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

 意境千百卷 2019-06-14
一、人生若只如初见——岳灵珊

福州城外的小酒馆里,她是涂了污泥的丑女,他是享誉武林的福威镖局的少镖头,两人在外人前的身份地位一个地下一个天上,然而全书也仅此一次,此后三十九章半中,两人都易地而处,她是华山掌门的掌上明珠、华山众师兄弟的小公主,他却成了家破人亡寄人篱下的小师弟。余老道那个不成器(当真不成器,连这么个丑的女子也调戏,死了也活该)的小儿子调戏丑女激起少镖头的侠义之心,出手管制。那是她的初见,这个长得一张花旦脸的纨绔子弟却生就一副侠义心肠,那时候她是没有动心的,那时候她的一颗心还在那个贪杯好事的大师哥身上,且不管这是不是爱情。
衡山群玉院外,当那人答应叫自己师姐时,她是欢呼雀跃的,但那不过是多了一个可以摆师姐架子、可以“欺侮”的小师弟的孩子气的欢喜,她没有想到这个小师弟日后会以饶舌的闽南小调——“姊妹,上山采茶去”——相授,也没有想到这个面如冠玉循规蹈矩像煞父亲的“谦谦君子”有朝一日会以一把利刃刺破她那颗全心全意为他的心,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心碎啊。
回到华山后那个爹娘眼中的浮华浪大师哥就被罚到思过崖思过去了,金老此段的叙写读来实在让人无限惆怅,其前后对比之强烈,莫说重情重义的大师哥,即令处身事外的读者亦不得不为之恻然。大师哥与她的一段故事也只有这一段是直叙,余皆只见于大师哥今夕对比落寞的回忆中。
不怪她,前半段还冒风雪行险境只为见大师哥一面,跟他说两句话,一场二十余日的大病后却唱起了饶舌的闽南小调,会因为他被爹爹责骂而专程跑来找大师哥出气、几日不理大师哥。我说不怪她,实在因为这事早在她那个人面兽心君子剑爹爹计算安排中,大师哥若不上思过崖,那个家破人亡的小师弟未必有机会插足。也是因为那个不苟言笑的小师弟实在像煞了爹爹——那个她心中的大英雄。她有没有恋父情结?我觉得是有的,至少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那个新来的小师弟于她确然是上上之选,为什么这么说?小师弟像爹爹,像那个阴谋败露前的爹爹,老成持重,不苟言笑,如若没有那些阴谋,他当比大师哥更有机会执掌华师一派门户,从而在武林中享有稳定的地位,她也会有安稳的生活,大师哥念念不忘的将来像师父师娘一样的日子也是她梦寐以求的,不过她心中的理想对象未必是大师哥样的浮浪之人,而更像是小师弟和爹爹样的“谦谦君子”。这是理性上说来。从感性上说来,这小师弟出现以前,她已经在华山上做了十几年小公主,而突然来了个小师弟,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人,除了像煞爹爹外,他还带来了诸如闽南小调一类的新鲜东西,有谁不喜欢新鲜呢?何况这还是再和胃口也没有的新鲜。与大师哥的青梅竹马?嗯,用两小无猜来说怕是更恰当,与其说那是爱情不如说是少女对玩伴的依恋来得贴切,或许多少会有那么一点似懂非懂的爱情,可也不过如此罢了。他才是她最初和最后的爱。
轻纱漫道是大师哥和盈盈情意相通之所,却也是小师妹断肠丧命之地。那个教她唱饶舌闽南小调的她欲托付终身的小师弟终是以利刃划破她胸膛,一颗真心化作满衫鲜血,果然浮生不过一梦,还是一场不会醒的梦。死前兀自在为小师弟辩护,说他并不是真的要杀她。(说来林平之杀她有三个原因:他自己口称的欲向左冷禅表忠心固是一方面,恨极岳不群是另一方面,但真正致岳灵珊死的却应该是最后一点:自宫练剑后他已无法面对她!岳灵珊越是可怜他越是表示自己的坚贞不二,林平之就越是要杀她,因为每一句话都刺入他的伤口。)林平之当然是真的要杀她,可是她愿意相信这不是真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善意的自欺欺人,我也不说不清这样自欺欺人好不好?如果有时候知道真相反倒更痛苦是不是我们就不必去追逐真相?我知道的是岳灵珊死前最后唱起的仍是那饶舌的闽南小调,她忆及的仍是他在华山教她唱这小调时的幸福场景,对她来说,这未始不是好事,含笑而终难道不比死不瞑目好么?人终究是脆弱的,尤其在回忆时,我们往往倾向那些幸福的场面,人生已然荆棘密布,就不允许我们在回忆里挑些甜蜜么?
人生若只如初见,可是如若果然只是停留在初见时的模样,没有后来千千万万故事的铺垫,我们又哪里会忆及初见时的美好?那么多擦身而过的初见我们又几时想起过呢?人生若只如初见,痴人痴语!
因了对大师哥和盈盈的爱(不消掩饰,我也很喜欢这两人,简直喜欢得不行),许多人不喜欢甚至讨厌她,我却是同情她的。《白马啸西风》中汉人姑娘李文秀打马回江南,念及塞外已婚的苏普,心里却滚过这样的话来:“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风流的少年……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小说戛然而止,殊不知这句“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道尽世间多少伤心事。人是会怕刻骨铭心的,或许因为它无迹可寻,或许因为它毫无道理。大师哥是否比小林子更适合她我们暂且不论,大师哥对她的这份痴恋却是任小林子如何都比不上的?她不明白么?小说里是把她写得蠢了些,在感情上尤其如此,但我想凭着女人的天性她不能不明白,可是明白又怎样呢?明白根本就不意味着要接受!就像李文秀明白江南的汉人中少不了英俊勇武的少年却一样放不下那个回疆的粗豪汉子一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爱情就是这么偏执,如若不然,世间何来如许悲欢离合?我们都是普通人,未必当真能“取次花丛懒回顾”,但相信很多人都实实在在拥有一段“曾经沧海难为水”,那个人,我们说不清她哪里好,可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那一段岁月里我确然说不清她哪里好,事隔经年,我一样说不清她哪里好。不过彼时她要问起,油嘴滑舌的话我自有一番应答,从长相到性格,必定头头是道,其实我只是喜欢静静的看着她,坐在对面或旁边,看着看着脸上就会溢出笑容,就像后来她说的一样:“你只要看着我就心安了。”可是,什么时候,我会再遇到一个我看着就心安的人?

二、当时只道是寻常——令狐冲

十三朝古都本就是个充满故事的地方,然而这与江湖儿女无关,更与这个此时已形同废人的浪子无关。有人说令狐冲身体上的伤事实上暗喻着心里的伤,细读来确实有些道理,自思过崖下来就被桃谷六仙整得死去活来,直到结尾修习了《易筋经》才算痊愈,中途几乎见一次小师妹伤一次,且次次与小师妹有关。
此时的令狐冲,内力尽失、身离长剑便形同废人,连洛阳街头的地痞流氓尚且可以把他打得死去活来,莫说金刀王家的“贤昆仲”了。然而,比起心里面的痛苦,身体上的折磨却又有算不上多大的事了。小师妹移情别恋,嗯,你爱她是你的事,却不能要求她爱你,令狐冲大抵是深明此理之人,只是想是想明白了,当真看到了亦免不了难过,那不看便罢了,却偏偏欲不看而不可得,纵然果真非看不可,在别处倒也罢了,却又偏偏在金刀王家——小师妹移情对象的外公家——他这个孤儿浪子失意人真不知道来这里干什么。哎!实在是“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也无怪他第一天就喝得七荤八素、吐得满桌满椅,便是知道“举杯浇愁愁更愁”,那也是没有办法不醉上一醉了。
说来还得感谢《辟邪剑谱》,若非金刀王家疑心他身上的《笑傲江湖曲》是《辟邪剑谱》,他也不会得来机缘到绿竹巷与闻天籁,此后种种更复无从说起。“婆婆”,偏偏是婆婆,不是前辈、不是婶婶、不是姑姑,婆婆岂非本就暗含白头偕老之意?这自然是我无伤大雅的杜撰,只是这声婆婆本就叫得十分亲切,想来,此时自觉见弃于世人的令狐冲对隔帘授琴的婆婆颇有萧峰当时得闻阿朱那番肺腑倾言之感,这个类比固是有些不伦不类,只是世间虽广,却唯有眼前这一人对我稍存怜惜之意的感动与温暖却与萧峰颇类似。也因此,才会对这个相识不到二十日的婆婆倾述心中郁结多时对小师妹的刻骨苦恋。于令狐冲而言,只是感到眼前这人给了自己温暖,自顾自畅抒心结而已,更无其他。听闻要离洛阳时心中自是顿感失落,好像失却了什么一般,便想冲口而出要留在绿竹巷学琴学竹,然此中既有自知命不久矣、不愿再日日眼见小师妹与新欢耳鬓厮磨状,亦有小师妹移情后觉得了无生趣、心灰意懒的消极逃避,自然,绿竹巷那位婆婆颇让他觉得亲切也是情理之一。可是那句话终究是没有出口,这么多原因也究抵不过可以日日见小师妹几眼,哪怕见到她时她都跟情郎在一起,哪怕见一面痛一次、次次心如刀割。从爱上你那刻开始,我就已让自己低到尘埃里去了,可以不问你的好坏、不管你对我的好坏、也不顾自己身心的好坏。爱,就是这么让人卑微。妻子岂应关大计 英雄无奈是多情,“情”之一字,又有几人当真堪破?
此后溪边与“婆婆”独处,得见真颜,原来所谓“婆婆”却不知道是天上哪个星宿下凡的妙龄女子,更原来这怕羞得过分的“婆婆”早已芳心暗许,将一腔深情注在自己身上,这油滑浪子自不免要无伤大雅的调笑一番。这一段直读得我心驰神往,大抵我既是个无可救药的浮华浪子,又实在羡慕令狐冲这番际遇。但除了调笑,他心里亦是深深感动的,放得下放不下、爱得上爱不上另当别论,感动是实实在在的,但,也仅此而已吧!
少林寺出来至西湖脱困,南下福州再因小师妹遭重创,又北归直行到湖北境内,这长长的一段实在读得我很是心焦,此中几番生死,这个浪子甚至都不曾记起绿竹巷中那位给过自己世间最后温暖的“婆婆”,金老似也将她落下。直至酒馆中莫大先生(豆瓣上有篇帖子说莫大先生该是位有故事的人,我深以为然)提及,令狐冲才如梦初醒,凭他这么重情重义之人,无论如何当不至于如此,该当是金老或多或少刻意为之。
少林一战,诚如后来盈盈在轻纱漫道上所言,是感恩和义气之举,“她如此待我,我如再负她,令狐冲当真枉自为人。”或许再加上前文提到的感动,要说爱,怕是终究还欠那么一点,且不论此时他是否已对小师妹忘情,我从来认为感情是时间的积淀,两个人若没有一起生活过,是谈不上爱的,一见钟情不过是爱慕罢了。
封禅台上那一剑,当着天下英雄面,他不顾武林大义、不顾恒山一干大小尼姑生死、不顾冒死来助的盈盈,便是为了要讨得那个已为人妇的小师妹欢喜,当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等行径,为国为民的郭大侠是不会为黄蓉做的,便是公认金庸小说第一英雄的萧峰亦不会为之,虽千万人吾往矣匹马单枪大战聚贤庄那是为江湖义气,而非为博红颜一笑。遍观金庸小说诸主人公,怕是只有杨过和段誉能做到,但前者失之叛逆,后者失之呆滞,远及不上令狐冲的一任自然。令狐冲也十足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他从来就不想做大英雄,从来就没有拯救天下苍生的愿望,不过是事到临头无法推诿罢了。
直至此时,他也不过是个跟小师妹一样的感叹“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的人,盈盈不好吗?论才华论美貌论出身论情意,比之小师妹,她都是有过之而不及,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不光我们作为局外人羡慕,令狐冲自己也多次说过:“令狐冲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可是这些又怎么样呢?一样不能阻止他挺身去受那一剑,大抵,感情,从来就是没有道理的吧!
好在,他总算是从此中解脱出来了。
轻纱漫道上盈盈那句“直到此刻,我方知你心里终是念着我多些,念着你小师妹少些”,惯常被看着令狐冲终得解脱对小师妹苦恋,将一颗心转向盈盈之佐证,我也大致认同,但也有些不大确信,彼时情境,当真是良辰美景、美人相伴,仍谁也可能一时忘怀,情难自已。乃至后来悬空寺中被哑婆婆逼婚,为求脱险,盈盈甚至让令狐冲答应同娶两美,但令狐冲坚执不从,表示今生只娶盈盈一个,这大概读得很多人十分感动,我却仍不大以为然,诚如仪琳所说:“两个都娶,便是两个都不爱。”以令狐冲如此重情重义,便是心中千万个放不下旁人,也决计做不出同娶两人的事来,更莫说此时是受人逼迫。我最满意的倒是思过崖(令狐冲遭遇情变时身在此地,故地重游却是情定盈盈,怕也不单是个巧合吧)后洞内遇险一节,二人失散,令狐冲一心便是要找到盈盈的所在,纵是死也要二人死在一块,此时无关恩义、无关感动、无关那人好坏,只是要寻到那人,只是害怕不能跟那人死在一块,“死生契阔,与子成悦”也不过如此了吧!同生共死,同生者众,共死者寥,写下千载无出其右悼亡诗的元稹亦复再娶,真正能生死与共、便是要求生死与共者,其真情实意又哪里还需要疑怀。
至于金老后记中提到跟盈盈在一起后,令狐冲自由未免被禁锢。我倒不是很认同,修订版中金老也做了调整,没有再提此节。自由本就是相对的,若是追求绝对自由,自由便也曾了羁绊,何况选择本就意味着放弃,爱本就意味着禁锢,你爱上一个人,便是心有所念,也就放弃了自由。“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世间本无两全法,焉得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本是痴人痴语!

三、如花美眷,又怎敌得过似水流年——任盈盈

都说令狐冲是金老最眷顾的主人公,给他安排了如此圆满的结局,盈盈也终是得偿所愿,二人成就美满姻缘,但关于盈盈最后是不是仍只得其人未得其心,向来是个颇具争议的话题,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各人有个人的见解。据上文的理解,我是认为盈盈既得其人又得其心的,但终仍不免美中不足之处,其理何在?且听我细细道来。
上文提到的轻纱漫道上盈盈那句“直到此刻,我方知你心里终是念着我多些,念着你小师妹少些”后仍有令狐冲感叹小师妹死后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岭会害怕的,便是做鬼小师妹也是个胆小鬼,盈盈听他这话甚痴,也不加劝导。盈盈是懂令狐冲的,说他们既是爱侣又是知己是不错的,但令狐冲对盈盈之了解怕是及不上盈盈之对令狐冲了。此其一,其二婚后两人同回华山,到小师妹房中,令狐冲睹物思人,盈盈缓步退出,随手带上房门,任其沉湎于回忆。盈盈太好,这好既非聪慧秀美,亦非家室权贵,乃是她的宽容大度,这四字说来容易,做来却是为难至极。以盈盈如此条件,要寻得比令狐冲好上百倍的人怕也不是没可能,却一次次委曲求全,知他对小师妹一往情深便陪在他身边任他一点一滴淡去,不逼迫不强求,少林一战也好,嵩山封禅台也罢,甚而嵩山下来后数度出手相救小师妹,均是毫无怨言,当真如令狐冲所言:“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不只是女人才需要陪伴,男人也需要,他希望不管做什么事,回头时有一个人一直在看着他,每个人都有他的阿喀琉斯之踵,他不愿暴露人前却又无法掩饰的脆弱,都希望有一个人能看到、理解、包容他的脆弱。盈盈做到了,这需要多么宽广的胸怀啊?多么的难得的耐心?做到了,不过因为一个“爱”字罢了。
盈盈知道,终其一生,令狐冲都不会忘记小师妹,那个人曾在他心里开了个口子,也许在盈盈的温存抚慰下那口子终究会愈合会结疤,但任你妙手回春也是去不掉、抹不干。也许日后的几十年,良眷相伴,令狐冲会越来越少的想起小师妹,但某日舞剑或许就蓦地使出一招“苍松迎客”或是“浪子回头”,心头一震,便忆及昔日那个笑靥如花的故人来;或者,良宵酒醒,仰头望月忆及华山上的月来,也就想起昔日那个一起赏月的人来。莫说那是十年,便是十个月十天也是抹不去的,所有发生过的事都储存在我们记忆里,我们从来不曾忘记,只是不曾想起罢了。
任你盈盈再美再好、再是良偶佳配,过去了的那十年无法抹去就是无法抹去,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事是我们没有办法的,若没有那么多无奈,幸福便也不那么可贵可羡了。世事难全,人要懂得知足,才会幸福,聪慧如盈盈,这个道理自然是明白的,她也不会强求,所以她是幸福的,虽不免有遗憾。
“情”之一字,实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说来盈盈何尝不是执着的人,何尝不是一个“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的人,幸之又幸的是她执着的人选对了,这个无羁浪子值得她如此。许多人赞赏盈盈的眼光,我也认同,但也不能不说盈盈实是幸运非常的,人事本就七分靠努力三分靠天命,得能成就美满姻缘,固是有盈盈自身的执着努力,然则相信便是盈盈自己也不得不感谢老天眷顾吧!


四: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仪琳

说道身世离奇,遍览全书怕是无出其右者,妈妈是尼姑,父亲为免菩萨单怪罪妈妈,便也跟着出家,只希望菩萨来怪罪自己,这当真是异想天开之至,可也见出其一腔深情。更有甚者,因一句调笑之言新婚妻子竟尔不告而别,想来天下女子何其多,走了一个再娶一个也就是里了,然若如此便不是不戒大师了,也生不出仪琳这样的情种来,他从关内到关外、从塞外到回疆,真真是找遍天涯海角,十几年如一日,还自认“天下第一好色无厌、负心薄幸之徒”,兼险为此而死。若一句调笑、一眼赞赏便如此罪不可恕,那怕是世上也没哪个男人能得幸免,浮浪如我者,千刀万剐亦不足赎其罪。金老善写浑人,这一对夫妻也是全书除桃谷六仙外最浑之人了,偏生又都是至情至性之人,也惟其如此才会生出仪琳这样一个纯真质朴、却又痴情若斯的小尼姑来。
也许这样一个小尼姑,师父就不该带她下山来,世事繁复,岂是她所能明白的,若果能如此,也免去了她日后半生刻骨相思,但这样于她究竟是幸或不幸,却又难说得很了。
衡山城外偏生遇到田伯光,又偏生遇到那个满嘴胡说八道的浪子,浪子固是浪子,侠义之心倒是可钦可佩的,坏也就坏在这可钦可佩的侠义上了,终其一生,她都会记得那个在衡山城外舍身相救的浪子。因为他,这个从来不敢顶撞师父的小尼姑当着天下英雄的面顶撞师父,只为师父说了他的不是;因为他,这个持戒甚坚的佛门弟子去偷瓜,只为他口渴想吃瓜,便是偷了这个瓜要下十八层地狱也是心所甘愿;因为他,一个小尼姑孤身入天下女人不愿提的妓院,只为得知他的消息,还糊里糊涂的与他共枕同眠;因为他,衣带渐宽迫得爹爹捉了田伯光去华山“邀”令狐冲,终而使之得窥武林绝学独孤九剑,也算是无意中促成了他的一段机缘;因为他,在菩萨面前求这求那求得菩萨也烦了却兀自不甘心,最后终只愿他能一生逍遥快活。很多人说,仪琳是令狐冲第一知己,比之盈盈尚有过之,窃以为不然,盈盈对令狐冲的理解虽说不上高于仪琳,至少不输于仪琳,不过两者所为不同而已。仪琳是一心一意只要他好,只望他能逍遥快活,是只会求菩萨的愿望派,这倒不是贬低她,一来她没有盈盈的权势地位聪明机巧,二来她也没有一颗行动的心,是情势使然也是性格所致;盈盈之所以会被认为对令狐冲的理解输了给仪琳,主要是说她为使自己得其所愿锁住了令狐冲的自由,关于这点,前文已谈过,这里还想强调的一点就是,凡是过犹不及,太苛求完美就不易感到幸福了,情爱也好、自由也罢,有缺陷有遗憾的才是最真实的,也才是可能的。
窃以为《迫婚》一章算是金老眷顾仪琳,专为其所书,其中冲盈二人心心相印怕是也只能算做配角。把令狐冲当作哑婆婆倾述那一段读来凄然欲泪。这里还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既然哑婆婆是个即聋又哑的人,为什么偏偏选择向她倾述呢?不会听不会说的物事还少了吗?就算不便对菩萨说起(其实对菩萨说得已不少了),对山、对月、对树、对石均无不可,为什么还是要选一个人?也许,也许,她实知此事千不该万不该,又放不下忘不了,希望有一个人能理解。人是脆弱的,终其一生都在寻求理解,幸或不幸者皆如是;然而人又是悲哀的,因为终其一生难以遇到一个真正理解自己的人,所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高山流水者,纵非仙话奇谈,亦世所罕有。
“爹爹和田伯光不理解,仪和、仪清等众师姐妹也不理解,他们以为我想要嫁给令狐大哥,其实,我只是希望菩萨保佑他,希望他一生一世逍遥快活,得能与任大小姐成就美满姻缘,我是出家人,该当一心向佛,起这些念头实是大大的罪过……令狐大哥,令狐大哥……我只要这样叫得几遍他的名字便可以高兴好几天……”这自是有消极逃避的嫌疑,然则情深若斯却也不由得不催人泪下,连令狐冲也不由听得痴了。“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此后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日日夜夜,便是轻轻叫几声他的名字,求菩萨保佑他一生逍遥快活。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诚如是语。然让她选,又多半是不愿不见的,有些事,我们明知不该为不可为,仍是偏执固执的要去做。哎,“情”之一字,真真直教人生死相许,便一生一世眉间心上意难平,也是心所甘愿的。

五、结语

我一直认为金老是深谙爱情百味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每一部都不乏感人至深的动人爱情,更不消说还有被誉为爱情圣经的旷世奇作《神雕侠侣》。金老写爱情自不像琼瑶奶奶那样步步惊心,直把爱情折腾得千疮百孔才算甘心,金老自有其动人处,这动人处正是在他的博大、他的从容和贯穿其间的寸寸柔肠。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