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州窑瓷器复烧和后仿作伪手法

2019-07-22  芝润斋

随着大量耀瓷的出土以及多本专著报告的问世,为后仿耀瓷的发展提供了诸多条件。目前,社会上摹古仿制之风日盛,出现了人们对真品和后仿品真伪难辨的现象。对后仿耀瓷的鉴定,主要依靠的是对真品的认识和鉴定的能力。

五代末 青釉雕花双凤流执壶 高20.5厘米 

巴黎集美博物馆藏

对后仿耀瓷的鉴定方法,现代科技测试手段只能在必要时采用,而一般情况下则离不开传统鉴定手段,亦必须从器物的胎、釉、造型、装饰几要素方面去观察、分析和辨别:

一、器胎

耀州窑黄堡窑场从创烧的唐代开始,经五代、宋、金、元,至明代终烧。八百多年间所用的瓷胎原料均取自当地一种含铁量较多的坩泥土,在氧化气氛中呈现出不同色调的黄色,在还原气氛中呈现出不同色调的灰色。又因各时代对瓷土原料的粉碎加工、淘洗、沉淀、陈腐、练制等制泥工艺各不同,从而又明显地具有多种多样的时代特征。

20世纪70年代李国祯与助手进行恢复耀州窑青瓷试验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的仿品,泥料幾乎全用現代化的球磨機加工粉碎,原料中往往還要配加長石、石英之類,采用此種泥料燒出的仿品,器胎呈現出白而細的特點,與該窯各時代的古瓷胎都不相同。只要將此種後仿器翻過來看足底部位的露胎,就可辨出真偽。為掩飾這種細白胎的特征,此壹時期還有壹種在足底塗汁的仿品,燒成後經氧化足底由白色變成火石紅色。但其挖足方法不同於古代,而足底的氧化紅色具有明顯的人為塗抹痕跡。

八十年代後期到九十年代的仿品,多采用銅川和富平壹帶的當地瓷土料,再攙和壹些現代瓷廠用球磨機加工的細土廢料。往往將兩種瓷土泥料浸泡後混合使用。這種混合泥料既能增加原料中的氧化鐵含量,改變上述細白胎的弱點,又利用了廢料可降低成本。壹家使用,眾家仿效,是此壹時期後仿耀瓷使用最多的泥料。由混合泥料燒造出的仿品,器胎的直觀效果比此前的仿品有了很大的改進,但其胎土的顆粒有大有小很不均勻,與古瓷的區別亦很明顯。

九十年代中期后,也发现有些高仿耀瓷使用当地瓷土做原料进行仿制,但由于泥料的制备工艺没有古代精细,可塑性比较差,从而影响了仿品的制作而不相同。后仿耀瓷中造型特别精美者往往是采用模型注浆法生产的。这种注浆成型的生产工艺,在古代的耀州窑中从未采用过,观其成品不仅器胎与真品完全不同,而且往往因修坯不精,注浆成型时合模的缝痕尚有显露,也是鉴定时应该注意观察的注浆仿品特征。

近两年来又在仿品中出现了素烧的模具和印花范。这些仿品,往往依真品模具或范具翻制而成,素烧后与真品十分相似,区别的方法主要是观察对比胎土的质地和工艺特征,是鉴定时需要认真对待之物。

陈炉现代燃气窑与复仿制品

二、瓷釉

瓷釉是胎體表面的裝飾物,具有機械強度和光澤度、溫潤感等藝術美感。由於釉料的配方、加工、施釉方法、燒成工藝的諸多區別,使不同時代和不同窯口的瓷釉都呈現出各不相同的特點,成為瓷器鑒定中的重要依據。鑒定的方法是使用放大鏡,細致地觀察瓷釉的厚薄、色調、光澤度、溫潤感、透感、致密度,以及釉內氣泡的大小和分布狀況。

目前所仿的青瓷釉類,只見有宋代的橄欖色青釉和金代的月白釉。與所仿的真品瓷釉相比,仿品往往存在釉面厚薄不均勻的現象,口沿下常有積釉現象,口沿部位有流釉、縮釉和泛黃現象。還常常發現補釉情況。再全面觀察各廠家和諸高手後仿宋代青釉瓷的瓷釉色調,就會發現有著青色色調不壹的現象:有的青中閃黃與宋代耀瓷很接近,但也有的青中偏灰顏色發烏,或青中偏綠顏色顯翠顯嫩,或青中偏黃偏灰黃,與真品有著明顯的區別。與宋代耀瓷真品很接近的青中閃黃釉仿品,其光澤度、晶瑩溫潤性及玻璃質感,又有別於真品。若將此種仿品放在放大鏡下與真品進行對比觀察,仿品釉內氣泡的大小、疏密程度及排列層次,亦不同於真品。另外,耀州窯青釉瓷的後仿品還存在著壹個明顯的不當,這就是往往使用宋代中期至晚期的青釉色調,去仿制五代、宋初、宋金交界及金代的器物,青釉的後仿特征行家壹眼就能看破。

耀瓷月白釉器的仿制目前所见还不多,个别厂家曾在省科委专题立项进行试烧,但试烧品有限。个体高手也仅只是开始试烧。从自己见到的所有试烧成功的仿品看,其瓷釉着色都比较清淡,有灰白、青灰白、白中泛青几种,色调与晚宋的金代比较相近。但釉层太薄,缺少温润的玉质感。

仿北宋青釉刻花牡丹纹玉壶春瓶现代仿品

3.装饰

       在仿品已采用的这些装饰手法中我们可以看出不同于真品的几个特点。

第壹個不同點是使用的工具不同。被譽為“宋代青瓷刻花之冠”的耀瓷刻劃花,其刻花工具主要是斜刃直刀或平刃直刀兩種。其刻花工藝需分兩步進行:第壹步,先將斜刃或平刃直刀插入紋飾部位的器坯中,垂直深入行刀,勾刻出紋樣的主輪廓線。第二步,在已被深入刻開的主輪廓線外側,改用連續廣削的下斜式行刀,以在較寬的範圍內刻除去花紋主輪廓線外的背襯。使刻出的花紋不僅凸出在器胎之上具有浮雕般立體感,而且還能充分顯現出刻刀在刻削行刀中具有的犀利圓活之動感。花紋的大輪廓在完成了上面的兩次行刀刻成後,最後再使用壹種多齒的篦形工具,在凸突的刻花主輪廓內精細地勾劃出花瓣紋理和葉脈,完成了優美生動的耀瓷刻劃花紋樣的制作工藝。浮雕式的刻花主輪廓配上流暢精細的篦紋劃花,使其刻劃花紋樣中大輪廓的粗獷、剛勁、凸突,與小細部的精致、柔和、凹入,得以巧妙結合。再配以熔融後呈現出深淺不壹和濃淡相宜的溫潤晶瑩之青釉,使其具有了壹種多層次多韻律和諧交織的藝術美。

到北宋晚期偏後,耀州窯的匠師在主要使用上述的刀具進行刻劃花裝燒工藝生產的同時,又新創出壹種類似小勺形狀的圓形圈刃刻刀,刻花的手法亦將直刀的兩步走改為壹次刻成。這種圓圈刃刀的刻花工藝,猶如用小勺挖西瓜瓤,不僅能舀出輪廓,還能掏出壹道凹槽。

再看後仿耀瓷所用的刻花工具,從不見有圓圈刃刀具,僅見在某些高仿品中采用斜刃直刀或平刃直刀,而絕大部分仿瓷采用的是新型的拐角刀具。此種新型刀具是將直角刀折成90度的拐角,並在拐角的兩側均磨出刀刃。使用此種刀進行刻花,不需兩步走,壹次就可刻出花紋的深輪廓並能在其外側削除去部分胎面,達到浮雕式刻花效果,又能省工省時提高生產效率。因此拐角刀壹直是現代仿品生產中使用的主要刀具,而在古代耀瓷生產中從未使用過。用該拐角刀刻制出的花紋,雖能表現凸起的浮雕效果,但因刀刃的拐角呈固定的90度不變,所以紋樣的線條亦具有循規蹈矩的生硬感,不僅削掉的刻紋缺乏變化,而且耀瓷刻花真品中那種犀利圓活的刀刃運動美感亦難表現出。

20世纪80年代复制场景

第二个不同点是装饰手法制作工艺过程的不同。耀州瓷刻划花和剔划花装饰采用的制作手法,是直接在拉坯成型后半干的器物坯体上进行或剔、或刻、或划的纹样制作。而后仿耀瓷同类装饰手法的制作,除高仿品采用同样的工艺流程外,大多数仿品是先采用注浆模制,在模制成型的同时亦模制出刻划花或剔划花纹样,然后再用刀具对模制出纹样进行精细再加工。这种用模制和刀刻相结合制作出来的刻花和剔花纹样,也具有生硬和呆板的特征。与真品相比,虽然貌似但神韵和风格亦有明显的差别。至于印花青瓷纹样的制作,绝大部分仿品都不同于真品的工艺过程。真品的制作工艺是先拉坯成型,待可以拿起时放到印花范上印出纹样,最后再修坯挖足定型。而仿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解决不了利用印花范具印制器物纹样的技术,又为了使所制作的器物在造型和纹样上与真品相象,从七十年代开始,仿制时就改用了注浆模制的方法。解决了既能注浆成型,又能制出印花纹样的问题。但由于制作工艺完全不同,在器型和纹样上均留有注浆模制的种种特点,与真品容易区别。近年来,有仿制者解决了拉坯后用印花范具制作印花纹样的难题,部分后仿印花青瓷器开始恢复古代的印花装饰制作工艺,所作的仿品与前大有变化,与真品比较接近,但只要我们从前几种要素上做综合性观察和分析,还是可以发现其仿造特点。

仿北宋青釉刻花盖盒

第三个不同点是时代不同,社会环境不同,匠师的审美意识和技艺水平亦不同。仿品的工艺创作局限在对真品的直接模仿内,既就是技巧熟练,也无法在自由创作的境界内生产模仿品,更何况目前所见的仿品其工艺技巧尚不是高度熟练,最好的高仿品仍然与真品貌合而神离。

再从装饰纹样方面进行鉴定。耀州窑瓷器的装饰纹样图案多种多样。就目前笔者所见,唐代纹样有上百种,五代纹样有数十种,宋代纹样有二百多种,金元明纹样亦有上百种。其纹样和图案的多样化,也是同时期瓷窑中所少有和仅见。这些纹样的题材和内容广泛,布局和结构丰富多变,在该窑八百多年的烧造发展中呈现出丰富多彩和各种不同的面貌,亦有着可以寻求和区别的时代特征。

上世纪八十年代陈炉厂某师傅精仿出一件青瓷刻花盘,因该盘的釉色、造型、刻花工艺、纹样都较为逼真,几乎被专业人员错认为真品。笔者看后发现该盘采用的是北宋中期的釉色和刻花手法,但纹样图案和布局却是晚宋时期的,而器物造型又仿照了金代前期。从一件器物所出现的不同时代和不同时期各种特征的混杂着眼,指出此盘是一件生产数量极少的仿品。在场者对此语将信将疑,还专门去做了实际调查,证明确是仿品。类似的事例不少。此种现象,因能使人感到眼熟又不熟,最容易被忽视而错认,鉴定时要特别留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