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名老中医 / 【陈潮祖:头痛兼手心热案】

0 0

   

【陈潮祖:头痛兼手心热案】

2019-07-06  昊晟堂

头痛兼手心热案

张某某,女,57岁。1997年3月6日初诊。

刻诊:头痛,手心热数年,四处治疗效果不好,舌红,苔黄腻,脉滑数,余常。

处方一:

青蒿20g    黄芩10g    茯苓20g    陈皮10g

甘草10g    枳实15g    青黛10g    竹叶10g

滑石20g    麻黄 5g     法半夏15g

              7剂,水煎服

3月10日二诊:症状略有缓解,全身酸软,腰痛,口干不欲饮水,小便黄,舌红,苔黄腻而干,脉沉细而数。

处方二:

青蒿30g   黄芩10g   茯苓15g   陈皮10g

甘草10g   枳实15g   青黛10g   麻黄 5g

滑石20g   竹叶10g   石膏30g   粳米30g

麦冬15g   生地20g   丹10g   法半夏10g

北沙参15g

             7剂,水煎服

3月17日三诊:诸症明显减轻,舌红,苔白微腻少津,脉沉细。

处方三:三仨汤合知柏地黄丸加减。

按:患者一诊头痛,手心热数年,舌红,苔黄腻,脉滑数,此为少阳三焦湿热。少阳三焦联系最广,外通皮毛,内联肝胆,上系心肺,中近胃肠,下出肾系,表里上下,无所不包。少阳三焦湿热,湿热熏蒸则舌苔黄腻,脉滑数;阳气为湿浊所遏,气郁化热,灼津伤阴,故见手心热,舌红;湿热循三焦上攻,蒙扰清窍故头痛。治以清热除湿,方以蒿芩清胆汤,竹茹易为竹叶,加麻黄叶天士曾指出,邪留三焦,亦如伤寒之少阳病,但伤寒之邪自表入,邪在少阳,法当和解表里之半。温邪上受,首先犯肺,肺卫之邪若不逆传内陷,留恋少阳三焦,水液失调,即呈湿热。治疗少阳三焦湿热不可过用寒凉,以免遏其阳气。方中黄芩、青黛清泄肝胆之热,青蒿清透少阳之邪,使热有外出去路,四药功在清热透邪,此上清之法也。陈皮芳香化湿,半夏燥湿,二药恢复脾运,此调中之法也。茯苓、滑石淡渗利湿,二药引导湿热下行,此下夺之法也。枳实降泄胆胃,陈皮醒脾利气,又在通降气机,令其流畅,此气津并调之法也。竹茹偏于清热化痰,易为竹叶清热除烦之力更强,且生津利尿,加强导热下行之功;麻黄虽性温可散寒,但本方中用量极轻,且配合大量清热之药,去性取用以取其发汗利水之功用,使湿热上下分消。纵观全方,既有消除病因,解其郁热之清热药,又有恢复少阳三焦津气流通之行气除湿之药,虽侧重清泄,仍不失为上下分消之法。

二诊患者症状已略有缓解,其全身酸软,腰痛,口干不欲饮水,小便黄,舌红,苔黄腻而干,脉沉细而数,为湿热病后期,余湿余热未尽,气阴两伤之证候。全身酸软,腰痛为气阴两伤,肌肉形体失养,元气虚损;余热未尽,湿热未全消,故小便黄而舌红,气阴两伤故口干,湿尚未清故不欲饮水,苔黄腻而干、脉沉细而数为湿热气阴两伤之征。治以清热除湿兼益气生津,故在原方基础上合竹叶石膏汤加减。人参、麦冬益气生津,使余热得清,气液得复,形体得养,石膏寒凉伤胃,配甘草粳米扶助胃气。全方一则继续巩固所得之疗效,以尽祛其湿热,二则益气生津,清补并行。

三诊患者症状已明显减轻,舌红,苔白微腻少津。脉沉细是其湿热气津两伤尚未全复,故以三仁汤合知柏地黄丸善后,取三仁汤清热利湿,宣畅湿浊,知柏地黄丸滋阴降火之功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