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诗词中的列锦艺术手法

2019-07-18  杏坛归客

古典词中的列锦艺术手法

列锦是古典诗歌作品中一种特殊的修辞方式,全部用名词或名词性短语,经过选择组合,巧妙地排列在一起,构成生动可感的图像。这种艺术手法能将诗词塑造得唯美、朦胧,在言简意赅中创造意想不到的境界,表现出无与伦比的艺术张力。

一、空灵美

马致远《天净沙 · 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此曲以多种景物并置,组合成一幅秋郊夕照图,让天涯游子骑一匹瘦马出现在一派凄凉的背景上,从中透出令人哀愁的情调,它抒发了一个漂泊的凄苦愁楚之情。三句由九个名词分别排列为三组,每组都是一个特写镜头,所述景物原是大自然中极平常的,但平凡的事物一经诗人的艺术组合,用国画中皴染之法浓重地渲染出一幅凄凉萧瑟的气象,并将读者带入荒僻冷寂、寒意彻骨的艺术境界。这就是一个玲珑剔透的立体空间,有它的三要素,即深度、广度、高度,无意之间就作成了写景的绝唱。全曲语言极为凝练却容量巨大,意蕴深远,结构精巧,顿挫有致,被后人誉为“秋思之祖”。

二、含蓄美

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此词上片细腻刻画了情人离别的场景,抒发离情别绪;下片着重摹写想象中别后的凄楚情状。全词遣词造句不着痕迹,绘景直白自然,场面栩栩如生,起承转合优雅从容,情景交融,蕴藉深沉,将情人惜别时的真情实感表达得缠绵悱恻,凄婉动人,是柳词和婉约词的代表作。“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也是千古名句。杨柳岸、晓风、残月三个名词艺术地排列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凄清的图画,三个看似独立的景致之间自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搭桥牵线;“晓风”与“残月”,一个明快一个衰寂,一个触觉一个视觉,多方位地、对比明显地写出了词人心中的惆怅。虽然这几句里面没有一句写到愁,但是实际上却是句句写愁——仅仅不留痕迹地用几个片断就能让人感动,这就是列锦手法的独到之处——诗人的空虚寂寞之感也含蓄巧妙地隐藏在字里行间,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令人难以捕捉但又不得不承认和欣赏,甚至产生共鸣,一齐感伤。

三、凝炼美

陆游《书愤》五首之一

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全诗紧扣住一“愤”字,前四句概括了自己青壮年时期的豪情壮志和战斗生活情景,饱含着浓厚的边地气氛和高昂的战斗情绪。后四句抒发壮心未遂、时光虚掷、功业难成的悲愤之气,但悲愤而不感伤颓废。尾联以诸葛亮自比,不满和悲叹之情交织在—起,展现了诗人复杂的内心世界。这首诗意境开阔,感情沉郁,气韵浑厚。“楼船夜雪瓜舟渡,铁马秋风大散关。”这两句概括的辉煌的过去恰与“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眼前形成鲜明对比。想今日恢复中原之机不再,诗人之心何啻于泣血?从诗艺角度看,这两句诗也足见陆游浩荡诗才。“楼船”与“夜雪”,“铁马”与“秋风”,用列锦将当年的壮观与如今的失意紧紧的联结起来,意象两两相合,便有两幅开阔、壮盛的战场画卷;也绘出了作者的愤恨与无奈,给人一种豪迈而悲壮的感觉。

四、意境美

贺铸的《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这首词通过对暮春景色的描写,抒发作者所感到的“闲愁”。上片写路遇佳人而不知所往的怅惘情景,也含蓄地流露其沉沦下僚、怀才不遇的感慨。下片写因思慕而引起的无限愁思。全词虚写相思之情,实抒悒悒不得志的“闲愁”。立意新奇,能兴起人们无限想象,为当时传诵的名篇。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结尾三句,动态地表述三处风景,各有千秋,似乎各自在上演各自的歌剧。作者用列锦的修辞手法,把一种抽象的、不可捉摸的情绪,渲染得似乎看得见、摸得着;通过富有启导性和象徵性的艺术语言和表现手法显示时间的流程和空间的拓展。

五、简约美

岳飞《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是一首气壮山河、光照日月的传世名作,抒发了岳飞扫荡敌寇、还我河山的坚定意志和必胜信念,反映了深受分裂、隔绝之苦的南北人民的共同心愿,抒发了岳飞无人可比的爱国情怀。全词声情激越,气势磅礴。其中,“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出乎意料,令人叫绝,上句表现了他蔑视功名,唯以报国为念的高风亮节,下句则展现了披星戴月、转战南北的漫长征程,隐然有任重道远、不可稍懈的自励之意。此是何等胸襟,何等识见!它以列锦的艺术手法,简约而干脆地表白了自己的观点,既形象又富有诗意。

全词以雷贯火燃之笔一气旋折,具有撼人心魄的艺术魅力,一向广为传诵。诗评万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