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这个北匈奴,并非西汉时北匈奴,西汉时北匈奴,已被陈汤给灭了,如今的北匈奴,乃是西汉时南匈奴的一部分。耿秉,字伯初,耿弇二弟耿国之子。于是,次年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十一月,明帝,继续耿秉之前提出的战略计划,以奉车都尉窦固为主将,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为副将,率精锐骑兵一万四千人,出敦煌郡昆仑塞(甘肃安西县附近),欲清剿北匈奴在天山的残余兵团,并剪除其布置在西域的爪牙——车师国。耿恭呢?
(南)匈奴怀其恩信 “匈奴闻秉去世,“举国号哭,或至剺面流血(这里的斴面流血,为勒内.格鲁塞所描述的匈奴人习俗---对地位极其崇高的逝者的尊敬,因而以短刀划破脸颊,任由血泪横流。)(耿秉)匈奴人简单的脑子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弯来产生怒火,他们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耿恭和所有人站在城墙上,以一种饿狼望着肥羊的心情望着刚被杀死还冒着热气的匈奴使者,两眼冒出绿光(饿的),然后就直接拿匈奴人当肥羊,烤了吃了!
耿恭的祖父耿况与其膝下六个儿子,全部成为东汉开国将领,他的六个儿子分别是:耿弇、耿舒、耿国、耿广、耿举、耿霸;七月,左鹿蠡王的北匈奴军队兵临疏勒城下。耿恭深知坚守疏勒城之不易,所以必须要先以一次胜利来激发守军的斗志,他趁匈奴人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招募来的数千民兵,出城迎战,匈奴人没有想到耿恭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的军队,心有怯意,又深知耿恭足智多谋,怕不小心吃亏,于是调转马头就跑,向后撤退,以静观局势。
被遗忘的东汉战神—耿恭。他派遣使者对耿恭说,只要投降,就会封耿恭为白屋王,并将自己女儿嫁给耿恭。司徒鲍昱坚持要救,据理力争:“情况紧急的时候置人于不顾,这样做对外容易纵容蛮夷的暴行,对内则寒世人之心。如果这个时候不救,以后迎战匈奴,谁还愿意去,陛下还怎么调兵遣将呢?如果现在发兵,四十天后他们应该可以回到关塞。”刘炟也是一代明君,最终同意了鲍昱的意见,下令耿秉、王蒙调动酒泉、敦煌等郡汉军救援耿恭。
在漫长的围城中,永平十八年翻过篇去,时下已是新皇帝新年号的正月,距离守城之初已经过去半年,城内弹尽粮绝,周围全是匈奴人以及听从匈奴人的西域诸国大军,耿恭所部就好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小小的孤岛,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范羌是耿恭的部下。03当范羌带着援军艰难赶到疏勒城时,耿恭及兵卒以为是匈奴人再次来攻,已经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此时,距匈奴人围城已逾半年,疏勒城汉军将士连耿恭在内仅剩26人。
受到匈奴攻击的车师后国再次倒向匈奴,9月,匈奴与车师后国联军再次围住疏勒城。面对这么优厚的条件,耿恭毫不为动,为了向北匈奴展示自己一战到底的决心,他在城头上,当着匈奴单于的面,杀掉匈奴使者,并吃其肉,喝其血,表示自己绝不会投降,这就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来由。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出色地阻击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疏勒城保卫战中,数百汉军为何能顶住两万匈奴军队的进攻?耿恭招募几千人出击北匈奴,匈奴骑兵逃散,跑到城下断了耿恭的水源。北匈奴单于知道耿恭已身陷绝境,想招降他,就派使者去游说耿恭:“你如果投降,单于就封你为王,赏你美女为妻。”耿恭假装同意,引诱匈奴使者登城,亲手把他杀死后,又在城头架上火堆,把匈奴使者的尸体放在火上烤,“(耿)恭乃诱其使上城,手击杀之,炙诸城上”。北匈奴派兵沿路追击,汉军且战且走。
匈奴血。然后发箭击中一名匈奴士兵,创口迅速溃烂,匈奴人于是大为惊恐,纷纷后撤,不敢围攻太急。匈奴知道疏勒城内弹尽粮绝,就派人喊话招降,表示愿意封王,并且把女儿嫁给耿恭。又派征西将军耿秉(耿恭的堂兄)屯酒泉,领太守事,以备匈奴人和羌人袭击。范羌听到城头响动,知道耿恭部又要发动攻击,于是大声呐喊:“我是范羌啊!我来迎接耿校尉!接你们回国!”疏勒城内顿时爆发出欢呼声,城门大开,双方相拥,涕泪交流。
匈奴的北单于就派了2万骑兵前来攻打车师国,耿恭派出三百士兵前来救援,然而在匈奴的铁骑之下简直是不堪一击。匈奴人是在草原上生长的,他们根本想不到箭上还能下毒,还以为汉军有神箭,都陷入了恐慌之中而且这个时候,老天也帮了耿恭一马,在匈奴人陷入恐慌的时候,突然天地变色,飞沙走石,箭矢还满天飞,匈奴人彻底崩溃了,他们都互相说,汉军可能真有神仙护体,太可怕了,赶紧跑吧。
匈奴人的铁骑在西域耀武扬威,势不可挡,南匈奴附汉称臣,北匈奴一路西迁。耿恭的堂兄耿秉曾向明帝提出平定西域战略:匈奴人撤了,耿恭却很淡定,西域焉耆、龟兹等国见机行事,归顺匈奴,匈奴单于见疏勒城久攻不下,看来得改变策略,匈奴使者一来,耿恭翻脸不认人,将他斩杀,只知数百汉军在西域孤城抵抗几万匈奴军,那一夜,耿恭和将士们在疏勒城中,“耿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冲,对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
岳飞心中第一战神非霍去病,他鏖战西域令匈奴绝望,此后远遁西去。公元74年,东汉帝国又决定对北匈奴继续打击,窦固、耿秉于蒲类海将匈奴击败,重新恢复设置西域都护府,由陈睦担任西域都护;耿恭凭借着自己的坚忍和智慧坚守住疏勒城,然而匈奴却在当年的六月,又对西域的车师前国展开攻击,焉耆和龟兹也在匈奴的威逼之下,脱离汉朝向西域都护陈睦进攻,陈睦不敌全军覆没;北匈奴的军队将关宠包围在柳中城。
留校尉耿恭守疏勒城、校尉关宠留守柳中城。但是范羌不怕,耿恭的部队里,没有一个窝囊废!汉军主将秦彭无奈站起身来,一声长叹:范羌,你接受现实吧,耿校尉他们已经死了,他们不可能还活着!范羌膝行上前,死死抱住秦彭的腿,怎么也不放他走,几个士兵赶紧冲上来,连拉带拽的把范羌往外拖。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城下“匈奴军队”中忽然远远传来一声熟悉的哭喊:“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尚有我汉家弟兄否?”
一人独守空城,击败匈奴2万大军,却被历史除名。汉章帝接受的就是这么一个繁荣富强的帝国,特别是在外交上,汉王朝的宿敌匈奴政权一分为二,与汉相距较近的南匈奴已经内附,而继续桀骜不驯的北匈奴也刚刚被东汉打败。公元74年,耿恭来到西域与匈奴作战。原来,一年前,汉军出征西域,进攻匈奴,大获全胜,暂时解除了匈奴对西域的威胁。谁知,汉军刚刚一撤,匈奴便卷土重来,出动两万大军进攻西域。匈奴将金蒲城围得水泄不通。
同年,西域都护府复立,陈睦被任命为都护,耿恭为戊校尉,屯兵于金浦城,关宠为己校尉,屯兵于柳中城,屯兵规模都只有数百人。故事的主人公校尉耿恭出自一个荣耀的家族,耿氏一族自开国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起,在东汉的二百年间,贡献了十几位将军、数十位校尉,子子孙孙前赴后继,只识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而耿恭将在西域大地上为他的家族增添一个惊心动魄的传奇。
耿恭。耿恭在疏勒城中挖井成功,在城上扬水示威,匈奴只得退去。范羌是耿恭的部下,去年耿恭被围困前,奉命到玉门关领取冬季补给。大冬天,范羌带领着这两千人翻越天山,”遇大雪丈余,军仅能至“。冒雪穿越封锁线勉强到达疏勒城下,连耿恭都没想到是范羌带援兵来了,还以为是与匈奴的最后一战,因为这时候加上耿恭自己,汉军将士就只剩26人了。羌乃遥呼曰:“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皆称万岁。
忽然,将军与士兵听到有人在城外大喊:“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尚有我汉家弟兄否?”将军泪如雨下:“兄弟,我们得救了,援兵来了,祖国的军队来接我们了……”《后汉书》:“先是恭遣军吏范羌至敦煌迎兵士寒服,羌因随王蒙军俱出塞。羌固请迎恭,诸将不敢前,乃分兵二千人与羌,从山北迎恭,遇大雪丈余,军仅能至。城中夜闻兵马声,以为虏来,大惊。羌乃遥呼曰:‘我范羌也。汉遣军迎校尉耳。’城中皆称万岁……”
你可能不一定听说过耿恭,但你一定听说过东汉开国将领“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论起来,耿恭是耿弇的侄子。南下西域的班超在一年时间内就使西域南道大部分地区的城邦重归汉朝版图,相比之下,由于一直没有遇到匈奴的主力部队而使耿恭的西域之行显得并没有那么顺利,直到这年的冬天。耿恭趁匈奴大军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敢死队冲杀匈奴的先头部队,匈奴骑兵不敌汉军,于是转而截断了疏勒城上游的水源。
匈奴人重兵围城,耿恭勇气倍增,他亲自站在城头与匈奴人搏战,汉军士气因之大增。耿恭趁着暴雨用毒箭射击匈奴人,毒液掺着雨水,横流城下,匈奴人死伤无数,不禁相互说道:“汉兵果有神灵保护,真可怕啊!”匈奴人苦攻多日,终无所得,不得不自金蒲城退军。北单于知耿恭已困,欲必降之,于是派使者对耿恭说道:“你若归降我,封你为白屋王。”耿恭佯装同意,引诱匈奴使者上城,亲手杀之,在城头支起架子,生火烤之,以辱单于。
二百多个日夜,这数百人顽强击退数万匈奴人多次进攻。自永平十七年始,在汉明帝刘庄的支持下,东汉先后发动了数次攻打北匈奴(匈奴自公元前60年始陷入内乱,后分裂为南、北匈奴,南匈奴南下归汉,被安置在河套一带,北匈奴则一直和汉朝敌对)的战争,均大获全胜。猝不及防的匈奴人面对从天而降的汉军,顿时大乱,汉军在匈奴阵营冲杀一通后,看着逐渐反应过来的敌军正慢慢集结,当机立断的耿恭果断下令撤退,不给匈奴人可乘之机。
匈奴一强大,西域各国纷纷投靠匈奴。面对两万人的匈奴大军,耿恭知道金满城危在旦夕,他让士兵们在箭镞蘸了毒药,然后对匈奴说:“我们汉朝的箭是神箭,中箭之后必出怪事。你们快点走吧。”匈奴离开后,耿恭想到匈奴肯定还会来报复,金满城矮小破败,疏勒城城高墙厚,于是带着东汉士兵离开金满城,来到疏勒城。匈奴车师的军队把疏勒城围住了,城里的东汉人并不着急,他们坐在城墙上,吃着馕包肉,故意让匈奴车师军队看看。
公元75年,东汉永平十八年六月,匈奴率两万大军围攻疏勒城(今新疆奇台县半截沟镇南部山区),守城的兵力只有耿恭和300勇士,将士个个悍不畏死,严防死守,占据绝对优势的匈奴怎么也攻不下,于是截断上游水源,围城,逼耿恭投降。匈奴人没有办法,于是以财色利诱,只要耿恭降了,就可做白屋王,赐美人,耿恭假装答应,等匈奴使者一来到城中,耿恭就把他捆在城头上,当着匈奴的面枭首示众,然后用火烤他的肉吃。
百余铁血大汉将士守孤城一年,二千援军恶战数万匈奴拯救大兵耿恭。情况大致如下:这年3月二万匈奴军队与汉帝国争夺西域,匈奴军队势如破竹,攻破了归附汉帝国的车师后国,招降了西域北部焉耆等小邦国。同时,疏勒城位于山南山北之间的要道之上,可以防止匈奴攻略山南各西域小国。范羌大喊:“我是范羌!不是匈奴人,是天子派兵来接耿校尉,救你们回国的!但回家的路依然艰险,范羌所部及耿恭残部受到了匈奴骑兵的猛烈追击。
长水校尉耿恭上书陈策,章帝陛下召耿恭进宫问言。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耿头儿,这个沉默的男人,北匈奴的煞星、疏勒城的奇迹,就此消失在了陇西的荒原之中,再也没回过帝都。耿头儿真是个天才,无论是中者立毙的神弩毒箭,还是先发制人的出城突击,都大大打击了北匈奴军队的气焰。「其实耿头儿的心,早在疏勒城就死了。「注2」疏勒城:包括百度百科在内的很多网络文字搞不清疏勒城在哪里,把疏勒城混淆为班超出使天山南道的疏勒国。
在西域,耿恭仅有的支持来自车师后部王的寡妻,她是远嫁塞外的汉族人的后裔,因重耿恭为人,一再冒着危险为耿恭提供匈奴的军事动向情报,同时,还将急需的给养粮饷送到疏勒。建初元年(公元76年)元月,耿恭的表兄弟耿秉被任命为征西将军,进驻酒泉,期望恢复汉朝对西域的领有,并派将军王蒙出塞,到柳中与交河城,实地评估西域形势。耿恭坚守疏勒城,牵制了北方匈奴势力在西域的扩张,创出了以寡敌众、保卫边疆的英雄业绩。
段彭点头示意让他进来,那名军官快步入内,倒头便拜:“小吏范羌参见太守。”段彭见他面带忧急之色,就问:“哦,你既不是本部人马,来见我有何贵干?”范羌说:“太守有所不知,在下是耿校尉帐下军官,之前奉命潜出疏勒城,到此处求援,并领取冬季衣物。一别数月,生死未卜,如今朝廷救兵已至,在下自请为向导,再赴西域,救出耿校尉他们。”说着豆大的泪珠滚了出来,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段彭见此也不免动容,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大汉三百男儿孤战万骑匈奴,战至十三人仍不屈不败。校尉耿恭率领着几百士兵与匈奴对战。夜色下匈奴士兵像发疯一样,在河边猛挖不止,明白过来的耿恭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因为匈奴在截流改道,河流在上游被彻底堵死,城内的河水流量迅速减少。匈奴又发起了进攻,汉军在城楼上的木石和弩箭仍然猛烈,但是匈奴明显的感觉到,城头上那些嘴唇干裂的士兵,很快就会投降了。车师国趁机反叛,和北匈奴一道进攻耿恭。笑谈渴饮匈奴血。
面对两万匈奴骑兵,耿恭没有自乱阵脚,他利用天降暴雨的良机,主动出机,偷袭匈奴兵营。对于耿恭的坚忍不拔,匈奴单于十分佩服,他派使节进入疏勒城,劝降耿恭。耿恭的部将范羌泣血求援,全体战士无不动容,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匈奴单于派出骑兵跟踪追击。曾出使匈奴不辱使命的郑众慨然上书皇帝,极力赞扬耿恭的功勋:“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
匈奴人虽凶残,但是心肠直,敬重英雄,他心生敬意,便诚意招降耿恭,并答应封他为王。”耿恭假装答应了,请匈奴使节一同上城头,不料到了城头后,耿恭当着匈奴大军的面,一刀结果了匈奴使节的性命,冲着匈奴单于喊道:“有敢来劝降者,同此下场!”然后在城墙上将使者的肉割下来烤着吃。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范羌挡住了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于是便用箭设向匈奴人。很快,驻扎西域的汉军被北匈奴人杀死大半,就连西域都护陈睦也被背叛的焉耆国和龟兹国所杀害。耿恭有气无力地回答:“好啊!你先上城来,我亲自给你写降书。使者大喜过望,立即爬上了城头。没想到的是,使者刚一上城楼,就被耿恭亲手砍了脑袋。于是,耿恭和汉军当着匈奴人的面,将使者烤熟,久违地吃了顿肉。范羌是耿恭的部下,千辛万苦杀回了汉朝,这次他参与这次军事行动,就是为了给汉军指路,救回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