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天英 / 我的图书馆 /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

0 0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2019-07-17  伟天英

将勾践称之为“风流人物”也许有些名不副实了,在常人的认知中,这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盖世枭雄,在卧薪尝胆、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这些故事的背后是他隐忍和睚眦必报的天性凉薄,也是争议千古的原因。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他的“狠”人尽皆知,然而当笔者读到古籍《吴越春秋》时,才发现自己的认知还是肤浅了点。

这是东汉赵晔所撰的一部杂史,虽然不是官修正史,但也绝非野史,与正史的区别仅仅在于体裁和范围而已。作者成功勾勒出春秋末年吴越争霸的壮阔历史画面,塑造了形形色色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而这当中,勾践的人物形象最为丰满。

耀眼而卑鄙--一代狠人的出场

在春秋末期的两次“弭兵会盟”之后,晋国从与楚国的死斗转向六卿之间的内讧,而楚国自庄王以降历代萎靡不振,争霸的主战场由中原转移到了吴越两个尚未开化的乡巴佬。

吴国首先强大了起来,在吴王阖闾、齐人孙武、楚臣伍子胥和伯痞的合作下居然打破了郢都并上演了“鞭尸”的好戏,若不是申包胥在秦庭的那一哭,数百年惦记着“问鼎”的楚国就被灭国了。

话说此时的越王允常寻思着趁火打劫,发兵攻入吴境,匆忙回师的吴军很快打得越国怀疑人生,两国的梁子就此结下。

公元前497年,越王允常去世,落井下石的人成了吴国,一代霸主阖闾带着大军浩浩荡荡地杀奔越国,试图一劳永逸的消灭这个拖后腿的家伙。

至此,勾践也将闪亮登场了。

越王勾践(约前520年―前465年),姒姓,本名鸠浅,古时华夏文字彼此不同,音译成了勾践,又名菼执,夏禹后裔,越王允常之子,春秋末年越国国君。

勾践的第一次出场是耀眼而卑鄙的。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槜李之战

元年,吴王阖庐闻允常死,乃兴师伐越。越王勾践使死士挑战,三行,至吴陈,呼而自刭。吴师观之,越因袭击吴师,吴败于槜李,射伤吴王阖庐,阖庐且死,告其子夫差曰:“必毋忘越。”--《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不知道勾践如何做的思想动员工作,这群尚未开打就大喊大叫并抹脖子的勇士让久经战阵的吴兵一脸懵逼并停下来看热闹。趁着这一瞬即逝的机会,勾践指挥越军突袭并大败吴军,还射伤了吴王阖庐。

哪怕有伍子胥和孙武压阵也没架住如此流氓的招数,又气又怒的一代霸主阖闾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挂了。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夫差和勾践

战后,两国的仇恨得到了进一步巩固,而吴国只是小败,其骨干三人组还在,伯痞还不是奸臣,孙武还在吴国当差,伍子胥还没有跟君王翻脸,而夫差则心心念念着要报仇。

彼时的勾践按说还只是一个小年轻,小胜之后沾沾自喜并一心想着吞并吴国,三年后他不顾范蠡劝阻,带着大军来扩大战果。

吴王闻之,悉发精兵击越,败之夫椒。越王乃以余兵五千人保栖于会稽。吴王追而围之。--《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作为曾经的霸主,吴国显然不是什么纸老虎:勾践一战溃不成军,二战带着带着五千残兵败将被围在家里,这种要血池PK的节奏,令勾践终于第一次感觉到迷茫:时而后悔轻率,时而要拼死突围,时而又想活下去。

乃令大夫种行成于吴,膝行顿首曰:“君王亡臣勾践使陪臣种敢告下执事:勾践请为臣,妻为妾。”吴王将许之。子胥言于吴王曰:“天以越赐吴,勿许也。”种还,以报勾践。勾践欲杀妻子,燔宝器,触战以死。--《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还好吴国还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小人--伯痞,自此黑化的他贪财好利而又善于说道,在文种的建议下,越王用财货成功打动了伯痞,伯痞又顺利地说服了夫差。

嚭因说吴王曰:“越以服为臣,若将赦之,此国之利也。”----《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装孙子当奴隶:《吴越春秋》里勾践的吴国之行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吴越春秋》在隋朝轶散的两章恰恰就是阖闾去世以及夫差报仇的情节,因而上一节只能采用《史记》的记载。后面的故事在《史记》中不过聊聊数笔,远不如《吴越春秋》来的精彩。

而越王勾践面对的不是城下之盟,而是本人必须参加的屈辱受降仪式,面对夫差时所有的尊严和仇恨为了“存越”的目标都必须抛之脑后。

见夫差稽首再拜称臣,曰东海贱臣勾践,上愧皇天,下负后土,不裁功力,污辱王之军士,抵罪边境。大王赦其深辜,裁加役臣,使执箕帚。诚蒙厚恩,得保须臾之命,不胜仰感俯愧。臣勾践叩头顿首。'吴王夫差曰:'寡人于子亦过矣。子不念先君之仇乎?'越王曰:'臣死则死矣,惟大王原之。'

这是勾践和夫差两位君王的第一次见面,勾践的姿态可谓放的够低,当然,身为阶下囚的他并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本。而夫差显然并不相信对手的鬼话,但他的内心是极度满足的,这种快感很快将带给他一些错觉。

太宰嚭谏曰:'子胥明于一时之计,不通安国之道。愿大王遂其所执,无拘群小之口。'夫差遂不诛越王,令驾车养马,秘于宫室之中。--《吴越春秋·勾践归国外传第七》

伯痞是一个收钱办事的诚信小人,他不光想方设法保住了勾践的性命,同时出于嫉妒,他时不时就给伍子胥来上一个会心一击,将其定义为“明于一时之计”的小聪明,一次又一次的给夫差上眼药水。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至此,勾践夫妇的性命暂时保留了下来,但他的噩梦才刚开始。

越王服犊鼻,著樵头夫人衣无缘之裳,施左关之襦。夫斫剉养马,妻给水、除粪、洒扫。三年不愠怒,面无恨色。

曾经的一国之君每天穿着佣人的短裤,戴着樵夫的头巾,(他的)夫人穿着没有花边修饰的裙服,二人每天在夫差的眼皮底下干着奴隶的活,三年的时间表现得天衣无缝。同来的还有范蠡,这位后世公认的不世谋臣每天恭恭敬敬地向他的主君行礼,并一声不吭地打下手。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夫差逐渐被感动了,他居然认同了君臣二人:“彼越王者,一节之人;范蠡,一介之士,虽在穷厄之地,不失君臣之礼。寡人伤之。”准备把他们打发回去。

昔桀囚汤而不诛,纣囚文王而不杀,天道还反,祸转成福。故夏为汤所诛,殷为周所灭。今大王既囚越君而不行诛,臣谓大王惑之深也。得无夏殷之患乎?

聪明人还是有的,孙武早就因为看不下去而跑回了齐国,但伍子胥还在坚守,他的一番话点醒了夫差这位曾经英明的君主:当下被囚禁的勾践与当年夏台的商汤、羑里的姬昌实在太像了,是不是放虎归山,夫差犯了嘀咕。

而一心回国的勾践看懂了夫差的动摇,于是开始了他最为悲壮的表演。

越王因拜:'请尝大王之溲,以决吉凶。'即以手取其便与恶而尝之。因入曰:'下囚臣勾践贺于大王,王之疾至己巳日有瘳,至三月壬申病愈。'... ...吴王大悦,曰:'仁人也。'

在做牛做马三年之后,对方的翔也尝过味了,为此勾践还落下了口臭的毛病(越王从尝粪恶之后,遂病口臭)。但这些滔天的屈辱在夫差眼里却屁都不是,一句“好人啊”(仁人也)就打发了。

但他还是终于决定方勾践回国,并非他蠢,而是勾践的隐忍的确超出了正常人的思维极限,让夫差误认为这是一个只求活命的小人,将这样一个毫无威胁的窝囊废放回去,对于志在争霸中原的夫差而言并不算什么。

卧火抱冰:史上最坚定的决心

望见大越山川重秀,天地再清。王与夫人叹曰:'吾已绝望,永辞万民,岂料再还,重复乡国?'言竟掩面,涕泣阑干。

装够了孙子勾践终于回到了越国。

想来古往今来装孙子的最高境界想必莫过于此了,但既然是“装”孙子,那就还不是真的,为的是以后能当爷,可是有多少人装着装着却真成了孙子,勾践能行吗?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夫差不可能大方到归还越国故土,勾践不过是吴国分封出来的附庸罢了,他面对的是“吴封地百里於越,东至炭渎,西止周宗,南造于山,北薄于海。”的百里之地和“人民不足,其功不可以兴”的窘境。

后面的事情就是一代狠人勾践的表演时光了。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越王念复吴仇非一旦也,苦身劳心,夜以接日。目卧,则攻之以蓼;足寒,则渍之以水。冬常抱冰,夏还握火。愁心苦志,悬胆于户,出入尝之,不绝于口。中夜潸泣,泣而复啸。--《吴越春秋·勾践归国外传第八》

回国后的勾践每天通宵达旦的工作,眼睛乏了用苦菜来熏,脚凉了就用冷水浇透,夏天抱着火炉,冬天卧着冰块,进出房门就要舔一口苦胆,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要报仇的节奏。

然而吴国的经历如同噩梦,依然时刻在困扰着这位立志报仇的君王,他半夜时常常哭泣起来,哭泣之后又是长啸。

但勾践终归还是克服了心理阴影,在变得足够强大之前,哪怕回了家还要继续装孙子,他通过不断的进贡巩固了夫差眼中的窝囊废形象,后者一高兴,就将勾践的封地增加到“东至于勾甬,西至于槜李,南至于姑末,北至于平原,纵横八百余里”。

依靠众大夫打下的基础以及回国后七年众君臣的齐心协力,越国逐渐走出了战败的阴影而再次强大起来。

众人的结局:各得其所吧

早在勾践回国之时,夫差和伍子胥的裂痕已经不可修复,在尝粪事件中,经过伯痞的分析,伍子胥的忠心甚至比不过勾践这个奴隶马夫(寡人有疾三月,曾不闻相国一言,是相国之不慈也)

后来夫差处死了伍子胥并穷兵黩武北上与晋、齐争霸,算上与楚、越两国的世仇,已经陷入四面树敌的地步,而这一切都在范蠡的算计当中。

通过坚决贯彻范蠡“亲于齐,深结于晋,阴固于楚,而厚事于吴”的外交战略孤立了吴国,并通过偷换煮熟的稻种和送西施郑旦两位美女的方式麻痹了夫差。

没有等到“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勾践在归国后第九年就趁这吴军北上中原争霸之际狠狠地捅了一刀子。此后攻守易形,越国数次成功打败元气已伤的吴国,最后将姑苏城铁桶式地围了三年并将其攻破,此时距离槜李之战的初次出场已经过去21年了。

笔者一直认为,吴国之败在于受晋国争霸思维的影响太深,他们先后打败楚国和越国都未能转化为实际攻城略地的战果,却相信自家分封出去的越国能够成为吴国霸业的助力。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夫差此刻终于意识到错误所在,在羞愧中结束了传奇的一生,而四不安心的是,哪怕死了还是有一个无颜面对的人。

“勾践怜之,乃使入谓吴王曰:‘吾置王甬东,君百家。’吴王谢曰:’吾老矣,不能事君王!’遂自杀。乃蔽其面,曰:’吾无面以见子胥也!’”--《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勾践则将最后的一丝怜悯给了夫差,这是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孤独的霸主

此后的霸主勾践就不再需要这种的情感了,在最后的争霸战争中,构建带领的越国大放异彩,“乃以兵北渡淮,与齐、晋诸侯会於徐州,致贡於周。周元王使人赐勾践胙,命为伯。”

带着周王室的腊肉之后勾践大会诸侯,成为春秋历史上最后一个霸主。

然而,就在勾践大会诸侯,在盟主位置上飘飘欲仙的时候,一瓢冷水当头砸下--主要谋臣范蠡不辞而别了。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情商之圣”与西施开始了新的传奇

关于范蠡为何要走,主流说法是因为他太了解勾践。

“高鸟已散,良弓将藏;狡兔已尽,良犬就烹。夫越王为人,长颈鸟啄,鹰视狼步。可与共患难,而不可共处乐;可与履危,不可与安。'--《吴越春秋·勾践归国外传第十》

长颈鸟啄后来有秦始皇,这是寡恩刻薄之像,鹰视狼步则与司马懿的特点近似,是为人狠戾的表征,客串了一把神棍的范蠡从此杳无踪影。

听闻范蠡出逃,“越王愀然变色,召大夫种曰:’蠡可追乎?’”请注意加黑的这个词,勾践的反映并非意外或者不解,而是指面容神情一时变得严肃或不愉快。他既不爽范蠡的不辞而别,也担心其才智为他国所用,而最为不爽的是居然人看破了心思,此刻勾践必定是动了杀心的。

一个曾经对自己如此不爱惜的人,又如何会爱惜别人呢?范蠡没有对不起君王的地方,而他的王却对不起所有人。

'子有阴谋兵法,倾敌取国九术之策,今用三已破强吴,其六尚在子,所愿幸以余术,为孤前王于地下谋吴之前人。'--《吴越春秋·勾践归国外传第十》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勾践用一个直截了当的理由打发大夫文种去给越国先王出谋划策去了,同时也疏远了当年共患难的一众贤大夫们。虽然在争霸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他却最终成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孤家寡人。

勾践对不起夫差,成王败寇本来就是宿命,何况反击的大部分手段其实并不光彩。

他也对不起伯痞,甚至连当做吉祥物养起来的兴趣都没有,他的确憎恶小人,但自己也没有表现出高尚。

在中华民族的权谋史上勾践有着独占一档的地位和事迹的勾践,实在是太可怕了。

结语:春秋的结局

“鸟尽弓藏”的宿命并非没有预兆,自槜李的三千死士时间开始范蠡就知道,所有的臣下不过都是他为了争霸目标的工具罢了。谋臣们至此都无用了吗?其实未必,勾践真正忌讳的是这些人了解他在吴国悲惨的过去,那是他一生中最为灰暗的记忆,虽然已经贵为霸主,也不会有人敢于提起,但确是越王心中最痛的那根刺。

越王从尝粪恶之后,遂病口臭。范蠡乃令左右皆食岑草,以乱其气。

这么恶心的事情最好不要有人知道吧... ...

所以,忠心耿耿的臣子和不可一世的对手们,你们都安心地死去吧,留我一个就可以了。

回头再看勾践的一生,有隐忍、心机、魄力和智慧,但唯独没有仁慈,哪怕站在历史上一众暴君中间也丝毫不逊风骚。也许他没有做错什么,没有人能够要求他作为夫差霸业的注脚而卑微地死去,只是他这一生所用过的手段未免过于卑鄙。

春秋的结局,其实来自最后一位霸主对规则的破坏

▲从此,春秋的精神荡然无存

此时,曾经上演了无数热血、权谋和大义的春秋,不管是从历史的时刻表还是时代的精神上,都已经走到尽头,尔虞我诈、动辄灭国的战国时代即将来到了。

可惜,当这个伟大的时代走到最后之时,连简陋的遮羞布也不需要了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