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征服俄罗斯?

2019-06-29  公司总裁

大部分传奇人士来到俄罗斯,都会铩羽而归。

把目光投向俄国之前,拿破仑是一个战无不胜的神。

如果不是急着攻打苏联,希特勒不会死得那么惨烈。

再看本届世界杯上那些传说中的球星,一个个的仿佛都给带上了魔咒,让咱白花花的银子往外流。

莫斯科红场,傲视一切外来者。源自pixabay.com/rperucho

我们不禁要问:俄罗斯,为什么这么难搞?

抛开天气原因,俄罗斯人坚韧不拔的性格也是重要原因。为了维护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广袤的土地,有限的人民不仅需要强硬的国家领导人,自己也必须变得顽强、好战,并且热爱祖国。

那么,几千年来,俄罗斯有没有被征服过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今天,本星就化身大力扒粪神,来扒一扒那些曾经征服俄罗斯的人或物。

众所周知的蒙古人征服史,本文不作详细说明,主要从文化层面进行解剖。

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俄罗斯乃至世界上最大的东正教教堂之一。源自wikimedia/Alex Zelenko

 1、

从10世纪到现在,1000多年以来,东正教都在俄罗斯占有绝对地位,就算十月革命后,上帝离开了74年,但我们看今天的俄罗斯,仍然是东正教的天下。

不得不令人好奇:基督教这个来自以色列地区,起源于亚洲的宗教,怎么就成为了俄罗斯的国教?

10世纪末,中国已经进入宋朝,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摩尼教等外来宗教,加上儒释道等本土流派,中国社会宗教及文化可以说是百花齐放。

此时的俄罗斯,却还处于原始的多神教时期,把植物、动物奉为神明。比如森林里有林神、鸟神,水里有水怪和人鱼,家里有家神。

但从制度层面来说,俄罗斯已经建立起了统一的国家,并且还在不断开疆拓土,变得庞大。

这种时候,统治阶级急需一个统一的信仰来巩固中央集权,于是,改革者出现了。

弗拉基米尔大公,源自wikimedia

弗拉基米尔大公,俄国历史上享有盛名的国王,在公元988年接受了来自拜占庭的东正教作为国教。

自古以来,这片土地都盛产强硬的领导人,做事雷厉风行,令人敬畏。为了让民众放弃多神教,转而信仰东正教,大公捣毁了此前的所有神像,并派出亲兵,把整个国家的民众都赶到了第聂伯河畔。

当着老百姓的面,大公带着自己的儿子,东正教的神父们,亲自下到河水中,指导民众抛弃多神教神明。

“看吧,这就是你们的神,他们已经随着河水远去,不会再护佑你们。”

在敕令人民受洗前,弗拉基米尔接受了东正教主教洗礼。源自wikimedia/弗拉基米尔大教堂壁画的素描

弗拉基米尔还发布诏令:所有臣民必须到河中受洗,以表示皈依基督的决心,有违背的,或者拖着不去的,无论穷人还是富人,无论乞丐还是奴隶,都将是我的敌人。

转信东正教后不久,基辅(当时俄国首都,位于今乌克兰境内)建立了一座中世纪拜占庭风格东正教教堂——圣索菲亚大教堂,很快成为当时俄国的宗教、政治和文化中心。源自wikimedia/Paweł“pbm”Szubert

就是在这样强硬的手法下,弗拉基米尔带领人民走进一个全新的东正教的世界,并且传承千年,直到今天。

俄罗斯7月平均温度0℃-27℃,1月平均温度5℃-零下50℃,冬季严寒漫长,大部分地方不适合生存。图为冬季非常寒冷的西伯利亚地区。源自pixabay.com/jackmac34

2、

俄国崛起的历史并不长。

东正教引入后,虽然有过一段时间的超常发展,但仍然是东欧一个落后国家,在欧洲中心主义者眼中,这个国家除了大,其他不值一提。

17世纪末,文艺复兴和资本主义兴起,欧洲已经把其他国家远远抛在身后。

按照一般文章的调性,改革者又该出现了。

彼得大帝,源自wikimedia

没错,彼得大帝,另一位雷厉风行、有抱负、有理想的帝王,他派人到西欧学习了先进的科学技术社会文化后,立即拉开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不容许有任何争议。

比如,成年男子留胡须,是俄国人守旧、落后的标志,当各地领主前来祝贺时,彼得大帝竟然拿起剪刀,亲自剪掉了他们的大胡子。

有作家这样描述当时的场面:“那些领主大吃一惊,面面相觑。自从成年以后,他们的下巴第一次领略到与新鲜空气接触的清爽感觉。”

他还发布敕令:剪胡子是俄国人应尽的义务,除神职人员外,禁止任何人蓄须。甚至推行高额胡须税,被迫缴了税的人不仅心情沉重,还会获得一句雪上加霜的忠告:“胡须是一种无谓的负担”。

人民的穿着也要管。敕令指出必须以欧式服装取代传统服装,并且在城里最显眼的地方悬挂新衣服的样式,禁止旧式服装缝纫销售。对于拒不改变的人,警卫队有权逮捕并要求其缴税,如果不缴,就会被剪掉长及地面的衣摆。

当然,这些都是细节。事实上,彼得大帝对于经济、政治、军事、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都不放过。颇为惨烈的一件事情是,为了打击保守势力,他竟然处死了自己的儿子。

彼得宫,彼得大帝亲自参与设计,带有典型的西方巴洛克时期艺术风格。分别源自pixabay.com/falco,IgorShubin

正如思想家别尔嘉耶夫所言:“彼得大帝的改革对人民是如此巨大的痛苦,但没有彼得的强制性改革,俄罗斯就不能完成自己在世界历史中的使命,也不能在世界历史上获得自己的发言权。”

没错,经过彼得大帝的改革,俄国成为世界强国的前景已经如此明朗,他带领俄国逐渐走上历史的中心舞台。

虽然,这基本是一个全盘西化的俄国。

圣彼得堡,俄罗斯帝国时期首都,传说是彼得大帝模仿阿姆斯特丹所建,被称为俄罗斯“最欧洲的城市”。源自wikimedia/AlexTref871,Florstein

3、

俄国历史上有不少女沙皇,但能被尊称为大帝的,只有叶卡捷琳娜二世。

她发动政变,把丈夫从皇位上拉了下来,开始俄国的富国强兵之路。

对外扩张自不必说。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位期间,击败了俄国的老牌敌人:土耳其、瑞典,还和普鲁士、奥地利一起瓜分了波兰。

一句名言显示出她的霸气自信:假如我能活到两百岁,全欧洲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

年轻的叶卡捷琳娜二世,源自wikimedia

但千万别以为叶卡捷琳娜二世是一个只晓得打仗的暴君,她在文化方面的改革同样深入人心。

早年她读了许多西欧启蒙思想家的作品,比如法国伏尔泰、孟德斯鸠。掌权后她也积极推动俄国文化发展,办学校,提倡文学创作,甚至还把撩倒的狄德罗请过来,豪爽地付出高额薪水。

当时的法国,在欧洲的势力和影响都达到顶峰,叶卡捷琳娜二世也追随着这股潮流,让法兰西文化在俄国流行起来。

她穿法式礼服,亲自翻译法国小说,表演法国戏剧,甚至推动法语成为贵族之间的交流语言,当时的圣彼得堡,俨然第二个巴黎。

叶卡捷林娜二世统治期间,欧洲文化潮流已经演变为古典主义,这一理念被引进了贵族建筑——叶卡捷琳娜宫(沙皇村)的园林艺术中。源自wikimedia

这么做的直接结果是,俄罗斯文学发展和文学语言形成深受法国宫廷文化影响,大量作家模仿法语写作风格。

举一个著名的例子。创立了俄罗斯民族文学和文学语言,国宝级别的普希金,在早期作品中就学习过法国诗人安德烈·谢尼埃的风格,并且他精通法语,在贵族学校中的绰号是法国人普希金。

那个年代正好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俄罗斯文学语言形成的时候。按照俄国评论家别林斯基的观点,俄罗斯文学就像其民族发展一样,是一种非原生的、移栽的植物。

另外,俄国民众敬爱的叶卡捷琳娜大帝,她也并非俄国人,而是普鲁士人。

首都莫斯科。源自wikimedia

4、

也就是说,1000多年来俄罗斯这片土地,不断受到欧洲文明的洗礼,尽管它大部分国土都在亚洲。

这种奇特的组合方式,产生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连俄罗斯人自己都闹不清楚,他们到底是欧洲人,还是亚洲人?

叶卡捷琳娜二世死后不久,俄国的知识分子就吵了起来。

其中一群被称作斯拉夫派的,认为俄国是一个具有独特传统的国家,彼得大帝改革前的传统俄罗斯各方面都优于西方。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俄罗斯应该是亚洲国家。

古代俄罗斯人的日常装束。源自wikimedia

跳出来反对的那群人被称作西欧派。他们认为俄国比起西方,发展虽然相对停滞,但怎么样都是西方的一部分。所以,俄罗斯是欧洲国家。

然而这样的争论有结果吗?

千百年来俄罗斯人一直生活在文明的十字路口,他们接受欧洲文化,也吸收亚洲文化。

正如俄罗斯权威的欧亚主义者列夫·古米廖夫所说:人类不是以欧洲为唯一中心的整体,而是由若干“不同景观”组成的多姿多彩的混和体。俄罗斯是一个融合西方与东方元素的独特国家。

但这并不能结束任何一方的纷争,直至今天,这仍然是一个困扰俄罗斯人的严重问题。

当然,他们从不会承认曾被欧洲文化或亚洲文化所征服。虽然今天到俄罗斯,看到的是满大街的欧洲风情,以及,斯拉夫派所尊崇的传统文化东正教,也是来自亚洲。

但是,没有人会承认。

俄罗斯,当然是一个独特的国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