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最是销魂《红楼梦》(红痴之十四)

原创
2019-05-17  金屋精品


                  梁少金(苏粉红痴)

贾宝玉“抓周”都是一些女性爱物“脂粉”之类的东西,他,早已打上了“好色之徒”的烙印,其结果不出大人所料,成了女人国里“一枝独秀”。贵族公子的生活理当“有滋有味”他们生活甜蜜,行走在画中,他们爱诗,更憧憬远方,他们想留住青春,固化芳华,还有许多想法。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一念之间,贾宝玉做了和尚,肥皂泡破了,万念俱灭却成全了曹雪芹,曹翁写完了《红楼梦》便吟苏轼词“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当你有了良田美妻,也尝了美酒佳肴,当你刚下高铁又去赶飞机,有点空儿,便和娇儿视频,之后,便是空虚袭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红楼梦》里有了《大观园》,而文化大观园里的奇葩则是《红楼梦》。

我是老师,我就不懂,贾宝玉有这好的教育环境咋就不能成才,若是今天,他出国留学了,曹雪芹要重新选择主人甄宝玉。

我是医生,我就不懂,曹雪芹开的“处方”今天依然有效,当时他要是从医,也不至于穷困潦倒。

我是建筑师,《大观园》设计项目我可没本事接单,估计一个团队也搞不出像样的图纸,亏曹翁一个没文凭的人。

我是著名的诗刊总编,名牌大学文学院毕业,出了几本诗集,写现代诗还马马虎虎,写古体诗连“打油”就够不上,曹雪芹摆头:“还是去请教林黛玉”

我是搞“夜食”的老板,《红楼梦》跟我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老板,来一只螃蟹”

“太小气,一只不行,至少五只”

“螃蟹营养太高,多吃不行”

“多吃未必肚子疼?”

“就是的。”
    “谁放狗屁!”

 “《红楼梦》里的老祖宗。”

老板就不信那个邪,一边吃螃蟹,一边骂老祖宗,吃着骂着,骂着吃着,肚子痛起来了,他用沾满油污的手捂着肚子跑向茅厕,“老祖宗,我没骂你,我在骂《红楼梦》。”

我是总经理,受益王熙凤,虽然他连一个小学文凭也没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其管理水平令人咋舌。

“气死人,我的闺蜜抢走了我的男朋友,谁支招?”林黛玉笑眯眯“给她温柔一刀”

我是银行职员,《红楼梦》跟我的工作半点扯不上。说这话没良心,你每次运用“四舍五入”得来的“小钱”比王熙凤克扣“月钱” 用于放贷不差吧!

娱乐场所取名“天上人间”你征求曹雪芹同意吗?

酿酒品牌有“稻花香” 曹雪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官莫学“贾雨村”可有的人远超过“贾雨村”

圆滑世故“宝钗”行,今天盛行。

“焦大”功高盖主“掉的大”但没“坐牢”

定情物原来是尤三姐的“索命剑”,物是人非源于“人言可畏”

我说:最是销魂《红楼梦》。我懂你也懂?。。。 。。。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