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夜话 / 历史 /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

0 0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2019-06-17  江畔夜话

新疆奇台县东南,有一处被当地人称为“石城子”的古城遗址。若非那些伫立在地表上残破巨大的岩石在不断地提醒着人们这里曾有一座城市,大概每一个过路人都会忽略掉它。两千年前,古城还不叫石城子的时候,这里曾上演过一出壮烈的战争大片。很多人都知道,第一次波希战争时,曾有三百名希腊士兵在温泉关依靠地形优势,阻挡了波斯大军三日,最终全军覆没,后来人们称他们为“三百勇士”;但很多人不知道,其实东汉时也有过和温泉关之战一样动人心魄的战役,其地点就在石城子,那时候它的名字叫做疏勒城

故事的主角名为耿恭,在疏勒城之战中,他带着手下数百将士,与前来攻城的数万敌军展开了长达一年有余的攻防战,并在缺水少粮的情况下多次击退了对方。这场战役将耿恭与疏勒城牢牢捆在了一起,以至于后人提到疏勒城,总要讲述一遍他的事迹。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耿恭


出征西域

耿恭的先祖是云台二十八将第四位——耿弇,但他自己彼时却只不过是小小的戊己校尉,若非永平十七年(74年)时被编入征讨车师国的大军中,他的名字大概很难出现在史书里。车师国,西域三十六国之一,汉朝不远万里派大军前去攻打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面上是打车师,实际上主要目标是瓦解匈奴的实力,更准确地说,应该是瓦解北匈奴的实力。

当年匈奴被卫、霍打得抱头鼠窜后,其内部分裂成两派:一派主张与汉朝和睦共处;另一派始终视汉朝为大仇。随着两派矛盾激化,最终意识上的分歧演变成了人口、国土的分裂,亲汉派全族内附于汉朝,被称为南匈奴;而继续敌视汉朝的,便是北匈奴。匈奴南北分裂后实力大为削弱,但因西域诸国被其控制住,所以北匈奴始终是东汉的心头之患。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东汉疆域图

为此,耿恭的族弟耿秉曾在永平十五年(72年)上谏,认为只有“击白山,得伊吾,破车师,通使乌孙诸国”,将西域诸国完全拉回汉朝阵营后,北匈奴才“可击也”。于是当年十二月汉明帝派遣耿秉窦固率大军出屯凉州,并在翌年开春挥师西进。汉军所向披靡,西域小国自不必说,连北匈奴的呼衍王、匈林王也被击溃,后来经过班超从中斡旋,“(西域)诸国皆遣子入侍”,寂静了六十五载的丝绸之路终于重新打通。永平十七年(74年)十一月,为进一步巩固汉朝在西域的影响力,窦固、耿秉等人率领一万四千骑,经蒲类海合攻仍未归附的车师国,而耿恭也作为随军司马一同出征。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


毒箭退敌

汉军压境,车师一战即溃,车师后王更是抱着耿秉的马足投降。战后,为方便统领西域诸国,窦固奏请恢复了西域都护府,并在金蒲城柳中城各安置数百兵士作为策应,分别由戊己校尉统领,耿恭便是金蒲城的戊己校尉。

驻兵西域的想法是好的,但执行力度却严重不足。金蒲、柳中两城的数百汉军,若是只用来威慑西域小国,可能够用,但对拥有数万精兵的北匈奴来说,连开胃菜都算不上。永平十八年二月(75年),出征的大军班师回朝后,北匈奴单于立刻遣二万骑围攻车师。毫无悬念,车师又被攻破了,投降汉朝的车师后王也被清除,虽然耿恭派出三百汉军前去救援,但因人数过于悬殊,不仅没救到车师,金蒲城反倒被匈奴人围了。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匈奴

面对气势汹汹的匈奴大军,金蒲城的汉军若正面迎击,只有死路一条。于是耿恭让士兵把所有箭镞都沾上毒药,并亲自立于城头向匈奴示警:“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匈奴起初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但见到创口正快速溃烂沸腾后,登时匈奴全军震怖。乘此良机,耿恭立刻率军击敌,打得匈奴手足无措,惟有一边感叹:“汉兵神,真可畏也!”,一边撤离。

虽然依靠毒箭取得小胜,但耿恭深知匈奴人不达目的终不会罢休,早晚还会再来攻城。为今之计,只有“率众逃回汉朝,或者坚守西域与匈奴军打持久战”这两条路,但对耿恭及其麾下汉军来说,其实只有一条路,逃跑他们是不会选的。于是在匈奴第二波攻击来临之前,耿恭已带着全军转移到更适合御敌的疏勒城,并积极募军。



耿恭俯拜井,涌液出荒地

《孙子兵法》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占据兵力优势还强行破城,从来都是下策。当两个月后匈奴卷土重来时,其数次强攻便均被做好准备的汉军所化解。久攻不下,匈奴只有另寻他法,企图切断流入疏勒城的河水,以期耗死汉军。这一招十分奏效,极渴难耐之下,汉军甚至要从马粪中挤出汁水止渴,因为他们凿了十五丈的深井,也见不到一滴水。

昔年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兵大宛,也遭遇过无水可饮的困境。急怒之下,李广利拔剑刺入山中,没曾想山体受刺之处竟涌出清泉,于是全军才脱困。这个故事耿恭也有所耳闻,毫无办法的他只有祈祷上苍再次降恩搭救汉军,于是整理衣冠,恭敬地向井叩首。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疏勒城遗址

若说耿恭不是疏勒城这出大戏的主角,老天爷也不答应,因为和许多故事里主角总能绝处逢生的套路一样,耿恭拜井之后,井中登时涌出甘泉。《后汉书》如此描述此事:“(耿恭)乃整衣服向井再拜,为吏士祷。有顷,水泉奔出,众皆称万岁”。文字很精简,事迹却很神奇。若是用现代人的角度来看,枯井涌水很可能是因为河流被匈奴截断后,河水渗入地下,刚好在耿恭叩拜时从井中渗出而已。但无论如何,匈奴渴死汉军的策略终归是破产了。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耿恭拜井”是象棋中有名的残局


弹尽粮绝

派兵反扑车师的,并非只有匈奴,其实焉耆龟兹被匈奴撺掇后也出了兵,而且两国联军还攻破了西域都护府,杀死了都护陈睦。当耿恭还在金蒲城寻求突围时,另一边的柳中城也被匈奴人围攻,更糟糕的是,车师被破城后立刻跳反,跟着匈奴一起攻打汉军。倚靠三面险峻的地形优势减缓敌军攻势,这是耿恭退守疏勒城的初衷。只要撑到援军赶到,困境自可解。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东汉朝廷此时也忙成一锅粥,根本无暇顾及远在西域的他们,因为汉明帝驾崩了。


耿恭在疏勒城一守就是大半年,前后大小数十战,始终没让匈奴、车师联军占到丝毫便宜,但这已经是耿恭军队的极限了。此时的疏勒城汉军已是强弩之末,连月受困,饮水虽无忧,粮食却早已消耗殆尽,以至于将士们只能煮铠甲弩机,抽取其中皮筋、皮革充饥,到最后全军仅剩数十人。

然而尽管山穷水尽,面对匈奴单于派出的劝降使者,耿恭还是用屠刀作为回答,表示宁愿战死也不谈判。而且更狠的是,他还当着单于的面,把使者架在城头用烈火炙烤。如此一来,再无退路。单于盛怒之下,下令加大攻城力度,要将汉军碎尸万段,结果攻势却还是被视死如归的汉军挡了回来,于是持久战还在继续。



十三将士归玉门

建初元年正月(76年),明帝驾崩、新皇登基的事终于告一段落,经过司徒鲍昱的劝谏,汉章帝派出王蒙秦彭等人率七千军士解救柳中城。人数虽不多,战力却强劲。一战之后,汉军斩首三千八百级,俘虏三千余人,获得的牛马牲畜更是将近四万头。焉耆、龟兹、车师等国自不必说,皆是望风而降,北匈奴也被打得远遁。

可惜的是,七千援军还是来晚了,柳中城虽被夺回,守城的戊己校尉关宠却早已战死。而更要命的一点,是匈奴惯于使回马枪,若他们组织大军再来攻城,那来救援的七千军士反而可能会成为被救援的目标。所以打跑匈奴,重新收服西域后,王蒙等将领就打算撤军回朝,但是,范羌却不同意。他是耿恭麾下的军吏,因提前被派回国内出任务才躲过一劫。他坚持要营救耿恭,即使有被匈奴全歼的危险,也不能抛弃汉军弟兄。诸将领考虑再三,决定分兵两千,让他带去救援。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所向披靡的汉军

时值初春,雪堆了丈余高,使得范羌行军大为艰难。但也得益于这场雪,包围疏勒城的匈奴人因此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等他们赶到疏勒城时,守军还以为匈奴又来攻城,慌忙做着准备,直到范羌高呼:“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守军才明白苦难终于熬到头了,而这时候城中也仅剩二十六人而已。

归国路上,匈奴人时不时派兵前来追击,一行人且战且行,直到三月份才走入玉门关。那时,疏勒城出来的二十六名残兵已折损一半,活着入关的不过十三人。他们个个衣衫褴褛,形容枯槁,但无人不对其心生敬意。中郎将郑众上疏为耿恭等人请功时,就说他们“前后杀伤丑虏数千百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更表示耿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司徒鲍昱甚至觉得耿恭“节过苏武,宜蒙爵赏”。于是,汉章帝将耿恭拜为骑都尉,其余十二人也都加官进爵。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左国顺油画:《十三将士归玉门》


将帅之才,拙于人事

《后汉书》评价耿恭“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疏勒城之战也证明了耿恭的才能。按理说,一战成名的耿恭,前途应不会太差,若无意外总能成为一代名将。但是耿恭却始终没成为名将,就连将军称号,他至死也不曾拥有过。

归国第二年,耿恭升为长水校尉,恰好金城陇西一带的羌人发生叛乱,朝廷委派车骑将军马防统领三万兵负责镇压,耿恭作为马防的副手随军出征。双方交战数次,羌人逐渐败走,局势开始得到控制。按照这种节奏,羌人叛乱没多久就可以被完全镇压,到时候耿恭自然会因功受赏,官位也会水涨船高。然而,这美好的一切化为乌有了,因为耿恭上了一道奏疏。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指挥军队的马防

奏疏中,耿恭建议汉章帝委派曾与羌人交好的安丰侯窦融坐镇凉州,作为安抚大使统领大局;并让马防屯军汉阳,作为威慑。诚然,他的建议是为大局着想,安抚与威慑双管齐下,对稳定叛乱自然是好的,可他忘了马防是其顶头上司,他不应越级向皇帝谏言;更重要的是,将窦融引来凉州,等于自作主张把马防的功劳分与他人,这换了谁也忍不了。所以马防知道后,暗令麾下的李谭弹劾耿恭“不忧军事,肆心纵欲,飞鹰走狗,游戏道上,虏至不敢出”。明眼人都知道,“不忧军事”、“虏至不敢出”这顶帽子很难扣在疏勒城英雄耿恭脑袋上,但得罪上官的耿恭还是因此被免官,并遣回本郡,多年后卒于家中

通军事却不晓人事,可能是耿恭最大的缺点,对于满腔热血报国的他来说,罢官还乡该是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了。不过,这遗憾由他的孙子耿晔代为填补了。汉顺帝初年,东北部的鲜卑频繁寇边,还杀死了代郡太守,时任乌桓校尉的耿晔便统领乌桓和汉朝东北边境诸郡的联军,出塞征讨,结果大破鲜卑,吓得鲜卑国数万人来降。升任度辽将军后数年间,耿晔又多次击败的叛逆势力,大名威震北方。若耿恭九泉之下有知,该当瞑目了。

不为大汉耻!东汉版斯巴达三百勇士缔造者——耿恭

石城子遗迹的耿恭雕像

———————▼—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