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性清静 / 待分类 / 男儿血

分享

   

男儿血

2019-05-12  自性清静
十三将士归玉门

 

在中国古代,北方的游牧民族经常南下抢掠农耕民族,他们之间的战争持续了几千年。最远可以追溯到先秦的玁狁。

《诗经》里有一首古诗: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玁狁就是匈奴的前身,他们生活在陕甘一带北部,早在周朝,就南下抢掠。这首诗歌说的是,戍边的士兵一年又一年,回不了家,见不到家人,为什么?因为要防御玁狁。

汉武帝时候,卫青率军北征,张骞出使西域,局势得到缓和。西域包括今天的新疆等广大地区,汉武帝在这里设立了西域都护府。

汉武帝时代,因为匈奴被打怕了,所以此后再没有发动大的战争,这种形势一直维持到新朝。

新朝是王莽建立的短命王朝。

王莽创世纪地册封了几十个匈奴单于,每一个游牧部落的首领,都封一个单于。

王莽激怒了真正的匈奴单于。匈奴单于率兵南下,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战争又开始了。

匈奴一强大,西域各国纷纷投靠匈奴。

这时候,王莽已经自顾不暇,绿林军赤眉军如同荒原之火,烧得王莽焦头烂额,好大喜功的王莽建立的新朝,仅仅活了十五年,就夭折了。

东汉在血泊中诞生。

东汉一建立,就着手解决西域问题。

那个书生出生的班超,投笔从戎,带着仅仅三十六人的使者团,西域看到东汉来人了,又纷纷投奔东汉。

班超三十六人尽管实力弱小,但他们身后站立着强大的东汉。

东汉在西域设立了都护和戊己校尉,任命陈睦为都护,耿恭为戊校尉,关宠为己校尉。曾经中断了六十年的西域和汉朝的交通,又得到了恢复。

耿恭屯田车师后部的金满城,今天的天山北麓吉木萨尔县。关宠屯田车师前部柳中城,今天的天山南簏鄯善县。耿恭和关宠,相距五百里。

公元75年三月,不甘心的匈奴开始出兵西域,想要把东汉军队赶出去,把西域又掌握在自己手中。

西域是什么?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是牛羊满山的富饶之地。

匈奴出兵两万人,攻打车师后国,车师国王向耿恭求援。耿恭尽管贵为校尉,但手下的军队仅有几百人,全部驻扎在金满城。

耿恭派遣三百人前去救援车师国王。这三百人在救援的路上,遭遇庞大的匈奴军队,全军覆没。

三百人和两万人打野战,无险可守,无城可借,当然打不过的。

匈奴继续西进,围攻金满城。

面对两万人的匈奴大军,耿恭知道金满城危在旦夕,他让士兵们在箭镞蘸了毒药,然后对匈奴说:“我们汉朝的箭是神箭,中箭之后必出怪事。你们快点走吧。”

匈奴奔波了上千里,人累瘦了一圈,几十天都没洗脸,当然不会仅仅凭借一句话就退回去。他们发起进攻。

耿恭命令所有人拉开弓弩,乱箭齐发。

一阵箭雨射过后,匈奴停止了攻击,他们看到中箭的伤口,发烫发痒,血流不止,颜色发黑,便相信了耿恭的话,这些汉朝人真的有神箭。

那时候的匈奴还处于奴隶社会,根本就不知道可以从草木中提炼毒药。

夜晚,下起大雨,匈奴的将军们围在一起讨论神箭的问题,突然,帐外传来喊杀声,只有几百人的东汉人,居然趁着夜色和大雨向两万人的匈奴发起攻击。

匈奴自相践踏,自相残杀,天亮后,才发现死了很多人。

于是,吓破胆的匈奴退兵了。

 

匈奴回去后,就开始想,这是什么样的神箭,居然这么厉害。他们想啊想,想了四个月,终于想明白了,这世界上哪里有神箭,分明是东汉人在箭镞上捣鬼了。

想明白了的匈奴再次进攻金满城,这次来的还是两万人。

可是,耿恭已经离开了金满城,来到了疏勒城。

匈奴离开后,耿恭想到匈奴肯定还会来报复,金满城矮小破败,疏勒城城高墙厚,于是带着东汉士兵离开金满城,来到疏勒城。疏勒城,是今天的新疆奇台县。

匈奴转而攻打疏勒城,前锋部队刚刚来到疏勒城,还没有来得及扎营,耿恭就带着几百人出城厮杀。

匈奴仓皇应战,退后几里,后卫部队摆出阵型,想要和耿恭好好打一仗。可是,耿恭却不打了,回到了城里。

匈奴来到城下,一齐叫骂,想把东汉士兵骂出来。可是,东汉士兵对他们理都不理,枕着头盔,抓紧时间睡觉。

匈奴骂累了,一个个口干舌燥,就回到营中。

当天夜晚,耿恭又带着人来偷袭,匈奴惊惶万状,又是自相残杀。天亮了,他们终于组织起来准备反击,却连东汉人的一个影子也没有看到。

匈奴人向疏勒城发起攻击,但一次次被东汉人击退。游击战是匈奴人的强项,一打就跑,一抢就走;而攻城战是匈奴人的短板,他们没有攻城武器,就算有攻城武器,他们也不会用,什么冲车,什么轒轀,什么投石机,什么云梯,什么塞门刀车,他们连见都没见过。

匈奴攻打不下疏勒城,看到城外有一条河流,城里的人喝水都从这条河流里汲取,就截断了河流。

然后,把疏勒城围起来,想要把城里的东汉人渴死困死。

这一招确实够毒辣。

断水,是围城的杀手锏。

 

城中没有水喝,耿恭就带人挖井取水。

西北干旱缺水,远离河流的人们,都是挖井取水。挖井取水需要运气,有时候往地下挖了几十丈,挖到了岩石层,也找不到水。没有水怎么办?就只能靠天吃饭,一到下雨天,就赶紧把雨水储存起来,所以,西北很多地方家家有水窖。

匈奴攻打疏勒城是在七月,正是西北干旱季节。西北的干旱季节,可以持续几个月不下一滴雨。

所以,耿恭只能带人挖井。

一直挖出了十五丈,也没有见到水。

挖井的人焦渴难耐,他们已经没有力气继续挖井了。

当时,因为没水喝,士兵们只好榨马粪饮用。就是把马粪放在棉布里,挤出里面的水汁。

耿恭对着天空祈祷:“如果天佑我大汉,请快快出水。”

井下的士兵一撅头挖下去,突然井水喷涌。

疏勒城里欢声雷动。

城外的匈奴惊讶地望着城里,他们看到东汉士兵把水缸搬到了城墙上,对着城外喊:“甜丝丝的井水,你们也喝一口吧。”然后把满缸水泼在了城墙下。

匈奴气得眼睛都绿了。

 

匈奴相信了这些汉人有神仙帮助,要不然,怎么会在干旱荒凉的石头缝里打出水井来呢?

匈奴将领们商量了一番,决定再次退兵。

匈奴走在半路上,遇到了车师国军队,匈奴和车师一商量,决定再去围攻疏勒城。几万人攻打三百人,如果再失败了,说出来会让人用屁股笑话的。

就在这段时间,已经投靠了匈奴的龟兹国和焉耆国攻打都护陈睦,陈睦壮烈殉国;另一支匈奴攻打己校尉关宠坚守的柳中城,关宠城破身亡。

深陷匈奴车师几万人围困中的耿恭,连一个援兵也没有。

 

匈奴车师攻不下疏勒城,干脆就不攻了,他们挖掘壕沟,想把耿恭带领的东汉士兵困死。

车师国的王后是东汉人,匈奴一离开疏勒城,王后赶紧派人给疏勒城里送粮食。匈奴车师的军队把疏勒城围住了,城里的东汉人并不着急,他们坐在城墙上,吃着馕包肉,故意让匈奴车师军队看看。

匈奴车师发兵攻打,可是坚固巍峨的城墙挡住了他们骑兵的脚步。他们看着城墙上笑吟吟地打着饱嗝的东汉士兵,徒唤奈何。

匈奴车师挖壕沟围困疏勒城,王后的粮食送不进来。

城里的守军没有多少粮食,城外的匈奴车师粮食也不多。西域沙漠戈壁,高山大川,这几万人一天要消耗多少粮食,要生产多少粪便,那绝对是天文数字,那绝对是屎堆成山。

然而,匈奴铆足了劲要困死城里的东汉人,经过几个月的苦战,城里的东汉人仅剩几十个人。

纵然只有几十个人,还是一次次打退匈奴车师的进攻。

匈奴气得嘴歪眼斜,他们给车师下命令,让车师军队分出一半去运粮食,不然就要杀死剩下的一半人。

车师军队害怕匈奴,就骑着马到处搜刮粮食,见到粮食,就赶紧送到疏勒城。

匈奴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困死这几十个东汉士兵。

季节到了冬天,天寒地冻,万木萧瑟,西北本来就鸟兽稀少,到了这个季节,更是连一只飞鸟一头走兽也见不到。东汉士兵没有了粮食,他们就煮铠甲上的牛皮吃。铠甲吃完了,他们又从弓上剥出牛筋吃。

古代有一本奇书,叫《考工记》,里面详细写到了各种武器的制作过程,牛筋是制作弓的必用品,牛筋富有弹性,能够增加弓身的力度。

弓上面的牛筋吃完了,疏勒城也迎来了春天。匈奴继续发兵攻打,几十名饥肠辘辘的东汉士兵仍然奋起抗击,浴血奋战,匈奴仍然攻不下疏勒城。

 

从匈奴第一次攻打金满城,到现在已经一年了。守卫车师的几百名东汉军队,现在只剩下几十人,为什么东汉不出兵救援?

早在去年夏天,匈奴攻打柳中城的时候,己校尉关宠得知耿恭也遭到匈奴两万人的围攻,就派范羌前去搬救兵。

然而这时候,皇帝死了。

西域距离长安,有几千里,到底该不该救,小皇帝没主意,就召开御前会议,很多大臣都认为没有必要救援,你看看,这几千里路,走到西域都要几个月,几个月后,守城的东汉将士肯定都不在了,你派一支军队过去,深入险地,估计会全军覆没。

但是,司徒鲍昱力排众议,他认为一定要营救。将士们在西域作战,你因为路远就不营救,谁以后还替你作战?

小皇帝听明白了:救!

于是,西北三郡张掖、酒泉、敦煌和归顺东汉的鄯善国,共发兵七千,由范羌带路,奔赴西域。

第一站先到天山南簏的柳中城,却发现柳中城已经被匈奴车师占领,陈睦和关宠都壮烈殉国。悲愤的东汉将士展开复仇,杀三千七百人,降三千人。匈奴北窜,车师再次向东汉臣服。

柳中城距离金满城还有五百里,而且还要翻越高耸入云大雪覆盖的天山山脉,更而且,耿恭此时是死是活,没人知道。统帅王蒙想要引军东归,他认为柳中城被攻陷,关宠身亡,耿恭肯定也不在人世了。

但是,范羌坚决要求带兵去天山北麓救援,他顽强地相信,耿恭和他的战士们还活着。

王蒙拗不过范羌,就给了他两千人,让他自己带着去救援。

范羌带着这支军队,开始了悲壮的行军。

 

时值严冬,雪满天山,最深处的积雪,厚达一丈。而最陡处的悬崖,积雪都落不上去。

范羌带着这支军队,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翻越天山,来到金满城。

可是,金满城没有一个汉军,当地百姓说,汉军去了百里地的疏勒城。

范羌又带着人马赶往疏勒城。

 

疏勒城已经岌岌可危。

城里能够吃的全部吃光了,就连树皮和能吃的草叶都吃了。很多士兵虚弱得都站不起来了。现在,城里只剩下了二十六个汉军。

关键时刻,匈奴送粮食来了。

匈奴派人来劝降。

耿恭招招手,让使者走上城墙来。

使者认为耿恭想投降了,他兴高采烈地走上城墙,没想到却被汉军一刀砍下头颅。

然后,汉军就在城墙上燃起火堆,把匈奴使者架在火上烧烤,烤熟后,一人撕一块,吃起了烤全羊。

匈奴在城下看到了,肝胆俱裂。匈奴素以凶悍而著称,但这二十六个比他们更凶悍。

岳飞在《满江红》里写道:“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喝饮匈奴血”,这不是传说,说的就是这件事。

 

当天夜半,二十六名吃饱了烤肉的汉军,躺在城墙下睡觉,突然听到喊杀声,他们以为匈奴进攻,立即绰枪持刀,登上城墙,准备迎战。月光下,他们看到一彪人马冲进了匈奴的包围圈,最前面的那个人高声喊道:“我是范羌,朝廷派军队迎接校尉。”

城墙上的人欢声雷动,他们打开城门,迎接援军到达。

二十六名战士和援军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第二天,所有人离开疏勒城,冲出匈奴包围圈,一路向东挺近。

疏勒城没有粮食,援军的粮食也早就吃光了。他们只能弃守,转战回国。

匈奴在后追杀,汉军且战且走。这一路上,无日不血战。

一个月后,汉军终于回到了玉门关。玉门关上有汉军重兵把守,匈奴不敢追击,向北逃走。

耿恭带领二十六人离开疏勒城,到现在仅剩十三人。他们形销骨立,面容憔悴,完全没有了人形。

玉门守将看到耿恭十三人,放声大哭,他亲自安排他们沐浴更衣,并上书朝廷,为他们请功。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十三将士归玉门”。

后世很多史学家认为,“十三将士归玉门”,是中国古代最震撼人心,最感天动地的守城之战。

后来,十三人中,有四位升了官职,其余九人全部进入羽林郎。

羽林郎是什么?那是汉朝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是卫青、霍去病、李广他们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是我大汉的威武之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