浓则根损枝枯。春木阳气烦燥,无水则叶槁根枯。是以水火二物,既济方佳。土多而损力,土薄则财丰。忌逢金重,伤残克伐,一生不闲。设使木旺,得金则良,终生获福。

今译:木生于春季,因为余寒还在,喜欢火来温暖,这样才没有盘屈的忧患;靠水来生扶,而有舒畅的好处。春初不宜水势太盛,阴气浓重就会使根柢受损,使枝叶枯黄;不过春天的木阳气烦躁,无水就会枝叶枯槁,根柢干燥。所以水和火这两种东西,要达到既济才好。土多就会损耗力量,土薄则木材丰硕。忌遇到金气过重的情形,以至被克伐伤残,一生不得安闲;假如木旺,则得到金克才好,会终身有福。

原文:夏月之木,根干叶燥,盘而且直,屈而能伸。欲得水盛而成滋润之力,诚不可少。切忌火旺而招焚化之忧,故以为凶。土宜在薄,不可厚重,厚则反为灾咎。恶金在多,不可欠缺,缺则不能琢削。重重见木,徒以成林,昼昼逢华,终无结果。

今译:夏月的木,根干叶燥,曲而能直,屈而能伸。希望得到盛大的水,而成滋润的功用,实在不可缺少;切忌火旺,以至招致焚烧的忧患,所以凶险。土宜微薄,而不可厚重,厚重则反而造成灾祸;厌恶金过多,但不可欠缺,欠缺就不能雕琢修削。重重地遇到木,白白地成了树林;天天都开花,终究不会结果。

原文:秋月之木,气渐凄凉,形渐凋败。初秋之时,火气未除,尤喜水土以相滋;中秋之令,果以成实,欲得刚金而修削。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则木漂;寒露节又喜火炎,火炎则木实。木多有多材之美,土厚无自任之能。

今译:秋月的木,气息逐渐趋于凄凉,形态逐渐凋零衰败。初秋的时令,火气还没有消退,尤其喜欢水和圭来滋养;中秋的时令,果实已经成就,就希望得到坚刚的金来修剪和斩削。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木就会漂流;寒露节又喜欢火旺,火旺木才会坚实。木多有木材多的好处,土厚则没有自我任使的能力。

原文:冬月之木,盘屈在地,欲土多而培养。恶水盛而忘形。金总多不能克伐。火重见温暖有功。归根复命之时。木病安能辅助?须忌死绝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今译:冬月的木,盘屈在地上,希望土多来培养,厌恶水盛以至得意忘形。金即使多也不能克伐,火气重则有温暖的功用。归根复命的时令木已经衰病,怎样才能得辅助?须忌讳死绝的方位,只适宜生旺的方位。

一、三春甲木总论:

原文:春月之木,渐有生长之象。初春犹有余寒,当以火温暖,则有舒畅之美,水多变克,有损精神。重见生旺,必用庚金雕凿,可成栋梁。春末阳壮水渴,藉水资扶,则花繁叶茂。初春无火,增之以水,则阴浓气弱,根损枝枯,不能华秀。春末失水,增之以火,则阳气太盛,燥渴相加,枝枯叶干,亦不华秀。是以水火二物,要得时相济为美。

今译:春月的木,逐渐有生长的气象。初春还有余寒,应当用火来温暖,这样才有舒畅的好处。水多了,其作用就会变得类似相克,以至有损于木的精神。重叠遇到木而又生旺,必须用庚金来吹削和雕琢,可以成为栋梁。春末阳气壮盛而水少,靠水来生扶,就会花繁叶茂。初春无火,如果再增加水,就会阴气浓郁而生气衰弱,根柢受损,枝叶枯萎,而不能荣华秀美;春末缺少水,如果再增加火,就会阳气太盛,燥渴得更加严重,以至枝叶干枯,也不荣华秀美。所以水火这两种东西,以得时令,相济助为好。

正月的甲木:原文:正月甲木,初春尚有余寒,得丙癸透,富贵双全。癸藏丙透,名“寒木向阳”,主大富贵;倘风水不及,亦不失儒林俊秀。如无丙癸,平常人也。正二月甲木,素无取从财、从杀、从化之理。或一派庚辛,主一生劳苦,克子刑妻,再支会金局,非贫即夭。如无丙丁,一派壬癸,又无戊己制之,名“水泛木浮,死无棺椁”。如一派戊己,支会金局,为“财多身弱,富屋贫人”,终生劳苦,妻晚子迟。或无庚金,有丁透,亦属文星,为木火通明之象,又名“伤官生财格”,主聪明俊秀。一见癸水伤丁,但作厚道迂儒。或柱中多癸,滋助木神,伤灭丁火,其人奸雄枭险,曹操之徒,言清行浊,笑里藏刀。若庚申、戊寅、甲寅、丙寅。一行金水运,发进士。或甲午日,庚午时,此人必贵。但要好运相催,不宜制了庚丁。或支成金局,多透庚辛,此又不吉,号曰“木被金伤”,若无丙丁破金,必主残疾。或支成火局,泄露太过,定主愚懦,常有啾唧灾病缠身,终有暗疾。支成木局,得庚为贵,无庚必凶,若非僧道,男主鳏孤,女主寡独。支成水局,戊透为贵,如无戊制,不但贫贱,且死无棺木。故书曰:“甲木若无根,全赖申子辰,干得财杀透,平步上青云”。凡三春甲木,用庚者,土为妻,金为子。用丁者,木为妻,火为子。原文:总之正二月甲木,有庚戌者,上命。如有丁透,大富大贵之命也。

今译:正月的甲木,时令属于初春,还有余留的寒气。有丙火和癸水透干,主富贵双全。癸水伏藏而丙火透出,称为“寒木向阳”,主大富大贵;即使祖坟或住宅的风水不理想,也不失为儒林中的俊秀人物。如果没有丙火和癸水,就只是平常人。正月和二月的甲木,从来没有取从财、从杀、从化的道理。或者一派庚辛金,主一生劳苦,克坏子女,刑伤妻子;再遇到地支三合金局,不是夭折就是贫寒。如果无丙丁火,而是一派壬癸水,又没有戊己土来制伏,称为“水泛滥而木漂浮,死后无棺椁都没有”。如果一派戊己土,地支合金局,称为“财多身弱,属于富屋中的穷人”,以至终身劳苦,娶妻晚,生子迟。或者无庚金而有丁火透出,也属于文曲星,属于木火通明的气象,又称作“以伤官生财为用神的正财格”,主聪明俊秀。但是这种格局一遇到癸水克伤丁火,就只能成为厚道而迂腐的儒生;或者四柱中多癸水,滋扶木神,损伤丁火,主这个奸雄枭险,是曹操一类的人,言辞清高,行为浊恶,笑里藏刀。例如庚申、戊寅、甲寅、丙寅这一命造,一行金水运,就发科成了进士。或者生在甲午日,庚午时,这人必定荣华贵显。但是要好运相催促,不宜制伏庚金和丁火。或者地支三合金局,透出多个庚辛金,这又不吉了,称为“木被金伤”;如果丙丁火克破金,一定主残疾。或者地支三合火局,耗泄太多,必主愚蠢而懦弱,并且常有令人忧愁叹息的灾病缠身,终究有暗疾。地支三合木局,以得到庚金为贵,无庚金必定凶险,不是成为僧人或道士,就是男性主鳏与孤,女性主寡与独。地支三合水局,戊土透干就荣贵;如果没有戊土制伏,不但贫贱,而且死后连棺木都没有。所以书中说“甲木如果无根,全靠申子辰合成水局,干头有正偏财和七杀透出,主平步登上青云”。凡属春季三个月的甲木,用庚金的,以土为妻室,以金为子女,用丁火的,以木为妻室,以火为子女。总之,正月和二月的甲木,有庚戌的为上等命局;如果有丁火透出,是大富大贵的命。

二月的甲木:原文:二月甲木,庚金得所,名“羊刃驾杀”,可云小贵,异途显达,或主武职,但要财资之。柱中逢财,英雄独压万人;若见癸水,困了财杀,主为光棍;重刃必定遭凶。性情凶暴。原文:书曰:“木旺宜火之光辉,秋闱可试。木向春生,处世安然有寿。日主无依,却喜运行财地”。原文:或柱中全无一水,戊己透干,支成土局,又作“弃命从财”,因人而致富贵,妻子有能。

今译:二月的甲木,庚金得位,称为“羊刃驾杀”,可以断为小贵,通过科考之外的途径而荣显发达,或者担任武职,但要有财相生才行。柱中遇到正偏财,主英雄独自压过成千上万人;若遇见癸水,困住了财和杀,主成为光棍。重叠遇到羊刃必定遭遇凶祸,并且性情凶暴。书中说:“木旺,宜于化为火的光辉,在秋闱考试中可以一试身手,木在春季出生,处世安然而长寿。日主无依傍,却喜欢行财地的运”。

三月的甲木:原文:三月甲木,木气相竭。先取庚金,次用壬水。庚壬两透,一榜堪图。但要运用相生,风水阴德,方许富贵。原文:或见一二庚金,独取壬水。壬透,清秀之人,才学必富。原文:或天干透出二丙,庚藏支下,此钝斧无钢,富贵难求。若有壬癸破火,堪作秀才。或见戊己,及比劫多者,名为“杂气夺财”,此人劳碌到老,无驭内之权。女命合此,女掌男权,贤能内助,若比劫重见,淫恶不堪。或支成金局,方可用丁,不然,三月无用丁之法。惟有先庚后壬取用。书曰:“甲乙生寅卯,庚辛干上逢,离南推富贵,坎地却为凶”。

今译:三月的甲木,木气即将枯竭,首先取庚金,其次用壬水。如果庚金和壬水一并透出,可以图谋一榜的功名;但要行运和用神相生,坟宅风水好,并且积有阴德,这样才能许为富贵。或者出现一两个庚金,只取壬水,壬水透出,为清秀之人,才学必定丰富。或者天干透出两个丙火,庚金藏在地支下面,这是钝斧没有钢,主富贵难求。如果有壬癸水克火,可以成为秀才。或者四柱中全无一点水,而戊己土透干,地支三合土局,又作“弃命从财”格,主因别人而致富贵,妻子有能力。或者出现戊己土,及比肩和劫财多,称为“杂气夺财”,主这人劳碌到老年,没有驾驭内人的权柄。女命这样,主掌握男人的权力,是贤内助;如果比肩劫财重重出现,主引淫荡丑恶不堪。或者地支三合金局,才可以用丁火,否则,三月没有用丁火的方法,只有先取用庚金,后取用壬水。书上说“甲乙生于寅卯月,天干遇到庚辛金,行离地南方的运准能富贵,行坎地北方的运则凶”。

二、三夏甲木总论:

四月的甲木:原文:四月甲木退气,丙火司权,先癸后丁。庚金太多,甲反受病。若得壬水,方配得中和,此人性好清高,假装富贵。即荫袭显达,终日好作祸乱,善辨巧谈,喜做诗文。此理最验。如一庚二丙,稍有富贵。金多火多,又为下格。或癸丁与庚齐透天干,此命可言科甲,即风水浅薄,亦有选拔之才。癸水不出,虽有庚金丁火,不过富中取贵,异途官职而已。壬透可云一富,若全无点水,又无庚金丁火,一派丙戊,此无用之人也。

今译:四月的甲木退气,丙火掌权,须先用癸水,后用丁火。庚金太多,甲木受克而致病,只有得到壬水,才配得出中和的命局。这人生性好清高,假装富贵;即使靠祖上的福荫承袭了爵位而荣显发达,还是终日好作祸作乱;善于辩驳,巧于言谈,喜欢写诗作文。这个道理最灵验。如果一个庚金而两个丙火,稍有富贵;而金多火多,却又为下格了。或者癸水、丁火与庚金一并透出天干,这样的命局可以谈科甲,即使坟宅风水浅薄,也有被选拔的才能。癸水不出现,即使有庚金和丁火,也不过富中取贵,通过科考外的途径谋得官职罢了。壬水透出,可以断一个“富”字,倘若命局中全无一点水,又无庚金和丁火,而是一派丙火戊土,就是无用的人了。

五六月的甲木:原文:五六月甲木,木性虚焦,一理共推,五月先癸后丁,庚金次之。六月三伏生寒,丁火退气。先丁后庚,无癸亦可。或五月乏癸,用丁亦可,要运行北地为佳。总之五六月用丁火,虽运行北地,不至于死,却不利运行火地,号曰“木化成灰”,必死。行西程又不吉,号曰“伤官遇杀”,不测灾来,惟东方则吉,北方次之。此五六月用丁之说也。凡用神太多,不宜克制,须泄之为妙。原文:五六月甲木,木盛先庚,庚盛先丁。五月癸庚两透,为上上之格。六月庚丁两透,亦为上上之格。用神既透,木火通明,自然大富大贵。或丁火太多,癸水亦多,反作平人。若柱中多金,名曰“杀重身轻,先富后贫”,运不相扶,非贫即夭。或庚多,有一二丙丁制伏,又有壬癸水透干,泄金之气,此又为先贫后富。原文:或满柱丙火,又加丁火,不见官杀,谓之“伤官伤尽最为奇”,反成清贵,定主才学过人,科甲有望,但岁运不宜见水。若柱中有壬水,运又逢水,必贫夭死。但凡木火伤官者,聪明智巧,却是人同心异,多见多疑,虽不生事害人,每抱忌妒之想,女命一理同推。或四柱多土,干上有乙木,切勿作弃命从才。时月两透己土,名“二土争合”,男主风流,女主淫贱。见二甲则不争矣,亦属平庸之辈。或四柱有辰,干见二己二甲,此人名利双全,大富大贵。若在六月,见辰支,名为“逢时化合格”,以癸水为妻,丁火为子。若二己一甲争合。取支中比劫为用。以甲为用者,壬癸为妻,甲乙为子。其余用庚者,土妻金子;用丁者,木妻火子。女命以妻作夫,用作子。十干皆同。或是己土,不见戊土,乃为假从,其人一生缩首,反畏妻子。若无印绶,一生贫苦。六月尤可,五月决不可。

今译:五六月的甲木,木性虚弱而枯燥,按同一个道理推论,五月先用癸水,后用丁火,庚金在其次;六月的三伏天产生寒气,丁火已经退气,先用丁火,后用庚金,没有癸水也可以。或者五月缺癸水,用丁火也可以。以行北方运为好。总之,五六月用丁火,即使行北方水地运也不至于死;却不利于行南方火地运,称为“木化成灰”,必死无疑。行西方金地的运也不吉,称为“伤官遇到七杀”,主有不测的灾祸到来。只有行东方木运吉祥,行北方水运次一等。这是五六月用丁火的原因。凡用神太多的命局,不宜克制用神,而以消泄为妙。五月六月的甲木,木盛就先用庚金,庚金盛就先用丁火。五月癸水和庚金都透出,是上上等的格局;六月庚金和丁火一并透出,也是上上等的格局。用神既透干,就木火通明,自然大富大贵;或者丁火太多癸水也多,反而是平常人。倘若四柱中多金,称为“杀重身轻”主先富后贫;如果行运又不相扶持,不是贫寒就是夭折;或者庚金多,有一两个丙丁火制伏,又有壬癸水透干,泄金的旺气,这又主先贫后富。或者四柱都是丙火,又加丁火而不见官杀,叫做“伤官伤尽最为奇”,反成清贵的格局,必定主才学过人,科甲大有希望。但岁运不宜遇到水,如果柱中有壬水,行动又遇到水,必定贫寒夭折而死。只要属于木火伤官的格局,一定聪明机巧,只是人相同而心不同,多察多见又多疑。虽然不生事害人,但是往往怀有忌妒的心思。女性的命也依照这一道理推论。或者四柱中多土,天干上有乙木,千万不要作弃命从财格来看。时柱和月柱两处透出己土,称为“二土争合”,在男性主风流,在女性主淫贱;出现两个甲就不争了,但也属于平庸之辈。或者四柱中有辰,天干出现两个己两个甲,主这人名利双全,大富大贵。倘若在六月出现地支辰,称为“逢时化合格”,以癸水为妻室,丁火为子女。如果两个己和一个甲相争合,取地支中的比肩和劫财为用神。以甲为用神的,以壬癸为妻室,以甲乙为子女。其余用庚金的,土为妻室,金为子女;用丁火的,木为妻室,火为子女。女命以男命作妻星的六亲为夫星,以用神为子女星。十天干都是同样。或者只见己土,不见戊土,属于假从的格局,主这人一生都缩头做人,反而畏惧妻室和子女;如果没有印绶,主一生贫苦,六月还可以,五月决不可以。

三、三秋甲木总论:

原文:三秋甲木,木性枯槁,金土乘旺,先丁后庚,丁庚两全,将甲造为画戟。七月甲堪为戟,非丁火不能造庚,非庚不能造甲,丁庚两透,科甲定然。庚禄居申,杀印相生,运行金水,身伴明君。或庚透无丁,一富而已,主为人操心太重,不能坐享。亦主青衿小富。或庚多无丁,残疾之人;若为僧道,灾厄可免。或四柱庚旺,支内水多,不作“弃命从杀”。见土多可作从财而看。庚多无癸,而壬水多,戊己亦多,此则专用一点丁火,方可制金以养群土,此命大富。丁藏,富小,不显。丁露,定作富豪。得二丁,不坐死绝,必然富贵双全,即风水不及,亦可富中取贵,纳粟奏名。或癸叠叠制伏丁火,虽满腹文章,终难显达。得运行火土,破癸,略可假就功名,岁运皆背,刀笔之徒。支成水局,戊己透干,制去癸水,存其丁火,又可云科甲,但此等命,主为人心奸巧诈,好讼争非,因贪致祸。奸险之徒,决非安份之人也。

今译:秋季三个月的甲木,木性已经枯槁。金和土当旺,必须先用丁火,后用庚金。如果丁火和庚金两者俱全,会将甲木打造成画戟。七月的甲木足以为戟,但是非丁火不能打造庚金,非庚金不能打造甲木,中人丁火和庚金都透出天干,发科甲就确定不移。庚禄居申,七杀与印绶相生,运行金水之地,主伴随明达的君主做事。或者有庚金透出而无丁火,只是一个富人罢了,并且主为人操心太重,不能坐享财富;也主秀才和小富。或者庚多而无丁,主残疾或重病的人;如果是僧人道士,灾厄可以避免。或者四柱中庚金旺,地支内水多,不作“弃命从杀”格看;出现的土多,可以作从财格来看。庚金多,无癸而壬多,戊己土也多,这样的命局,只有专用一点丁火,才能制伏金而培养众多的土,主大富。丁火伏藏在地支中,富小不显达;丁火透干,注定成为富豪。得两个丁火而又不坐在死绝之地,必然富贵双全,即使坟宅风水不够好,也可以从富裕中取荣贵,通过缴纳粮米而得到官职。或者癸水重重,来制伏丁火,虽有满腹文章,终究难以荣显发达。得行火土运克去癸水,约略可以得到功名;如果岁运都背,只能做个刀笔小吏。地支会成水局,戊己土透干,制去癸水,保存其中的丁火,又可以断为科甲得名。但这样的命局,主为人心奸巧诈,好争论是非,因贪婪而导致灾祸。这是奸险之徒,决不是安分守己的人。

七月的甲木:原文:七月甲木,丁火为尊,庚金次之,庚金不可少。火隔水不能熔金,故丁火熔金,必赖甲木引助,方成洪炉。若有癸水阻隔,便灭丁火,壬水无碍,且能合丁,但须见戊土,方可制水存火。

今译:七月的甲木,以丁火为尊长,而庚金次一等。庚金不可缺少,而火隔着水,不能熔铸金,所以丁火要熔铸金,必须依赖甲木的引助,才能成就洪炉。如果有癸水阻隔,就会熄灭丁火;壬水则无妨碍,而且能合丁,只是必须遇到戊土,才能制伏水而保存火。

八月的甲木:原文:八月甲木,木囚金旺。丁火为先,次用丙火,庚金再次。一丁一庚,科甲定显。癸水一透,科甲不全。丙庚两透,富大贵小。丙丁全无,僧道之命。丙透无癸,富贵双全。有癸制丙,寻常之人。或支成火局,可许假贵,戊己一透,可作富翁。或支成金局,干露庚金,为木被金伤,必主残疾,得丙丁破金,亦主老来暗疾。或支成木局,干透比劫,反取庚金为先,次用丁火。

今译:八月的甲木,木囚金旺,以丁火为先,其次用丙火,庚金为再次。一个丁,一个庚,科甲一定荣显;癸水透干,科甲就不全了。丙火和庚金都透干,富大而贵小,丙和丁都没有,僧人道士的命。丙火透出而无癸水,富贵双全,有癸水制伏丙火,寻常人;地支会成火局,可以许为假贵;戊己一经透干,可以成为富翁。或者地支会成金局,干头露出庚金,使木被金伤,必主残疾,即使有丙丁火克制金,也主老年有暗疾。或者地支会成木局,天干透出比肩劫财,反而以用庚金为先,其次是用丁火。

九月的甲木:原文:九月甲木,木星凋零,独爱丁火,壬癸滋扶,丁壬癸透,戊己亦透,此命配得中和,可许一榜。庚金得所,科甲定然。或见一二比肩,无庚金制之,平常人也。倘运不得用,贫无立锥。一命,甲辰、甲戌、甲辰、甲戌、身伴明君,富贵寿考,此为“天元一气”,又名“一才一用”。遇比用财,专取季土。或见庚丙甲,可许入泮,白手成家。用火者,木妻火子,子肖妻贤。或四柱木多,用丙用丁,皆不足异,专用庚金为妙。凡四季甲木,总不外乎庚金。譬如木为犁,能疏季土,非庚金为犁嘴,安能疏土?虽用丙丁,癸庚决不可少也。九月却不取土妻庚子,凡甲木,多见戊己,定作弃命从财而看;从财格,取火妻土子。或见一派丙丁伤金,不过假道斯文,有壬癸破了丙丁,技艺之流。无壬癸破火,支又成火局,乃为枯朽之木,有庚亦何能为力,定作孤贫下贱之辈,男女一理。或有假伤官,得地逢生,此正合“甲乙秋生贵玄武”之说,用水制伤官者,以金为妻,水为子。或丁戊俱多,总不见水,又为伤官生财格,亦可云富贵,此格取火为妻,土为子。凡甲多庚透,大贵。庚藏,小贵。若柱中多庚,则又以丁为奇,富贵人也。如庚申年、丙戌月、甲申日、壬申时,此主功名显达,有文学。若无庚丙年月,又无火星出干,虽曰好学,终困名场。九月甲木,专用丁癸,见戊透必贵。如戊戌、壬戌、甲子、甲申,支成水局,干有壬水,正合“贵元武”之说。配得中和,一榜之命,家计丰足。但庚丁未透干,不能馆选。甲乙比肩,又逢比劫运,主兄弟劫财争讼,刑妻损子。甲乙生正二月,无制无泄,主长发师姑。

译:九月的甲木,木性已经凋零,偏爱丁火的温暖,壬癸水的滋润和扶助。丁壬癸透干,戊己土也透干,这一命局的配合达到中和,可以许为一榜题名,只要庚金所得,发科甲就是一定的。或者出现一两个比肩,而没有庚金制伏它们,为平常人;如果行运也没有用,将贫困而无立锥之地。有一个命,为甲辰、甲戌、甲辰、甲戌,主伴随君王,富贵长寿。这叫做“天元一气,又称“一财一用”,遇比肩而用财,专门用四季的土,或者遇到庚金丙火甲木,可以许为秀才,白手成家。用火的,木为妻室,火为子女,子女肖而妻室贤。或者四柱木多,用丙用丁都不值得奇怪,但以专用庚金为妙,四季甲木,总不外乎用庚金,譬如以木为犁,能疏四季的土,不以庚为犁嘴怎么能行?虽然在用丙丁,癸和庚却绝对不可缺少的。九月却不取土为妻室,金为子女,而应当取水为妻室,木为子女。凡甲木遇到多个戊己,一定要做“弃命从财”格来看,而从财格,取火为妻室,土火子女。或者出现一派丙丁火来伤金,不过借读书这条路罢了,有壬癸水克破丙丁火,不过是技艺之流,无壬癸水克破火,地支又会成火局,属于枯朽之木,有庚又能发挥作用?一定成为孤贫下贱之辈,男命与女命是一个道理。或者有假伤官,得地而逢生,这正合“甲乙秋生贵玄武”的说法。用水制伏伤官,以金为妻,水为子。或者丁和戊都多,总是不见水,又为伤官生财的格局,也可以说富贵,这种格局以火为妻室,以土为子女。凡甲多而庚透干的命局,主大贵;庚藏于地支,主小贵。如果四柱中多庚,则又以丁为奇异,主成为富贵的人。例如:庚申、丙戌、甲申、壬申,主功名显赫发达,有文才和学问。如果没有庚金和丙火在年月二柱,又无火星透干,那么即使好学,也终究要困在科场。九月的甲木,专用丁癸,见戊透干,必定尊贵。如戊戌壬戌 甲子 甲申 这一命造,地支会成水局,天干有壬水,正合“贵玄武”的说法。配置达到中和,是一榜得中的命,并且家庭生计丰足,但庚金和丁火没有透干,所以不能进入翰林院。甲乙比肩,又遇到比肩劫财运,主兄弟之间因财物而争讼,刑伤妻室,损丧子女。甲乙木生于正月和二月,无制伏也无泄散,主出家做女道士。

四、三冬甲木总论:

十月份的甲木:原文:十月甲木,庚丁为要,丙火次之。忌壬水泛身,须戊土制之。若庚丁两透,又加戊出干,名曰“去浊留清”,富贵之极,即乏丁火,亦稍有富贵。或甲多制戊,庚金无根,平常人也。庚戊若透,虽出比劫,必定富而寿。或多比劫,只一庚透干,坐禄逢生,乃为舍丁从庚,略富贵。或支见申亥,戊己得所,以救庚丁,可许科甲。若单己透,其力弱小,不过贡监而已。用庚,土妻金子。用丁,木妻火子。

今译:十月的甲木,以庚金和丁火为重,丙火次之,忌壬水泛起甲木日元,必须用戊土来制伏。如果庚金和丁火都透干,再加上戊土出现在干上,称为“去除混浊,保留清纯”,主富贵到极点,即使没有丁火,也稍有富贵。或者甲木多而克制戊土,使庚金无根,则是平常人。庚金和戊土如果透出,即使出现比肩劫财,也一定富有而长寿。或者多比肩劫财,只有一个庚金透干,坐禄逢生,这是舍丁火而从庚金,主略得富贵。或者地支出现申和亥,戊己土得地,来救庚金和丁火,可以许为科甲。如果只是单个的己土透干,其力量弱小,不过做个贡监罢了。用庚,以土为妻室,以金为子女;用丁,以木为妻室,以火为子女。

十一月份的甲木:原文:十一月甲木,木性生寒,丁先庚后,丙火佐之。癸水司权,为火金之病。庚丁两透,支见巳寅,科甲有准,风水不及,选拔有之。若癸透伤丁。无戊己辅救,残疾之人。或壬水重出,丁火全无者,庸人也,得丙方妙。或支成水局,加以壬透,名为“水泛木浮”,死无棺木。总之十一月甲木,为寒枝,不比春木清茂,专取庚丁。透壬无丙,不过刀笔异途,武职有验。用庚,土妻金子。用火,木妻火子。

今译:十一月份的甲木,木性产生寒气,以用丁火为先,以用庚金为后,以丙火辅助癸水,癸水掌权是火和金的病。庚金和丁火透出,地支出现巳和寅,发科甲确定无疑,即使坟宅风水不够好,也可以被选拔。如果癸水透出克伤丁火,又无戊己土来辅助救援,则是残疾人。或者壬水重叠出现,而丁火完全没有,主庸人,得到丙才妙。或者地支会成水局,加上壬水透出,称为“水泛木浮”死无棺木。用庚,土为妻室,金为子女;用火,木为妻室,火为子女。

十二月份的甲木:原文:十二月甲木,天气寒冻,木性极寒,无生发之象,先用庚劈甲,方引丁火,始得木火有通明之象,故丁次之。庚丁两透,科甲恩封。庚透丁藏,小贵。丁透庚藏,小富贵。无庚者,贫贱。无丁者,寒儒。或有丁透重重,亦是富贵中人,但须比肩,能发丁之焰,自有德业才能。如无比肩,寻常之士,稍有衣食而已。或支多见水,即有比肩,亦属平常。总之腊月甲木,虽有庚金,丁不可少。乏庚略可,乏丁无用。经云:“甲木无根,男女夭寿”。

今译:十二月的甲木,天气寒冷冰冻,木性极寒,没有生发的可能。先用庚金劈解甲木,再用丁火引化,得到木火有通明的气象,所以丁火次于庚金。庚金丁火两者透出,主因科甲而受恩卦官;庚金透出而丁火伏藏,主小贵,丁火透出而庚金伏藏,主小富贵;无庚金的,一生贫贱;无丁火的,一介寒儒。或者有丁火重重透出,也是富贵中人,但必须有比肩生发丁火的势焰,这样自然有道,德业和才能;如果没有比肩,则是寻常的士人。只是略有衣食罢了。或者地支出现水,即使有比肩,也只是平常人。总之,腊月的甲木,虽然有庚金,但丁火不可缺少,缺庚金大致还可以,缺丁火就没有用神了。经上说“甲木无根,男女都短命”。

乙木



图片

一、三春乙木总论:

三春乙木,为芝兰蒿草之物,丙癸不可离也,春乙见丙,卉木向阳,万象回春,须癸滋养根基。丙癸齐透天干,无化合制克,自然登科及第,故书云:“乙木根荄种得深,只须阳地不宜阴,漂浮只怕多逢水,克制何须苦用金”。

正月乙木,必须用丙,因天气犹有余寒,非丙不暖,虽有癸水,恐凝寒气,故以丙火为先,癸水次之。丙癸两透,科甲定然,或有丙无癸,门户阐扬。或丙多乏癸,名曰“春旱”,独阳不长,浊富之人。或丙少癸多,又为困丙,终为寒士。或癸己多见,为湿土之木,皆下格。用丙者,木妻火子;用癸水见火多者,金妻水子。

二月乙木,阳气渐升,木不寒矣,以丙为君,癸为臣,丙癸两透,不透庚金,大富大贵。或天干透庚,支下无辰,不能化金,得癸透养木亦为贵,若见水库,则为假化,平常人也。二月乙木,专用丙癸,或支成木局,有癸透,乃作贵命,更得丙泄木气,上上之命,但须透癸。或水多困丙,多戊化癸,皆下格。用丙者,木妻、火子。用癸者,金妻、水子。亥卯未逢于甲乙,富贵无疑。木全寅卯辰方,功名有准。活木忌埋根之铁,支下有庚辛,戕贼其根,木则朽矣。

三月乙木,阳气愈炽,先癸后丙。癸丙两透,不见己庚,玉堂之客。见己庚者,平常之人。或一乙逢庚,不见己者,亦主小富贵,但不显达。或多水见己,只恐高财不第。见戊堪发异途。或庚己混杂,丙癸全,则为下格。或见水局,丙戊高透,亦主科甲。或柱中全无丙戊,支合水局,此离乡之命。或见一派癸水,又有辛金,则作旺看。得一戊己制癸,亦可云小富贵。若一派壬癸水,不但贫贱,而且夭折。有一戊己,方云有寿,但终为技术之人。又或庚辰时月,名二庚争合,乃贫贱之辈。如年见丁破庚,可云从化,亦不失武职之权。用癸者,金妻水子。癸多用丙者,木妻火子。

二、三夏乙木总论:

三夏乙木,木性枯焦。四月专尚癸水。五六月先丙后癸,夏至前仍用癸水。先得丙透,支下又有丙火,名曰“木秀火明”。得一癸透,科甲中人。或透二丙一癸,可许采芹。或一派癸水,有丁无丙,平常之人。或一癸透干,异途显宦,难由科甲。癸居子辰,异路小职。或丙藏支下,癸透年干,己出月上,虽非科甲,异路功名。又或重重癸水,或支藏癸水,由行伍出身得功名。

四月乙木,自有丙火,专取癸水为尊。四月乙木专用癸水,丙火酌用,虽以庚辛佐癸,须辛透为清。癸透、庚辛又透,科甲定然,独一点癸水、无金,是水无根,虽出天干,不过秀财小富,须要大运相扶。或土多困癸,贫贱之人。丙戊太多,支成火局,瞽目之流。用癸者,金妻水子。乙逢双女木伤残,若见辛金寿必难,不得丙丁来制伏,当知安乐不久长。

五月乙木,丁火司权,禾稼俱旱。上半月属阳,仍用癸水。下半月属阴,三伏生寒,丙癸齐用。柱多金水,丙火为先,余皆用癸水为先。乙木重逢火位,名为“气散之文”,支成火局,泄乙精神,须用癸滋。癸透有根,富贵双全。或庚辛年上,癸透时干,定许科甲,无癸者,常人。若见丙透,支成火局,阳焦木性,此人残疾,无癸必夭,见壬可解。或火土太多,其人愚贱,或为僧道门下闲人。

六月乙木,木性且寒,柱多金水,丙火为尊。支成水局,乙得无伤。癸水透干,大富大贵。无癸定作常人,运不行北,困苦一生。凡五六月乙木,气退枯焦,用癸水切忌戊己杂乱,则为下格。或甲木高透,制伏土神,名为“去浊留清”,可许俊秀。土多乏甲,秀气脱空,庸人而已。或丙癸两透,加以甲透制戊,选拔定然。若不见丙癸,只有丁火,亦属常人,有壬可充衣食。或柱中无水,又无比劫出干,乃为“弃命从财”,富大贵小,能招贤德之妻。从财格以火为妻,土为子。或一派戊土出干,不见比肩,名为财多身弱,终为富屋贫人。或丙辛化水,嫖赌破家,终非承受之儿。或一派乙木,不见丙癸,名为“乱臣无主”,劳碌奔波,又加支多辛金,僧道之辈。或一派甲木,无癸无丙,又无庚金,此人一生虚浮,总不诚实。有庚制甲,乃有谋之人,但嗜酒贪花,多欲败德,不修品行,男女一理。总之夏月之乙木,专用癸水,丙火酌用,庚辛次之。

三、三秋乙木总论:

三秋乙木,金神司令,先丙后癸,惟九月专用癸水,恐丙暖戊土为病也。

七月乙木,庚金秉令,庚虽输情于乙妹,怎奈干乙难合支金。柱见庚多,乙难受载。或丙透干,又加己出埋金,此格可云科甲。有己透,加丙,亦是上命。七月喜己土为用,或不见丙癸。己土必不可少,此则以火为妻,土为子。或癸透,丙藏,庚少,此不用己,可许贡拔。无丙有癸透者,不失刀笔门户。有支下庚多,癸又藏者,无丙己二神,平常人物。或生辰时,此为从化,反主富贵。凡化合格,皆以所生之神为用。化金者,戊为用神,特忌丙丁煆炼破格。从化者以火为妻,土为子。其余以金为妻。妻必贤美。以水为子,子必克肖,但忌刑冲。凡命皆然,不特此也。秋乙逢金,非贫即夭。秋生乙木忌根枯,根既枯槁,贫苦到老。

八月乙木,芝兰禾稼均退。以丹桂为乙木。在白露之后,桂蕊未开,专用癸水以滋桂萼。若秋分后,桂花已开,却喜向阳,又宜用丙,癸水次之,丙癸两透,科甲名臣。或支成金局,宜暗藏丁,无丁制金,恐木被金伤。若无水火,此人劳碌。或得癸水,为子得母,其人一生丰盈。或丙癸两透,戊土杂出,亦主异路功名。生秋分后,有丙无癸,亦略富贵。若有癸无丙,名利虚花。若四柱不见丙癸,下格。或癸在年(月)干,丙透时干,名为“木火文星”,定主上达。生于秋分后方佳。或生上半月,无癸,姑用壬水,不然,枯木无用,必作贫人。又四柱多见戊己,下格。用癸者,金妻,水子。用丙者,木妻,火子。用壬者,金妻,水子。甲乙遇强金,魂归西土,青龙逢兑旺,且贫且贱。乙木生居酉,莫逢巳酉丑,富贵坎离宫,贫穷申酉守。木逢金旺巳伤,再遇金乡,岂不损寿?

九月乙木,根枯叶落,必赖癸水滋养。如见甲申时,名为“藤萝系甲”,可秋可冬。若见癸水,又遇辛金发水之源,定主科甲。或有癸无辛,常人。有辛无癸,贫贱。或四柱壬多,水难生乙,亦是寻常之辈。或支多戊土,又逢天干,作从财看,无比劫方妙,一逢比劫,富屋贫人。用癸者,金妻水子。但子女艰难,季土克制故也。

四、三冬乙木总论:

十月乙木,木不受气,而壬水司令,取丙为用,戊土次之。丙戊两透,科甲定然。有丙无戊,虽不科甲,亦入儒林。支多丙火,运入火乡,亦主显达。或水多无戊,乙性漂浮,流荡之徒。若不见丙巳,妻子难全,或一点壬水,即多见戊土,亦为不妙,得甲制戊,可许能干,但为人好生祸乱,构讼生非,男女一理。支成木局,时值小阳,此又如春木同旺,若有癸出,须取戊为尊,加以丙透,科甲之人。若无丙戊二字,自成自败,终非承受之辈。

十一月乙木,花木寒冻,一阳来复,喜用丙火解冻,则花木有向阳之意,不宜用癸以冻花木,故专用丙火。有一二点丙火出干,无癸制者,可许科甲。即丙藏支内,亦有选拔恩封,得此不贵,必因风水薄。或壬癸出干,有戊制,可作能人;即丙在支内,亦是俊秀。若壬透无戊,贫贱之人。支成水局,干透壬癸,丙丁全无,虽有戊制,贫乏到老,运至南方,稍有衣食。丁火有亦如无,丁乃灯烛之火,岂能解严寒之冻?设无丙丁,戊土多见,金水奔流,下贱。或有戊己无火,亦属常人,但不至下贱。或一派丁火,大奸大诈之徒。如无甲引丁,孤鳏到老。丁火见甲,必主麟趾振振,芝兰绕膝。或成水局,壬癸两透,则木浮矣,不特贫贱,而且夭折,得一戊救方可。冬月乙木,虽取戊制水,不可作用,专取丙火则可。用火者,木妻,火子。用土者,火妻、土子。乙木生于冬至之后,坐下木局,得丙透干者,富贵之造。即丁出干,亦有衣禄,须忌癸制丁。乙木生于冬月,己土透干,又有丙透,大富贵之造。

十二月乙木,木寒宜丙,有寒谷回春之象,得一丙透,无癸出破格,不特科甲,定主名臣显宦。丙火藏支,食饩而已。干支无丙,一介寒儒。或四柱多己,不逢比劫,乃为从财,富比王侯,若见比劫,贫无立锥。虽或一派戊己,见甲颇有衣禄。专以丙火为用,方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