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道】古代著名的文人雅集

2019-07-16  潇湘水云...

清代张潮在《幽梦影》中写道:

“人莫乐于闲,非无所事事之谓也。

闲则能抚琴,闲则能游名山,

闲则能交益友,闲则能饮茶,

闲则能著书,

天下之乐,莫大于是。

古代文人墨客们一有空闲,就会约三五知已,到绿郊山野,松风竹月,烹泉煮茗,吟诗作对。这种以文会友的聚会在古代称之为“雅集”。

何谓雅集?

雅集指的是中国古代文人雅士

聚在一起,

通过焚香、挂画、瓶供、

吟咏诗文、抚琴、礼茶等

艺术形式陶冶情操的小型聚会,

内容和形式有点类似于现代的沙龙。

“雅集”既然是“集”,

必须有雅人,有雅事,

还要有雅兴,

这就是所谓的“雅集”。

宋徽宗 文会图(唐十八学士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雅集上,文人墨客吟风弄月,诗文相合,琴、棋、书、画、茶、酒、香、花也来凑凑热闹、敲敲边鼓。

那些历史上著名的雅集,随便翻开一页,都流光溢彩,令人神往。

梁苑之游

领袖:梁孝王刘武

名士:邹阳、严忌、枚乘、司马相如、公孙诡、羊胜等

时间:西汉,距今约2200年

现址:河南省商丘市梁园

西汉很多王侯热衷于延揽文士,犹以梁孝王刘武最为著名,他是汉景帝胞弟,最为窦太后疼爱。

梁苑,也叫“梁园”,又名“兔园”,是刘武所建的一处私家园林,他雅好文翰,广泛结交当时的文人名士,如司马相如、枚乘、邹阳等皆为其座上宾客,许多人长期居住园内,乐而忘返,“梁园”因此而闻名。唐朝诗人李白有诗云:“一朝去京国,十载客梁园”,用的就是这个典故。这在史上称之为“梁苑之游”。

清 袁江《梁园飞雪图》故宫博物院藏

画上题款:“梁园飞雪,庚子徂暑,邗上袁江画”。袁江将梁园安排在冬天的雪景中:豪华的宴筵,殿堂中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杯觥交错,在雪片纷纷扬扬中,别有一番风味。而且,由于大雪的覆盖,屋顶的瓦楞模糊地与细密的格窗、文饰等形成强烈的对比。色彩的敷着利用屋顶的白色,衬托出建筑物的绚丽斑斓的彩画,同样也别具风味。

西汉一些著名的文学作品如枚乘的《柳赋》、路乔如的《鹤赋》、公孙诡《文鹿赋》、邹阳《酒赋》、公孙乘《月赋》、羊胜《屏风赋》、邹阳《几赋》、司马相如的《子虚赋》等都是在梁园完成的。

孟浩然的一句诗可以概括出梁苑之游的规模:“冠盖趋梁苑,江湘失楚材”。不过梁苑之游还只能算文人聚集,不算真正的雅集活动。

邺下之游

领袖:曹丕、曹植

名士:“建安七子”(王粲、刘桢、徐干、陈琳、阮瑀、应玚和孔融)、蔡文姬(蔡琰)等

时间:三国时期,距今约1800年

现址:河北省临漳县

三国时期,曹操定都邺城,他与儿子曹丕曹植都喜欢交游名士,因此文士云集邺下,经常集宴云游,诗酒酬唱。

明 王问《建安七子图》绢本

曹丕在《又与吴质书》中回忆当时的盛况说:“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连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

当时文风极盛,成一时风气。所以后人评价说“诗酒唱和领群雄,文人雅集开风气”。邺下聚会,开创了文人雅集的先河

金谷园雅集

领袖:石崇

名士:“金谷二十四友”(潘岳、左思、陆机、陆云等)

时间:西晋,距今约1750年

现址:无迹可寻,位置据考证在河南省洛阳市东北

石崇,西晋时期有名的权臣,《世说新语》将其列入“汰侈”类,在历史上他以生活奢靡而留名。其实,当时他也是颇有文名的,他建有一座别墅,因金谷水贯注园中,故名之曰“金谷园”。

明代画家仇英绘《金谷园图》,画中园林奇花异木皆备,珍禽悠然自得。园主石崇与众人娱乐,神态悠然。

金谷园随地势高低筑台凿池而成,郦道元《水经注》谓其:“清泉茂树,众果竹柏,药草蔽翳”,是当时最美的花园。石崇曾在金谷园中召集文人聚会,与当时的文人左思、潘岳等二十四人结成诗社,史称“金谷二十四友”。

王诜款 《金谷园图》

元康六年,征西大将军王翊从洛阳还长安,石崇在金谷园中为王翊设宴饯行。王翊一行及石崇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所有宾客赋诗述怀,宴后把所赋诗篇录为一集,命名为《金谷集》,石崇亲作《金谷诗序》(今已亡佚)以记其事,金谷园雅集也被世人传为佳话。后人称这次聚会为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文人雅聚。

清 华喦 金谷园图轴 纸本设色 178.7x94.4cm 上海博物馆藏

兰亭雅集

领袖:王羲之

名士:谢安、孙绰、王凝之、王徽之等

时间:晋穆帝永和九年,距今约1660年

现址:浙江省绍兴城西南兰渚山下

仇英(款) 兰亭雅集图

金谷园雅集影响极大,据说后来的兰亭集会完全照这个样板来进行。据《世说新语·企羡》载,“王右军得人以《兰亭集序》方《金谷诗序》,又以己敌石崇,甚有欣色”。东晋王羲之曾与二十多个文人聚会,这便是有名的兰亭之会。

(传)唐寅 兰亭雅集图 手卷

永和九年的三月三日,在会稽山阴之兰亭,会稽内史王羲之召集著名文士谢安、孙绰、王凝之、王徽之等四十一人,“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曲水流觞,诗文吟咏,成诗数十首,王羲之把大家所作的诗集在一起,乘兴挥毫,写下文辞与书法并绝千古的《兰亭集序》,兰亭集会也因此成为雅集史上的传奇。

唐 冯承素摹《冯摹兰亭序》卷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滕王阁雅集

领袖:阎伯屿(时任洪州牧)

名士:王勃等

时间:唐高宗上元二年,距今约1300年

现址:江西省南昌市西北部沿江路赣江东岸

滕王阁是滕王李元婴任洪州都督时修建的,李元婴是唐高祖李渊的幼子,唐太宗李世民的弟弟,很有艺术才情。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675年),洪州牧阎伯屿于九月九日大会宾客,让其婿吴子章作序以彰其名,在场文人很多,都假意谦让,王勃却提笔就作。

元 唐棣《滕王阁图》卷,纸本水墨 27.5 x 84.5 cm,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阎伯屿初以“更衣”为名愤然离席,后来听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大惊“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出来站在王勃身边观看他写完此序,并请上席,极欢而罢。据《唐摭言》说,王勃做此文时才14岁。

元 夏永 《滕王阁图》24.7x24.7cm 波士顿美术馆藏

韩愈在《新修滕王阁记》中说:“愈少时,则闻江南多临观之美,而滕王阁独为第一,有瑰伟绝特之称。”  

《新唐书·文艺传》记滕王阁诗会为:“九月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阁,宿命其婿作序以夸客,因出纸笔遍请客,莫敢当,至勃,泛然不辞。都督怒,起更衣,遣吏伺其文辄报。一再报,语益奇,乃矍然曰:‘天才也!’请遂成文,极欢罢。”  

香山九老会

领袖:白居易

名士:胡杲、吉玫、刘贞、郑据、卢贞、张浑、李元爽和释如满

时间:唐代,距今约1200年

现址:河南省洛阳市

白居易在晚年期间,对仕途是心灰意冷,与胡杲、吉玫、刘贞、郑据、卢贞、张浑、李元爽和释如满八位长者,在洛阳香山结为九老会,隐山遁水,坐禅谈经。

宋 马兴祖 《香山九老图卷》绢本水墨设色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白居易自号“香山居士”,在居住香山寺期间,写下了《香山九老会诗序》。白居易《香山雅集》的故事即由此而来,在中国历史上影响很深。如今的香山寺内,还保存着九老堂建筑。

宋人画 《香山九老图》

据说白居易曾经把自己所作的八百多首诗稿存放在香山寺藏经堂内,供今人缅怀。白居易在《香山寺》诗里这样写道:

“空门寂静老夫闲,

伴鸟随云往复还。

家酿满瓶书满架,

半移生计入香山。”

这首诗写出了白居易等九位长者在居住香山寺期间的闲适生活。

明 周臣 《香山九老图》

西园雅集

领袖:驸马都尉王诜

名士:苏轼、苏辙、黄庭坚、秦观、李公麟、米芾、蔡肇等

时间:北宋元丰年间,距今约1000年

现址:无迹可寻,位置据考证在河南省开封市解放大道北段河大附中大门附近

西园是宋初“功臣”王全彬的后裔、“将门之子”王诜的宅第。王诜(公元1048—1104年),北宋贵族、文人中的卓越画家,字晋卿,太原人。

王诜《西园雅集图》

王诜自幼天资聪颖,过目不忘,诸子百家无所不知,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整日与文人雅士吟诗作画。

传赵孟頫《西园雅集图》

元丰年间,苏轼、苏辙、黄庭坚、秦观、李公麟、米芾、蔡肇、李之仪、郑嘉会、张耒、王钦臣、刘泾、晁补之以及僧人圆通、道士陈碧虚等人雅集于王诜府邸西园,故称“西园雅集”。

李公麟《西园雅集图》 

当时李公麟作《西园雅集图》,米芾作《西园雅集图记》以记其盛,“西园雅集”于是成为令后世文人墨客钦羡追慕不已的文坛佳话。

刘松年 《西园雅集图》

玉山雅集

领袖:顾瑛、杨维桢

名士:黄公望、倪瓒、王蒙、张渥、王冕、赵元等

时间:元末,距今约600年

现址:江苏省昆山市巴城镇正仪街道区

顾瑛(公元1310-1369年)是元后期江南名士,名瑛、一名仲瑛,字德辉,号金粟道人。顾瑛与倪云林、曹梦炎并称为江南三大巨富。

元末,顾瑛在自家玉山草堂召集时人雅集,由杨维桢主盟,前后持续二十年,参与其中的文学家与艺术家多达三百余人,一时名流如云。

元四家黄公望、倪瓒、王蒙三家先后都出入过玉山草堂,元末江南文人画家中的重要代表张渥、王冕、赵元都留下过诗书画作合壁。元诗中,颇有一些写于“玉山佳处”。

后世记载:“元季知名之士,列其间者十之八九……其宾客之佳,文词之富,则未有过于是集者……文采风流,照映一世,数百年后,犹想见之”。

《玉山雅集图》

此次雅集,大画家张渥用李公麟法作《玉山雅集图》,杨维桢为之记,文中赞雅集:“称美于世者,仅山阴之兰亭,洛阳之西园耳,金谷龙山而次弗论也。然而兰亭过于清则隘,西园过于华而靡也,若今玉山之集非欤。”

以之与王羲之的“兰亭雅集”、王诜的“西园雅集”相提并论,可谓推崇至极,这也就确立了顾瑛“玉山雅集”在文化艺术史上的地位。

纵观古今,

历代文人雅士迭出,

文人雅集之所以能够把文人凝结在一起,

便是因为一种文化的力量,

文人在其中所追寻的,

正是一种文化上的认同感。

相比起现代人早已被所谓的饮食文化,

熏得乌烟瘴气的饭局聚会,

古人的依山傍水,

清脍疏笋是何其诗意畅快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