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静自芬芳 / 我的原创散文 / 明亮透彻的木鱼镇

0 0

   

明亮透彻的木鱼镇

原创
2019-03-24  心静自芬芳
刘春红


  美丽的木鱼镇是神农架的眼睛,她明亮透澈,如一潭深情的秋水,总是含情脉脉地望着每一位慕名而来的游客。大山是她眸中灵动的顾盼,溪水是她眼底流动的柔波。
  香溪河是木鱼镇活力的源泉,曲线优美,如凹凸有致的玲珑少女,她不停地流淌,依着木鱼镇的地势或紧或慢、或勇或柔地前行。木鱼镇的街道虽婉转,却只有一条主干道,依着香溪河在山脚下而兴建。街道的两边除了酒店就是商店,作为神农架旅游黄金线上的重要节点和游客集散地,木鱼镇似乎很繁忙。而一来到这里的游人却悠闲自得,在街上随意闲逛。这里的建筑大多不高,与沿海大都市比起来少了宏伟的气势,却添了淳朴与自然的味道。就像这里的风,不急不徐是那种清新的凉快,而不是狂野猛烈。应该叫清风吧,清新中透着淡淡的雅,如云雾一样轻盈。
  雨是木鱼镇的常客,淅淅沥沥,缠缠绵绵,让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恬静。在雨中漫步,清凉沁心,周身说不出的轻松,思绪竟有些飘飘然了。山腰上有人家,有茶园,有满眼的翠绿。那一片绿意总在云雾的遮遮掩掩中时隐时现,这样的环境下种的茶必是最自然清新的。忍不住走过小桥,顺着山石砌成的阶梯向上攀爬。那抹葱绿明明就在眼前,却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路边除了不知名的野花,还有些玉米。这就是山里人与内里种地的不同,但凡只有一点空隙,他们也会让这点巴掌大的地方长上庄嫁。而在我号称鱼米之乡的家乡,有的地方却常见芳草茂盛,该有庄稼的土地上荒芜着。记得有人说,只有种了庄稼的土地才不生杂草,土地尚且如此,而我们的内心呢?只有装满丰富多彩的人生,才不会荒芜吧。而我们行走与回归的旅途,不正是丰富的阅历积累么。
  我们来的并不是采茶时间。茶园主人已把茶树修整,虽然也是一片绿意,但这是茶树恢复身心,修身养性的季节。望着这些修剪整齐的茶树,雨水从枝桠间一滴一滴的落下,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僧人敲木鱼的节奏。那是闭着眼,一手数着佛珠,一手敲着木鱼的无虑时光,仿佛世界万物都不存在,红尘俗世皆都抛开。法云法师说:“禅,如同生活里的阳光,于一笑一颦间照亮了每个人的心。禅,诠释着人间的爱、恨、情、愁,并用一颗博爱的心让人间变得更加幸福和谐,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真正理解生命的意义。”而此时我的心真的已放空,回望来时的路,竟隐没在曲折中,只有山脚下的木鱼镇透着光亮,清晰而生动。这里的人间烟火隐形于两山之间,分不清是炊烟还是云烟,抑或两者兼而有之?茶园主人是个中年女子,很和善亲切。知道我们是来旅游的,她说现在不是采茶时间,家里没什么事,男主人就到山下的餐厅里帮厨去了。她守在这山腰,很少出门,倒不是没时间,是已经习惯了这清静简单的日子。我问她想没有想过去大城市看看,她羞涩一笑说,也想过,最后又不想去了,你看这么多人涌向木鱼镇,自然这里是最好的。
  木鱼镇的夜晚异常宁静,房间对面就是山,从窗外望去,正在山腰处。云雾袅袅,在山间流动,这雾不停变幻着身形,仿佛淘气的小孩,做着鬼脸,表情异常丰富。山上时不时传来几声鸟鸣,鸣声清脆,因刚下了一场雨,空气清新得令人沉醉。天渐渐暗下来,我坐在窗台边的沙发上,品着茶园主人送的一小袋绿茶,清香怡人,回味甘甜。时间仿佛静止,只有木鱼声敲打着我的内心,心如明镜,意如止水,自然安详。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