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洋人为清政府作战阵亡,如何抚恤?

2019-05-18  cat1208

作者:陈悦

策划:指文号角工作室

1860 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时,中国国内太平天国战争仍然如火如荼。 清王朝为了尽快镇压太平天国起义,在一些中外官员的提议和联络下,开始借助还没有从中国离去的英法联军的力量,同时也开始接受俄罗斯等国提供的军事援助。而在太平天国战争的焦点地区,即江苏、浙江等地,还出现了直接受雇于当地政府的类似于洋团练的外国人雇佣部队。西方人由此大量、密集地参与到了中国的国内事务中,而有关对西方人的勋奖形式也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洋枪队人员在上海的合影。

1860年,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为了解天京之围,挥师向富庶的苏南地区发起猛烈的军事攻势,几乎是一瞬之间,苏州、常州、无锡等 一连串江南名城,相继被太平军夺取,受此波及,对外通商口岸上海的形势也岌岌可危。

随着苏南战事的不断发展,1862 年李鸿章率领十三营淮勇子弟兵,乘坐上海绅商通过英国麦肯锡洋行租用的英国轮船,由安徽经长江水道直接驰援上海。此后,实力渐渐雄厚的清军在苏南战场转入了反攻。1862 年 5 月 16 日,英法联军部队与常胜军联手逼近上海周边的奉贤南桥镇,驱逐据守该地的太平军。战斗中,在华法军司令卜罗德少将(Auguste Léopold Protet)身先士卒,率军冲锋,当逼近太平军阵地时, 突然被枪弹击中身亡,成为在镇压太平天国的战争中,第一位帮助清王朝作战而战死的西方高级军官

常胜军士兵照片。

事发之后,时任署理江苏巡抚李鸿章立即向清王朝上奏汇报,请求对卜罗德施以抚恤。考虑到卜罗德是为中国作战而在战场上阵亡,事迹非常特殊, 再用传统的空对空的赐予虚衔等方式,显然无法应付凑数,必须要给予一点更为实际的奖励。而且他还是法国海军少将军衔,因此首次遇到这种事务的清王朝中央,显得极为谨慎小心,由内阁进行讨论之后做出决定,采取两项抚恤措施。

首先,责成江苏巡抚李鸿章派出道台、知府一级的官员,作为官方代表前往卜罗德的灵前致祭,并且“赐祭一坛”,可以算是对已故卜罗德的某种政治待遇。

同时,清政府决定从皇家内库里拨出一百张貂皮、四宗彩绒,由总理衙门大臣、议政王奕訢直接设法交付卜罗德的家人,“彰优异而慰忠魂”,算是物质恤赏。

从上述抚恤的形式和内容看,派地方官前往洋人灵前致祭一事,在当时已经是非常的破格之举,但仍然属于较为虚化的礼节,尤其是对外于国人而言, 意义实际并不大。而给予卜罗德家属的财物,其价值可谓贵重,显得十分优渥。由这两项抚恤措施,能充分领悟出当时清王朝的特殊用意。即对于事迹特殊的洋人,可以赐予大量的财物作为奖励,但是事关国家体面、制度的名器、礼仪等真正的勋功封赏,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地给予外人,由此清王朝实际并没有就卜罗德的阵亡给予真正的赐恤和勋赏,而这种事关荣誉的奖励恰恰才是西方人尤其是西方军人格外在意的事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卜罗德战死后数月,浙江也发生了一桩事关洋人的大事件。

1862 年,清军在浙江战场也开始转入反攻。9 月 20 日,常胜军逼近太平 军占领的浙江省慈溪县城,排兵布阵之际,常胜军的统领华尔在城下用望远镜瞭望太平军一方的军情动向,不料引起了太平军的注意。城上的太平军狙击手开枪射击,命中了华尔,“贼从城上放枪,适中华尔胸脘,子从背出,登时晕倒”。华尔重伤晕倒,立即被部下抢救,随后就用轮船送往宁波救治,于21日不治身亡,随即也引出了有关如何抚恤、奖励的问题。

在慈溪城下中弹阵亡的常胜军首任统领华尔。

他更为人熟知的汉名叫作“华飞烈”。

华尔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塞勒姆(Salem), 原本是一个浪荡子弟,后来到中国闯荡淘金。在受命组织雇佣军后,美国人华尔在中国 得以出人头地,对清王朝流露出感恩戴德之状,随后表现出了极为特别的对中国的 “向化”情结。不但成了上海绅商杨坊的上门洋女婿,而且华尔还改装易服,留起了和当时中国人一样的辫发, 穿起了中式的袍服,乃至竟然申请要归化中国,最终经清王朝特批,取得了中国的国籍,成了大清王朝的子民。由此,金发碧眼的华尔,已经算是中国人,这个中国籍的洋人战死之后,因为其身份的特殊,所获的抚恤则与法国人卜罗德完全不同。

华尔被更换上了中国服装、依中国人的装扮和葬俗在中国择地下葬。清王朝则按照大清官员阵亡例,将华尔战死一事交部正式议恤,同时还下令在华尔生前立过战功的江苏松江和浙江宁波两地,分别建立一座祭祀华尔的祠堂

同样为清王朝战死的卜罗德和华尔,因为国籍的不同,死后的待遇迥异, 尤其是在事关荣誉方面的待遇有着天壤之别。清政府为华尔建祠堂一事,在西方人的理解中简直是莫大的荣耀。在他们看来,这相当于为华尔专门竖立了纪念碑、建设了纪念堂一般,这一情况几乎立刻就令在华的洋人们议论纷纷。

似乎是觉察到“中外不一致”对洋人产生了某种负面影响,1863 年1月7日,李鸿章在向清政府奏报有关常胜军的工作事务时,随奏折附带了一份内容很特殊的奏片。

奏片里,李鸿章旧事重提地说起了几个月前他曾汇报过的一桩涉及对有功洋人实施奖励的事情。在几个月之前,李鸿章上奏请求奖励一些作战有功的洋人。当时清政府曾颁发上谕,给予的奖励形式是空对空的“传旨嘉奖”,即对 这些洋人宣读表彰圣旨,相当于是口头表扬。对这一明显敷衍潦草的决策,李鸿章存有异议。此时,李鸿章提出了一套不同于既往的大胆设想,而这也往往被后世视作近代中国开始尝试引入西式勋章制度的破土萌芽。

首先破题“外国功牌”的李鸿章 , 照片摄于1875年。

李鸿章提议不要再仅仅用财物作为奖励有功外国人的形式,他建议对帮助镇压太平军有功的西方高官,诸如英法两国的领事、在华陆军和海军的指挥官以及翻译等,由总理衙门以外交照会的形式,向其所属国政府致感谢函,

并通过这种国家间的外交形式,向该国政府提出请求,让这些国家政府直接给予对中国有功的本国人以嘉奖,“照会两国住京公使,回奏该国,酌给议叙, 以示我朝行赏论功中外一体之至意”。

对于地位较低的其他有功西方官兵如何奖赏,李鸿章则提到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全新理念,即功牌。

所谓的功牌,原本是中国颇有传统的一种纪功形式,至清代依然沿用, 又叫作“赏牌”。

早期的功牌,多以金、银、铜等金属为材质,铸成小型的圆牌或长方牌等形式,往往牌面会装饰有“功牌”“功”“赏”或其他内容的文字,类似于纪念币,并不能佩戴,多用于颁发给有军功的武人留存,同时会发给纸制凭证、执照。清初以后,功牌的制作趋于简单化,甚至只颁发纸制的执照凭证, 而并不真的给予真金白银的实物功牌。在清代,功牌除了代表奖励、荣誉外,还是一种特殊的身份、资历证明,如果没有官职资格的人获得了功牌,即代 表获得了武官的最基础任职资格,称为“军功”,在其履历单上,就可以填写为军功出身,由此就能够跻身进入大清王朝庞大的武官队伍,即民间俗话所说的“获得了官身”。

陆提军门林赏牌,为清代著名台籍将领林文察1862年任附件陆路提时所颁赏。路提军门是对陆路提督的尊称。

李鸿章此时提出的功牌,并不是指清王朝的这种带有任职资格性质的传统功牌,而是他发现了西方国家有一种运用普遍的奖励形式,和中国的实物功牌非常相像,即西方的勋章、奖章。仅从外观看来,外国的勋奖章和中国的实物功牌都是由金属制作的,且 造型大都近似圆形,功用也都是颁发给有功者的奖励形式,李鸿章于是将西方国家的勋 奖章理解为是一种外国的功牌,就此在奏折 中提议,由具体办理英法军队会同作战事务的中外会防局仿照各该国的“功牌”的形式, 造一些金、银牌,“分别酌给佩戴”。

值得注意的是,李鸿章奏请制造颁发的,是仿造的外国功牌,而并非具有任官资格意义的真正的中国功牌,只是专用于发给有功的外国人,就此开创了这一类特殊的中国化西式勋章的历史。按照这个设计,可以将对立功洋人的奖励由空对空的务虚落实到一个具体的实物载体形式上,而且这一形式是洋人们都乐意接受的,且这种形式因为没有任何附加 的政治待遇,不触及大清王朝的典章制度。同时,这种“功牌”由金银制作, 也具备了经济奖励的意味,由此可以使得荣誉奖励与经济奖励合二为一。

另有一层非常特殊的地方是,在李鸿章当时的认识所及,显然把“勋章” 看作一种比较低级的奖励形式。对于具有外国官职身份的高级洋员,并不给 予“功牌”,而是由总理衙门请求其所在国给予奖励,“功牌”只用于奖励较为低阶的洋人。

张之洞担任湖广总督时,颁发奖励参与洋务新政有功人士的奖牌。(供图/SBP)

李鸿章的设计可谓具有想象力和可操作性,应当是在江南地区和洋员们接触过程中产生的方案。不过,根据总理衙门的档案显示,李鸿章的这封奏折上呈之后,清政府中央的态度却有所保留,只是批准了其中照会各国政府 予以嘉奖的部分,对李鸿章提出的仿制外国功牌的设想未置可否。

事实上李鸿章提议的功牌没有进行实际制作颁发,只是停留于计划之中而已,仿制外国功牌一事再次被提上清政府中央的议事日程,还要再等上几个月。


本文节选自《龙星初辉:清代宝星勋章图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