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人生书苑 / 访幽览胜 / 游记:探幽揽胜赴林芝

分享

   

游记:探幽揽胜赴林芝

2019-04-18  淡泊人生...

文/老迟到

林芝位于西藏自治区东南部,现为地级市,古称工布,“林芝”为藏文“尼池”“娘池”音译而来,藏语意为“娘氏家庭的宝座或太阳的宝座”,被誉为西藏的江南,有世界上最深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那天一早从拉萨启程,林拉高速尚未通车,行驶在川藏线上。这条1958年正式通车318国道,逶迤在西藏高原的崇山峻岭之间,是成都与拉萨通行的第一条公路,也是世界上地势最高、路况最险的公路,被《中国国家地理》誉为“中国的景观大道”。

米拉山口

漆黑一团的早晨,不知行了多远,也不知爬了多少坡,到了米拉山口,天已大亮,停车小憩。

米拉山意为“神人山”,因其高大雄奇而成为此地藏民心目中的神山,是雅鲁藏布江谷地东西两侧地貌、植被和气候的重要界山,既是拉萨河与尼洋河两个水系的分水岭,也是林芝地区海洋性气候与拉萨地区内陆性气候的自然分界线,具有显著的地理分界意义,山西部气候寒冷干燥,山东部则温暖潮湿植被茂盛。山项的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正好处在拉萨市墨竹工卡县与林芝市工布江达县的分界线上,是拉萨到林芝的必经之地。

山口风大,即便盛夏也劲吹不止,祭山的五彩经幡在飘扬摇曳,大地与苍穹间,似有神灵佑护虔诚的人们。向山下望去,公路曲折蜿蜒,如同系着的黑丝带,弯弯曲曲,飘逸而下,见不到尽头。

站在大山之颠,与奇峰怪石对望,蓝天白云近在咫尺,吹着高原的风,摸着头上的云,感到自己那么渺小,巍巍高山方显伟岸,崇山峻岭彰显胸怀,无怪自古就有山盟之说。而此时,我仿佛懂得了藏民崇敬大山的情怀,对西藏多神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尼洋河

翻过米拉山口,顺山而下的路更加曲折,弯来弯去,险象环生。山坡间,不经意间冒出来的水,流细小,如线似绳,不约而同就集合在了一起。想必这是源头吧,阡陌纵横般,很是奇妙。我原以为只有在江南才可见到“山高水长”的意境,不想在这雪域高原也能亲眼所见,更庆幸看到了万涓成水汇流成河的瑰丽。

这河叫尼洋河,又称“娘曲”,藏语意为“神女的眼泪”,全长307公里,是雅鲁藏布江五大支流之一,最终在林芝附近汇入雅鲁藏布江。

从高山到谷底,植被景观由草甸到森林,树一棵两棵,星星点点,开始时的稀稀疏疏,再到茂密一片,极富层次感。下了山,去林芝方向的公路就沿尼洋河修建而成,峰回路转,景观天然。河谷两岸大树参天,郁郁葱葱,碧草浓绿,繁花似锦,散发着诱人的芬芳。路在河边,河在路下,水流湍急,由细至宽,由清澈单纯到浑厚凝重,尼洋河变幻着层次和色彩,秀出无限旖旎风光。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停下来,醉一回又何妨?走到河边,捧起来,闻一闻,尝一尝,沁人心脾。细细端详,清如明眸,深处又凝如玉脂,就像把玩过的和田白玉润着光泽。山涧处,激流永进,遇到巨石则涤荡开去,溅起浪花朵朵,迅而凌空落下,归于平静;而较为平坦开阔处,水不扬波,流无声息,安静得就像一幅画。近在眼前的群峰山川高低起伏,连同低矮的灌木、参天的树,还有密密的草甸花朵,间或有塌陷裸露的山体,增添了些许沧桑诗意。远处的云雾,缭绕在山顶,迷迷茫茫,带着莫测的样子,赋予了高山无穷魅力。

“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山水是永恒的,置身其中,融于其里,乐山乐水,不失为闲情雅趣,更是一种人生追求。

卡定沟

到达卡定沟景区,正逢细雨缠绵,不急不驰。尽管如此,也没淋湿游览的热情,反而多了份“与天斗,与雨斗,其乐无穷”的坦然与豪迈,饶有兴致一路走来。

卡定沟位于西藏318国道拉萨至林芝段,海拔2980米,是典型的峡谷地貌。由于地处尼洋河畔,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这里雨水充沛,气候温湿,森林茂密,遮天蔽日,有苍松巨柏长满山崖。

走在峡谷里,没有人会想到还有雨在扰兴。放眼两侧,山高崖陡,高耸云端,险要的地势让人惊恐,连着那奇峰异石都像是要迎面涌来,凝视久了就生出山崩地裂的担忧。再看周围沟谷处,古树参天而去,藤竹遍布溪边,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野花绽放着,蒙蒙雨中弥漫着芳香。

卡定天佛瀑布最为壮观,落差近200米,由天而降,飞流直下,极具雄伟,让人联想到“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美诗篇,倘若诗人到此一游,真不知会书写出怎样优美的华章。尤为神奇的是,瀑水瞬间跌落,峭壁在水中天然形成一尊大佛,依稀可见,时隐时现,天佛瀑布因此得名。据说,林芝地区藏族同胞对佛像敬仰有加,视为保护神。倘若定神仔细打量,还能看到瀑布右上角的藏族少女图案,身着民族服饰,神态面容娇好,惟妙惟肖,叹为观止。

再转身仰望,山崖浑然天成,生出姿态万千的作品,像大佛、似女神、如观音,还有如来佛祖、喇嘛颂经、神龟叫天、神鹰献宝、酥油灯,以及藏文“六字真言”尽收眼底。导游讲解声中,让你越听越像,越看越像,不禁感叹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只有走进高山大川才能领略其中奥妙神奇。

边走边看,头脑中冒出“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这句诗,又莫名其妙想起被“诗圣”杜甫誉为“斗酒诗百篇”的李白,感觉“诗仙”其实挺可怜的。因为他尽管行走天下,但肯定没到青藏高原。你想,面对一座300百多米的小山,都无限感慨,相看两不厌,如果到了这里,定会徜徉恣肆,妙笔生花。转而又想,我们生逢盛世,恰遇新时代,交通便利迅捷,早晨还在渤海之滨,下午就到了西南边陲,闲暇之际领略祖国大好河山,又是多么幸运。

醉于清山绿水,全然不顾细雨扫兴。车停雨落,车开雨歇,晴空万里,总感觉老天爷调皮之极,像是和游客开了个玩笑。回想起来,让人忍俊不禁。

比日神山

去比日神山得经过八一镇,这是林芝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位于尼洋河畔,因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时解放军在此建设而得名。小镇不大,人口不足4万,楼房低矮有序,彰显藏族特色,街道洁净交错,清晰可数,在蓝天白云下,显得格外静寂安详。

比日神山藏语意为“猴子山”,相传为莲花生大师所赐,为西藏原始苯教所推崇,在林芝地区享有盛名。每年节日,苯教信徒络绎不绝,逆时针绕山转经。山上建有自然生态博物馆,是西藏唯一的以自然资源为主题的动植物活体标本博物馆,位列全国第二,共陈列动植物标本586种,直观展示了林芝地区千姿百态的原始生态景观。

匆匆走过唐城寺、经幡阵,古遗迹区似乎也没留下印象,可谓走马观花,倒是在广场上记忆犹新。那天烈日当空,云天近在咫尺,与五彩经幡相映有趣;远山白云叠加,厚重敦实,而层林苍翠欲滴,除了偶尔风来,松涛阵阵,再无声息。骄阳下鲜有游客,或躲于树荫下,或在车上新目养神。而我则四处走走,幻想着传说中大师们于此比试法力的情景,古老的一幕幕在脑海中上演。四周静谧极了,侧耳倾听,仿佛听到了山与林的对话,云与天的呢喃,杳无杂声,一切于不经意间像是有了灵气,迎面而来,亲切自然。

晚餐值得回味,墨脱石锅鸡,为当地特色名吃。顾名思义,锅由石头而成,料为当地牦牛和土鸡,料好味正,绝对可口,吃得有滋有味。就连馒头也棒级了,咬起来酥软中带着劲道,嚼有余香。至今想起,仍垂涎欲滴,算是西藏之行的第一次饱餐,也是最值得追忆的美食。

初见雅鲁藏布江

林芝距雅鲁藏布江与尼洋河交汇处30余公里,晚饭后十几分钟车程,到了雅鲁藏布江边。酒店临江而建,借助山势,二字摆开,与江与山融为一体。如果不是见到停放的车辆和亮起的灯光,真的不会认为这是一座号称五星级的酒店。

此时已黄昏。漫步江畔,观峡谷于云天,只见远山含黛,浓云重彩,又听江水细语浅唱,如诗如画,纵有妙手丹青,也难以绘就此刻的雄壮与阴柔之美。这时,我想起“诗佛”王维“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的名句,不知是这诗应了此景,还是此景诠释了这诗,于此地此景再恰当不过了。你看,那滔滔不绝的江水,好像流到浩瀚空阔的天地之外,而两岸重重叠叠的苍茫青山,在夜幕即将低垂中,迷迷蒙蒙,时隐时现,若有若无,多么伟丽新奇,又是多么气韵灵动。走在山水边缘,累了眼睛,醉了心灵,完全忘却了一路疲劳。

夜风渐起,折回酒店,走廊长长的,只有临江一面设有房间,内饰别具一格,落地的玻璃窗外就是雅鲁藏布江,江水涤荡,像赶脚的行者,不知疲倦地奔涌而去。想到次日专程去看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重头戏”即将上演,抑制不住内心激动。是夜,临江而眠。梦中江水滔滔,群峰入怀,还有下一个美丽邂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